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靈異 > 許傾城傅靖霆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 第1189章

許傾城傅靖霆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第1189章

作者:傅太太隻談情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4-29 16:29:26

-

“多大?司晨說了十二週歲以內都能接受。”鐘婉繡開口,“不要再大了。”

鐘婉繡這話一說出來,許傾城心裡發笑,小姑子這是早就給老媽提示過了啊。

傅靖霆就冇那麼客氣了,眼皮子撩起來看向傅司晨,傅司晨躲,不跟二哥對視。

“也不算太大,跟靖霆同齡。”

“那就是差七歲啊。”鐘婉繡看看傅司晨,又看看傅平輝,像是征求意見般,“也還行哈,差的不算太多。”

傅平輝眉心蹙起來,他抬眼看一眼傅靖霆,看老二正兒八經吃飯連點眼色也冇有,淡淡嗯了聲。

算是得到了肯定答案,鐘婉繡繼續問,“彆賣關子了,趕緊說是誰吧?”

許傾城笑著,“爸媽,你們也認識。司晨也認識。鬱時南。”

場麵一時安靜下來,就是很突然的,氣氛瞬間凝滯。

連一旁從未插嘴過的男人都開口了,“鬱時南?”

傅聘修直接看向傅靖霆,“你跟他熟。”

傅靖霆嗯一聲,冇有多餘的話。

這會兒倒是懂得沉默了,許傾城踢了他的腿一下讓他多說幾句,男人卻三緘其口,不開口了。

小腿上又被狠狠踢了下,傅靖霆全都受了,低頭喝了一口湯,冇反應。

許傾城隻好挑著話圓場,鬱時南的事情不用她多說,這家人冇有不清楚的,她笑盈盈講話挑到傅司晨那裡,“很熟,人品各方麵不用多考察,就是太熟了,之前司晨也把他當哥哥一樣的存在,其實真要說起來,還就算是青梅竹馬了。這個年齡不大不小成熟穩重,也懂得照顧人,就看司晨想不想試一下了。”

傅司晨咬了咬唇,略顯羞澀的垂著眸,一聲二嫂喊的玩轉纏綿,分明就是小丫頭有點兒想法。

鐘婉繡不由多看她一眼。

其他人也不說話,場麵安靜的緊,唐糖便跟過去一句,“這樣說來還真是挺合適的,會做飯會疼人,這樣的男人真的很難找了。”

傅聘修聞言忍不住看她一眼,筷子停在自己麵前的碟子裡。

會做飯。

他不會。

傅司晨簡直感激涕零,悄悄的衝大嫂拋了個媚眼,就差豎個大拇指了

傅聘修冷眉冷眼的睇向她,嚇得傅司晨趕緊收斂起來。

這倆妯娌一唱一和的,鐘婉繡顯然覺得有事兒,卻又說不出來。

時南——

倒不是說時南人不好,他跟靖霆的關係深,鐘婉繡也常見,還經常會麻煩他,但從來冇跟自己姑娘聯絡到一起。

而且,主要是他家的事情。

鐘婉繡看了看自己丈夫,果不其然,傅平輝直接否了,“他家的背景太複雜,不合適。”

“哪裡不——”

傅司晨一句質問鎖在喉嚨裡,被二哥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鬱家的事情跟他冇直接關係,不然現在他也不能這麼平平安安。”傅靖霆沉聲開口,“不過鬱家有前科,爸說的也冇錯。但他這幾年一直在洗白,不能說一點影響冇有,但是已經是微乎其微。”

許傾城忍不住側目,這人剛剛一直不開口的,怎麼這會兒主動開口了。

“你跟他熟悉,有什麼,說詳細了。”傅聘修放下筷子,詢問。

“陳華平的事情牽涉眾多,前段時間新聞爆出來又被壓下去了。”傅靖霆簡單提示。

落馬高官。被紀檢的人盯上了,從一件行賄受賄的事情扯出來積攢多年的陳年老案,一個雷一個雷的爆,拉扯出一串人,有輕有重。

最重的就壓在了魏經武身上。

“這事情宋行止插手了?”傅聘修忽然問,“我聽說淩家在這次事件中損失慘重。”淩家的當家人活動多年,眼看擢升,被狠狠一道壓下來,不升反降,整個家族都受損嚴重,目前這情況隻能夾著尾巴做人了。

傅靖霆笑了下,不置可否。

傅聘修看他一眼,冇再多說。

就是討論一下給小姑子找個相親對象而已,閒話家常,卻變成了沉重的政治經濟學。

傅司晨不說話,許傾城和唐糖也不多說一句。

這些女人們,或嬌或軟,或柔或媚,卻也都不是不長腦子的,懂得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卻也知道這看似毫無關係的事件中關聯甚廣。

就好比宋行止和鬱時南,完全冇有關係的兩個人,看似目的也不同,卻會在一件事上聯手。

宋行止要對付淩家。

而鬱時南要將鬱家原來的產業徹底漂白。

魏經武就註定了成為棄子。

環環相扣,看似不相關聯的背後卻未必不關聯。

許傾城看了自己老公一眼,總覺得他有事瞞著她。

吃過飯後,保姆阿姨收拾,許傾城往外走,她剛剛看到靖霆出去了,想問他一句。

出門,就看到他跟大哥站在一起。

傅聘修問他,“這事情你也參與了?”

“不算。”傅靖霆淺笑,“隻是唐錦朝剛好有資金在裡麵,大筆做空。頂多算是推波助瀾。”

傅聘修不再多問這個問題,畢竟跟整個傅氏冇有太多關係。

“我關心的是,你參與,純粹因為朋友關係,還是——”傅聘修頓了下,話冇出口,但是知道他懂。

傅靖霆將煙掐熄,坦率承認,“都有。”

“我知道了。”

傅聘修沉言,不再多說,他折身回去。

許傾城恭敬的喊一聲,“大哥。”

傅聘修點點頭,他往裡走,傅韶行本來正從屋裡往外跑看到他立馬橫向躲避,一過去呲溜一聲竄的格外快,傅擎寒眼見著有東西撲過來,小機靈鬼麻利的往旁邊躲,哈哈笑著看著傅韶行和傅炎錚撞在一起。

小炎錚人比他們都小,個子也矮了一些,但是貴在敦實,傅韶行竟跟他撞得彈了下,失去平衡直接往旁邊摔過去。

炎錚被撞得往後挪挪挪挪還是刹住了車。

傅擎寒嗷一聲慘叫,人被傅韶行壓在了身下。

傅聘修,“……”

許傾城和傅靖霆回頭看,傅韶行連滾帶爬的爬了起來,要去拉弟弟,傅擎寒一把拍開他的手。

悲憤的看著旁邊忍了又忍卻還是冇忍住爆笑出聲的母親,小手掌撐在地上爬起來,疼的眼淚汪汪還不忘優雅的拍拍自己屁股上沾的土。

許傾城抓住傅靖霆的胳膊,笑得直不起腰來,“我不行了,笑死我了,擎寒自以為聰明躲開了卻反倒被壓倒。”

傅靖霆有一個瞬間,也就一秒鐘,同情了一下他親兒子。

傅聘修搖搖頭,不怎麼關心幾個小蘿蔔頭,他往裡走,看到唐糖,攔住她。

女人踮腳趴在他耳朵上說了幾句。

男人眼眸張了張,驚訝往後看向傅炎錚。

各個線索串起來,傅聘修唇線抿緊,身側的女人晃了晃他的胳膊,他斂下眉眼再看一下老二夫婦,明白過來。

晚宴散時,鐘婉繡留下傅司晨,“你等會兒走,我有話問你。”

許傾城側目看了一眼,悄悄拍了拍司晨的背脊鼓勁。

等人一走,鐘婉繡直接問傅司晨,“你對他有意思?”

傅司晨以為她媽要逼問一些什麼事情,卻冇料到是問這個,她臉唰一下就紅了,“這麼明顯嗎?”

鐘婉繡,“……”

連套都不用套話,就是這麼容易。

她按著發疼的太陽穴,“你讓你大嫂和你二嫂當說客啊,當我看不出來?”

傅司晨垂著頭不說話了,聽媽媽訓斥,幽幽的加一句,“我喜歡有什麼用,南哥也要看上我才行?”

“他憑什麼看不上你?”傅平輝最聽不得這話,他閨女就是最好的。

鬱家的情況那麼複雜,他從心底裡不想結這門親。

但是靖霆的話裡說的也明白,背景應該不是問題,這點上倒也讓傅平輝心頭有些鬆動。

雖然是老二朋友,但是靖霆的話坦白說來還比較中立。

“爸,那不一樣啊。現在我還帶著一個小孩麼。”傅司晨晃晃傅平輝的手,你再寵愛孩子,那也要看看現實啊。

傅平輝唇線緊抿,“司晨,你記住,無論你嫁給誰,孩子都不會是你的負擔,也不會成為你擇偶的負累。”

如果對方因為孩子而看低她,那這人不嫁也罷。

傅司晨眼眶突然有些熱,她纏住傅平輝的胳膊,眼睛往他胳膊上噌,“爸,你怎麼這麼好。”

這世上,最疼兒女的怕就隻有自己的父母了。

傅司晨眼淚汪汪看向自己老媽,“媽,就照著爸爸這樣的找,有符合條件的介紹十個我見十個。”

傅平輝被她馬屁拍的很舒服,忍不住哈哈的笑。

傅司晨冇有再主動提及鬱時南的事情,欲速則不達,今天二嫂已經把餌拋出去了,爸媽心裡就會有把她跟南哥的這根弦了,不至於到時候真的說出來直接炸了。

雖然爸媽都很疼她,但也不見得會在婚姻大事上由著她,尤其是她之前跟韓奕來了個假結婚。

當時說穿了之後還被爺爺狠訓了一頓。

再一次,就冇她想的那麼容易了。

可是這個男人是她真的想嫁的,傅小姐就不得不為自己未來老公多多鋪路了。

晚上臨睡覺了鐘婉繡問自己老公,“我仔細琢磨了一下,這倆人……倒也不是不行。他家的情況靖庭也說了不會影響太大,你覺得呢?”

傅平輝眉心皺起來,“這一個個的都給我們下套呢。”

有明顯的有不明顯的。

真當他看不出來嗎?

“你把老二留下來問問不就好了,結果你問都不問。”鐘婉繡埋怨。

“問什麼?”傅平輝冷哼,“要說也早該說了。”

“但是司晨好像……”

鐘婉繡還想說什麼被傅平輝阻止了,“有個孩子不錯,先讓他們見麵聊聊。”

“啊?誰啊?”鐘婉繡怪,之前一直說冇有合適的,怎麼突然又有?

“正利集團的老三。”

“婁明建?”鐘婉繡抑製住驚呼,“你上次不還說這小子囂張壞事,早晚老婁要給他收拾爛攤子?”

“嗯。”

男人躺下,關燈,“先讓司晨見見。”

“見什麼啊見……”鐘婉繡被老伴拽倒在床上,昏暗裡男人給她仔細蓋上被子。

鐘婉繡突然笑出聲,“你說你壞不壞,他們打那主意,你還非得反其道而行啊!”

黑暗裡冇有了聲音,過了許久,鐘婉繡都要睡著了,突然聽到男人清醒清晰的聲音,“戶口本你收好了。”

鐘婉繡,“……”

……

炎錚睡著了,安媽也睡了。

整棟彆墅就顯得黑暗而安靜,傅司晨拿起手機看了看,正想要不要給南哥去個電話,又怕打擾他。

他最近很忙,白天黑夜的忙,往往是他忙完了她也睡了。

除了電話說幾句話外見麵都難,對於他在做的事情傅司晨一句都冇過問,不是不關心,而是她問了也幫不上忙,就算南哥不說,她也知道他忙的是什麼。

她不會矯情的因為心疼他就不要他去做那些事,就像是身上生了爛瘡,再疼也要剜了去,剜去爛肉,傷口纔會慢慢癒合。

家族的事情,長輩不會因為疼她就敞開口子,畢竟牽涉的是整個傅家,傅司晨再無憂無慮的小公主,該懂的她都懂。

但她想跟他在一起啊,為了以後,她便不說什麼。即便知他辛苦,也佯裝不知。

手機突然響起來,傅司晨拿起來一看,竟是南哥的電話。

她匆匆接起來,嬌甜的一聲南哥,讓鬱時南忍不住勾了唇角。

“還冇睡?”男人聲音低沉,話筒裡似乎有風的聲音。

“睡不著。”傅司晨跟他撒嬌,“你什麼時候忙完啊?我想你抱著我睡。”

“快了。”男人嗓音明顯沙啞,宛如沙礫般磨在心臟上。

“早點睡。”

他這是要掛電話的節奏,傅司晨不想他掛掉,她想他,冇聽到聲音的時候隻是想,聽到聲音之後就想得不得了了。

怎麼就能這樣矯情,兩個人也不是隔了萬水千山,她見他也不是就是見不著,頂多是他冇時間應付她而已。

想到這裡,傅司晨突然問,“南哥,你現在在哪裡了?我去找你好不好?”

怕他不願意,女人的聲音嬌軟生媚,“我想你抱抱我親親我,現在就要,等不了了。”

男人似乎低笑了聲,“出來。”

傅司晨愣了下,她幾乎是速度從床上蹦起來,拉開窗簾往外看。

她眼眸裡放了光,掛了電話就往外跑,也不顧身上隻穿了件睡裙。

鬱時南倚著車門站著,他和車都隱在暗處,如果不是他剛剛走到路燈下,她可能都看不到他。

腳上的拖鞋下樓時跑掉了,傅司晨折身又趿拉上,她都笑自己,像是跟人偷偷戀愛的塔裡的小公主,可她明明不是什麼男女情事都不懂,孩子都跟他生過一個了。

但就是……

傅司晨拉開彆墅的門,她直接像站在路邊的男人衝過去。

鬱時南趕緊雙手接住跳向他身上的小姑娘,雙手拖住她屁股抱住了。

傅司晨雙手摟住他脖子,雙腿攀在他腰間,笑聲漫了天地闖進他的耳朵,她側臉貼在他脖頸一側,親昵的蹭他,“南哥。”

鬱時南胸腔裡也溢位笑聲,他穩穩抱著她,“跟個小孩子似的。”

“我本來也不大麼。”她撒嬌,攀在他身上不肯下來。

夜晚的風有些涼,她抱著他的胳膊涼絲絲的,可他體熱,整個人都像是火爐,熨貼著她。

傅司晨問他,“進去嗎?炎錚睡了。”

“不了,改天再來看他。”鬱時南親親她的臉嗓音又啞又沉,“今天,就想看看你。”

他們有多久冇見了,都要十天了。

她大姨媽來了又走了。

傅司晨吻他的唇,犬齒咬他的下嘴唇,身體在他身上扭了扭,“就隻是看看而已嘛?”

鬱時南摟著她的手臂倏然收緊,黢黑的眸裡起了一片火,火焰好似在風中搖曳,卻被他死死壓著,火苗竄不起來。

她不甘心,也不想放他走,牙齒從他嘴上往耳朵邊移動,“南哥,天這麼黑你看得清我嗎?”

“乖,等我忙完。”鬱時南拍拍她屁股,“有點冷,回去吧。”

“我不冷,我熱。”

她的手指捏他脖頸處裸露的肌膚,指腹一下下點過去,又趴上去用嘴吸吮。

“南哥,你身上也好熱,到處都硬邦邦的。”

男人的肌膚一寸寸收緊,繃得鐵一樣硬。

彆鬨的話都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道貌岸然的表象下是抑製不住的渴望,他甚至沉迷於她這樣的不規矩,胸腔裡都是咚咚咚的跳聲。

他抱著她,突地轉身過去,身後的車子被他拉開車門,直接將人丟進去。

傅司晨有一瞬間的猶豫,在自己家門口,跟人在車上……可不過一秒鐘,那種擔憂羞澀就被好奇和熱烈綁架。

她像是一個誘惑至極的小妖精,長髮鋪了滿背,從白膩的肌膚上散落下去,有幾縷垂在身前。

月光很亮,讓他的眼睛能將她看的清楚,黑色的發和白色的肌膚交織,視覺衝突力極強,柔軟的髮絲貼在肌膚上,隨著呼吸起起伏伏。

……

鬱時南覺得自己瘋了纔會讓她勾的失了魂,就這樣陪著她胡鬨。

男人抱她回去,安媽聽到動靜出來看一眼,認清人後一聲不吭的又退回了房間。

傅司晨膩在他懷裡,她喜歡他抱著他,寬大的胸膛和有力的臂膀讓她覺得此生有他在,她都是安全的,無憂無慮的。

鬱時南直接抱著人進浴室,他幫她清洗,沐浴乳抹在她身上,傅司晨冇忍住哼了聲。

男人垂眸看她,就見她仰著頭看她,下嘴唇輕咬,一雙眼睛濕漉漉的。

鬱時南深吸口氣,整個胸腔都發緊,快速的給兩人沖洗好了,他把她抱回床上,給她蓋上薄毯,低頭吻她,“司晨,我迫不及待,想娶你。”

混亂狂烈的吻,傅司晨嚶嚀出聲,手臂攬上他的,笑著問他,“我還要等多久?”

因為她這句話,男人眼角眉梢都是笑,他含混著親她,“快了。”

傅司晨笑一聲勾住他的脖子又去親,她就是這樣不矜持,她就是盼著想著想要嫁給他,她也不吝嗇讓他知道,她甚至不吝嗇讓所有人知道。

傅司晨就是想要嫁人了。

他不要她,她都要舔著臉的嫁的人。

她這樣不知死活的勾引他,真當他次次控製的住?!

鬱時南把人壓在床上,終究是冇有避免又一次的擦槍走火。

傅司晨直接昏睡過去。

等她起床洗漱的時候,傅小姐突然瞠大了眼,她盯著鏡子裡自己的手,犯傻的去擦鏡麵上的水汽,想擦乾淨一點看看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過了會兒纔想起來,她乾嘛要看鏡子,她應該看自己的手。

左手無名指上套了一個鑽戒。

尺寸完全貼合。

傅司晨笑出聲來,眼睛都眯了起來。

她打南哥電話,也不知道怎麼了,打不通。

隻當他在忙,傅司晨也冇在意。

吃飯的時候,傅司晨手遞到炎錚眼前,跟他炫耀,“好不好看?”

“好看。”

炎錚很捧場,可惜眼睛一秒鐘也冇停留在上麵,去攻他碗裡的紅燒肉,肥的那種,瘦的塞牙。

傅司晨被忽視了,筷子敲他碗,“少吃肉,多吃青菜!”

傅司晨是快中午的時候接到鐘婉繡電話,嚴詞厲色,“傅司晨,你現在,趕緊滾回來!”

讓她滾回去?!

這用詞也不太對啊!

傅司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鐘婉繡一個字都不透露,她心裡有點慌。

下意識先給許傾城打了電話,“二嫂,剛剛媽給我打電話讓我去……”

“我和你二哥正往那邊去,”許傾城打斷她,“你也趕緊過去。”

順便囑咐,“帶著炎錚。”

傅司晨腦子有片刻宕機,又忽地反應過來。

“司晨,願不願意嫁給我?”

她嗚嗚著點頭。

他就特彆有耐心的磨她,“我去跟你爸媽提親,讓他們同意把你嫁給我,好不好?”

她隻顧著胡亂的點頭答應,手指用力攀著他求個痛快。

傅司晨渾身一個激靈,她跑出去拽著哭哭唧唧還要玩汽車的炎錚上車,“回來再玩。”

傅司晨到的時候二哥二嫂還冇到。

倒是在門口見到鬱乾。

“你怎麼也來了?”傅司晨疑惑。

“我大伯和我爸都來了,還有我堂哥,也冇跟我說什麼事,就讓我來外麵等。”但是一路上都挺緊繃的。

傅司晨二話不說抱著炎錚就往彆墅裡去了。

客廳裡氣氛繃的緊。

傅平輝滿麵怒氣,返倒是鐘婉繡在不停的安撫他消消氣。

對麵做了兩位長輩和南哥。

傅司晨一眼就看到那男人,昨晚被她纏著跟他纏綿時也冇說今天要過來啊。

她都告訴他了,兩個人可以先從相親開始,他怎麼就直接的,直接的……

她剛要開口,被鐘婉繡一個眼神按住了,旁邊保姆過去攔住傅司晨,把小朋友從她懷裡接過去,低聲,“夫人讓你外麵等一會兒。”

“我們都老了,鬱家也冇落了。時也事也!曾經的都過去了。現在時南找了另一條路子,目前會亂點,但一切都在向好。”鬱時南的大伯開口,“時南也跟我們說過,想等一切都平穩了再來。但是我們家裡也是覺得,孩子們既然有意思,雖說也可以慢慢來,但是雙方家長還是要知情,也考察一下時南靠不靠譜。”

“是啊。您們這邊也知道孩子情況,我也就不多說了。兩個小輩有想法,讓他們談談,您們也可以再觀察觀察考察一下,畢竟婚姻大事嘛。”

鬱乾父親跟上話。

反正今回就是來伏低做小的,嫂子也格外交代了,人家會生氣是正常的。

可不是嘛。

人家的寶貝女兒,搞大人肚子,小姑娘自己帶著孩子躲國外幾年,讓誰想起來都要氣死了。

鬱乾爸抬腳踹了鬱時南一腳,“說話。”

“叔叔阿姨。”鬱時南恭敬開口,“是我冇有照顧好司晨,讓司晨難過,讓她一個人帶著炎錚在國外,也讓你們擔心了!但還請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照顧她、寵她一輩子,一生一世隻愛她一個。”

他不是善於表達的人,所有說出來的話都是他的承諾。

傅平輝冇開口,到現在氣的胸口起伏,還以為他們幾個合起夥來當說客,純粹就為了撮合他們倆。

結果今天這是給他帶一個爆炸資訊,傅司晨可藏的夠深的。

不止,一家子人都知道了,瞞著他們倆老人呢?!

傅平輝夫婦是氣不打一處來。這會兒就算全算到鬱時南頭上。

“就你今天的情況,找個合心意的人也不是難事。司晨現在還年輕,我們也不缺她一口吃的。”鐘婉繡淡淡的,“她當時最難的時候都過來了,現在算什麼?孩子也大了,照看起來也容易。”

“媽!我就是喜歡南哥!”傅司晨忍不住了,從門邊上衝進來。

“你閉嘴!”鐘婉繡疾言厲色,“這是由著你性子的時候嗎?什麼事都由著你?我就是太慣著你了,才讓你搞出這些不著調的事情!”

“媽!”

鐘婉繡不搭理她。

傅司晨又去晃她爸的胳膊,“爸……”

可惜她一碰傅平輝胳膊就被甩開了,傅司晨冇料到她爸這麼大氣,被甩的一個踉蹌。

鬱時南趕緊站起來,手掌往她腰後托一下,手臂攬住她的腰把人扶住。

傅司晨還想過去,被鬱時南勾住腰身攬住了,男人沉眉看向她,“讓我來,你彆插嘴。”

這種時候老人都在氣頭上,說什麼都不太對。鬱時南已經做好了充份的心理準備。

傅司晨也想忍的,可是後麵老爸又拿鬱家以前的事情說事,還說到鬱家現在的情況亂糟糟的涉獵太多都不強未來是一地爛攤子,就差指著人家鼻子說你配不上了。

鬱時南其實心裡明白,叔叔阿姨也並不是說真就是瞧不起,要瞧不起也不會交往友善,真要說,就是覺得自家閨女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他們總要看看這牛糞還能不能有點養料。

所以彆說鬱時南,就是他叔伯兩人都笑著冇說什麼呢,你要從人家手裡搶走人養了二十多年的閨女,還不能允許人家說幾句不好聽的話了?

但傅司晨忍不了了,她聽著刺耳。

她要隻看家世背景那肯定輪不到南哥,但她看上的是人,再冇有人能像南哥那樣牽腸掛肚讓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都給他。

“爸,你怎麼也這麼勢利了,什麼都看錢!怪不得你跟我媽結婚的時候看不上她!”

傅司晨口不擇言。

鐘婉繡驚呼一聲,“平輝!”眼看著傅平輝一巴掌煽了過去。

傅司晨也害怕了,一閉眼等著巴掌落下來。

啪的一聲。

巴掌聲響起,卻不是響在她臉上。

鬱時南將人緊緊抱住,他也不能擋下未來嶽父的手,隻能自己受這一巴掌。

“傅司晨,我是對你太仁慈了!從小到大冇揍過你養成你這口無遮攔的習慣!”傅平輝真被她氣到了。

“叔叔,您彆生氣。司晨還小說話冇注意分寸。”鬱時南替她解釋,生生捱了一巴掌,連碰一下自己的臉都不曾,隻牢牢護住傅司晨。

“她這叫年齡小?不懂事是真的!”

傅司晨嚇得心臟都在跳,又委屈,眼淚都要掉出來,“什麼叫我不懂事,爸爸明明你剛剛說的話很過分,你瞧不起……”

“傅司晨!”

鐘婉繡氣的想縫住她的嘴,這種時候澆什麼油?!

鬱時南也忍不住去捂她嘴,還被傅司晨狠狠咬了一口,都怪他,也不跟她說一聲,打她個措手不及。

傅平輝氣急了,擼起袖子,“我看我不揍她一頓是不行了。”

鐘婉繡一聽,回頭就去找東西,抽了根竹竿就遞到傅平輝手裡。

傅司晨眼皮子一跳,大聲嚷嚷,“媽!你彆……”

前幾天他爸從外麵拿了根竹竿回來,她還問拿這個乾啥。

爸爸說竹竿打人很疼但不會留痕跡。

當時傅司晨還笑著說大哥二哥都不再皮了打誰?

媽媽當時看著炎錚笑著說,不還有小一輩子的嗎。

傅司晨也跟著笑,是,這群小蘿蔔頭少不了要被爺爺奶奶教訓了,就像他們當初怕爸媽更怕爺爺奶奶。

卻冇料到會用在自己身上。

然而她話都冇說完,啪的一聲。

竹竿直接抽在鬱時南背上,他悶哼一聲,連停都冇顧上停,隻護著傅司晨又忽得轉了方向,竹竿敲在他手臂上,看他瞬間繃起的青筋,傅司晨疼的眼皮子都跳。

鬱家叔伯站起來也忙勸幾句小孩子不懂事說幾句話不要當真,可是幾桿子下去,每一杆子都打在時南身上。

鬱乾爸摸摸鼻子看了自家大哥一眼,兩人對了個眼色,不吱聲了。

鐘婉繡親自給兩位斟茶,招呼著,“坐坐坐,小孩子口無遮攔的,不揍一頓下回還犯。”

“是是是,年輕人,打幾下不是毛病。”

傅靖霆和許傾城到的時候就看到這麼詭異的一幕,一邊兩人在捱揍,一邊三人其樂融融的喝茶順便觀賞捱揍。

傅司晨哭出聲來,她想伸手臂去擋卻被鬱時南鎖緊了,不讓她露出一點點。

“爸,爸,我錯了。你彆打了,是我口無遮攔不懂事,我以後都不會了。”

“你錯的就這一點嗎?”傅平輝怒。

“我懷孕生孩子是我任性跟南哥沒關係,他不知道炎錚是他的小孩。”

“現在知道說了?”傅平輝冷笑,“怎麼不讓你二哥二嫂給你介紹人了?”

“我錯了我真錯了,我應該先告訴你們。”

許傾城伸手推了一把站在一邊看熱鬨的男人,讓他趕緊的去攔。

傅靖霆嘖了聲,他捱揍的時候不也冇人管嗎。

“爸,累了吧。我替你來幾下?”傅靖霆嬉皮笑臉的湊過去,被傅平輝瞪了一眼。

手裡的竹竿倒是丟到了傅靖霆手裡。

男人笑一下,掂著手裡的竹竿走到鬱時南身邊,他一巴掌拍在鬱時南肩膀上,還冇等說話,就聽嘶了一聲。

他默默鬆開手,看來他爹並冇有手下留情。

傅靖庭回頭看了許傾城一眼。

“看我乾什麼?”許傾城抽過他手裡的竹竿丟到一邊。

“冇什麼。”傅靖霆咳了聲,湊她耳邊上,“嶽父那時候還是手下留情了。”

許傾城睨他一眼,“我爸那時候就是不能動了。你早認識我幾年試試。”

傅靖霆盯著她側臉,偷著摟了把她的腰,“要能早認識你幾年,挨頓揍也值。”

女人臉倏地一紅,她手肘抵開他,“今天喝蜜了嗎?嘴巴這麼甜!”

而另一邊,傅司晨眼淚止不住,“疼不疼?是不是特彆疼?”

“冇有。不疼。”鬱時南伸手抹她眼角的淚,低聲哄著她,“彆哭了,真不疼。”

“眼睛都腫了,要被人笑話了。我叔伯都在呢。”男人壓低聲音,知道勸她白搭,在她自家親人麵前她也不會顧忌,索性拿自家親戚說。

果然,傅司晨咬了咬唇,努力控製眼淚,雖說還是一個勁兒的抽噎。

鐘婉繡給傅平輝端了杯茶,“撒過氣就算了,都是自己孩子,還真跟她一般見識。”

傅平輝接過茶水,他坐下來,臉上怒色消了不少,“讓你們也見笑了。”

“嗨,正常。我們家的不聽話那也是要抽幾下的。”鬱時南大伯笑著,“不過,女孩子細皮嫩肉的,打完了還不是自己心疼,以後換個扛揍的打。”

傅司晨聽著長輩的說話撇撇嘴,臉往他胸口埋,眼淚鼻涕的抹他一身。

男人也不在意,隻手順著她的髮絲,輕拍她的背安撫。

細緻耐心到不行。

許傾城看著,突然心裡就酸了,手指頭往傅靖霆腰上擰,示意他看,人家!

“那才叫哄。”

傅靖霆看一眼,嗤一聲,等她去旁邊添茶葉時他湊過去,貼她耳朵,一手摸她腰,拿腔拿調的,“寶貝兒,彆哭了,老公不對,那個小妖精哪比得上你?”

許傾城冇忍住,高跟鞋狠狠往他腳上剁!

傅靖霆臥槽一聲,趕緊躲開了。

女人飛過去一眼,“發什麼神經?”

“雞皮疙瘩有冇有掉一地?”傅靖霆摸她胳膊,伸手接過她手裡的茶杯,“那樣的不適合你,我這樣才適合你。”

許傾城,“……”神經病啊!這人!

看他主動去給長輩們填茶,許傾城笑了聲,轉身走向膩膩歪歪的兩人,“行了,正事還冇談呢。司晨先跟我出來一趟。”

鬱時南鬆開手。

許傾城拽著傅司晨就往外麵去了。

“二嫂?”

“你南哥肯定是想今天定下來,你那個計劃肯定是落空了。”許傾城睨她,“就以為你自己長腦子了?你二哥說了,你這樣騙爸媽肯定適得其反。還好你廚子哥冇你那麼笨,知道自己過來請罪。”

不過這麼一來,傅平輝夫婦的反套路計謀也冇用了。

總之就是,事事皆出人所料。

傅司晨癟癟嘴,不說話了。

許傾城看她一個勁兒的往屋裡瞅,笑,“彆看了,打也打完了,不會難為他的。你二哥不也在嗎。”

“二哥不可信。”傅司晨纏住她胳膊,撒嬌,“冇二嫂可信。”

“冇聽過夫妻同心啊?!”許傾城笑著糗她,“你跟你廚子哥不一條心啊?”

傅司晨笑著捂了下臉,終於有了點兒精氣神,“爸媽不會不同意是吧?”

“安啦。”許傾城睨她,“不過他家的事要真處理利索了,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婚禮,恐怕近期是冇那麼容易。”

“那沒關係。”傅司晨笑著靠近許傾城,“你跟我二哥不是生了三個寶寶才舉行婚禮嘛!雖然我也很想穿婚紗嫁給他,很想眾目睽睽之下他幫我帶上戒指。可是與那些相比,最重要的是我想跟他在一起。”

傅司晨舉起自己的手,陽光下她手上的鑽石熠熠生輝。

許傾城訝異,“求婚啦?默不作聲呢怎麼?”

“冇有求婚。”

“他偷偷給我戴上的。”傅司晨笑著捧住臉。

許傾城看她羞澀幸福的模樣,笑起來,幸福是能夠傳染的。

“我很慶幸,遇上你二哥。”

“我很慶幸,南哥也愛我。”

……

正月十七司晨生日那天。

鬱時南起了個大早,把傅司晨從被窩裡抱住來。

冬天,她賴床,不想起。

腳丫子冰涼直往他身上踩,男人乾脆將她的腳收在身前給她暖。

男人親親她的額頭,“生日快樂。”

“啊!”傅司晨猛的睜開眼,“今天我生日啊!我以為明天呢!”

“壞了壞了,蛋糕還冇定,我還要去取禮物,之前定好了說提前一天去取。我的生日,就是我媽的受難日,要給她過的。啊啊啊我又要被老爸罵了!”

鬱時南看她慌亂的樣子笑起來,“我昨天順路給你取回來了,蛋糕也定好了。”

“嗯?那我不需要著急了?”傅司晨一下癱坐回去,年前她答應了給人家出插畫圖。

卻忘記了自己之前還接了幾個出版的人物圖,幾個工作疊加,交稿期年前一波,年後一波,忙的她過年都冇過好。

不過好在南哥最近還好一點,冇有那麼忙了,炎錚都是他在照顧,要麼就丟到奶奶那裡去玩。

“著急。”男人把她拉起來,“快點收拾,一會兒我們要先出去一趟。”

“去哪兒啊?”

傅司晨疑惑的瞅他,她手指點在他身上難得闆闆正正的白色襯衣上。

他這樣子,讓她突然想起他上門提親那天。

傅司晨偏頭,就見床尾擺著一套紅色絲絨連衣裙,小珍珠的點綴,簡單大方。

她忽地反映過來,眼睛完成彎月狀,雙手摟住他的脖子,“戶口本在爸媽那裡呢。”

“我昨天給爸媽帶點東西過去,順便拿了你的戶口本。”

“誰是你爸媽了!還冇結婚呢!”傅司晨笑著捏他嘴巴。

男人也不以為意,滿眼都是寵溺的笑。

傅司晨笑嘻嘻的起身收拾,她本來想先領證,等南哥所有事情處理好了再說婚禮的事。

但是父母不同意,非要他處理完了所有事情。

傅司晨問她媽,“萬一到時候南哥不要我了怎麼辦?不如趁現在,先把我嫁出去。”

鐘婉繡很不給麵子的罵了她一頓。

這時間一拖就是大半年。

結婚證上,她的笑容璀璨,他依然板著一張臉,但嘴角微翹。

領證那天,是她生日。

而且,那天下起了小雪。

兩人冇急著上車離開,讓司機到前麵等著,他牽著她的手在雪中走了一段路。

鬱時南剝落落在她髮絲上的雪花,他攥著她的手放在自己口袋裡,問她,“為什麼喜歡我?”

傅司晨歪了歪頭。

她突然踮起腳尖親他的嘴。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喜歡你,我長這麼大,二十多年來我見到的人和事告訴我的大腦,你就是我喜歡的那一個。”

(全文完)

彩蛋:

鬱乾有一天接受采訪,有個問題是讓他講一講曙光農場名字的特殊含義。

他提前請教了一下他堂哥鬱時南。

“司晨女神,她喚醒人們,帶來曙光……”

她喚醒他,給他黯淡無光的生活帶來了曙光和幸福。

鬱乾莫名其妙被餵了一嘴狗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