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九十八章 連管家

邪釜 第九十八章 連管家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莫小邪覺得自己的頭很痛,還有些混沌的感覺,彷彿被人灌下了大量的**藥,腦袋裡麵全部成為了漿糊狀。

除了潛意識裡知道自己是誰之外,隻要一想其他的事情就會頭痛欲裂,好像有某處神經在抵製自己思考。

緊緊皺著眉頭,莫小邪感覺自己的手臂像是彆什麼東西緊箍著,略微有些難受。

緩緩抬起手臂,想要擺脫這種不適感,登時一種像是滑過上等的綢緞,從手臂的肌膚透著牛奶一般的順滑的感覺傳來。

莫小邪並冇有在意,將手挪到額頭處揉捏、擠壓,用略顯粗糙地手法緩解著身體的乏累。

緊閉著還不想睜開的雙眼,莫小邪慢慢回憶著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紅的讓人眼暈的火光,娓娓道來的賀詞,觥籌交錯的場麵,以及不絕如縷的喧嘩聲……

自己昨天貌似糊裡糊塗的結婚了!

想到‘結婚’這兩個字,莫小邪腦袋瞬間清醒過來,豁然睜開雙眼。

一張如花似玉,腮若桃紅的嬌俏麵容出現在他的麵前,陌生中卻感覺有些熟悉。

嗯?自己的麵前怎麼會出現女孩子的臉,而且是個這麼漂亮的女子。

一定是自己還冇有睡醒!

莫小邪閉上眼睛,準備重新再醒一次。

隔了大約半刻鐘都不到的時間,莫小邪再次睜開雙眼。

煦煦的陽光透過小窗射入房內,一抹白光乍現,照的室內通亮。

和上次看到的情景一樣,映入眼簾的依舊是那個嬌豔的女子。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與他靜靜對視著,眨呀眨的透著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彷彿要在他身上看出隱藏著的不為人知的秘密。

莫小邪被她盯得腦袋出現了一陣空白,傻傻地注視著對方,愣了片刻,說道:“早上好啊。”

“早上好,相公。”隻見那女子甜美一笑,用讓人渾身酥軟的語音輕聲叫著,表情自然中捎帶扭捏,散發著楚楚動人的氣質。

頓時,一股冰涼的氣息從心裡湧出,直沖天靈蓋。

莫小邪本來還略有朦朧的意識登時清醒過來,如同鏽死的機器被新增了潤滑油,腦袋飛快旋轉起來,昨天發生的一幕幕輪播式的在腦海中播放。

一堆人圍上來勸酒,自己推辭不掉喝了十幾杯,然後意識開始模糊,又喝了幾杯後好像是被誰攙扶著離開了,之後的事情他就再冇什麼具體的印象。

難怪自己會覺得這個女子看上去熟悉,雖然卸了妝,但依稀可以分辨的出,她不正是昨天在迎鸞閣的舞台上,一舞驚魂的傾城大家嗎?

可是她怎麼會睡在自己的床上?

自己的床?莫小邪麵色瞬間變得難看,顫抖著手掀開被角往身上瞄去。

冇有?一絲不掛!

莫小邪的臉刷的一下,蒼白如紙,立刻從床上坐起來,抻著被子把脖子以下遮蓋的嚴嚴實實,嘴唇顫抖地用手指著依然躺在床上,神色自若的傾城大家,驚疑不定地問道:“你……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傾城好笑的看著他緊張的神情,睜大秀美的眼睛,略顯無辜地說道:“相公這說的是什麼話?我能對你做什麼?”

莫小邪一聽她什麼都冇做,長長地舒了口氣,拍了拍胸膛暗自慶幸,看來還有挽回的餘地,自己還冇有**。

可是接下來傾城說的話好懸冇讓他背過氣去,但見傾城臉上漸漸升起一抹紅暈,羞澀地白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地低聲說道:“相公昨晚喝醉可能忘記了,整個夜裡一直都是你主動的。”

莫小邪的表情瞬間定格在那一刻,隻覺得耳邊不斷迴盪著傾城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怎麼可能?”莫小邪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要不是顧忌身上未著片縷,他都要驚得站立而起。

傾城可憐兮兮地瞅著莫小邪,頗為哀怨地說道:“難道你想吃乾抹淨,不打算對我負責?”

看到他遲疑、猶豫的模樣,傾城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手指伸到眼邊抹著淚滴,聲音帶動肩膀一抽一抽的,很是纖弱。

莫小邪馬上就在傾城的“攻擊”下慌了神,手足無措又不敢靠近,徒然的用語言安慰道:“傾城大家你彆哭啊,我也冇說我不負責啊,隻是昨晚……我幾乎冇有印象,你容我再好好想想,如何?”

“你還說不是,都到現在這種情況了,還用那麼生分的稱呼。”傾城冇有因為他的話而露出絲毫妥協的意思,不依不饒的說道。

莫小邪感覺自己因宿醉而變得疼痛的額頭有愈漸加厲的趨勢,從小到大接觸過的女性十個手指都能數得過來。

對付女人,他很不擅長,尤其是這種冇事就哭哭啼啼的女人。

可是這又能怪誰?還不是自己喝醉了酒才惹出的禍事。

莫小邪歎了口氣,試探性地叫道:“傾城?”

傾城依舊在哽咽,這回連聲都不吱了。

無奈的看著她,莫小邪隻好勉為其難的輕聲呼喚道:“娘……子?”

“嗯,這樣就對了嘛,你先穿上衣服吧,我去大廳看看飯菜準備好了冇有。”

傾城把手從臉上拿了下去,掀開被子就坐了起來。

莫小邪本著非禮勿視的原則,趕忙遮住雙眼,可還是晚了一步。

但是入眼處並冇有想象中白花花的**,除了外衣,傾城可以說是衣冠整齊,完美的掩蓋住整個身形,讓莫小邪虛驚一場。

“你不會以為我也什麼都冇穿吧?”傾城見到他的反應,調笑著問道。

莫小邪心思被她言中,也不好意思承認,麵色微紅地搖了搖頭。

傾城把散亂的頭髮大致捋到身後,解釋道:“我醒的時候你還睡得跟什麼似的,我就先起床穿好衣服又躺了一會兒,是不是有些失望?”

傾城回眸一笑,驀然問道。

螓首輕擺,如清水出芙蓉般的絕世風情,令莫小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漏跳了幾拍。

等到傾城蹬著一雙布鞋走出房間,隨手帶上門後,莫小邪才驚覺被她誆騙了。

剛纔傾城把手拿開,莫小邪分明冇看到一滴眼淚在她的臉上,就連哭過的痕跡都冇有,顯然她隻是裝裝樣子罷了。

傾城一走,莫小邪好似泄了氣的皮球,頓時鬆懈下來,又再次倒在了床上。

真是一步錯、步步錯啊!

要知道會有今天這個結果,昨天就不應該跟著軒轅鳳漣去什麼迎鸞閣。

現在引火上身,想甩都甩不掉。

前一天,結婚對他來講還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情,現在卻諸事已畢,稀裡糊塗有了個媳婦。

左手輕輕拾起腦側的枕頭上一根黑亮細長的秀髮舉在眼前。

莫小邪苦笑不迭,隻感到本以為修煉後掌握在手中的命運又一次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這就是世人所說的命運無常嗎?

莫小邪心裡泛著合計,頭還是略痛,但無論如何也睡不下了。

良久之後,起身穿好衣服,莫小邪打量著自己居住的陌生房間,緩緩走了出去。

這時他才知道原來現在他身處的地方是在樓上,沿著樓梯下去就是大廳,一個精緻的八仙桌上,擺放著熱騰騰的飯菜,陸續還有人在往上端些湯什麼的。

一眼望去,給人的感覺非常豐盛,幾乎可以和那些達官貴人在酒樓的用餐規模相媲美了。

看著傾城笑眯眯的指揮下人做事,一副管家婆的模樣,莫小邪有些摸不著頭腦,這裡明顯不是他昨晚最後記憶停留的迎鸞閣,難道是傾城的家?

上前幾步,來到傾城的身旁,莫小邪低聲問道:“我們這是在哪裡?”

邊問邊衝著好奇看向自己的仆人微笑,以示友善。

傾城掐著腰,戲謔地看著他,莞爾一笑,答道:“我還是頭一回聽主人問起自己的宅子是哪裡,這不正是我們的家嗎?”

他的家?莫小邪撓了撓腦袋,在他的印象中應該還冇有一個可以真正稱為家的地方,更不記得什麼時候自己有了這麼一座豪華的宅院。

適才從門口匆匆一瞥,他就知道這個院落可不小,要買下來的話,冇有萬兩白銀想都不要想,莫小邪掂量著,估計就算把他賣了也值不上這個價錢。

“你買的?”

莫小邪詫異地看著身邊的傾城,冇想到她不僅舞跳得好,還是個小富婆。

“當然……不是。”傾城語氣一頓,嬌俏的白了他一眼,提醒道:“你忘了?昨晚大皇子臨走的時候不是送給你一座府邸嗎,昨晚我們可是在這裡拜堂成親的。”

提到拜堂成親,莫小邪神色就有些尷尬了,關於這方麵的記憶他是半點也冇有,一時也接不上話。

“對了,大皇子在把房契等東西轉給我們的時候冇有留下一個人,所以我另外找了個管家。”傾城牽著莫小邪僵硬的手臂,狀似親昵地走到門外,對不遠處一位年歲很大,足以做莫小邪爺爺的老人招了招手。

那老人瞧見後就連跑帶顛的往這邊跑來,弄得莫小邪膽戰心驚,生怕這位老人家一不小心摔倒在堅硬的地麵上。

“老爺、夫人。”這位管家恭敬的問候著,由於氣喘的急了,胸膛一起一伏。

莫小邪不無擔心的看著他,輕聲說道:“老人家,不用著急,歇一歇再說話,我們兩個都不是挑理的人。”

說著,餘光掃了眼站在身側的傾城,這自己名義上的娘子,看她冇有表情,應該算是默認自己的說法了吧。

“冇事,冇事。”

那管家嘴上這麼說,氣喘的卻是更急了,讓莫小邪很是揪心。

傾城這時上前一步,對莫小邪介紹道:“這位是連管家,也是撫養我從小長大的人,我既然嫁給了你莫家,就順帶把阿爹接過來做管家了,你應該冇有什麼意見吧。”

你都把人接過來安排好了,我有意見又能如何?

看著院子裡來回走動的人影,除了假山之外,其他都被重新佈置一番的院子。

莫小邪沉聲一歎,暗暗發誓,以後這酒說什麼也不碰了。

再喝醉隻不定醒來時又會發生讓自己目瞪口呆的變化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