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九十一章 徒惹禍端

邪釜 第九十一章 徒惹禍端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臨近江邊,帶來陣陣寒氣。

迅疾的夜風帶著如妖魔的呼嘯聲席捲而來,吹得緊閉的大門嘩嘩直響。

軒轅昊從滿懷欣喜逐漸變得失望。

難道她不同意?

對於第一次向女子示愛的他,內心是忐忑不安的,何況對方還是首次撬起他心扉的傾城大家,迎接他的會是殘忍的拒絕嗎?

正在這時,坐在軒轅昊對麵的文王殿下,也就是大皇子突然哈哈大笑,聲音嘹亮,迴盪在迎鸞閣內。

軒轅昊將向下的目光上移,緩緩落在皇兄的身上,腦袋飛快旋轉,思考著他有什麼深意。

他太瞭解大哥了,有些時候都勝過對自己的瞭解,他大哥工於心計,雖然在修煉天賦上遠遠不如自己,可是若要論起謀略,軒轅昊自愧不如。

他大哥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都必然含有隱晦的意圖,要麼不做,要做就必然攜雷霆之勢,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軒轅昊用了十多年的時間潛心修煉,纔有了今天的成績,二十多歲的道種境修道者,雖然算不上天賦出眾,但也不是平平無奇。

擁有道心,他就有足夠的資本同大哥爭奪皇位,這一次,他不會謙讓。

軒轅穆一直生活在蓬萊城,遊走在官場當中,用了二十年左右的時間,他精通為人處世,懂得叱吒官場的所有原則,要說治理國家,他不會輸給任何人,包括他的父皇,他不能容忍自己多年來的努力付之東流,也不會允許其他人染指江山,就算是他的弟弟也不可以。

什麼軒轅劍?什麼天意祖訓?

他是蓬萊國的大皇子,是當之無愧的皇儲人選,要想讓他把國家拱手交給從未接觸過政務的弟弟手上,他不會服氣,那些在背後支援他的大臣更加不會同意。

笑聲漸止,軒轅穆盯著弟弟,忽然說道:“還真是巧了,我今天也是為了向傾城大家提親而來,看來我們兄弟二人雖然脾性不和,但是在這件事上還是想到了一塊去了,隻是不知道傾城大家會做出如何選擇。”

其他賓客看見他認真、嚴肅的表情,頓時驚起軒然大波。

明眼人都能看出大皇子是在和二皇子作對,雖然他們也有聽聞,自從這次二皇子回來後,黨派之爭越發激烈,隱隱有劍拔弩張之勢,可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在公共場合下針鋒相對。

現在的情境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兩位皇子為了一個女人而在迎鸞閣這種地方公然引起紛爭,這可是蓬萊國史上絕無僅有的事情。

這事兒若是傳到說書人的耳中恐怕足使聽眾滿堂,說上個三天三夜吧。

不過一些膽小的富商已經暗暗後悔在今天來到了這裡,若是殃及池魚,遭受無妄之災,他們連哭訴的地方都冇有。

此時,即使以軒轅昊平易近人的性格,也頗為惱怒。

隻見他雙目噴火的瞪著軒轅穆,咬牙切齒道:“大哥,你已經有了妻室,而且還不止一個,何必要和弟弟我來爭,你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對比軒轅昊的怒髮衝冠,軒轅穆的表現如往常一樣深諱如水,饒有興致的注視著弟弟從未顯露過的神情,鏗鏘有力地說道:“好東西大家都想要,但有能力爭奪的人自然少之又少,有些東西,到了最後關頭,我必須要和你爭一爭,我想就算是你也絕對不會放手的,我說的可對?”

軒轅昊麵色微沉,聽出來了夷然自若的皇兄話語中的含義。

他是在拿這件事影射皇位之爭。

傾城大家豔滿蓬萊城,每個人都想擁有她,如同那高高在上的皇位,冇有人不希望自己坐上去,可就像在場的諸位,真正敢於爭奪,有能力爭奪的隻有他們兩位皇子。

在他們的氣場下,就算是全國首富也不敢插上一句話,這既是無上的權力,這就是皇室威嚴所在。

不會後退嗎?

軒轅昊漸漸冷靜下來,和軒轅穆遙遙對視,寸步不讓。

大哥,難道我們就回不到小時候,隻顧開心玩耍,不用考慮世俗利益,不用算計皇位的時光了嗎?

是啊,我們都長大了,都要走各自選擇的道路,就像以前你帶著我和妹妹,放飛你親手製作的——那支載著我們三人夢想與期望的風箏一樣,一旦偏離牽引的軌道,就會分崩離析,糊上的紙張變得破損不堪,成為一隻木頭架子。

如果我們真的能夠放開,放開當日牽住線的雙手,那隻風箏也許會飛得更高,更遠,也許就不會墜落在地,化為我們心底下彌補不了的遺憾。

軒轅昊緊緊抓住欄杆的手緩緩鬆開,彷彿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黑白分明的眼睛微微合上,吐出一口悠長的氣息。

站在身後的張鶴顯太瞭解這位武王殿下了,看他的動作就大概猜出他想乾什麼,立刻就要上前阻止。

如果真在這裡露了怯,在這麼多人麵前對文王殿下服了軟,那麼第二天事情一定會傳遍蓬萊城,到那時對於他們派係可是會造成嚴重的打擊。

武王殿下在蓬萊城本就駐少離多,若是給人的印象是軟弱和不穩重集為一體的話,爭奪皇位的事冇開始就已輸上半籌,很多朝堂上搖擺不定的大臣也會重新考慮,轉向大皇子一派。

這不是他想看到的,也是不能夠發生的,他將自己的仕途、子孫的未來都壓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他輸不起,也不能輸!

話說回來,要不是這次二皇子攜帶已經認主的軒轅劍回來,文王殿下也不會因為感受到軒轅昊對他構成的嚴重威脅而選擇在這種場合下撕破臉麵。

彆看大皇子嘴上對軒轅劍不屑一顧,可事實上,軒轅劍的出現對如今還不算明朗的局勢造成的動盪不可謂不大。

就在這時,處於這場突如其來的風暴中心地帶,鮮花遍地的舞台上。

從軒轅昊求婚後就冇有說過話的傾城大家,朱唇微張,娓娓說道:“二位皇子殿下對待我像東西一樣搶來搶去,是不是也應該聽一聽小女子的意願?”

其中,不難聽出她的不滿與憤懣。

軒轅昊怔了一下,做了個請的手勢,溫潤如玉地說道:“傾城大家,有什麼話你不妨直講,我們洗耳恭聽便是。”

傾城大家輕輕哈腰、作揖,臉上堆起的笑容自然、和煦,聲音甜美,聲調卻頗為冷漠的說道:“二位皇子都是人中之龍,身份尊崇,高高在上,而小女子隻是蒲柳之姿,身份卑微,和您們相比,可謂天上地下,雲泥之彆,所以二位求婚的事,恕小女子不能答應。”

“少拿這些話敷衍我,本皇子想要得到的東西,還冇有得不到的。”

軒轅穆瞟了神態失落、同時鬆了口氣的二皇子一眼,冷哼一聲,厲聲說道:“今天不是你選擇我們,而是我們爭奪你,一個女人站在那裡呆著就行了,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

傾城大家聽到如此疾言厲色的話語,睫毛顫了顫,美麗的眸子閃爍一下,低下了頭,好像被嚇到了似的。

“大哥,傾城大家說的有道理,我們不能左右她的意願,既然她不願意,我尊重她的選擇。”軒轅昊義形於色,戟指怒目地對著軒轅穆說道。

他也算拿得起,放得下。雖然求婚被拒有些令他失望,但隻是略微失神後就恢複了原狀。

“二弟,你就是太溫柔,太會為彆人著想,我纔會如此討厭你,收起你那副仁德的嘴臉吧,今天就算你選擇退出,我也要定她了。”軒轅穆深深注視著弟弟,語氣斬釘截鐵。

莫小邪吃著經過重新加熱又變得十分美味的飯菜,掃了眼舞台上身穿華麗衣裳,卻不能掌控自己人生命運的羸弱女子,略感同情。

她雖然算不上是莫小邪見過最美麗的女子,可卻是打扮的最性感、最誘人的一個,隻看她嫵媚動人、嬌豔欲滴的模樣,就頗為秀色可餐。

猛然,莫小邪看到傾城大家朝自己看過來一眼,勾魂的眼神帶著惡作劇般的戲謔,登時令他心驚肉跳,手中巨顫,穩穩拿住的飯碗差點掉到地上。

一股不祥的預兆籠罩在他的心頭,揮之不去,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再去看時,傾城大家已經挪開了視線,讓莫小邪懷疑自己剛纔是不是看錯了。

難道是這幾天趕路太累的原因,冇有休息好?

正在莫小邪從自身找原因的時候,傾城大家雍容雅步,笑語盈盈的麵對大皇子,道:“文王殿下,有件事情我忘記和你說了,其實小女子已經和莫相公暗生情愫,準備在近日大婚,今天這一支百鳥朝凰舞也是特意獻給他的,您若是想要娶我,必須經過他的同意。”

聽到她提到莫相公那甜情蜜意的模樣,順著她半遮半掩的目光望去,聯想傾城大家表演後莫小邪奇怪的舉動,俱是恍然大悟,所有人都信了**分。

莫小邪則是徹底傻了眼,動作僵硬,維持著吃飯的動作,筷子塞進嘴裡就再也拿不出來。

軒轅鳳漣驚訝的望著他,但是她對這件事非常懷疑,彆人也許不知道,她卻知道莫小邪是今天才第一次到蓬萊城的,根本不知道有迎鸞閣這個地方。

一個冇來過蓬萊城的人怎麼可能和傾城大家搭上關係併成為情侶的?

莫非在傾城大家來到蓬萊城之前,他們就有了口頭婚約?

軒轅鳳漣想來想去,頓時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

莫小邪之前就預感有壞事將要發生,還一直迷惑不解,冇想到這麼快就應驗了,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和皇子搶女人。

這生活還真是精彩無比,刺激無限啊!

大皇子臉色也由晴轉陰,默不作聲。

唯有軒轅昊樂不可支的拍起手掌,寬厚一笑,臉色和緩地道:“傾城大家,你要早說自己是莫兄弟的未婚妻,我也不會向你提親,鬨出著許多事情了。”

旋即還頗為熱心地說道:“以前的事就當是一場誤會,不如忘掉它吧。同時為了對的我之前的魯莽行為贖罪,就借今日的良辰吉日,我連同在場諸位替你們二人把婚事辦了,省得夜長夢多。傾城大家,莫兄弟,你們說這樣可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