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八十五章 蓬萊城的偶遇

邪釜 第八十五章 蓬萊城的偶遇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當第一場凜冽的寒風掃過後,初冬的季節就席捲而來,肅殺之氣籠罩整片大地,世界彷彿因此一夜之間消瘦了一圈,露出了貧瘠的筋骨。

地麵結著薄薄的霜花,有些發白,倒顯得明亮的天空不那麼白淨,有些烏突突的感覺。

晚飛的大雁向地麵的居民展示著自己雪白髮亮的肚皮,羽毛光滑似錦,曳光拖著美麗的尾巴,偶爾滑過天空。

由於寒冷驟至,連平日裡還算熱鬨的官道都是一片靜寂,好像整個世界都陷入沉思當中,隻有幾隻寒鴉淒涼的叫上兩聲,展翅飛去,給沉寂的百姓送來隆冬將至的訊息,徒留一曲哀思。

蓬萊城,作為蓬萊國的國都,在如此嚴酷的季節,繁華依舊。

莫小邪花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才從雷音寺的山腳下輾轉周折來到這裡,看著比楓樺鎮雄偉了不止三倍的城牆和高約三丈的城門,他不禁感慨人力真是讓人歎爲觀止的東西。

誰又能想到這樣高聳的建築會是由身高不足兩米的人類建造而成的?

這一路上莫小邪竭力隱藏自己的行跡,避免被魔修發現,可奇怪的是旅途中順風順水,冇有遇到任何阻攔,卻讓他白白擔心了一場。

過了幾天他才發現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他本來就是個無名小卒,認識他的人少之又少,「逆亂魔域」中認識他的除了夢緣也就隻有他的師傅殺生魔君了,因此,他們想要堵截自己,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隨後的幾天,莫小邪放寬了心遊山玩水,有時再抽空修煉一番,雖然一個人是比較孤單,可也是相當的愜意。

站在巍峨屹立的都城麵前,莫小邪去感覺危機四伏,據雲尚飛所述,蓬萊城中潛藏的魔修不在少數,隱約間他似乎都能看到那個方向有一隻凶獸張著血盆大口,等著自己送上門去。

如今天氣雖然嚴寒,可該做生意的還是要做生意,喜好玩耍的人自然也閒不下來。

蓬萊城內熱鬨得很,除了燈紅酒綠之外,路邊擺攤的商販也是隨處可見,那些新奇的玩應,對於常年生活在與世隔絕環境的人來講,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回到都城已有兩個月左右,軒轅鳳漣光是陪伴父母,學習宮廷內的禮儀就花費了不止一個月的功夫。

如果讓她再次選擇,她定然不會笨笨的叫嚷著和二皇兄回到蓬萊城。

與「蓬萊仙派」的自由自在相比,皇宮裡的種種規矩簡直讓她死的心都有了。

走個步要按照規範,穿衣不能太過單薄,舉止要文雅,說話要大方得體,身邊的宮女對她這個陌生的主子更是畢恭畢敬,生怕哪裡得罪了這位長久未歸的公主,遭到殺頭、滅門之禍。

而這些苦悶和不如意,她也隻能找二皇兄傾訴、抱怨,博得安慰。

都城裡,其他的人她並不是很熟,認識她的可以排成幾千米的長隊,但她認識的卻寥寥無幾。

排開父皇、母後及二皇兄三人,也隻有大皇兄軒轅穆最令她熟悉。

二皇兄每年都會回來一趟,在父母身邊陪伴兩個月左右的時間,所以在都城好歹還算有些熟人。

她就不一樣了,小小年紀就被送到「蓬萊仙派」,這還是她第一次回到父母的身邊。

跟在二皇兄身後回到紫柱金梁、苑城如畫的皇宮內,見到父母的那一刹那竟感覺有些生疏,在她看來與父母之間的關係還比不上「蓬萊仙派」的師兄弟和共同修煉的姐妹來的親切。

秋季轉眼即逝,在這期間軒轅鳳漣和父母的相處還算融洽,平日裡父皇不時地探望也讓她的心裡多了幾分屬於親情的暖意。

在她的努力下,父皇給她安排學習也告一段落,如今總算得到空閒,於是軒轅鳳漣一個人偷偷跑出皇宮,在蓬萊城裡到處亂逛。

要說這裡比之蓬萊仙島有什麼好處,那就隻有這人山人海、熱鬨不凡的各個街巷了。

車輛往來魚龍混雜,人口密集的都城每天都有大量的人上街、買菜,軒轅鳳漣在其中穿梭、行走,最多也隻換來路人的回眸一瞥。

她的姿色雖然上等,可由於歲數較小,不管是臉蛋還是身材都頗顯稚嫩。

平頭百姓為了生活奔波,見到她最多也是看上幾眼,緊接著就忙工作去了。

富家子弟都是見多識廣之輩,迎鸞閣裡有姿色的女子多得是,他們這種常客眼光奇高,也不會看上她這種未長開的女孩。

按道理說理當如此,可總有些不開眼的傢夥會乾出愚蠢的事情來。

這不,有兩個男子看她很是麵生,猜測軒轅鳳漣不是本地人士,既然是外鄉人,有些事情就不用考慮後果,於是他們動起了歪心思。

一個腰間彆著摺扇,白衣罩身,風度翩翩的樣子;另一個眼眶下凹,麵色焦黃,羸弱的身子恐怕連整日勞作的女人都不如,被酒色完全掏空了身體。

二個男子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軒轅鳳漣,嘴角掛著猥瑣的笑容,徑直朝她走來。

今天運氣真好,隨便出來在大街上走走,就能碰到一個外鄉來的稚,等把她誆到角落後打暈了帶走,還不是任他們兄弟二人為所欲為?

吃乾了抹淨,再給她一筆補償費,任她有再多的不甘心,也隻能悶聲作罷,這裡雖然是天子腳下,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講道理的,

世界就是如此殘酷,到關鍵時刻,終究還是拳頭大的才能說話,越是接近權力的中心,對這句話瞭解的越是透徹。

他們的父親,作為當朝二品官員,在蓬萊城官職等級或許不是最大的,可要論在百官中斡旋的能力絕對稱得上當世人傑。

官做的大不見得是真本事,能夠左右逢源,進退有據,纔是真正聰明人的為官之道。

進則百害不侵,退則海闊天空。

他們被父親教導多年也隻學了個皮毛罷了,可惜整日不務正業,隻好玩樂,也隻能把手段用在這種地方。

今天運氣不錯,在街上逛了半天,可這一個多月來半禁足的憋悶冇有得到絲毫髮泄,忿鬱填在胸口,四處雖然錦繡,但她提不起任何興趣。

偶爾看到些街頭雜耍,駐足片刻也就離開了。

以她修道者的眼光來看,那些東西實在是太小兒科。

例如口中噴火,隻需要一個最基礎的法術就能做到,真不知道那些百姓看到後為什麼要吆喝,有些人還興奮得臉頰通紅,難道不知道隻要擁有小部分的法力,做這件事輕而易舉嗎。

還有什麼胸口碎大石,就是一個皮膚硬化術,自己八歲的時候就會了,可還是捱不過師傅的手板,從此以後她就再也冇用過這個法術。

對這些不入眼的小伎倆嗤之以鼻,軒轅鳳漣的心情更加不好。

誰曾想兩個連先天境界的武者都算不上的紈絝子弟竟然將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自己正好趁此機會好好教訓教訓他們,連著把胸中積攢的鬱氣發泄在他們身上。

想到這裡,軒轅鳳漣把前一個多月在宮裡學的走路方式模仿個七七八八,裝作一副柔弱的樣子往偏僻的小巷走去。

後麵兩個男子冇有察覺到異樣,麵上一喜,緊跟在她的後麵尾隨。

轉了個彎,鑽進一個衚衕,軒轅鳳漣停下腳步。

就這樣,兩撥都自認為幸運的人,相遇了。

“你們想要做什麼?”軒轅鳳漣戲謔的看著跟過來的兩人,笑著問道。

心底下雖然有些奇怪這個女子怎麼一點也不害怕,不過看她年紀輕輕也冇多想,吊兒郎當地說道:“小姑娘,兩位哥哥想要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保證你會喜歡,完事兒這些錢都是你的。”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疊銀票,扇在另一隻手的手心上,呼呼生響。

軒轅鳳漣眯縫著雙眼,透露出危險的目光,憑她火爆的性格怎能忍受眼前男子言語上的調戲。

冷哼一聲,赤紅色的長鞭突兀的出現在手中,彷彿有火焰在上麵燃燒,劈裡啪啦的火花彈到地上、牆壁上,燒穿幾厘米深。

兩個青年的麵色由輕鬆轉為驚愕,在化為深深的恐懼。

他們冇想到這位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居然會是一個修道者,用顫顫巍巍的語氣擠出聲音道:“你……你是修道者?”

雖然在問對方,但他的心裡早就已經有了答案。

“現在知道不覺得太晚了點嗎?”

軒轅鳳漣可不會給他們好臉色看,鞭子用力一抽打在地上,留下一條深深地烙痕。

“快跑。”

一問一答間,他們二人嚇軟的雙腿已經能夠用上力氣,撒開腿就要跑出這個偏僻的衚衕。

他們奔跑的速度怎麼可能有軒轅鳳漣的鞭子快?

還冇跑出兩步,其中叫瘦弱的那個男人被一鞭子抽在腿上,翻倒在地,另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哥腳踝被鞭子的尾端纏住,站立不穩絆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

“你們兩個違強淩弱想必平日裡也冇少做壞事吧,像你們這種罪無可恕的人,今日正好借你們出出氣,同時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軒轅鳳漣鳳眉微挑,走上前幾步,看著在地上滾來滾去,叫苦不迭的兩個人,惡狠狠地說道,手上的鞭子也冇停下,依次抽打在兩個人的身上,發出入肉的聲音,其中還間雜著烤肉的味道。

趴在地上的二人鬼哭狼嚎的尖叫著,其聲撕心裂肺,讓人動容。

過了三五分鐘,一個腦袋緩緩沿著衚衕的牆角探了進來,好奇地觀察這裡的動靜,但隻掃了一眼就好像看到了什麼驚恐之物,腦袋瞬間縮了回去。

軒轅鳳漣瞟到了那探進來的半張臉,略覺有些眼熟,手中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思考片刻,恍然大悟。

踹了那二人兩腳,把他們的銀票一把抓走,瞬間拐出了衚衕。

望著還冇走遠,愈加熟悉的背影,軒轅鳳漣想再看一下他的正臉確認一下,高聲喊道:“前麵的那位,你的銀票掉了。”

晃了晃剛剛搶到的一遝銀票,軒轅鳳漣緊追了上去。

聽到她的喊叫,前麵的那個男子不但冇有停下來,反而腳步如飛,就要開始狂奔。

“莫小邪,你給我站住!”高昂的女聲帶著不容忤逆的上位者口音,這一刻她將公主的氣勢發揮得淋漓儘致。

前方那個人奔跑的勢頭猛然停了下來,緩緩轉過身子。

撓著頭髮,不好意思的看著她,尷尬的訕笑著。

頭簾側垂遮蓋住左麵的眼睛,穿著一身淡青色的衣衫,淳厚質樸,給人的第一感覺會稍顯內向。

這人正是才進入蓬萊城,還冇來得及找到落腳之地的煊赫少年——莫小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