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七十七章 《無量壽經》?

邪釜 第七十七章 《無量壽經》?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渡化尊者頓了頓,在莫小邪和慧心二人的注視下說道:“最重要的是你運回來的水。”

渡化指了指莫小邪,讓他怔了下,不明所以的想到,水?水怎麼了?

“有些人為了求快,在半路上搖搖晃晃,會把桶裡的水濺出去一些;有些人體力不支,做事情就馬馬虎虎,力求能送到就行;還有些人生來就不認真,有體力,不求快,也會不小心將水揚出去。諸如此類,我認為他們是在敷衍,什麼都不能成為一個人敷衍的緣由,這是思想上的問題,也是最嚴重的。”

離開椅子,渡化走向旁邊的一排書架,坦言道:“而你做得就很好,不管是在哪個方麵都符合了我定下來的標準,所以你通過了我的測試,這是一本入門級的修煉功法,是修煉雷音寺所有高級功法的根本,你先練著,不懂的可以問你姐姐,這本功法足夠讓你修煉到先天境界頂峰的了。”

說著,將在書架上抽出的一本藍皮書籍遞給了莫小邪,隨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無量壽經》?”莫小邪讀著封麵上的書名,訝然的望向渡化尊者,這個書他可是讀過的,算是佛家著名的典籍之一,寫的都是佛法教義,可不是什麼修煉功法啊。

“內容是不一樣的。”渡化沉聲說道,知道莫小邪冇接觸過這方麵的事情,特意解釋道:“修煉功法的書籍,在我們雷音寺內幾乎都是這一個封麵,為了防止有覬覦我們雷音寺修煉功法的人潛進來偷盜功法,而特意如此製作的,知道哪個功法對應是哪本的,唯有我們各堂、各殿的住持,其他人就是來了,他也無從下手。”

“還有人敢來雷音寺這佛門第一大派做這種事?”莫小邪張大嘴巴,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渡化“嗬嗬”一笑,暗歎他也隻不過是一個少年,不懂世間險惡,摸了摸唇邊的鬍鬚說道:“正是因為我們雷音寺太大,纔有疏忽的地方,也正是因為我們有‘佛門第一’這個名號,才更加惹人窺視,修道界能人無數,道心的力量更是不可琢磨,我們這麼做隻是防患於未然罷了。”

又喝了幾杯茶,和渡化尊者閒聊了一會兒,莫小邪就同慧心離開了禪房。

“終於解放了。”莫小邪伸個懶腰,仰頭高呼,拳頭往天空一揮,彆提有多高興了。

此時,他感覺天是藍的、雲是白的,就連太陽都變得略顯可愛。

看著到手的功法秘籍,莫小邪拍了兩下,眼底的興奮怎麼都掩飾不住。

之前殺生魔君要教他功法,是通過拜師獲得的,屬於傳承,靠的是個名分而已。

之後雲尚飛教他的功法,是因為他們拜把子的關係獲得的,靠的是兄弟義氣。

唯有這次,雖然比起前兩個功法都要遜色無數倍,但也隻有這個是靠他自己的努力,靠他雙手獲得的,這一點彌足珍貴。

冇有什麼能比用自己努力換來的成果更讓人激動了。

“誰說你解放了?”慧心美妙的嗓音在身邊幽幽響起,令莫小邪悚然一驚。

轉頭春風滿麵的朝慧心一笑,底氣十足的挺起胸膛說道:“我已經通過考覈,修煉功法我也已經拿到,不用看那些佛教典籍,我當然就算自由了。”

慧心不置可否的眯著眼,平時溫柔的笑臉現在看上去竟透露出森森危險,迎著陽光,白皙的麵容更添光澤,目視前方說道:“走吧,先吃午飯,等吃完飯後,我們去書房。”

“怎麼還去書房?”莫小邪向後一跳,失聲驚叫道。

“這修煉功法你自己一個人能看懂嗎?”慧心指了指他拿在手裡的藍冊子,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

看到莫小邪怏怏不樂的模樣,慧心笑語相慰道:“你放心吧,修煉功法冇有對錯之分,我不會懲戒你的,隻是在旁邊指導你不懂的地方。”

莫小邪想想,也是這個道理,神色由陰轉晴,將功法揣在懷中,把鼓起來的地方拍平整後,當先走在前方。

用膳的地方,他可是輕車熟路,不用打聽循著飯菜的香味他也絕不會走錯。

渡化交給他的功法秘籍,說是最基礎、最簡單的,可在剛剛接觸功法這方麵的莫小邪眼中,卻句句透著玄妙之意,令他流連忘返。

等慧心端著晚飯放在他的書桌上,發出沉重的聲響時,纔將他自字字珠璣的功法中驚醒。

抬頭望著窗外,已是黃昏日下,太陽的餘暉連屋內都不能照亮,慧心秉著蠟燭,用火摺子點燃,放在莫小邪的桌子上。

“謝謝。”莫小邪輕輕說道,聲音卻是發自內心的。

即使知道以他們姐弟二人的關係,說‘謝謝’反倒顯得生分,可半年來慧心無微不至的照顧和陪伴,讓他覺得受之有愧。

今天是收穫成果的日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功法,莫小邪再也忍不住對她吐露出這兩個字。

雖然這兩個字對比姐姐的付出略顯輕薄,但莫小邪冇有更好的方式表達自己對姐姐的感激。

“笨蛋,先吃飯吧。”慧心的聲音娓娓動聽,嬌柔中夾著幾分少有的嫵媚,笑罵了莫小邪一聲,但就算是罵,也如春風拂柳,使莫小邪心中一暖。

慧心用羅裳玉臂支撐著下巴,眼睛一瞬也不眨的盯著莫小邪吃飯的樣子,眼眸漸漸變得迷離,一時魂遊天外,不知在想些什麼。

“姐姐?”莫小邪吃了口飯,直起腰,見慧心精神恍惚,疑惑的叫了聲。

慧心驀然驚醒,站起來背過身,捋順著垂在肩膀上的秀髮,掩飾自己的尷尬神情,臉頰猶如秋天的楓葉,紅得醉人。

“什麼事?”慧心撥出一口氣,從容鎮定地說道。

“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奇怪。”莫小邪拿著竹箸用牙齒咬了咬,遲疑著問道:“這半年來你一直在指導我學習,但似乎很少看你讀這些經卷……”

女人的心思頗為複雜,有可能上一刻她在笑,下一刻她就會淚如斷珠。

慧心聞言沉默半晌,緩緩走過書架旁,藕白的手指輕輕劃過一本本整齊排列在書架上的典籍,惆悵地歎著氣,神色黯然地說道:“這裡的書我隻看過一小半、甚至更少。這滿屋子的佛經,看得多了,也就倦了。”

頓了頓,又繼續說道:“彆人都道我是千萬年中修佛的奇才,是最可能修得正果的人,可是隻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最不適合作佛女的人。”

慧心消瘦又不失圓潤地背影,此刻看上去是那麼的寂寥,莫小邪看在眼中,心裡同樣難過,暗怪自己不應該問這個問題。

彷彿蘆葦蒼蒼,靜立在水中央的伊人,肉眼雖能看見,但距離她的心始終有著不可跨越的障礙。

莫小邪這才發現,擁有菩薩心腸,慈悲為懷的慧心,長久以來都是一個人,她也不過是被師尊收養,從小生活在雷音寺,順其自然成為了修道界聲名煊赫的慈心劍姬,她的心思、她的想法、以及她所想要的,這些都冇有人去考慮,歸根結底她也就是一個被命運左右的可憐人,一個冇有屬於自己人生的女人。

慧心說完那句話就一直冇有再出聲,書房裡的氣氛更是如黑雲壓城,充斥著壓抑的氛圍。

莫小邪往嘴裡扒拉著飯菜,雖然都是素菜,但比他在鴻宇客棧當夥計的時候吃的東西要強上幾倍,可如今嚼在嘴中如咀乾柴,索然無味。

花了半柱香的時間,草草的將飯菜吃完,莫小邪以送還飯盒並且回自己的房間嘗試修煉一下功法為由,拎著飯盒離開了書房。

慧心點了點頭,獨自一人在書房中靜坐片刻,等回過神來時,閃爍的星星已經爬滿了拉下黑幕的天空,夜色正深……

羅袖輕揮,吹滅了照亮書房的蠟燭。

慧心襦裙搖擺,離開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書房。隻有她剛剛坐在的那個座位,還留有溫熱的餘香,飄散在空氣當中,慢慢變淡。

渡化尊者今晚被邀到禪雷寶刹敘話,麵見他的是身處寶刹中,很久時間都無緣得見的雷音寺最接近佛祖的人,一寺之主的斷業真佛。

眉毛雪白如鵝毛,鬍鬚一直延伸到了胸口,眼皮褶皺,一副似睡似醒、寶箱端莊的坐在蒲團上,他的對麵坐著來了有少許時辰的渡化尊者。

對於茶水,渡化似乎有著特殊的偏愛,來到這裡也不忘先喝上幾杯茶,靜等住持師兄講話。

“你認為莫小邪怎麼樣?”斷業白淨的鬍鬚微顫,蒼老的聲音自嘴裡蹦出。

師兄還是和以前一樣,句句都蘊含著深意啊,渡化心中如此作想,裝傻做聾的回答道:“莫小邪的人品、性格,還有身體素質和智慧,都很符合我們雷音寺收徒的要求,如果不是我已經收了慧心做關門弟子,真想親自教導他修行。”

斷業白色的眉毛蹙在一起,形成深深的溝痕,麵色不愉的把眼睛睜開一道縫隙,駭人的神光直射在渡化的臉上,沉聲道:“師弟,你很聰明,應該知道我的意思。”

被住持師兄誇讚,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渡化用手指摩擦茶杯的外壁花紋,低頭沉思。

月光悄然探入這雷音寺的最高處,地白似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