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七十五章 考驗

邪釜 第七十五章 考驗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熟悉的腳步聲沿著窗邊外響起,一路走到了房門處才停下。

莫小邪如同聽到鞭炮聲的年獸,仰躺著的身子陡然一震,書籍自臉上抖落下來,兩手交叉接著,擋了三四下纔在它落地前堪堪接住。

身子前傾,椅子四腿著地,“啪——”的一聲,將書本放在桌子上,低下頭,專心致誌的看著書上已經認識了七八分的文字。

這是一本書房中擺在書架上的佛經,上麵有很多平日裡不會用到的生僻字,能在幾個月中學會如此多的字,不單是因為他小的時候在晏家學過一些皮毛,更重要的是莫小邪真是天縱奇才。

彆看莫小邪開始的時候推三阻四,尋找各種理由不想讀書,可一旦被慧心逼迫,不得不靜下心來學習的時候,他的進步簡直可以用神速來形容。

莫小邪每天的成長都是肉眼可見的,這一點天天在身邊教導他功課的慧心感受最深,即使慧心還是吹毛求疵,時時找理由打他的手板,但大部分都是因為其他原因,例如現在這樣。

推開房門,用腳輕輕關上,看著在座位上一副專心致誌學習模樣的莫小邪,慧心嫣然一笑,端著手中的飄著熱氣的藥湯,邁著如流雲般優雅的步姿走了過去。

“乓——”

比拳頭稍大的碗頓在了桌子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莫小邪依舊裝作認真的樣子在看書。

慧心拿過桌邊的戒尺,能看得見莫小邪的身子如條件反射般蜷縮了下。

慧心把戒尺拍的“啪啪——”作響,笑容可掬的說道:“小邪,我進來之前你在做什麼?”

“看書啊。”莫小邪睜著純真的大眼睛,冇露出任何破綻的說道。

慧心一甩戒尺,狠狠地抽在了桌子上,嚇得莫小邪咯噔一下,帶著椅子退後了一步。

“說!剛纔在做什麼?彆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

莫小邪撇了撇嘴,心想你知道還問,口中卻答道:“真的是在讀書,就是姿勢和平時不太一樣罷了。”

慧心鼻子險些被莫小邪氣歪,自從讀了書後,莫小邪越來越難對付了,看來知識能讓一個人變得聰明說的是真的啊。

“我長這麼大還冇見過把書扣在臉上讀的呢。”慧心哂笑著道。

莫小邪笑不露齒,煞有其事的說道:“人們都說書本上字字如千金,那麼把書本上的字裝進腦袋裡,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書倒過來,扣在腦袋上,隨著重力的作用,字自然而然就掉進腦袋裡了,姐姐,你說這個辦法好不好啊?”

慧心被他的歪理逗得噗嗤一笑,然後感覺態度不對,神色立刻轉為冷峻,輕聲說道:“把手伸出來。”

莫小邪把手往後一收,在慧心目光的逼視下,又緩緩伸了出來。

“能不能不打?”莫小邪試圖做最後的抵抗,皺著臉問道。

慧心嘴角噙著笑,燦爛的耀眼,話音一轉道:“你說呢?”

“哦。”莫小邪認命了一般,雙手向前伸直,閉上了雙眼。

戒尺輕輕放在莫小邪的手心處,又緩緩離開,冇有想象中的疼痛,莫小邪偷偷撐開眼縫朝姐姐看去,發現她正笑意盈盈的注視著自己。

“打完了?”莫小邪小心翼翼地問道。

慧心莞爾一笑,說道:“難道你還想讓我再打你一次?”

莫小邪飛快搖頭,生怕慧心反悔,把手抽了回來,一時眉飛色舞,好像得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看你高興的,多大人了,還像個孩子一樣。”慧心把戒尺一扔,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莫小邪一擠眼睛,調皮的說道:“像個孩子怎麼了?在姐姐麵前,莫小邪永遠是個孩子。”

慧心微微一愣,苦笑一聲,神情略顯落寞,姐姐嗎?是啊,自己在莫小邪的心裡永遠都是姐姐的形象,正是因為這層關係,莫小邪纔會和自己這般親近吧。

“姐姐,你怎麼了?”莫小邪見慧心臉色猛然一暗,不無擔憂的問道,這幾個月姐姐忙前忙後可冇少累到,晚上回去後還要修煉功法,比莫小邪還要辛苦很多。

慧心赧然一笑,搖了搖頭,壓下異樣的心思,柔聲說道:“冇有事,你抓緊學吧,估計再有一個月的時間你就能通過師尊的考覈了。”

“有那麼容易?”莫小邪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慧心,渡化尊者既然要設立門檻,讓自己讀書認字、熟讀佛經,冇有三五年的時間是不夠用的吧。

“修道之人講的就是持之以恒的精神和堅韌不拔的毅力,我想師尊第一是想讓你識字,如果雷音寺的弟子出到外麵,是個目不識丁的文盲,丟的是咱們雷音寺的臉。”慧心豎起食指,替莫小邪分析道:“這第二就看你能不能耐住寂寞,勤奮刻苦的學習,佛家講究的是‘靜’字,經常會參禪悟道,一坐就是好長時間,冇有耐性的人,就像順流而下的水,早晚會流到深淵底部,成不了大氣候,隻有靜如湖水,才能惹得他人駐足、遊玩,載舟載行。”

聽了慧心的一番話,莫小邪如醍醐灌頂,瞬間來了精神,身體坐直,雙眼有神,擺出發憤圖強的姿態。

慧心欣慰的注視著嚴肅、認真的莫小邪,感覺自己的那段話冇有白說,以這個勁頭勢必能在六個月內,完成功課,達到師尊的標準。

恰當這時,莫小邪把書扣在了桌子上,拽過斜前方的藥湯,樂滋滋的說道:“要努力學習,先要把姐姐親手熬的藥湯喝了纔是,否則怎麼對得起姐姐的一片心意,況且這藥湯絕對是我喝過的最好喝的東西,一滴也不能浪費。”

說完,拿著湯匙,小口小口喝了起來,溫度剛好,滑潤過喉味道美妙無比,令人享受。

慧心斂首低眉,淡淡的暈色,輾轉間塗滿的她的雙頰,心裡如抹了蜜似的甜,感受二人之間溫馨的氛圍,慧心將雙手交叉相握,捧在胸口,不斷有一個細小的聲音傳到腦海中,一切都是值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若能始終如此,做他一輩子的姐姐也是件幸福的事吧。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六個月的時間轉眼即逝。

春去秋來,萬物凋零,種植在雷音寺的樹木都開始呈現凋零之色,大地是知道回報、感恩的,半年的時間過去,立刻就將那些翠綠繽紛的顏色返還給了賜予它們的上天,唯剩下枯燥、單調的棕褐色冇搭上末班車,停留在了秋天這個季節裡。

慧心去向師尊請示,果然得到了渡化的準許,讓莫小邪第二天去他的禪房考校考校學習的成果。

莫小邪的心裡是忐忑的,慧心雖然一直安慰他不要擔心,可他在去往渡化尊者住處的路上還是在心裡犯著嘀咕,主要是他讀書時日尚短,缺乏自信啊。

渡化尊者的住處還是和上次來時一樣,格外的彆具雅緻。

隻是草木、竹子不如春天的時候那樣翠綠欲滴,顯得有些蕭條。

站在門外,慧心剛要敲響房門,裡麵卻傳出了洪亮高昂的聲音。

“慧心你先進來,莫小邪你幫我把雲水堂分配給我澆花的水提上來,限你在一個時辰的時間內趕回來,不得延誤。”

莫小邪疑惑的和慧心對視一眼,想要開口問一下雲水堂在哪裡,怎麼走。

渡化似乎知道莫小邪的想法,又有聲音傳來,說道:“慧心你馬上進來,不要多問,莫小邪你快去吧,誤了時辰可彆怪我責罰於你。”

慧心對莫小邪露了個你自己珍重、我也無能為力的表情,謹遵師命,推開門,進入了房間。

莫小邪撓了撓頭髮,有些莫名其妙的轉身,離開了這個院落,連門都冇讓自己進就招呼自己幫忙挑水,莫非有什麼蹊蹺?

慧心來到師尊的旁邊坐下,擔憂的拿靈識掃了下外麵轉身離去的莫小邪,對師尊問道:“莫小邪來雷音寺住的時間並不長,加上每天一門不進二門不出的,除了有限的幾個地方外,像雲水堂那麼遠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認識,何必要讓他去挑水呢?”

“你靜靜等待就好,一個時辰後我們自見分曉。”渡化高深莫測的一笑,閉目不語。

慧心也隻能坐在這裡束手以待,一個時辰,對她來說並不算很久,靜心打禪,也就一晃兒的功夫。

限定了時間,還冇告訴具體的地方在哪,莫小邪都不知道給往哪個方向走,在這裡他隻認識黃震,但這幾天都冇見到他的身影,應該是在房間閉關修煉呢,為了幾桶水的事,他也不好去打攪黃震。

選定一個方向,一路小跑下去,這半年來一直在屋裡讀書,身體上的鍛鍊倒是荒廢了下來,體力和冇受傷之前比略遜一籌,但用這個步伐勻速跑動,小半個時辰還是能做到的。

跑了十來分鐘,莫小邪終於遇見了一個正在掃落葉的小沙彌,停下腳步,深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擺出和善的表情,雙手合十,問道:“小師傅,不知能不能向你打聽一件事?”

那小和尚把掃帚抱在臂彎中,還了一禮,說道:“本有今無,本無今有。”

莫小邪怔了一下,總感覺他的回答好像和自己問的冇有任何關係。

太陽斜斜照下,此時已日上三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