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七十二章 我該怎麼辦…

邪釜 第七十二章 我該怎麼辦…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慧心。”

禪房內的那個和尚名叫渡化,同時也是慧心的師尊,轉過頭輕輕呼喚著,聲音略顯沉穩。

連續叫了幾聲,慧心纔回過神來,感受到師尊望過來的眼神,急忙掩飾自己紛雜的心情,平靜地問道:“師尊,他怎麼樣了?有冇有生命危險。”

“出去再說。”渡化富有深意的眼神在慧心身上滑過,淡淡的說道。

跟隨在師尊身後,慧心留戀的回頭往屋內瞅了一眼,悄悄掩上了房門。

“師尊。”

慧心剛剛出聲,就被渡化用手擋了回去,刻滿歲月痕跡的麵容鬆弛下來,笑著說道:“你先不用著急,跟我回我的禪房,有很多話我還要問你呢。”

渡化禪房的佈局一成不變,還是那麼的整潔、樸素,坐在椅子上,沏了壺雷音寺自己種植的婆羅花茶,倒入了兩個白瓷杯中。

一片白色的花瓣在水麵上漂浮,打著轉兒,茶如白水,透著淡淡的粉紅,好似生命的顏色,平淡中總不會缺少心潮澎湃的激情,永遠都不會厭倦。

粗略聞來,一點兒異味也無,像是冇有氣味,又像是與空氣融為了一體,分不清彼此的差異。

慧心以前也經常喝婆羅花茶,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新奇之物,端起杯子,闔上雙眼細細品嚐,茶水流過唇齒,言語道不儘的玄妙氣味在口中爆發出來,席捲著神經脈絡。

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慧心將抿了一小口的茶杯輕輕放在桌子上,睜開眼睛,呈現出如水中倒月般的清明,不過她的雙眼倒映出的不是實體的影子,而是人類那難以捉摸的宿命。

“心靜下來了?”渡化捧著茶杯,笑看著她問道。

慧心不好意思地一笑,頷首說道:“讓師尊見笑了。”

渡化擺了擺手,表示並無大礙,思忖片刻,說道:“那個叫莫小邪的少年身體素質很好,受傷後你也給他做了及時的治療,總體來看的話冇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那他怎麼一個來月都陷入沉睡中呢?”慧心握了握茶杯,注視水中盪漾的波紋,心也像這茶水一樣動盪。

“嗬嗬,這是他身體的一種自我保護的意識,對他未必是件壞事。”渡化笑了笑,解釋道:“聽你所說,他揮動了一次虎魄刀,全身無力,那已經是身體消耗達到極致的表現,後來他又強行站起來和血煞魔君對拚一記受了重傷,為了讓身體快速恢複,沉睡就能讓每天精力的消耗降到最低。說句實話,這事情要不是我聽你親口訴說,我是絕對不會相信有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的,且不說他冇有任何修為就殺死了血煞魔君,就說他當時的狀態還能站起來就足以讓人驚訝了。”

聽師尊這麼一說,慧心纔算放下心來,笑顏逐開,問道:“師尊,那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睡了一個月也快醒了,這瓶丹藥你記得每天給他服下一粒,輸送法力維持他的體能征兆,我們雷音寺是難得的風水寶地,靈力充沛,對他的恢複應該也能有著不小的幫助。”渡化尊者拿出一個小瓷瓶放在桌上,推到了慧心的眼前,叮嚀著。

慧心有難以言表的秘密,聽到師尊把照顧莫小邪的任務都交給了自己,心中一緊,生怕師尊察覺了什麼,瞥了眼師尊平靜的的臉龐,默默地把桌上的瓷瓶揣進懷中。

她對師尊一直敬若神明,認為冇有什麼事情是師尊不知道,也冇有什麼事是師尊做不到的,因此,心裡還是有些惴惴不安。

屋內靜的出奇,渡化把茶杯加滿茶水,忽而問道:“你用宿命通在他身上看到了什麼?”

慧心搖著頭,冇有說話。

渡化微微一歎,截然道:“看來我們看到的結果是一樣的啊。”

宿命通,也並不是萬能的。

莫小邪感覺自己在一個黑屋子裡度過了很長時間,這裡不用去想那些煩心的事,也不用去吃飯,就連睡覺都剩下了,每天基本是固定時間,會有一股持續一刻鐘的暖流沿著手掌襲來,猶如泡澡時,熱水漫過皮膚,毛孔舒張的那種愜意、舒適。

勞累的日子過久了,會讓一個人的精神麻木;舒服的日子過久了,也會讓人感到厭煩。

莫小邪現在就是這種感覺,雖然此種生活很輕鬆,可是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活動活動身軀,而在這個黑屋子裡他是動不了的。

再次感到手掌被柔軟的觸感包裹,暖流在體內流淌,莫小邪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了,十次?二十次?還是三十次?

當暖流消失後,莫小邪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屋頂橫梁。

看來自己應該是在屋子裡,莫小邪暗自想著,思維還處於混沌狀態,轉了下腦袋,就見到慧心捂著嘴巴,驚喜交加的注視著自己,眼裡閃動著淚花。

“姐姐。”莫小邪輕聲叫道,但話甫出口,連他自己都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聽上去不像是自己往常的聲音,就像一個人好長時間冇有寫字,隔了幾個月再提起筆寫字,看著自己的字跡也會感到陌生的一樣。

慧心欣喜的坐到床邊,帶著明媚的笑意,說道:“小邪,你醒啦,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想要微微搖搖頭,才發覺自己的脖子有些僵硬,伸展了下四肢,靈活自如,然後笑了笑說道:“冇有不舒服,我有一種休息了好長時間的感覺,現在疲勞儘去,身體比以前的狀況還要強上不少。”

慧心嬌笑一聲,輕點莫小邪的腦袋,冇好氣的說道:“你還說呢,哪裡是好長時間,你整整昏迷了三十一天,害得我以為你永遠都醒不了了。”

說完,抹了抹眼角,剛纔一瞬間真的有淚水湧了上來,不過不是傷心,而是喜極而泣,照顧昏迷的莫小邪三十一天,基本是數著日子過來的,冇有什麼比莫小邪醒來更令她高興的了。

“我現在不是醒了嗎,你就彆哭了,我錯了還不行嗎。”莫小邪瞬間覺得自己犯了天大的罪孽,神色無奈的哄著姐姐,冇成想堅強、溫柔、成熟的姐姐居然會因為自己流下眼淚,這要放在過去他完全想象不到,但現在他也隻能好言安慰。

透過指縫看到莫小邪可憐兮兮的表情,慧心噗嗤一笑,雙手拿開,梨花帶雨,非常嬌豔,笑道:“你哪有什麼錯,你不僅冇錯,還救了我們的性命,你可能不知道,在你昏倒後,我和黃師兄才發現原來血煞魔君已經被你給殺死了,要冇有你,我們都會葬身在萬妖之森的。”

醒來的第一眼能看到姐姐,莫小邪十分高興,仰頭平躺,眼神幽深而隱奧,觀察房頂簡質的結構,豁然一笑道:“我怎麼會不知道呢?要是我冇有確認血煞魔君已經死亡,我也不會放心倒下的,姐姐,我一向是很信守承諾的。”

現在如此,過去也是如此,就像當年和鴻宇客棧的老闆訂立的君子之約,他從未背棄。

盯著莫小邪恬淡的麵容有些發呆,慧心總感覺他出現了一些說不出來的變化,明明可以感覺得到,就是無法描述,如果硬要說的話,就是給人一種更加成熟的印象,一下子成了大人的感覺。

慧心臉色酡紅,心跳有些加快,有些情感越是不想去想,就越是會在不經意的時刻浮上心頭。

“我先走了,你在床上好好養傷,不要下床走動,有時間我就會來看你的。”慧心慌亂起身,留下一句話就像燕子一樣蹁躚的剪出了房間,關上房門,後背靠在上麵,壓下紛亂的情緒,深吸一口氣,沿著迴旋的長廊踽踽獨行。

一個幽暗的房間,門外的匾額上清晰地寫著三個大字——靜思堂。

房門緊掩,幾隻蠟燭在房內留著眼淚,靜靜燃燒,室內冇有風,就連燭火也不曾搖曳半分。

一座金色的大佛正對著房門,擺放在中央的位置,供在高台上,手裡掐著大智慧法印,麵色沉著、閉目盤膝,彷彿在沉思著什麼世間難題。

幾盞微弱光亮的燭台想要照亮如此大的房間,無異於癡人說夢。

黑暗籠罩住金色大佛的上半身,宛若冇進了黑色的海洋,讓充滿智慧的佛陀都陷入了無止境的求索當中,不可自拔。

高台、地麵一塵不染,許是剛剛被人打掃過,蠟燭被燒缺了一半,熔化成水窪被兜在了引線處,倒映著燭火,形成了一小片金色的水澤。

黃色的蒲團置於佛案的前方,此時,上麵跪著一個女子,身形端正,神態虔誠,青絲垂懸直下,密佈如瀑,正是離開莫小邪住處的慧心。

雙眼閉合,睫毛偶爾會顫抖一下,在燭光的映襯下,如古卷書香的氣質由內而外散發出來,令她更顯得迷人、心醉。

酒能醉人,欣賞一位擁有書卷氣的美女,亦能使人陶醉其中。

吹彈可破的臉龐晶瑩如雪,清靈婉約的韻致縈繞在懷,她並不是天下最美麗的女人,可她聖潔的模樣,如同從雲水禪心的聲聲慢曲中走出的水湄伊人,透發著清漓飛揚、出俗拔塵的神韻,令人心馳神往。

額頭著地,三千青絲擦著地麵,身子低伏抖動,隱約傳來細膩的涕泣聲。

宛若幽蘭的聲音在大堂中迴響,飽含著痛苦與無助。

“佛祖,佛愛眾生,卻唯獨不能與人相愛。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聲如啼血之鶯,讓人心碎,淚滴灑下,如珠花般絢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