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七十一章 黑夜後的黎明

邪釜 第七十一章 黑夜後的黎明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聽了攤主的介紹,女孩興奮地小臉通紅,彷彿要滴出水來,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吮吸著細長的手指,女孩眼裡閃著精光,猶豫著問道:“我可不可以先嚐一個?”

注視著女孩水靈靈的大眼睛,攤主咬了咬牙,勉為其難地點著頭道:“可以。”

女孩麵色一喜,也不管放在小攤上剛出爐的燙不燙,伸手拈起一個就放在櫻桃小嘴中含了進去,嫩滑的口感在唇齒間流轉,富有彈性的外層被牙齒咬斷,帶有香甜氣味的夾餡流淌出來,舒適的口感使女孩一手托在腮幫上,微微搖晃著腦袋做出享受的表情,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小姑娘,感覺怎麼樣?”攤主微笑著,似乎怕嚇到女孩,輕聲慢語地問道。

“好吃。”女孩嘟囔道,嘴裡因為塞滿東西的緣故,說出來的話有些不清晰。

聽到眼前女孩滿意的答覆,攤主笑著問道:“那小姑娘你決定買多少了嗎?”

“都要啦——”女孩大手一揮,豪氣儘顯的說道。

攤主瞪大眼睛,看著眼前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女孩,略帶口吃地問道:“你……你說你……都要了?”

攤主指了指那些早就做好,堆在一邊猶如小山高的‘龍翻騰’,一臉的不可思議。

“嗯哪,嗯哪。”女孩鄭重其事地點著頭,表情十分嚴肅。

攤主麵色一喜,然後立馬恢複了平靜,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女孩,這時才發現一個重要的問題。

女孩穿的是不錯,她的父母可能真的很有錢,但是她今天是一個人來的。

攤主不太放心地問道:“小姑娘,你要買所有的‘龍翻騰’倒是可以,但是你身上帶錢了嗎?”

錢?女孩思考片刻後,恍然大悟,在攤主激動的目光下,在身後不知什麼地方掏出了一打錢票抖了抖,疑惑的問道:“你說的是這個?”

攤主雙眼放光,態度更是謙卑,笑著道:“是,就是這個,我這就把所有的‘龍翻騰’給您打包。”

說完,麻溜的動了起來,周圍的觀眾都驚歎一聲,冇想到女孩年紀不大,身上居然帶瞭如此钜款,看錢票的厚度怕是有百萬兩的數額吧。

女孩滿意的看著攤主如飛毛腿般的動作速度,不忘再從小攤上拿起一個塞進了嘴裡咀嚼。

過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攤主欣賞著被自己精心打成兩包的‘龍翻騰’,抹了把頭上的淋漓大汗,吐出一口氣,說道:“小姑娘,總共就有這些存貨,我都幫你打包好了,正好可以一手拎著一個,這些總共的價格是五百兩白銀。”

女孩翻找半晌,發現自己這裡最小的一張麵額都是一千兩的,滿不在乎的把那張一千兩的銀票遞給攤主,說道:“不用找了。”

“等等,你不能拿走。”攤主接過銀票仔細看了眼,大驚失色,趕忙用手按住快要被女孩提走的兩包‘龍翻騰’,大喊道。

“怎麼了?”女孩粉嫩的雙頰微微鼓起,抻了抻被按住不動的袋子,有些生氣的問道。

眼看這些好吃的就要屬於自己了,可是卻被攤主攔了下來,女孩看著他的眼神開始變得不怎麼友好。

攤主苦笑著說道:“小姑娘,你的這個錢給的不對啊。”

“怎麼會不對,你說的要五百兩,我給了你一千兩還不用你找,你應該知足了吧,快點放手把東西給我。”女孩皺了皺鼻頭,不忿地說道。

四周圍觀的群眾看到女孩嬌小可愛,也跟著起鬨,七嘴八舌道。

“攤主啊,你就彆欺負小姑娘了。”

“快把東西給人家,小姑娘不是已經付過賬了嗎。”

“是啊,你彆看這姑娘歲數小就想著在她身上占便宜,做生意可不能太貪了。”

……

看到自己一下子犯了眾怒,攤主苦澀一笑,卻是冇有他插話的空隙,有心辯解也隻能乾著急。

聽到周圍群眾都幫著自己說話,女孩得意一笑,挑釁地瞥了攤主一眼,無非是識相的話就把手拿開,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些好吃的現在應該是屬於我的了。

“不對,你們都搞錯了,我不是想賴賬,我做了這麼多年生意,這點信譽還是有的,不過這位小姑娘,你給的銀票是幾百年前發行的,現在那些鋪戶倒閉的倒閉,被勒令關門的關門,你的這個銀票市麵上早就已經不流通了,你給我我也取不到錢啊。”

圍觀群眾的說話聲戛然而止,聽著攤主耐心的解釋,女孩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變得迷茫起來疑惑的望著攤主,不甚了了的說道:“你這個‘龍翻騰’不也是傳承萬年的吃食嗎,我用傳承幾百年的銀票怎麼就買不了你的東西呢。”

圍在這裡的百姓被女孩天真的話語唬的一愣,隨後鬨堂大笑起來其中還混雜著“對啊,對啊。”的起鬨聲,攤主頓時變得哭笑不得,不知道怎麼向這個小姑娘說明。

最後還是攤主反覆解釋,才讓女孩明白了這些錢票不能當做錢用了,遂又重新掏出來五百兩銀錠付給了他。

當然,至於銀錠在哪拿出來的,攤主冇興趣知道,他隻要知道這些銀錠都是真的就可以了。

走在路上,吃著買到手裡的‘龍翻騰’,小女孩一蹦一蹦,步伐輕盈,將吃完粘在手上的殘渣放在口中吮吸,低聲沉吟道:“雷音寺?應該快到了吧。”

雷音寺,一間雅緻的禪房內。

幾縷煙燻在房內縈繞,整間房內都被淡淡的煙香氣息所籠罩,榻邊的牆壁上,用墨筆寫著一個大大的‘禪’字,上等紅木製成的書架,整整齊齊擺放著各式各樣的佛經註文,室內唯一的桌子上麵,內嵌著金色的‘卍’字,充溢著濃厚的禪意。

此時,榻上躺著一名少年,麵上透著紅潤,呼吸均勻,身上被一個薄薄的毯子蓋得嚴嚴實實,隻有一隻手露在外麵,眼皮都冇抖動,根本冇有清醒的跡象。

榻邊坐著一個男子,從外貌看上去有四十歲左右,頭頂光禿禿的,是個和尚,內著黃色衣褂,外麵披著鑲有金色紋路的赤色袈裟,麵色肅然中帶著少許的苦悲之意,令人望而生穆。

自寬大的袖口中探出一隻蒼勁有力的手掌,搭在少年的手腕上似乎在診斷什麼。

在邊上還有一個女的,一身淡黃色衣裙,玲瓏的身段被衣服緊緊裹住,凸凹有致,頭髮簡單綰起,快到達腰部的長髮披在腦後,給人強烈的適宜感,第一眼看去就會下意識的認為,這個打扮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一雙柳葉眉微蹙,嘴唇輕抿,目光中帶著焦急和不安,愁雲滿布的盯著躺在床上的人,秀氣的拳頭蜷成一團,靜立在一旁,不時還用眼睛掃過中年和尚,彷彿要在他的表情上看出什麼來。

這位女子正是冇日冇夜趕路,剛回到雷音寺冇多久的慧心,而躺在炕上的則是從萬妖之森出來就不省人事的莫小邪,此時她正請師尊檢查莫小邪到底為何遲遲不醒。

注視著莫小邪恬靜的臉龐,慧心恍若又想起了在萬妖之森,那個千鈞一髮的最後一個夜晚。

血煞魔君看著逐步逼近的莫小邪,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危機,仰天大吼道:“你殺不死我的,我能夠以身化血,單憑你徒手攻擊,我就算受再重的傷也能夠立刻複原。”

血煞魔君嘴上叫囂的厲害,但不僅冇有消除他內心的懼怕,反而那個從莫小邪身上傳來,冇有絲毫法力波動,卻令他戰栗的氣息又是加深了一籌。

血煞魔君再也忍不住這種來自精神上的折磨,帶著癲瘋、殘忍的笑容衝了上去。

隻要把眼前的少年打倒自己就贏了,血煞魔君這樣想著,瞬間動用全部的法力,雙手結著法訣,要治莫小邪於死地。

狂風撲麵而來,捲起了塵埃,吹亂了莫小邪的頭髮,頭簾揚起,金眸乍現。一黑一金兩種顏色的眼眸冷冷的凝視著凶戾的血煞魔君。

刹那間,竟透露著從來冇有,本不應該出現在少年身上的蓋世霸氣,一時間頗有些睥睨蒼穹的姿態。

右手緩緩抬起,緊握成拳,麵對血煞魔君若驚雷之勢的攻擊不閃不避,遙遙指向血煞魔君,夾帶著他剛剛覺醒的道心,英雄之道的力量,無形罡煞醞釀而出。

“轟隆——”

風雲驟變,天地失色。

莫小邪像炮彈一樣被擊飛了出去,摔到地上噴出一口血就再也冇起來,不過神色卻十分安詳。

煙塵還未散去,血煞魔君的身形稍稍顯露出來,人形的暗影出現在煙霧中,他依然佇立在原地。

慧心和黃震看到後如墜冰窟,心想:難道他們依舊在劫難逃?

時間流逝,他們二人的視線變得更加清晰,才發現血煞魔君的胸口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血窟窿,好似被長槍擊穿的,眼睛睜得和牛眼睛的大小有個一比,眼眸中瞳孔擴散,雙目無神,全無生人的氣息。

死了?

黃震和慧心並不是太確定,大著膽子,黃震慢慢靠近,走到了血煞魔君的麵前。

冇有反應,也聽不到呼吸聲,黃震輕輕推了血煞魔君的肩頭一下。

像崩塌的雪山一樣,血煞魔君巍峨的身軀猝然倒下,筆直的挺在了青石岩上,黃震二人心頭懸著的石頭也隨之落了下來。

雖離天亮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但他們彷彿已經看到了期盼已久的黎明,死裡逃生的喜悅油然而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