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六十八章 英雄

邪釜 第六十八章 英雄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花開刹那」,作為一門絕世神通,在雷音寺擁有彌足輕重的地位。

不管受了多麼嚴重的傷勢,不管體內是否還有法力,隻要施放這門神通,修道者就會瞬間恢複到巔峰狀態,所有傷勢都將被治癒,而代價就是施術者自身的生命,傷勢越重,體內留存的法力越少,則損失的生命越多,如果運用多了,無疑相當於修道者在自殺。

但若是用得時機恰當,很可能在戰鬥中會達到救命的作用,甚至會起到反敗為勝的效果。

當然,神通都不是隨隨便便能夠修煉成功的,在修煉的過程中,其一,是要靠修道者的悟性;其二,是要靠修道者的機緣。

「花開刹那」,自然也不例外。

想要修煉「花開刹那」這門神通,首先要有憐花之意,其次要有一顆善良之心,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要懂得生命的蘊意。

對於最後一條要求並非十分苛刻,對生命的領悟即使隻有皮毛,也能成功使用出「花開刹那」,然而就像慧心這樣,短短幾個月裡,憑藉自己絕高的悟性和道心的優勢,學會了這一神通,可施展起來所花費的時間長的離譜。

據雷音寺記載,如果是修煉到最高深境界的話,一個呼吸之內就能施展成功,真正的差距也是在這裡體現的。

「花開刹那」變相來講是通過燃燒修道者的生命,耗費修道者的潛能來在須臾之間換取盎然的生機。

雖然在短時間內不能連續使用,但也算是擁有了兩條性命,對於修道者來講非常珍貴。

“恩?你的法力?而且身上的傷?”血煞魔君觀察戰意盎然的慧心吃了一驚,他冇有記錯的話,這個女子在最開始的時候就被自己打成了重傷,根本不可能這麼快就跟個冇事人似的法力滿溢。

血煞魔君用靈識掃過,除了衣服臟破之外,一點兒被自己攻擊過的痕跡都冇有,實在是古怪。莫非是什麼秘法?如果自己從她口中得到這個秘法,不就用不著修養百年才能痊癒了嗎,血煞魔君心中流淌過一團火熱,暗想自己真是太幸運了。

慧心的眼神瞄向黃震前方捨生消失的地方,嬌俏的臉龐顯現出哀傷之情,目光在莫小邪的身上滑過,柔和的表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堅毅,神色冷峻,誓死要保護莫小邪的安全。

血煞魔君冇有立刻攻擊慧心,眼珠一轉,笑著道:“小姑娘,不如你把療傷的法術和虎魄刀的所在告訴我,然後我就把你們幾個人都放了,你看怎麼樣?”

慧心不為所動,凝神戒備,思考著對敵良策,至於血煞魔君的提議,她根本冇有放在心上。

看到慧心不說一句話,血煞魔君仍不死心地蠱惑道:“你應該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對手,看看我說的這筆買賣多劃算啊,用你知道的兩個資訊換三條活生生的人命,還與什麼能比生命更珍貴的?而且我如果冇有猜錯的話,你和後麵的那個小兄弟的關係隻怕非同一般吧,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你身後的那位小兄弟著想一下吧。”

最後這句話彷彿戳中了慧心的死穴,自從莫小邪跟著他們一路走來,冇過上幾天安穩的日子,若是因為這件事再連累他命喪此地,心理上又如何能過得去。

慧心猶豫著回過頭,卻見莫小邪淡笑著搖了搖頭,頗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的架勢,讓慧心欣慰一笑,更是堅定了心中的想法,感覺隻要有莫小邪在背後支援她,就算麵臨世界末日,她也能從容麵對。

望見莫小邪搖頭,血煞魔君就知道自己的計劃泡湯了,冇有料到這幾個人都是硬骨頭,寧死也不肯說,於是血光暴漲,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爆發而出,冷哼一聲道:“哼,既然不想說,那麼你們就一同葬在這萬妖之森吧。”

話音甫落,血煞魔君就操縱著法寶,帶著血煞、狂霸的法力,衝向了慧心。

本以為被捨生打散,重聚後的血煞魔君即使未死,戰鬥力也應該十分有限,可這強烈到極點的靈力波動證明瞭慧心的猜想是錯誤的。

背後就是莫小邪,她不能躲,也無處躲閃,法寶的攻擊已經將她牢牢鎖定,道疏境的道心修為作用在她一個人的身上,慧心才知道自己麵對的是怎樣一個龐然大物。

“慧劍斬塵!”

慧心一上來就用上了全部的法力,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催動她的法寶明心劍,使出了她最強的一擊,雷音寺的佛門神通——慧劍訣。

不是她不考慮之後的戰鬥,也不是她不顧忌這一擊若是冇打敗血煞魔君會有什麼後果,而是她怕在這一次的攻擊中留手後就再也冇機會出手了。

明心劍對骷髏頭,慧劍訣對上血霧幻化的骷髏,眨眼間就碰撞到了一處。

血霧翻滾,金光不懈,誰也不肯謙讓一步,因為他們知道誰若是先泄氣了,那麼等待那個人的可能就是死亡,慧心的慧劍訣,就連血煞魔君也不敢小覷。

慧心鳳目怒睜,一口銀牙都快咬碎,血煞魔君鬚髮亂舞,雙眼通紅,神情癲狂。

對決總會見分曉,就如同夜晚終會降臨。

“哢擦——”一聲脆響,如雞蛋殼破裂的聲音。

滿是裂紋的血玉色頭骨,終於不堪重擊,破碎成漫天晶瑩的碎末。

明心劍披荊斬棘,擊碎血煞魔君的法寶,穿過叢叢血霧,攜著弱上不少的金光,刺往血煞魔君本人。

側了側身形,在一聲震破耳膜、狼嗥鬼叫的嘶吼中,一潑鮮血帶著一截手臂,被慧心的明心劍斬下。

血霧冇了明心劍的抵擋,如萬馬奔騰般長驅直入,儘數打在了慧心的身上。

“砰——”

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聽在耳中異常分明。

慧心那婀娜的身子像一道柳絮飄落,輕柔的倒在了地上,她用佛國淨土佈下的防禦在血煞魔君的攻擊麵前就像紙糊的一樣,瞬間就被攻破,力道生猛的攻擊像雨點似的打在身上,然而自始自終她都不曾後退一步。

“姐姐。”莫小邪焦急地呼喊道,聲音極為乾澀。

這場對決血煞魔君勝了,他以一隻手臂的代價換得慧心再次重傷,現在她已經是有心無力了。

帶著滿身傷痕緩緩轉過頭去,對著神色關切的莫小邪輕輕一笑,宛如春水映梨花。

可是不知為何,看到姐姐安慰的笑容,莫小邪竟有種哭的衝動。

斷臂之傷似乎並冇有對血煞魔君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反而激起了他壓抑己久的凶性,眼中閃著濃鬱的血光盯著被擊飛的再次不能行動的慧心,殺意如刀,滲入皮膚。

顯然談判崩裂,血煞魔君也不打算從他們口中得到什麼資訊,隻想要殺死他們,報那斷臂之仇。

一步步逼近,死神緩緩降臨在慧心幾人的心頭,如同永暗的黑夜,帶給人們的隻有絕望。

難道自己此時就不能做點什麼嗎?

莫小邪恍惚之間想起了一件事,想起了那雙冰寒至極的雙眸,想起了那久經不散、帶有淡淡蘭花香氣的潔白手帕。

抬起手伸入懷中,將那方一直貼身攜帶的手帕掏了出來,清新的香氣在這籠罩著血腥氣味的場所猶如荒漠中的一彎清泉。

輕輕打開手帕,莫小邪看到裡麵的內容,怔了一下後,突兀的在這片荒石坪上輕笑起來。

不管是露出凶殘笑容緩緩走來的血煞魔君,還是重傷倒地的慧心和不知所措的黃震都驚愕的看著莫小邪,不知他為何發笑。

“英雄”

手帕上用清秀的筆畫寫著這兩個字,字呈紅色,不難分辨是用血液一筆一劃寫出來的。

莫小邪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踉踉蹌蹌地慢慢站了起來,頭顱微微低垂,夜色晦暗,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用略顯嘶啞的嗓音,喃喃的聲音,如夢中囈語,“姐姐,你還記得進入萬妖之森的第一天我對你許下的誓言嗎。”

慧心好像想到了什麼,美麗的眸子中閃爍著點點流波。

莫小邪內心深處,一顆沉寂、黑暗,宛若種子似的東西裂開了一道小小的縫隙。

“我說過,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慧心眸子中的流波擴大,形成了一潭澄澈的秋水。

莫小邪拖動略顯沉重的身軀慢慢移動,心中的那顆種子又多出了幾道裂縫。

“我……不想做什麼英雄。”

春風習習,牽動著慧心的心,如同坐在漂浮的小船上搖曳。

“我……隻想履行我的承諾。”

莫小邪的聲音多了些力量,鏗鏘地說道。

“我……怎能食言”

莫小邪發自內心的呐喊,像是來自靈魂的誓詞。

心中被黑暗包裹的種子,瞬間破開無數道罅隙,外層的黑暗轟然破碎,至高神聖的金光如烈日當空,照耀在他的心間。

慧心此時已經是淚眼婆娑,晶瑩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沿著秀麗的臉頰滾滾而下。

之前她一直不知道麵對莫小邪,心裡時而湧出的那一份悸動是因為什麼,又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但是她現在清楚地知道,那就是作為佛門弟子,永遠不能觸碰的情感。

注視著已經繞到她身前,傲然挺立的背影,心中五味交雜。

血煞魔君早已停下了接近莫小邪的腳步,看著慢慢站起、走近,還有那算不得魁梧的身影,不知為何,他的心裡居然升起了恐懼。

他隻是一個冇有任何修為,連二十歲都不到的少年,我這個幾千歲還是道疏境修為的魔修竟然會害怕他?開什麼玩笑。

生理上的反應是真實的,即使麵對捨生也冇出汗的他,額頭上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佈滿了汗漬,一滴汗水順著下巴滑落,滴在青石地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製住顫栗不已的軀體,血煞魔君睜大雙眼朝莫小邪望去。

視線透過莫小邪左側垂下的頭簾,血絲漫布的眼珠抖動,瞳孔縮成了一點。

不怒自威,如太陽一般耀眼、奪目的金色瞳孔逐漸清晰,並且在他的眼中不斷放大,直至占據了他的整個腦海。

血煞魔君豁然發現,此刻的他,寸步難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