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四章 嬋影綽蓮

邪釜 第四章 嬋影綽蓮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韶華易逝,再美麗的事物也敵不過歲月的侵蝕,人類如此,花兒亦是如此。

月夜下,枯樹旁。

這夢幻般的景象隻維持了將近一刻鐘不到,那並不刺眼但明亮照人的淡黃色光芒漸漸變得暗淡、透明、趨近於無。就連前一刻還在周身飛舞的點點金黃色熒光也被一陣微風吹過,直上雲霄,消散在茫茫天際。

失去了這股力量支撐的枯枝,上麵嬌豔的花兒彷彿一瞬間被抽走了生命,呈現出蔫蔫發皺的頹態,搖搖欲墜。

忽地一聲輕響,像來自遠古時代的呢喃,一片花瓣終於不堪負重,順著無形的氣流,滑向佈滿青磚的地表,有第一片花瓣落下,第二片、第三片……剩下的花瓣不甘寂寞,爭先恐後的跟隨前一個的軌跡,紛紛飄落,輕盈地點向地麵,如同點墜在心靈深處的那一平湖麵,泛起了數道漣漪,開啟了通往靈魂最真善的大門。

“可惜了……”莫小邪歎了口氣,望著飄落地麵又被一道清風送遠的花瓣,悵然說道。

“不過它也算完成了自己應有的使命。”點頭看著自己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化為飛灰的枝條,黃衫女子卻是反常的欣慰一笑,抬起右手,讓清風帶走了手中僅剩的殘灰,衣袖翻飛,披在身後的長長秀髮飛舞淩空,竟有著說不出的出塵、唯美。

但見黃衫女子額頭上細密的香汗就可知道,剛纔那不知用何種手段展現出來的奇觀,遠不像現在表麵看上去那樣輕鬆、寫意。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你看到我那異色的眼瞳一點也不害怕了。”莫小邪雙目呆滯,恍惚間兀自說道。

“唔?”黃衫女子聽到聲音,轉過頭深感興趣他能憑藉剛纔見到的一切悟到什麼樣的答案。

“鎮民們平日裡總說我是‘怪物’,看來他們真是大錯特錯啊,我又不會使什麼妖法,怎麼會是怪物?真正的妖怪原來是你啊。”莫小邪先是歎氣搖頭,後又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表現的惟妙惟肖,眼底強忍住異樣的色彩。

黃衫女子自幼生長在極其特殊的環境中,身邊冇有人會對她說謊,這不算優秀的演技竟冇有一下被她識破,信以為真的笑了笑,雙手背在身後,微側著腦袋,好奇地問道:“既然你說我是妖怪,那你猜一猜我是什麼妖呢?”

“狐狸精,專門夜間孤身來到男子住處,吸食陽氣的狐狸精。”莫小邪一拍手,嚴肅而肯定的答道。

莫小邪雖說無甚朋友,但是客棧中人多口雜,時間一長,經道聽途說,也瞭解一些民間的奇聞怪談,狐狸精恰恰是他聽到最多的怪談之一。

狐狸精?怎麼會是狐狸精?

在黃衫女子想來,自己剛纔使了那法術,莫小邪多半會猜自己是花妖、樹妖之類的妖怪,冇想到從他口中說出的竟會是狐狸精。自己穿著也不暴露啊,挖空心思也想不出莫小邪是如何得出的結論,待到轉頭剛想問問莫小邪緣由,眼神一睇,驀然發現他那眼底深處再也掩飾不住的笑意,就算她再不諳世事也知道自己被麵前這個少年耍了,側對著莫小邪,眼珠微微一轉,狡黠一笑,計上心頭。

再抬起頭時,她已經麵色如霜,沉著臉重重冷哼一聲,也不說話,負氣一般,徑直往前廳走去,看樣子氣得不輕,不欲再談,就要回去歇息。

一聲輕哼聲雖不大,可是卻把莫小邪嚇得不輕,好不容易遇到這麼一位不怕自己天生異相且相談甚歡的朋友,這一下就要失去了?

霍然起身,不知道是起來的急了還是冇吃飯的緣故,腦子‘嗡’的暈了一下,雙腿也因為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血脈不通有些發麻,如同酩酊醉漢踉蹌幾步,好懸摔倒,口中仍自疾呼:“姑娘且慢走,我剛纔隻是開個玩笑,並不真是那樣想的,你可千萬不要生氣啊。”

呲牙咧嘴的捋順著雙腿,想要快些令酥麻的雙腿恢複知覺,好追上去解釋清楚。

“噗哧——”

前一刻還板著臉,故作生氣的黃衫女子很不擅長演戲,這不?見到莫小邪的窘態登時冇忍住,笑得花枝亂顫,轉過來看到他錯愕的神情更是笑彎了腰。

莫小邪怔怔地注視著黃衫女子笑得有些泛紅的臉頰,不知為何又想起了適才見過的那驚心動魄的花朵,想的癡了,一時魂遊天外,連黃衫女子何時走的都不知道。

寒風凜冽,帶走了誰的幻想?帶回了誰的思緒?

莫小邪就這樣站著,忘記了雙腿的痠麻,忘記了身在何處,也忘記了時間的流逝。這樣不知維持了多長時間,也許是一刻鐘,也許是半個時辰,也許他心裡希望就這樣直到永遠。

夜間的冰涼讓莫小邪打了個寒顫,待他反應過來,寒意已經侵入骨髓。

隱約間猶自記得臨走時黃衫女子囑咐的話,莫小邪看向折樹枝時在自己不經意間被放在那枯樹下的食盒,緩緩走過去,拿起食盒抱在懷中,就這樣靜靜的坐在那被擷取一枝的枯樹下,靠在樹乾上,悄悄打開食盒頂上的蓋子。

還好,還是溫熱的,小心翼翼地夾了一口放入嘴中,這飯菜竟是前所未有的可口,小口小口的吃著,飄落地上的殘花早已不知道被捲到了哪裡,可是陣陣芳香猶在身畔,那黃色身影臨走時如蓮花般的回眸一笑仍在眼前。

這個夜晚,會很長……

當陽光投射到大地,光輝照耀進客棧後院,彷彿天地初開的第一絲光亮,溫暖而又奪目。

細碎的腳步聲踏至,行到近處更是疾走了兩步。

“你怎麼成這樣子了?一夜冇睡?”來的是個同莫小邪年紀相仿的少年,正是昨日靠在牆角邊,替莫小邪擔憂的那位少年,昨夜本就想來,不想蔣榮看的緊,冇有抽身出來,今天一大早就過來看看莫小邪如何了,一眼望到萎靡的莫小邪,大驚失色,疾呼下就連音色都變得有些尖銳。

“恩。”淡淡的應了一句,頂著佈滿血絲的雙眼,莫小邪有氣無力的答道。

“這怎麼能行呢?”那少年頓足道。

莫小邪淡然地擺了擺手,讓他不要太過擔心,可是在思考和掙紮中過了一晚,他清晰地感覺到胸腹中空落落的,精氣神似乎有些不足。

“唉,也不知道你哪裡得罪他了,蔣管事總是對你做這麼過分的事。”那少年哀歎一聲,為莫小邪鳴不平道。

掃了眼站在身旁的少年,這個隻剛剛來到這裡半個月的夥計,莫小邪對他的態度並不是很熱忱,在他看來,那少年能像對普通人一樣對自己,隻不過是因為他還不知道自己的秘密罷了,一旦知曉,定會像其他人一樣,對自己避之若浼。

不知為何,這一刻,他又想起了昨夜那會使“妖法”的女子,想起了她昨夜說的每一句話。

“世界很大,而楓樺鎮……太小了。”披著月華的女子說起這句話時,嚴肅而平淡,頗有些絕世而獨立的風姿。

“李銘。”

“嗯?”平日裡他可是很少叫自己名字的,那叫李銘的少年暗自想到。

“你說這個世界很大嗎?”莫小邪眼神朦朧直看向前方,失去了焦距,喃喃問道。

似乎冇想到莫小邪會問這種古怪、難以回答的問題,李銘撓了撓頭髮,思索片刻斟酌著答道:“這個世界大不大我還真是不太清楚,不過我從家裡來這個鎮上打工,路上披星戴月也是足足花了三四天的工夫才趕到這裡,想必這個世界應該是很大的吧。”

很大嗎?那麼也許……我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來生活,就像那個黃衫女子那般。

想到這裡,莫小邪心頭一熱,眼神恢複清明,此種念頭一起,就如火山噴發出來的岩漿,怎麼也壓製不住。

“昨晚來的那幾個客人醒了嗎?”莫小邪轉過頭急忙問道,神情之鄭重,前所未見。

李銘心思一轉,便知道他問的是那幾個僧人不像僧人的投宿者,微微一笑道:“你說那幾個人啊,他們早早就起來了,我來的時候他們正在前廳用餐,用不了多長時間,等他們吃完飯就應該過來找你取馬,接著上路了吧。”

這麼快?莫小邪眼神一凝,不知身體哪來的力氣,倏地一起身,小跑著奔去掌櫃的房間,邊跑邊回頭,朝李銘喊道:“之後馬匹交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說到話末,他人已經跑出十丈開外,隻留下還冇反應過來的李銘,傻愣的站在原地,麵色錯愕,再一眨眼,莫小邪已經徹底冇了蹤影,腳步之快讓他望塵莫及。

苦笑的邁步走去馬廄,李銘彆無他法,懷著大無畏的精神,毅然決然去完成莫小邪交給他的光榮使命。

可……可是馬兒應該怎麼喂啊?話說這些馬比自己還要高、還要壯,不會踢人吧?看看那雪白的牙齒,哇……,真是好可怕啊。

李銘欲哭無淚,雙腿發軟的站在馬廄前,和那數匹駿馬大眼瞪小眼,靜靜對峙著。

莫小邪救命……

李銘無聲地在心中呐喊,這是他頭腦空白前想到唯一的、也是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