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四十八章 險象環生

邪釜 第四十八章 險象環生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現在我承認你有資格和我一較高下了,你雖然冇有收藏價值,但做我的對手還是勉強可以的。”魔童子穩定住身形,嘴硬的笑著說道。

“廢話少說,看你能擋住我幾下滅魔佛光吧。”捨生看到魔童子被自己的招式擊中,效果顯著,不想讓他有喘氣的機會,緊接著又是一道金光襲向對方。

連話都懶得說了嗎,看來是動真格的了,魔童子看到直直奔他而來的滅魔佛光,臉色陰沉,有了剛纔抵擋的經驗,知道不能硬抗,所以往邊上一閃,先避其鋒芒。

可這金光豈是那麼容易就能躲避的了得?滅魔佛光牢牢鎖定住魔童子的身形,彷彿長了眼睛似的,他剛剛避開,金光也隨之偏曲,由於速度太快,偏的程度並不是很大,冇有正麵擊中魔童子,僅僅把他的一節袖子洞穿了。

之前法寶對碰中,魔童子的靈力可以接觸到捨生身上的法力,所以能夠起到像寄生蟲一樣的作用去不斷消耗捨生體外的法力,但滅魔佛光直接脫離了捨生的本體,把法力通過佛珠的轉換成為一種強力的攻擊手段,那麼魔童子之前所用的招數就冇有了用武之地。

望著化為飛灰的衣袖,魔童子凶殘一笑,惡狠狠的尖叫道:“這是你逼我的,彆以為我就怕了你那個佛珠,看我的「蝕骨魔焰」。”

魔童子大喝一聲,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朵漆黑的火焰,散發著危險的氣息,輕輕一彈,那朵火焰並冇有打向手持佛珠的捨生,而是飛向了他自己的那件鉤子一樣的法寶。

火焰剛剛落在鉤子上麵,一聲炸響,瞬間吞噬了整個法寶,把法寶籠罩在內,看不出來形狀。

“追魂鉤,給我長。”

原來他那件法寶叫做追魂鉤。魔童子一聲高喊,追魂鉤應聲變大,足足有兩人高才停止下來,目視著漆黑光澤的鉤子上麵熊熊燃燒的魔焰,魔童子得意一笑,嘴角帶著狠厲,意念一動,比一層小房還要高的追魂鉤,迅疾的一閃,出現在捨生的身邊,以雷霆萬鈞之勢橫向一斬,誓要把他攔腰截斷。

捨生雖然吃素,但豈能中了魔童子這一招。

隻見他神色雖驚不慌,並不是毫無準備,早在最開始捨生就在防著魔童子出其不意的攻擊了,因此他施展「佛國淨土」,在周身凝聚了四層防禦屏障,不過因為他顯露金身,光芒四射,那幾層薄薄的光膜就顯得不怎麼起眼。

為了打斷魔童子的攻勢,捨生邊朝一旁躲閃,邊用佛珠對著控製追魂鉤的魔童子射出了一道滅魔佛光。

小的法寶,攻擊範圍有限,即使再快,同階修為的修道者如果刻意去躲閃的話,大部分都能躲開,可麵對速度不慢,個頭有這麼大的追魂鉤時,捨生就是有心躲閃,也冇有完全躲過去。

“砰——”

鉤子的邊緣處眼看就要撞到了捨生的身上,一層光壁閃爍著金光,把挾勢而來的追魂鉤擋在了半米外,最外層的那個屏障裂開一道口子,追魂鉤勢頭也因此一緩。

嗯。不愧是雷音寺的頂級防禦法術,同階修士的全力一擊也隻是讓一層防禦破損了一點,一會兒再用法力修補一下就能再次使用了。

捨生眼睛一斜,看著佛國淨土被斬裂的那處,點點頭心裡正合計著,冇想到意外發生了。

原本在追魂鉤上燃燒的魔焰如同引燃了一樣,瞬間擴張到一圈的光膜上麵,之後這層光膜好像失去了效用,很輕易的就破碎了,追魂鉤在捨生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轟在了第二層的上麵,如第一層一樣,第二層被魔焰包圍後,步入後塵,像玻璃一樣成為了碎片。

藉助追魂鉤的這股衝力,在佛國淨土被破了兩層的情況下,捨生終於脫離了追魂鉤的攻擊範圍,注視著揮舞一圈,捲起猛烈風罡的追魂鉤,表情驚疑不定。

“怎麼樣?我的這招「蝕骨魔焰」你還滿意吧。”雖然有些意外冇有傷到捨生,不過魔焰的效果還是很顯著的。

「蝕骨魔焰」雖被稱作魔焰,不管是形態還是字麵上都好像和火有關似得,但在本質上來講不僅冇有灼熱的溫度,和火焰也冇有絲毫的關係。

像火一樣燃燒的黑炎,隻是作為魔童子法力的一種能量形式,通過獨門法術賦予了法力火的特性。

要說火的特性是什麼,無非包含兩點,第一個就是它的溫度,溫度最高的火焰隔著老遠就能把修道士的身體和法力同時化為灰燼,太陽之火輕而易舉的就可以做到這一點;第二就是火焰蔓延的特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小撮火併不可怕,可怕的是火焰如果不熄滅,它會順著能燒的物體一路燒下去,火災也是這樣形成的。

「蝕骨魔焰」取了火焰蔓延的特性,讓他的靈力不僅可以附著到碰觸的那一小塊,讓對方的靈力失效,還可以以對方的法力作為燃燒物,一路附著下去。如果不趕快捨棄掉被汙染的法力,一路燒到身體內到最後就會是法力全失的下場。

彆看莫小邪冇有法力對他來說冇有什麼大礙,可是要是其他習慣了擁有法力的修道者,突然之間冇有了法力,那就像一個成年人突然冇有了肌肉一般,可能比一個嬰兒還略有不如吧。

捨生神色冷峻,重新加固了一下「佛國淨土」的防禦,淡金色的光壁又恢複到了四層,沉聲說道:“再來!”

魔童子獰然一笑,帶著一絲狠辣,在天空與捨生戰作一團,金紅氣息不斷爆裂,絢爛多姿。

看著後麵緊追不捨,如同跟著他的殺父仇人的藍衣血奴,莫小邪不敢停留,由於不能禦空飛行,所以莫小邪隻能在地麵奔跑,所有的樹木都在陣法的作用下化為了血色靈力,根本冇有障礙物能遮擋住他的身影,由於他的目標很明顯,後麵禦劍而來的血奴更是快如閃電。

在飛行的過程中,血奴還有空閒雙手掐著法訣,不時放幾道奔雷朝莫小邪打出,這也讓莫小邪腳尖點地就再次消失不見,為了防止藍衣血奴預判到他下一個落腳點,還要不同程度的左拐一下、右拐一下,像被老鷹盯上的兔子似得疲於奔命。

跑了個把個時辰,前麵血紅色凝結的棺材遙遙在望,莫小邪長舒一口氣更是加快了幾分步伐,身後的悶響不絕如縷,莫小邪卻置若罔聞,很快來到了棺材的麵前,停下腳步,打量著被包裹的如血繭一樣的棺材不知從何處下手。

微微後退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顧不得摔在堅硬地麵上的疼痛,冷汗涔涔地看著一道疾風掠過,釘在前麵兩步處的飛劍,愣了愣神。

後麵一個身影擋住了天空照耀下的陽光,在地麵上拖出了一條細長的影子,莫小邪感覺光線一暗,回頭一看,藍衣血奴正在半空之中,麵無表情的俯視著自己。

一個死人當然不會有表情,就連他的眼神也是空洞洞的毫無生機,莫小邪手中用力往旁邊一個翻滾,在翻滾的同時莫小邪看到,紮在腳前的那柄飛劍化作一道紅光被血奴召了回去,那個軌跡,要是自己不躲,劍柄必然會命中自己胸口,以血奴道苗境的修為,自己定會受到不輕的傷勢。

對自己的機智誇讚一聲過後,莫小邪一躍而起,顧不得拍打衣服上的土漬,身體左右移動,他已經退無可退,後麵就是法陣的邊緣,他不敢保證在這麼短的距離下還能躲過藍衣血奴的下一次攻擊,所以通過來回移動乾擾血奴的判斷。

“錚——”

一縷黑髮飄落,莫小邪右側頸部麵板髮緊,有些落枕的感覺,一滴黃豆大小的汗珠落在地上,摔成花瓣的形狀打濕了土地。

雖然驚險的躲過去了,可是耳中還是會傳來“嗡嗡——”的震鳴聲。

莫小邪麵色駭然,往左挪了幾步,預想到的乘勝追擊並冇有發生,莫小邪發現藍衣血奴似乎在猶豫。

猶豫?攻擊自己還需要遲疑嗎?魔童子下的命令不就是把自己殺死嗎,他在在意什麼?或者說是什麼影響到了血奴戰鬥意識的判斷。莫小邪心思急轉,認為這可能會是打敗血奴的一個突破口。

觀察了下左右,都是空地,冇有什麼特殊的,回頭再看看身後,莫小邪一下子開了竅,恍然大悟,眼珠一轉,嘴角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

原來就在剛纔他無意識的往左走了兩步,身後正對著的就是那四個棺材之一,也是保證血奴再生陣法的基石,藍衣血奴的飛劍很快、勢頭也很猛,這也就導致他如果選擇現在攻擊莫小邪,很可能會停不住法寶,順著慣性刺向棺材,藉著血奴道苗境修為的一擊,要破壞這具棺材還真有可能實現。

有了身後的棺材作為依仗,莫小邪心中一定,雙手抱胸,目光炯炯的注視著停下手中動作,評估利弊的藍衣血奴。

忽而藍衣血奴手指一動,飛劍上麵的光芒大盛,莫小邪凝心定神心中暗道:“來得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