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四十七章 陣法詭譎

邪釜 第四十七章 陣法詭譎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莫小邪笑得很得意,能以零修為的身體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重創一個道苗境的修道者足以令他自豪了,雖然這個道苗境的修道者實力大打折扣,可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所有人的戰鬥都冇有進展的時候,莫小邪基本上已經算是穩操勝捲了。

就算他是血奴可終究是人類,是人類在左肩洞穿一個碗口大的傷口,光是“嘩嘩——”流淌下來的鮮血就不是它能夠承受的,隻要再拖延一段時間,當他更加虛弱時,莫小邪抽空再來上幾下,這一戰就算是結束了。

他前麵雖然躲得狼狽,像被貓抓的老鼠一樣四處逃竄,可是隻要讓那個藍衣血奴一下都打不中自己,自己隻需要打中對方一下,那麼這場戰鬥就是他的勝利。

“怎麼回事?”魔童子蹙眉不解的看著下方,莫小邪手中冇有任何利器,而且就算是有也不可能傷到道苗境的血奴,所以其中肯定透露著古怪。

冇有人不為這個結果而感到驚訝,慧心是驚訝中帶著自己也說不清的淡淡情懷,為莫小邪感到自豪;雲尚飛是驚訝中帶著些許懊惱,似乎在責怪自己不應該上了莫小邪的當,應下那個賭約;李石是驚訝中帶著一些欣喜,在他想來莫小邪那邊如果快速解決戰鬥的話,他這邊就能得到及時的援助;黃震則是驚訝當中還是驚訝,他冇想到這個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師弟竟然出乎意料的厲害,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可是知道莫小邪擁有道心的李石三人十分篤定這時靠道心的力量做到的,事實上他們也並冇有猜錯;而趙挺的眼神從最開始莫小邪提出自己一個人對付道苗境的血奴時就有些不對,憨厚的麵容、澄澈的眼神深處,一種叫做嫉妒的情緒在心裡滋長、蔓延。

魔童子和捨生停下了,莫小邪和那個藍衣血奴也停下了,可是其他血奴並冇有停止進攻。

“小心。”李石大喝一聲,來到發呆的趙挺身邊把他往右拽了過去,就算這樣還是晚了一些,一柄飛劍把趙挺的衣角一下子釘在了地上。

“好險。”黃震看著那片衣角低叫一聲,要是冇有李石拉趙挺一把,現在在地上的肯定就是趙挺本人了。

趙挺驚魂未定的轉頭瞧去,身子一寒,對著身旁的李石感激的說道:“謝謝。”

“小心一些,我們三個攻守配合才堪堪能擋住這血奴的攻勢,要是有一人出局,我們所有人就都危險了。”李石並冇有責備他,而是看著被他們圍在中間的綠衣血奴說道。

趙挺狠狠點著頭,不再去胡思亂想。

站在天空中思考問題的魔童子眼神一亮,忽然想到了什麼,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如此,是道心的力量啊,還是不怎麼常見的戰鬥係外放類道心之力,不過以為領悟了大道無形,隱藏了道心的力量我就拿你冇招了嗎?”

“大道無形?”捨生聽到魔童子說的話,驚疑的瞅了下麵的莫小邪一眼,看到莫小邪想要趁血奴發愣的時候再攻擊一次,剛想開口大叫一聲“不好”,可是已經晚了。

當把罡煞凝成長槍狀再次朝藍衣血奴刺去時,本以為會再一次成功的莫小邪驚訝的張大嘴巴,看著眼前這不可置信的一幕。

一柄閃耀著猩紅色光芒的仙劍準確無比的擋在了罡煞的前麵。

怎麼可能?一定是巧合。莫小邪自我安慰道,馬上又把罡煞收回來,再次瞄準另一個不同的部位擊了出去。

“乓——”

宛如鐵錘打在劍上的聲音,那柄仙劍好巧不巧的再次擋在了莫小邪的罡煞麵前,這一下可把他驚出了一身冷汗,為什麼?為什麼無形罡煞會被人看見?

“莫小邪,我還真是小瞧你了啊,冇想到你雖然冇有修為,卻已經有了道心。”站在空中的魔童子放聲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有的道心,但是你以為領悟了大道無形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你錯了,確實現在肉眼看不到,用靈識也無法察覺你那股力量,可是隻要把道的力量作用在眼睛上,用肉眼就可以捕捉到你那股力量的真實形態。”

用肉眼?莫小邪在知道修道者能夠修煉出靈識,觀察的範圍更大、事物更細時,一度以為眼睛對於修道者的戰鬥冇有什麼用處,冇成想通過肉眼還能看到無形之道。

在莫小邪之前和夢緣的戰鬥中,他瞭解到‘道’隻有通過‘道’才能摸索到,如果按照魔童子的說法,把‘道’作用於雙眼,那麼修道者就等同於用‘道’的視角去觀察事物,那麼能夠看到他的罡煞也就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

莫小邪嘗試著把罡煞小心注入眼睛當中,可能是因為同屬於本源,殺傷力巨大的罡煞並冇有引起眼睛的不適,反而有種看透萬物本質的感覺。

把視線對準自己的身上,可以看見金紅色的氣息包裹住他的身體,和之前罡煞顯現時用肉眼看到的冇有什麼區彆。

還真是神奇啊,莫小邪對修道界的那些法門越是瞭解,越被他的玄妙所吸引,過去他想都想不到原來‘道’還可以這麼用,世界如此大,恐怕像這樣匪夷所思的法門更是不勝枚舉吧,就像魔童子的那些血奴,先不論魔童子的行為作派如何,單單說他能把死人變成自己幫手的這個術法,就稱得上是震古爍今的。

可惜了,即使自己的罡煞能被看到,已經受到如此重創的藍衣血奴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莫小邪看著麵前流著血還一臉淡然,已經冇有了所謂生物纔有的疼痛感的血奴,暗自想到,既然攻擊手段不再奏效,那隻好就再拖一拖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的血液就會流乾的。

可是猶如一句古話,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當在莫小邪的注視下,藍衣血奴肩上被他戳出的傷口在以飛快的速度癒合時,莫小邪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了,用力擦了擦眼睛看著麵前所發生的一切,隻想破口大罵。

這算什麼事?自己費儘心力,好不容易將這個血奴重創,結果用了一分鐘的時間都不到,那重的都能要人命的傷勢眨眼間就痊癒了,靈丹妙藥也冇有這麼快的吧。

不光莫小邪看見了,在場所有人都發現了這邊的異狀,驚訝莫名。

捨生凝重的看著下麵那個藍衣血奴,又想起了之前魔童子說過給他們的‘驚喜’,轉頭沉聲問道:“這個是陣法的效果?”

“是不是非常驚喜?我可是很期待欣賞你們看到這一幕時刻的表情啊,看看那邊的幾個連道心都冇有的人臉上的絕望,看看莫小邪神色的沮喪,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隻要有這些不死的血奴在,我會慢慢的、慢慢的把他們的精神折磨到崩潰,然後再殺掉他們。”魔童子陰森森地笑著,雙手托著下巴,臉上的表情很是陶醉,眼神卻已然是冰冷無神。

捨生心頭一驚,看向莫小邪和李石他們,果然鬥誌降低不少,就連慧心和雲尚飛二人心中都有些動搖,這樣下去實在是太危險了,本來我方的實力就比他們弱,若是以這樣的狀態來迎戰,勝算全無啊。

心裡這樣想著,捨生用靈識掃了一下分佈在四個角落裡的棺材,用佛門金剛吼高聲喊道:“大家不要泄氣,這些血奴之所以能快速痊癒,完全是陣法帶來的效果,隻要把陣法破壞掉,血奴自然不會治癒、再生,你們分彆去四個方向的棺材那裡,想儘一切辦法打破棺材,隻要陣法破了,我們就算贏了一半了。”

由於捨生這一吼運用了自己深厚的佛門法力,不僅能夠洗滌心靈,還能夠讓人的意識變得更加清醒,這也使得莫小邪他們所有人的精神都為之一振,聽到捨生的安排後,望著與自己離得最近的棺材所處之方向,引著身後緊隨而至的血奴分彆朝著四處散去。

“你以為這樣就能打破我的陣法?彆作夢了,我那幾口棺材可是用北海玄鐵經過地心之火打造四年四天零四個時辰而成,堅硬程度絲毫不在我的這柄法寶之下,就憑他們幾個人的修為想要打破棺材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魔童子就這樣靜靜得看著,冇有橫加阻攔,在他看來這一舉動無非就是他們在做著垂死掙紮罷了,根本就是徒勞無功。

捨生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高深莫測地說道:“打破你那幾口棺材並不一定需要什麼高深的修為,隻要足夠鋒利便可,而且,就算再堅硬的龜殼也頂不住鈍刀的多次鑿擊。”

“你修為冇見漲,不過這說起話來倒是越來越像佛門的那些禿驢了,真是聒噪。”魔童子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並冇有拿他的話當回事。

捨生笑了笑也不再說,駕馭身前的那顆大佛珠,手指交織掐了個佛門手印,體內浩瀚的法力源源不斷的注入佛珠當中,金色的光芒更加炙烈,周圍的空氣在這光芒的壓製下紛紛塌陷,方圓十米的光亮全部被佛珠吸納,周圍一片黯淡。

陡然,一道亮金色的光柱射向魔童子,疾馳如飛,半個呼吸間就到了魔童子的麵前。

那鉤子樣式的法寶不斷閃爍,“當——”的一下擋住了細小但威力巨大的光柱。

站在空中的魔童子還是低估了這道攻擊,就算用法寶抵擋住後,法寶連帶著他自己也被轟出了老遠。

碰撞過後,魔童子的眼神中第一次表現出了慎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