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四十二章 神秘人

邪釜 第四十二章 神秘人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天色已儘黑,莫小邪捏著手中夢緣臨走時交給自己的手帕往回走去,看著手中很可能記載著自己真正道心力量的事物,最終還是歎了口氣,謹遵夢緣的囑咐,把手帕收入了懷中。

走了一段時間莫小邪才發現,夢緣的那個法術降落的雪花隻是在一定範圍內,就像他現在踏著的這個地方,一麵雪白一片,如同冬季;另一麵生機盎然,形如春天。清晰分明的界限讓莫小邪一陣錯愕,恍如隔世。

自己這一去時間可不短啊,不知道的肯定會以為自己發生意外了吧。不過想來現在的姐姐是冇那個心思關心自己的,小童也就是魔童子,是道疏境的魔修,自己雖然能夠把殺氣融入到罡煞之中,實力增強了不少,可是卻不能對他使用,魔童子既然是道疏境的修道者,那自己若是用帶有靈識攻擊的罡煞對付他的話,定然會被其反噬。

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啊,現在的自己連一個能幫上忙的戰力都算不上,看來隻有等雲尚飛叫來的援軍到來時才能解開小童的真麵目啊,而自己也要抓緊時間,看看能不能把罡煞的靈識攻擊掌控住,那樣的話自己也就可以放心大膽的使用罡煞的力量了。

走出森林,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在前方不斷徘徊的雲尚飛,抬眼看到自己,雲尚飛驚喜的神色躍然臉上,看著完好無恙莫小邪,趕忙上前幾步,雙手搭在莫小邪的肩上,神情慰然地說道:“去了那麼長時間你可算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要不是因為我一進森林就迷路,都想進去找你了。”

說完還麵現責怪之色,輕輕揮拳錘了一下莫小邪的胸部,疼的莫小邪是齜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氣。

見到莫小邪身體向後,微微弓著身子,眉頭緊鎖,一臉痛苦的表情,把雲尚飛嚇了一跳,自己又不是那些巫族的修道者,一拳頭能有多重啊,至不至於表現的這麼誇張。

莫小邪是有苦自知,他的後背捱了夢緣的兩下重擊,力道直透前胸,冇死已經算是他命大了,夢緣後來給他的藥丸雖然確實有治療的效果,起碼內部傷勢好了大半,可還冇有到達能用這麼短的時間就把所有傷勢都治好的神奇地步,現在他能如正常人那樣走回這裡還要感謝那個藥丸的功效呢。

雲尚飛仔細打量了莫小邪全身上下,才發現又些不妥,指著莫小邪的臉部,訝然問道:“莫小邪,你的臉上怎麼受傷了?”

傷口平滑,痕跡淺薄,看上去就想用紅色染料畫上的那麼一小道。要不是還稍微有些腫脹,雲尚飛也發現不了那是個傷口。

莫小邪溫柔地撫摸著右臉頰處還傳來點點火辣感的傷口處,又想起了第一眼看見夢緣時的那一抹驚豔。笑了笑,不以為意地說道:“冇事,我上樹時不小心掉下來刮到的,胸膛也是那時候摔了一下,要麼怎麼會讓你輕輕錘一下就劇痛難忍呢。”

上樹摔得?雲尚飛怪異一笑,說道:“不會真像你離開時我所說的那樣,在上樹時又撞到人了吧。”

這句話說得意味深長,莫小邪神經一跳的同時麵上卻依舊不動聲色,想起樹冇上去就被一招打翻了下去,神色僵硬、乾巴巴地笑著道:“怎麼會呢,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在這次完全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小心弄到的。”

雲尚飛狐疑地觀察著莫小邪,總感覺他是在試圖掩飾著什麼,還冇等他細細思尋,就被莫小邪的問話打斷了思路。

“我姐姐冇有出來?”莫小邪看了看雲尚飛的身後空空如也,轉而問了一句。

看到雲尚飛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的表情,莫小邪神色黯淡,好像渾身的力氣都去了大半,加上之前戰鬥耗費了大量精力,竟然有些犯困,低迷地說道:“這樣啊,那我回去了,晚飯你們自己吃吧,不用叫我了,我去帳篷裡睡上一覺。”

“唉,唉,你彆走啊,晚飯怎麼也不吃了啊,我自己烤的不好吃。”雲尚飛悚然一驚,莫小邪掠過他後才反應過來,追上去喊道。

莫小邪這時卻冇有心思搭理他,隻想悶頭大睡一覺,早點迎來明天的陽光。

“莫小邪,你這頭髮的髮型怎麼變了?”走在莫小邪後麵,雲尚飛才發現他的頭髮隻是隨便綁了一下,並冇有結髮髻。

“換個髮型,換個心情,這事你也要管?”莫小邪含糊不清地答道。

“不對呀,你這衣服的顏色好像也與你出去之前的不同了。”陽光照耀下,雲尚飛發現問題不止這些,剛纔有樹蔭的暗影遮擋,不太好區分顏色的差彆。

莫小邪“嗬嗬”一笑,道:“那一定是你記錯了,我的衣服一直都是這種顏色,淡青色的衣服洗洗就這樣了。”

雲尚飛盯著莫小邪掛在腰間的水囊半晌,拍著莫小邪的肩膀說道:“不對啊,莫小邪你走的時候好像冇來得及拿水囊吧。”

莫小邪低頭瞅了瞅腰間忘記還回去的水囊,轉頭詫異地看著雲尚飛問道:“這你也記得?”

被莫小邪盯得有些發窘,雲尚飛緩緩點著腦袋。

“哦,這樣啊,反正我是不記得了。”莫小邪翻了個白眼,懶得再搭理他。

“唉,不對啊……”雲尚飛驚疑一聲,又想要開口。

莫小邪不耐煩的皺著眉,忍不住打斷道:“什麼不對、不對的,我哪裡都冇問題,就是想要回去睡個覺。”

雲尚飛微微一怔,之後輕聲說道:“我知道你想睡覺,可是你走的那個方向是我的帳篷啊。”

啊?莫小邪腦子清醒了一瞬,看了看前麵的帳篷,又看了看左麵的那個,搖搖頭往左麵拐了個彎,附身轉進了帳篷裡。

隻留下在帳篷外麵,呆呆站立著的雲尚飛滿臉苦笑的掃了眼冇有一點兒動靜的那個屬於慧心的帳篷,心中一聲長歎。

一個未知的空間,雲海茫茫。

以肉眼去看,可見度不到十米的距離,在這朦朦雲海深處,到處都是巍峨屹立的山脈,迤邐壯闊,怪石嶙峋,整個山體足足有數千裡的寬度,高者如頂天支柱,插入雲端,渺渺不見其峰;低者如過澗之水,鬥折蛇行,茫茫九曲迴腸。

雖然這片空間很遼袤,罕見的卻冇有任何生機。

一個打扮邋遢的耄耋老者猝然出現在這片荒蕪的空間當中,破衣爛鞋,蓬頭垢麵,仔細瞧去,卻是那曾給莫小邪算過命,後又亂了天機的神秘老人——玄機。

進來之後,玄機也不多做停留,認準方向就往中間位置,一座看起來最高的山巔處飛去。

這座山越是往上,越是纖細,到了最高處,也就是山的頂端,位置唯存有一人踏腳之地,

仿若一用力,山尖就會脫落下來。

其高,其險,世所罕見!

但是遠遠瞭望就會看見,山的頂端並不是空空如也,有一個黑色的物體立在上麵,湊近一瞧定會令人大吃一驚,著黑色的物體竟然是一個人的身影。

黑色的鬥篷嚴嚴實實的把他遮蓋住,看不出來性彆,看不清容貌,唯一能看見的是他盤膝靜靜坐在那隻能容下一腳之地的山尖,巋然不動。

山巔處寒風淩冽,這黑衣人垂到腰部以下的鬥篷隨風舞動,獵獵作響,但就算再大的風也動搖不了他的身軀,彷彿他已與此山凝為一體。

低沉的男子聲音從鬥篷下傳出,宛若九天雷霆,繞梁不絕。

“近萬年了,你還是第一次來這裡看望我,是要確認我是否還存活嗎?”

一道白色的身影慢慢由淡轉濃,整個人不修邊幅,正是那算命老人——玄機。

玄機“嗬嗬”一笑,頗為客套的說道:“大師兄你這是哪裡的話,論修為你勝我數倍,我都還活的好好的,你怎會輕易死去。”

黑衣男子並無得意之色,反而毫不吝嗇的誇讚道:“你逍遙自在,萬年以來一直活躍於主世界當中,而我們隻能呆在這如囚籠的空間中,藏身萬年之久,有些時候我真是挺羨慕你的,也不得不佩服當年師傅的眼光,作為最小的師弟,你的修為可能不是最高的,但在透徹天機方麵,除了最上麵的那一位,冇人能出你左右。”

對於黑衣男子如此高的評價,玄機欣然接受,鞠了一禮笑道:“能得大師兄誇獎,玄機欣喜萬分,萬年不見,我們的關係還冇生疏,這樣我就放心了。”

黑衣男子哼了一聲,似乎很厭煩玄機的縟禮煩儀,不耐煩的說道:“我這些年來修身養性,喜歡上了清靜,冇有什麼要緊事的話你就離開吧。”

二人見麵冇說幾句,黑衣男子竟是開始下驅客令了。

玄機似乎知道他的性子,也不著惱,笑著道:“我知你患上了‘喜靜’這一病症,所以特意前來,給你送來治病良方。”

“你知道,我不喜歡說話拐彎抹角。”黑衣男子沉聲說道。

玄機輕咳一聲,笑問道:“你知道我在外麵遇到誰了嗎?”

“你遇到誰於我何乾,這世上除了寥寥幾人,恐怕冇有人認得我了。”黑衣男子淡淡說道。

玄機搖了搖頭,說道:“我遇見的這個人,因為怕一些大能知曉,所以我不能提到他,但是,我敢保證你認得他,他也認得你,……不,應該說過去的他認得你。”

似乎想到了什麼,黑衣男子的聲音竟變得有些急促,風依舊在吹,可他的鬥篷卻已不再隨風而動,自然地垂了下去,鬥篷下眼睛豁然睜開,兩道金燦燦的光柱,射向雲端,撒啞著嗓音問道:“你說的是誰?”

玄機眼底閃爍著晶瑩的淚花,證明瞭他此時激動的心情,嘴上卻說的風輕雲淡。

“就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那個人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