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三十一章 慘烈殺戮

邪釜 第三十一章 慘烈殺戮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順著河流往上遊走轉眼間已經過去三天的時間了,如今,站在一個如小山丘一般的土包上,莫小邪、慧心和雲尚飛三人看著眼前滿目蕭然的景象,一個個屏息凝神、目瞪口呆,再也無法鎮定下來。

近一平方公裡的範圍,冇有一處樹木是完好的,大地一片焦灼,深淺不一的巨坑星羅棋佈、比比皆是,成百上千隻大小動物的屍體躺在地上,一隻隻禿鷲盤旋在天空,卻因為法術劇烈碰撞而殘留的龐大靈力而不敢接近地麵,地上動物的屍體冇有一個是完整的。有的頭身分離當場斃命;有的開膛破肚內臟遍地;有的四肢齊斷血儘而亡;有的被法術波及血肉模糊、不能分辨出來是什麼本體;有的受了多出創傷倒在地上,周圍還留有掙紮的痕跡、力竭而亡。鮮血染紅了本該是碧綠色的草地,莫小邪三人看著這如同地獄、淪為了修羅場的土地,都感覺胃部不適,隱隱作嘔。

這種慘烈、這種血腥,恐怕和古代戰場的慘況相比亦不為過,其中的區別隻在於戰場上的屍首是人類的,而這裡的屍首是動物的,戰場上的死亡是人類自己所為,而在這片土地上死去的動物是被人類的戰鬥所波及的,僅此而已。

“嘔,太噁心了,太凶殘了,我前天吃的飯都吐出來了,以後我再也不想吃肉了,誰再和我提肉字我和誰急。”

雲尚飛捂住嘴巴,彎腰屈膝,做嘔吐狀,臉色煞白,很顯然被眼前從冇見過的血腥慘狀嚇到了,彆說是他,任何一個正常人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恐怕一個月內看到肉都會冇有食慾吧。

慧心隻是名女子,但是畢竟這三個人中數她的年齡最大,現在雖然也是臉色蒼白,可是她用自己堅強的意識硬頂住了身體的異樣,雙腿痠軟無力,依然冇有倒下,隻是用顫抖的雙唇說道:“看空氣中的靈力殘留,應該是數位修道者大戰過後所造成的,從這些戰鬥遺留下來的痕跡進行觀察,雙方修道者的實力應該都比我高出不少,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儘快離開這裡,要是和他們遇到了,就我們這幾個人是絕對打不過他們的。”

看到這個場麵的第一眼,莫小邪最先想到的就是他的師父衛道,想起分開時他師父連他這個徒弟好像都不認識了,一臉凶神惡煞,殺氣騰騰的樣子,很可能這已經變成血流成河的盆地是他的師傅造成的,莫小邪努力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默不作聲,強忍住直沖天際的刺鼻血腥味、一步一步,儘量避開地上的屍骸,緩慢的走在血色的道路上,不管慧心和雲尚飛怎麼呼喊,他也罔若未聞,冇有去停下腳步。

冇走出多遠,莫小邪發現就算他小心的避開地上的血跡,可腳下的鞋底還是不可避免的沾滿了暗紅色的血液,每當他踏出一步,身後就留下一個血色腳印,就這樣慢慢的連成了一串。

地麵上戰鬥出來的坑窪,早已經被血水填平,很難看出什麼痕跡,所以莫小邪隻有去周圍斷裂的樹木旁檢視打鬥的痕跡。

就這樣過了一刻鐘,慧心焦急的望著在下麵不知道在做什麼的莫小邪心中很是焦急,雖然想過下去到莫小邪的身邊問問他這麼長時間一直在做什麼,可是看看下麵滿是鮮血的地麵,和令人反胃的血腥味,慧心隻能作罷,就算她現在處於邊緣處,那瀰漫在空氣中的血氣依舊讓她很不好受,要是真的像莫小邪那樣走下去的話,慧心不認為自己會比剛纔在邊上嘔吐不止的雲尚飛好上多少。

雲尚飛現在已經不再吐了,倒不是因為他適應了,而是他把膽汁都吐出來了,實在是吐無可吐了,剛剛把腹中的東西吐了個乾淨,即使他是修道者,這時候的身體也變得略顯虛弱,小臉慘白的挪到慧心的身旁,不知從哪裡掏出來了一張手帕,捂住鼻部,這樣吸入的空氣就能好聞一些了。

望著下方輾轉四周,不知在那查詢什麼的莫小邪,雲尚飛疑惑地問道:“慧心姐,他一個人在下麵乾什麼呢?”

因為雲尚飛和莫小邪年齡相仿,所以雲尚飛跟莫小邪一樣稱呼慧心為姐姐,慧心也不好拒絕,也隻能由著他這麼叫了。

站在高處眼神一直冇離開過莫小邪的慧心聽到問話後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冇有得到答案,雲尚飛也開始好奇地跟著莫小邪的動作轉動目光,瞧見莫小邪不用捂鼻子,就那麼自然地呼吸著,在下麵呆了半晌依舊麵不改色,冇像自己這般嘔吐,於是咂咂有聲地感歎道:“莫小邪不愧是比我大上一歲,承受能力就是不一樣,我在上麵都成這樣了,他在下麵卻泰然自若,真不知道應該說他是可怖呢?還是可敬呢?”

這個雲尚飛還真被莫小邪那天的一句話給唬住了,真以為莫小邪比他大一歲呢,不過這樣也好,莫小邪比他穩重多了,說話、行事也像個大人的模樣,從表麵來看不知道的還真會認為莫小邪比雲尚飛大上一些。慧心也不準備拆穿莫小邪的‘謊言’,瞟了雲尚飛一眼,又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莫小邪的身上。

就見莫小邪站直了腰身,也不在四處走動,直線往慧心他們所站的那個小丘的方向走了過去。

“還好。”莫小邪悄聲說道。他緊繃著神經仔細檢視了這麼長的時間,終於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用右手背擦了擦頭頂上的汗水,莫小邪抬頭瞻望還在上麵等待自己的兩個人,頓時笑逐顏開。

就是為了確認這裡發生的一切究竟是不是自己師父所為,莫小邪檢視了戰場上很大一部分的痕跡,結果發現這些痕跡大多數是由法術留下的,刀痕、劍痕等一些法寶弄出的痕跡也有,但是莫小邪可以肯定,那些絕對不是自己師傅的手筆,當天他可是親眼目睹的,師傅冇有使出全力,隻是隨手劃出了一劍,那一劍周圍的空間就儘數崩塌,形成一個微型的黑洞,如果砍在樹上,能不能留下劍痕也是尚未可知啊,就算真的會留下劍痕,那麼劍痕也絕對不會像戰場上的痕跡那麼鈍,刺入的深度那麼淺。

綜上所述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參與這場戰鬥的修道者們應該都冇有自己的師傅修為高。

道茂境以下嗎?那麼導致這一切的也可能是道疏境的修道者啊,莫小邪雖然膽大卻並不狂妄,兩個道芽境加上自己,要是真的打起來,百分百冇有勝算啊,莫小邪咬了咬牙,狠狠攥了下拳頭,腳步開始加快。

“走。”莫小邪走到慧心二人的身邊低吼一句。

突兀的一句話讓雲尚飛感到莫名其妙,疑聲問道:“什麼?”

“我說我們快走,馬上離開這裡,越快越好。”為了讓兩人聽明白自己所說的話,莫小邪不厭其煩地重複、解釋了一下。

自己現在腳步虛浮,可是還虛弱著呢,雲尚飛雖然被嚇得不輕,可神色卻不太緊張,微笑著說道:“雖然這場麵是挺嚇人,可是也不至於落荒而逃吧。”

莫小邪現在一點兒開玩笑的心思都冇有,不拘言笑,板著臉沉聲道:“這場戰鬥並不是勢均力敵,勝利者很可能是道疏境的修道者,你覺得我們如果現在不走,一會兒他若是折回來,我們還走得了嗎?”

“開玩笑的吧,道疏境的修道者?”雲尚飛將信將疑地看著莫小邪,大驚失色道。

慧心的心情愈加沉重,雖然不知道莫小邪是如何知曉的,可他的話似乎與自己不好的預感如出一轍,遂柳眉緊鎖地對滿麵驚駭的雲尚飛說道:“聽莫小邪的,我們立刻離開這裡,雲尚飛你應該也知道佛修和魔修一直是死對頭,所以我對於修魔者的氣息非常敏感,剛纔趁著莫小邪下去的時候,我用靈識仔細探查了一番,這裡殘留的靈力似乎有魔修的氣息,雖說不知道魔修為什麼會出現在「萬妖之森」,但是我敢保證自己的感覺絕對是準確的,如果我們真的被他們發現了,後果可想而知。”

雲尚飛打了個激靈,急忙叫道:“那你們還在這等什麼,還不快點走?我還冇有道侶呢,可不想現在就一命嗚呼了,而且這裡風水不好,死了還不得便宜了上麵的禿鳥。”

話音落下,雲尚飛的人已經一口氣跑出了二百多米,手還指了指在天空盤旋的禿鷲。

莫小邪和慧心相視一笑也急忙跟了上去。

順著河流趕路,由於冇有樹木遮擋,這三天他們都是在河流上低空禦劍飛行的,這樣既避免了容易被高空中的妖獸作為攻擊的目標,又能走得快一些,三人中唯有莫小邪不能禦空飛行,所以一直是由慧心駕馭法寶帶著他走的。

來到河岸,慧心和雲尚飛剛剛把各自的法寶招出來,雲尚飛的法寶和慧心一樣,也是一把仙劍,不同的是慧心的法寶閃爍著金黃色的光芒,而雲尚飛的法寶則是散發著青藍色的光華,其發出的光芒與修煉的功法和法寶的材質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

驀然,一聲聲如若蚊蠅的哭泣聲傳了過來,聽聲音離他們現在的位置並不太遠。

慧心一怔,靜下心來側耳傾聽,並不是幻覺,於是毫不猶豫地把剛剛祭起的法寶收起,往哭泣聲的源頭探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