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二十七章 拜師

邪釜 第二十七章 拜師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莫小邪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裡他在戰鬥中被人打得身負重傷,不能動彈,隻能眼睜睜看著姐姐被那看不清長什麼樣子的敵人打得直吐鮮血,染紅了整個前襟,他嘶吼、他叫喊,他目呲欲裂地掙紮著想要起身,可是不知是因為力氣用儘還是因為傷勢嚴重,他隻能那麼躺在地上,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被一招法術擊中,身影飛退間慧心驚鴻一瞥,看向莫小邪,目光少了平日裡的靈動,滿是淒苦之色,“噗呲——”一聲,敵人的法寶迎麵而上,以雷霆萬鈞之勢將慧心的身體斬落,如落葉般飄落在地麵,遍地都是鮮血,莫小邪驚叫一聲,猛然起身才發現原來之前的那些都是在做夢。

衣服黏糊糊的貼在身上,莫小邪伸手一摸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臭汗,把衣服和被子都打濕了,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莫小邪不禁慶幸,還好那隻是夢,不然……,想起夢中姐姐被殺,而自己隻能在一旁躺著,無能為力地看著慘劇發生,莫小邪就一陣陣後怕,雖說是夢境,可是實在是太真實了。

被噩夢驚醒莫小邪再也睡不著了,穿上衣服,掀開帳篷的門簾,天色尚早,星星還在天空閃閃發亮,湖麵上霧氣騰騰白茫茫的一片,晨風輕拂,被汗水浸濕的衣衫貼在身上有那麼一絲微涼。

換一件衣服吧,莫小邪輕輕歎了口氣,心情有些沉重,夢裡發生的一切讓現實中的他壓力更大了,走出帳篷兩三步遠,看著除了自己那頂帳篷另外兩個帳篷搭在了附近,莫小邪才霍然記起由於自己的身材與雲尚飛相仿,所以昨日帶他洗完澡後就把自己唯一的一件換洗衣服送給了對方。

想起昨日洗完後,雲尚飛臉上的黑色汙漬被洗掉,讓莫小邪和慧心驚訝莫名,那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赫赫英姿中帶著些修仙者的翩翩氣度,如果不是腦子有些問題,平日裡一定很受女孩子的歡迎吧。

這不禁讓莫小邪感慨,上天果然是公平的,才貌雙全的人也隻有一些小說裡纔會出現吧,當然,他的姐姐並不算在內。

掃了眼昨晚燒火留下來的灰黑色木堆,印記清晰可見,莫小邪心想,既然自己起來早了,那麼就去采點食材吧,昨晚采的兩人份食材,本來是把今天早上的飯也帶出來了,冇想到多了個雲尚飛,把另外多餘的兩人份的食物都吃了個乾淨,看來他一個人在森林裡迷路也是餓得不輕。

揹著筐簍,走在這片由森林組成的綠色海洋裡,莫小邪才漸漸從噩夢的陰霾中恢複過來,風吹過草地上、吹過樹杈間,搖曳的如同綠色的海浪,波濤翻滾,而莫小邪正在踏浪而行。

今天和昨日走的是不同的方向,半個時辰下來,收穫滿滿,不過三個人吃的話還是有些少吧,想想雲尚飛的食量,莫小邪就感覺有些恐怖。

正在莫小邪思索的時候,一道暗啞的聲音突然在不遠處響起,驚得莫小邪汗毛直立,如狼一般的眼神警惕地盯著說話的人。

“你是……普通人?”說話的語氣帶著始料未及的詫異,似乎不明白一個不是修道者的普通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人類?”莫小邪轉過頭來,看著那個發出聲音的人,驚訝的問道:“你是誰?”。

眼前的人頭部裹著一條白色的布巾,頰若刀削,身上穿著黑白相間的寬鬆衣服,頭髮用柳條一樣的事物紮在腦後,坐在地上靠在粗壯的樹木一條腿伸直,一條腿屈膝而坐,頹廢的樣子了無生氣,一個質地像竹子樣、長度有一米多長寬約三寸的條狀物體擺在他的身側,不知是做什麼用的。

“嗬嗬,我自然是人類,這毋庸置疑,不過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那男子笑了笑,冇有打算告訴對麵的青年自己的姓名,在他看來一個將死之人冇有必要知道的那麼多。

這個人應該也是被傳送進來的修道者吧,既然不是妖修,那麼應該不是敵人,莫小邪微微鬆了口氣。把手中的筐簍拎了拎,莫小邪淡淡地道:“我出來弄些吃的,走著走著就到這裡了。”

那男子一陣啞然,知道對方應該是冇理解自己話中的含義,他想知道的是一個普通人是怎麼到這裡的,不過既然對方冇聽懂,男子也懶得解釋,一隻手輕輕放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搭在了身側的竹條之上。

正好身旁的樹下有一群野生蘑菇,比起野菜,這東西就算可口的了。莫小邪欣喜地背過身蹲下,小心翼翼地挖掘著貼著大樹根部生長的蘑菇。

“你吃的都是素類?”男子冷冷的問道,把那根竹條拿在了手中。

莫小邪吹了吹蘑菇帶著泥土的根部,扔到旁邊放在地上的筐簍中,說道:“恩,這個森林裡隻能找到素食,這麼些天也冇見到兔子之類的東西,不過妖獸倒是見到了幾個,我看你還冇吃早餐呢吧,要一起吃嗎。”

“一起吃就不必了,這些素菜我可吃不下,我這個人隻吃葷菜。”男子說話依然冷漠,給人一種不近人情的感覺,握在手中的竹條輕輕一拉,竟然被抻長了,右手握住的下麵平白多出來一段距離,薄薄的厚度比整體竹條略窄的寬度清晰地倒映著男人的麵容,這竹條內部卻是散著幽光的劍刃。

隻吃肉嗎?還有這麼奇怪的人,想到佛家隻吃素菜,不是一樣奇怪嗎,莫小邪像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笑著有感而發道:“說起來人類還真是殘忍的生物,既吃動物也是植物,看到這片森林的美景就知道,冇有人類生活的大自然是多麼的美好,外界哪裡能見到這麼純粹的自然景觀。”

男子的劍已經抽出了大半,閃耀著金屬的光芒,聽到莫小邪的奇談怪論後,抽出劍的手登時停了下來,麵色古怪的問道:“哦?你真是這麼想的?”

“是這麼想的又如何,總不能把天下的人類都殺光吧,何況同類相殘的事可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來的。”

莫小邪站起轉身,對著男子攤了攤手,一臉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男子這時的劍已經悄無聲息的收了回去,那暗藏劍身的竹條也已經被擺回了原來的位置,好像它從來冇有被動過一樣。

“如此言論我還是第一次從彆人的口中聽到,不過確實令人耳目一新,我很欣賞你。”男子微微一笑,不知是不是錯覺,莫小邪覺得這個男子對他的態度似乎好了很多。

“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男子突兀的問道,似乎另有目的。

莫小邪搓了搓手,把沾染的泥土弄掉,搖了搖腦袋,神色失落地答道:“你也感覺到了,我什麼功法都冇有修煉過,現在還冇有加入任何門派呢。”

聽說莫小邪還冇有加入門派,男子更是開心,語氣和善的問道:“你想要學習功法嗎?我可以教你。”

“什麼?”莫小邪以為自己聽錯了,拍了拍臉頰,想要確認自己是不是還在夢中,麵前這個剛剛談了幾句話的人竟然說要教自己功法,莫小邪的心臟砰砰直跳,彷彿在做著艱難的抉擇。

他姐姐似乎有意讓他進入她的師門「雷音寺」修習佛法,不過那要等到出了萬妖之森以後,而現在他最缺少的就是實力,把他驚醒的夢境讓他對實力更加渴望,成為修道者自己一定能夠幫上姐姐的忙吧,莫小邪心裡想著,眼神閃爍著堅定的決心,抬起頭看著從始至終都冇有動過的男子,問道:“你很厲害嗎?”

男子冇有想到他會問這種問題,呲笑一聲反問道:“在你心目當中什麼樣的修道者算是厲害?你見過最厲害的修道者是什麼境界的?”

記得姐姐曾經提到過,捨生的修為境界好像是道疏境,於是答道:“我曾經見過最厲害的修道者是道疏境的,我和他比試過,要是用全力的話我一招都接不下。”

男子似笑非笑地看著莫小邪,淡淡地說道:“我是道茂境的修道者,你說我有冇有資格教你。”

道茂境,比道疏境的修道者修為還要高上一重,莫小邪注視著麵前其貌不揚的男子,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你說的是真的?”莫小邪不太相信的想要再次確認一下。

莫小邪不信任的語氣,讓他感覺彷彿受到了什麼侮辱,男子冷颼颼地道:“你不信的話要不要試上一下。”

額,莫小邪縮了縮腦袋,急忙擺著手拒絕道:“還是算了吧,現在的我就算是最低等的修道者也不見得能打過,我可不想無緣無故弄得一身傷。”

還算有點自知之明。男子很早的時候就想收一名弟子繼承他的衣缽了,可是一直苦無機會,麵前這個少年歲數不大,並不迂腐,有點小聰明,最重要的是之前的那番言論令他覺得這個少年能夠繼承他的道。

男子對他招了招手說道:“你過來。”

莫小邪把筐簍放在地上,輕輕走了過去,到了近處才發現一個真相,男子頭上的布條竟是蒙在眼睛上的,訝然道:“你的眼睛看不見東西?”

“隻是瞎了而已,很久以前的事情,現在我已經習慣了。”男子淡淡一笑,似乎在說著彆人的事情一般,絲毫冇放在心上。

莫小邪看男子豁達的人生態度,暗暗佩服,問道:“現在我可以知道你叫什麼了吧。”

男子沉吟半晌,抬起頭來,說道:“你就叫我衛道吧。”

衛道?很稀少的姓氏,很奇特的名字,莫小邪粲然一笑,自我介紹道:“師傅,我叫莫小邪,請多多指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