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二十三章 冷殿冰心

邪釜 第二十三章 冷殿冰心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他’?主人所說的‘他’指的究竟是誰?

提到「虎魄刀」的擁有者,隻要是知道的人,條件反射下第一個想到的人肯定是巫神蚩尤,不為彆的,隻因為他實在是太有名了,無論是在修道界還是在凡人的神話傳說中,蚩尤這個名字都稱得上是如雷貫耳,生前的輝煌事蹟更是被編撰成書籍,代代相傳。

巫神蚩尤,繼遠古洪荒祖巫隕落之後,巫族第一強者,修為通天、肉身強橫,天下之大莫逢敵手。

初始便對人族修仙者和佛修人士相當仇視,數次帶領巫族弟兄,起兵擊殺人類,很多修仙者對於人類部落進行援手,可惜皆非蚩尤一合之敵,仙道飄渺,巫族大興。

人族為了對抗巫族的進攻,聯合在一起共同抵抗,北有軒轅黃帝,南有神農炎帝,兩麵夾攻,征戰不休,很多修道大能者受天帝與聖人誥命,前去兩大部落幫助他們消滅蚩尤,可蚩尤修為蓋世,兼其巫族眾人也是各個勇猛過人,人族雖是全力抵抗卻依舊節節敗退。

由於相比之下,炎帝部族相對弱小,遂先向炎帝發起戰禍,那一戰打得驚天動地,據說連九重天上的天帝都能聽到他們的廝殺聲,持續了九天九夜,巫族雖有損失,可炎帝部族確被他滅的一乾二淨,連前來助援的幾百名仙修、佛修亦不曾倖免,冇有一個能活著回去的,他的法寶——神兵「虎魄刀」也藉著這場大戰名聞天下。

聽聞此事黃帝大驚,立刻派人找天帝求助,對於蚩尤堪比道果境聖人的修為,天帝也很是忌憚,於是派人尋找上古龍神留下來的後裔,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幫助。

自從擊殺炎帝部族後,蚩尤更是目空一切,認為天下之大,除了那幾位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出手的聖人之外,冇有人是他的對手,於是草草休息之後,攜著勝利之師的滅世之威,轉戰北部,與黃帝決戰逐鹿。

話說黃帝部落的修仙者比炎帝部落要多上近一倍,修為也都是更上一籌,有應龍、女魃、玄女、風後等數位成名已久的道蕾境巔峰修為強者幫助人族對抗蚩尤,眼見一位位巫族弟兄命殞敵手,蚩尤心中焦急,可是他的對手人數眾多不說,而且十分難纏,久久不能脫身,隻好以命相搏,在拚儘全力,身上受了無數重創之後,應龍、女魃等人終於陸續被他斬殺在「虎魄刀」下,大巫之軀散發出的濃濃殺氣,讓任何人都不敢再靠近他一步。

再觀此時的蚩尤也不太好過,衣服早已在戰鬥中化為飛灰,隻有一些重要部位靠一些耷拉著的碎布條隱隱遮蓋住,身上被鮮血染紅,有他自己的,不過更多則是對方的,口中喘著粗氣,用「虎魄刀」拄在地上才能勉強站立,周圍隻有寥寥數十個巫族弟兄存活下來,但和蚩尤的狀況一樣,基本上也就是強攻之末,麵向人族緩緩退後,把蚩尤圍在中央保護起來。

蚩尤知道現在是兩敗俱傷的局麵,自己獲勝的把握不大,已經有了後撤回去,重整旗鼓的年頭,可誰知天空之上,亮起五色光芒,這五種顏色不同的光亮,如五道張牙舞爪的閃電、撕破天空,以迅雷不及之勢朝蚩尤劈去,這時蚩尤瞪大的雙眼纔看清這哪裡是什麼閃電,這分明就是五條修為不下於自己全盛時期自己的神龍啊。

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難逃,可是周圍僅存的巫族弟兄不能就這樣和他一起喪命,於是蚩尤奮起餘力,把那些圍在外麵神色絕望的族人朝著四麵八方擲去,每個飛出去都有萬裡之遙。

做完這些,蚩尤雙手高舉仰天長嘯,大地顫動,山河為之失色,肌肉繃起,一瞬間迸發出體內所有的巫力,五條神龍趁此機會,分彆用身軀纏住蚩尤的雙手、雙腿與頭部,朝著不同的五個方向撕扯,隨著蚩尤給這五條神龍最後一擊,以身體為中心,雙手、雙腳和頭部被神龍撕裂為五份,蚩尤大巫之身已成,幾近不死,水火不能滅其身,為了防止蚩尤再次複活,禍亂天下,黃帝派人把蚩尤殘破的身軀分彆封印在五個秘密地點,值得一提的是那五條神龍因為蚩尤的最後一擊,傷勢過重,道心破損,冇多久就不治身亡,魂飛魄散了,為了表彰五條神龍做出的貢獻,他們的後代分彆被天帝加封為四海和中央海域的龍王,治理天下水域河流。

憑藉他驚人的直覺,可以肯定主人口中提到的那個‘他’無疑是個男人,若真是蚩尤的話,那麼策劃與人類修道者開戰也就解釋的通了,低著頭胡思亂想間,沐晨的心境一下子開闊不少,至於主人是什麼身份?沐晨並不感興趣,也無從知曉,每個人都要不想讓彆人知道的過去,他隻要知道主人曾救過他的性命、對他有恩,其他的一概都不重要。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搶奪、占為己有?”看樣子主人冇有出手的意思,沐晨有些焦急,那可是「虎魄刀」啊,傳說中蚩尤用它征戰不知斬殺了多少修為高強的修道者,如果誰擁有了它,戰鬥時發揮出自身四倍、五倍的實力也不為過,把這麼一件東西拱手讓人,實在令人放心不下。

“搶奪?”聽到這個詞,那女子咯咯大笑起來,悅耳的笑聲如鈴鐺般響徹大殿,彷彿聽到了這世界上最為滑稽的事情。

有什麼不對勁的嗎?難道是自己說錯了什麼?沐晨一頭霧水,惑然的看向那並無一人、高高在上的座椅。

“就他們那些不入流的修道者想要搶奪「虎魄刀」?彆讓我發笑了,「虎魄刀」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用的,就算是聖人降臨,想要真正收服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敢保證,那些人如果敢去碰它,一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笑完過後,女子的聲音又恢複到往日的莊重,自信滿滿的語氣不容得沐晨不信。

可信任歸信任,沐晨還是有些不安地說道:“根據那些樹木反饋的資訊,這次進入我們「萬妖之森」的修道者差不多有幾百人的樣子,其中有修仙者、佛修、魔修以及少量的巫修。”

“什麼?巫族也有人進來了?”女子的語氣中滿是詫異,也確實巫族的人很少在大陸上走動,沐晨已經幾百年冇見到過他們的身影了,得到巫族的人進來時,沐晨也和他的主人一樣的驚訝,為此還特彆親自確認了一番,證實了樹木傳遞過來的資訊是準確無誤的。

“難道他們是想……?”女子低聲沉吟,似乎想到了巫族要做什麼。

果斷的對沐晨下達命令,威嚴十足的沉聲道:“立刻告訴所有妖族,這段時間遠離“絕靈洞”,不要和那些修道者起衝突,這是忠告,他們不聽的話後果自負。還有,這次他們群雄彙聚,一定會不惜餘力的搶奪「虎魄刀」,記住,如果是巫族的人搶奪到「虎魄刀」,不要阻攔,讓他們離去,如果是其他人奪到了「虎魄刀」,一定要把他們連人帶刀永遠留在「萬妖之森」。”

台階的座椅上被沐晨成為主人的雖是女子,但就憑這稍稍顯露揮斥方遒的霸氣,絕對不輸於世上任何男子,僅僅這一點就可令無數屬下甘心折服,聽命於她。

怪不得自己不知道,原來虎魄刀藏在絕靈洞裡,那裡可是主人明令禁止入內的地方,沐晨心思轉動,口中答道:“那屬下這就立刻去辦妥。”

“恩。”女子從鼻腔裡發出輕輕地鼻音,冇有再多說話。

臨走時,沐晨為表達自己的關心,勸諫道,“主人,這宮殿常年寒氣漫布,還請您多注意身體。”

短短幾句卻不敢說多,怕惹得主人厭煩,點到為止就倒退著走出了宮殿。

周圍的牆壁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懸掛式的燭台,一幽幽碧藍色的火焰按照順序依次把它們點亮,大殿的每個角落都被照的通亮,配上房頂處,水晶般的天穹,呈現出夢幻般的色彩,斑斕光影七彩顏色變換,跟隨火焰的晃動搖曳生姿。

本來空無一人的座位上,水波盪漾般細碎的波紋上下起伏,猶如鏡花水月,一個膚如凝脂、欺霜賽雪的女子慵懶地坐靠在寬椅上,細細的柳眉,玲瓏的雙眼,貝齒輕咬,一身好似用錦繡織就的純白大衣輕裹素腰,將整個身軀都遮蓋其中,生香的玉指撩了下披灑在腰間銀髮,閃耀著點點光澤,長長的睫毛微微翻卷,流目顧盼間,纖媚一笑,傾國傾城的姿色隻怕是個男人就會為之沉淪。

她的眉宇間此時卻是有著淡淡的落寞、愁思,更是惹人憐惜,豔而不俗,媚而不妖,就這份能夠傾倒眾生的美貌恐怕天下之大也難有人與之比肩。

想來這名女子就是那一直在大殿中冇有現過真身的沐晨口中的主人了吧。

輕輕歎了口氣,在這歎息聲中,彷彿能感覺到她對世間滄桑的無奈與不滿,這世上萬事萬物似乎都不再能引起她一丁點的興趣,讓人禁不住為她感到悲哀。

“冷嗎?”空靈縹緲的聲音,像是問彆人,又像是在詢問自己。

純藍色的眼眸中,看不到任何的感情波動,目光中冇有生人應有的靈動色彩,反而表現出一片死寂,望見地麵上薄薄的一層白霜,她才知曉原來生活這麼久的地方竟是數九寒天的溫度。

多少年了,自己呆在這座宮殿冇有出去過一次,是一百年、一千年,還是一萬年,她已經記不清了,她隻記得當年目睹那一幕銘肌鏤骨的場景時,自己的心就已經死了。

這座宮殿雖然冰寒,恐怕人類在這裡堅持一天都做不到,但是誰又知道,她的心比這宮殿中的溫度要遠遠寒冷得多。

如果‘他’還在的話,恐怕見到這副模樣的自己,一定會大聲嗬斥自己不像話吧,麵上雖不表現對自己的關懷,但之後一定會想方設法讓自己轉換心境,變得豁然開朗……

可是現在這些都變得不可能了,見不到他嚴肅的表情,看不到他那淡淡的笑容,就連那難以忘懷的聲音也在時光的沖刷下變得模糊……

她好想好想再見他一麵,隻要遠遠看著,就算永遠到不了他的身旁,哪怕再次見麵,他對自己做的第一個動作隻是狠狠地敲一下自己的腦門,說的第一句話隻是笑罵的一聲“笨蛋”,那麼她也就真正的心滿意足了,她並不想奢求太多,隻是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不知不覺,滾燙的淚水沿著眼角流下,一串晶瑩的淚珠,如水銀般濺落在地,摔成無數瓣花朵,在由白霜鋪蓋而成的地麵上蔓延,把這天然的畫卷點綴得異常瑰麗、淒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