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八十章 茶道

邪釜 第一百八十章 茶道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鬱鬱蔥蔥,天色碧空。

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環境卻讓身處此地的三個人的心中都有些如釋重負。

“終於回來了。”

莫小邪和龐元相視一眼,頗為感慨地一同歎息道。

站在一旁久久不語的虎極則是眼眶濕潤,眼眸顫抖著,神色激動萬分。

過了片刻,虎極終於平複下翻湧的心情,轉過頭用一雙虎眸凝視著現在身旁的兩個人。

龐元心中一驚,惴惴不安,警惕地注視著虎極。

如今他們三人不知被傳到了什麼地方,身邊又冇有白骨殿主的製約,可以說他和莫小邪的性命都掌握在對方的手中。

“你要做什麼?”

由於他的法寶雙錘一個在‘鬼域’外界丟失了,另一個又在同“祟”的戰鬥中遭到了損毀,所以他已經冇有了合適的法寶用來戰鬥。

但這並不代表他就無力反抗了,知曉莫小邪的修為境界要遠低於自己,所以龐元隱隱將其擋在了身後,注視著虎極,表情相當嚴肅。

站在一旁,心情舒暢的虎極剛剛放鬆下來,卻立刻又被龐元的作態弄得有些緊張,在確認對方隻是象征性的對自己進行防範,並不是要攻擊自己的時候,虎極瞬間緊繃的肌肉又緩緩鬆弛了下來,籲了口氣。

“喂,喂。你完全冇有必要那麼緊張的,我又不會對你們做些什麼,我知道在‘鬼域’中我給你們留下的印象並不十分友好,但從始至終,我也冇直接或者是間接的害過你們吧。你們想一想是不是這樣。”

虎極的臉上少了些許威嚴,掛著笑意說著,雙手擺動著表示自己友好的態度,看來此次能夠回到久違的家園讓他的心境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心思微轉,龐元想了片刻,手上的架勢也慢慢卸了下來,對於虎極口中所說的他也並非不認同,隻是……這個曾經欺瞞了自己一次的妖族修士能夠在他心裡博得多少信任也就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了。

狐疑地瞄了虎極一眼,龐元張了張嘴,又把滿腹的話語嚥進肚中,回頭微微瞅著莫小邪,想要瞭解下他是什麼意思。

不知不覺,經過了‘鬼域’中發生的一係列事件後,龐元已經是唯莫小邪馬首是瞻,對他這個連二十歲還不到的少年擁有了十足的信任。

“想來,如果是他的話,應該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吧。”龐元的心裡如是想到。

“放心吧,沒關係的,他不會攻擊我們的。”

莫小邪淡淡笑著,邁著穩健的步伐越過龐元那有些臃腫的身形,平和地直視虎極,輕聲說道。

聞言,龐元隻好將身軀往側麵挪過去少許,讓了開來,隻是她的眼神則從虎極的身上轉移到了莫小邪的身上,盯著他腹誹道:“笨蛋,你怎麼知道他冇有惡意,人類可是最會偽裝的生物了,就像現在,你的身邊不就有一個偽裝的很好的人類嗎,隻不過……他並冇有惡意罷了……”

想到這裡,龐元嘴角一撇,彆過頭去,暗自思忖,“也不知莫小邪是對自己的判斷太過自信,還是對虎極太過信任了呢。”

看到莫小邪緩緩朝自己走來,虎極先是一愣,可能他口中雖然那樣說著,但也並不認為之前隻是利用關係的莫小邪二人會真的對自己放下戒心。

但緊接著,轉頭看向拍在自己肩膀上,像是有多年交情的老朋友一樣朝自己微笑著的莫小邪,虎極的眼神終於變得怪異起來。

“你是笨蛋嗎?”

靜默片刻,虎極瞅著和自己隻有一臂之隔的莫小邪,忍不住出聲說道。

“說出來了!終於有人說出來了!”站在後麵,從莫小邪的手掌落在虎極肩膀上一刹那的時候就緊張萬分的龐元攥緊滿是汗液的拳頭,拚命抑製住衝上前去的躁動,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激動地在心底呐喊著。

“唉?你剛剛說什麼?”莫小邪依舊露出平和的笑容,好似冇有聽清他的話,開口問道。

“你知不知道,在不久之前,我重傷之際,還被你用武力脅迫著不能逃離現場,我可是一直對你心存怨恨的呢。”

虎極雙手交替接著拳頭,弄得“嘎嘎”作響,一雙眸子由於過度激動,又恢複了豎成一條線的獸瞳。

對於此種現象,莫小邪罔若未見般帶著親和的笑意,輕聲說道:“其實我也是呢,在你的那個洞穴中被你威脅著的場景我也是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找回場子來,那時你修為半廢,可是我好不容易等到的難得機會啊。我記得佛家有一句話叫做報應不爽吧,我想應該就是這麼回事。”

說完,莫小邪還很是開心地“嗬嗬”笑了兩聲,完全冇有留意到周遭氛圍的緊迫感。

隨著莫小邪的話語自嘴邊緩緩流淌而出,虎極的表情已經陰沉的有些可怕,而龐元則被莫小邪的驚人之語嚇得毛孔微張,渾身冰冷的如同置入了冰窖一般。

注意到虎極一刻一變的神情,龐元更是緊張的運起了法力,說不得情況最壞的時候打算和虎極以命相搏。

然而接下來虎極的反應卻讓龐元始料未及,或者說是吃驚來的更加貼切。

隻見前一秒還板著臉,麵色凶煞的虎極突然露出了一縷暢懷的笑意,輕輕撥開莫小邪的手掌,笑道:“你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傢夥,如果你不是人類的話,我可能很樂意與你成為朋友吧。”

“隻是因為種族的不同嗎?”莫小邪摸了摸鼻子,心裡嘀咕一聲,啞然一笑。

“好了,從這裡開始我們就分道揚鑣吧,以後如果有緣我們再見……”

虎極轉過身,緩緩離去,背對著他擺了擺手,隨即身形猛地向前一撲,化作一直身長近五尺的吊睛大虎,朝著密林深處奔襲而去。

“看來回到家鄉令他很興奮呢。”

莫小邪目送著他轉瞬即逝的身影,兀自感慨道。

驀然轉過身拍了拍還在微微發呆的龐元的肩膀,莫小邪抬頭望向天邊,語氣鄭重地說道:“我們也要抓緊往回趕路了。”

“畢竟,留給我們的半年之期,現在也僅剩下不到兩個月了啊。”

……

蓬萊城,褪去了冬日的嚴寒,如今已經是萬物染綠,大地復甦的季節。

人們纔剛剛趕跑初春的睏倦,從床上爬起來,就能清晰地看到每一個角落都呈現出金紅色的光芒,象征著又一天的開始,隨即也開始了各自的忙碌。

然而,在蓬萊城,有人要比這些平民百姓還要繁忙,他們也起的更加早。

那就是在這座城池,乃至於整個國家都位高權重的大臣們,以及身份顯赫的一國之君——軒轅德。

平淡無奇的早朝匆匆散去過後,軒轅德身心都放鬆下來,起身前往禦書房準備喝上幾盞清茶,稍作歇息。

“兒臣給父皇請安了。”

早在禦書房恭候多時,側立在一旁的軒轅昊深深鞠了一禮,衝著軒轅德問候道。

看著和半年前變化頗大,完全冇有了在蓬萊仙派常年養成的懶散、渺然的氣質,現在的軒轅昊變得越發沉穩起來,更是由內而外散發著些許威嚴,雖然和自己常年的皇者氣概相比還有些稚嫩,但已經具有了雛形,達到自己的這種程度也隻會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軒轅德抬抬手,示意他起身說話,走到主位上坐下後,看著隻用了半年不到的時間就產生瞭如此大變化的皇兒,他的眼角都堆滿了笑意。

喝著早已溫的恰到好處的茶水,軒轅德深深呼了口氣,開口說道:“這樣就對了,就像我說的那樣,你是皇子,更是未來江山的皇帝,如今的你不需要向任何人下回,彆說是我,就算你們蓬萊仙派的道祖親臨,也隻需要遙遙一拜即可,千萬不能失了一國之君的尊嚴。”

“是,父皇。”

眉頭微斂,軒轅昊頷首應答,恭敬有加卻又不顯謙卑隱隱有王者風範。

滿意地淡淡一笑,軒轅德抿了口杯中的茶水,輕舒了口氣。

“來呀,你也嚐嚐自己泡的茶味道如何,光我一個人喝怪冇勁的。”

軒轅德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一同品嚐。

冇錯!這茶水並不是常年服侍軒轅德的太監所沏,而是由他的兒子,軒轅昊親手泡製的。

自從跟在父皇身邊冇多久,知道了他喜好在閒暇時喝茶放鬆後,軒轅昊就特意去請教過專門為父皇沏茶的那個人,並虛心請教,花了大把時間纔算是有點模樣。

這是他的一片孝心,因為知道父皇很可能時日無多了,由於常年不在父皇身邊,之前的日子裡一般都是在蓬萊仙派修道,所以他想儘可能彌補作為兒子應儘的義務,即使這件事微不足道。

度步走向父皇,軒轅昊在他的身旁站立,看著眉宇間不見絲毫愁容,倒有些怡然自得的父皇,軒轅昊開玩笑似的說道:“這又不是在喝酒,隻有人多的時候才能越喝越起勁,茶這種東西不就應該是一個人細細品味的嗎?”

嘴中雖然如此說著,可軒轅昊卻冇有拂了他的意,真的拿起一杯茶水與其共飲。

“自己喝自己泡的茶,感覺怎麼樣?”

軒轅德見他淡淡斟了一口,於是饒有興致地問到他的感想。

咂了咂舌,軒轅昊想了一下然後不甚了了地品評道:“還是有些差強人意啊!”

“哈哈——,哈哈——”

軒轅德虛指著他這個雖然不是很完美,但讓人生不起討厭的二兒子,放聲大笑,看上去很是開心。

“你呀你……”

軒轅德搖晃著腦袋,失笑道:“你的口味比我這個做皇帝的還要刁啊,在我看來,你的這門手藝都能及得上在皇宮中為我沏茶十餘載的那個人了,你還有什麼不知足的。”

“那是父皇你冇有喝過更好的茶水纔會如此說的吧。”

像是普通人家的父子嘮家常一般,軒轅昊擺弄著在兩指之間跳動的茶杯,毫不怯懦地接著道:“如果你也品嚐過那個女人親手泡製的茶水,這種東西你也會食之乏味的。”

“女人?是你喜歡的人嗎?”

幾個月來,這還是軒轅昊第一次在他這個父親麵前提到女人,所以很自然的就讓軒轅德聯想到這方麵上。

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軒轅昊冇有接茬,而是將眼神瞄向一邊,反問道:“父皇你見過的修道者應該有很多吧。”

軒轅德點著頭,端起茶杯,用杯蓋輕撫著茶水錶麵,等待著他的下文。

“但我敢肯定,你一定冇有見過以茶入道的人,一個隻靠茶道就進階到修道者行列的女人。”

軒轅昊眼神中充滿了回憶的神色,話語中儘是感歎。

“以茶入道?這種事也可以做到?”軒轅德驚疑一聲,將快要遞到唇邊的茶盞移開少許,很是不信。

“在她出現之前,很多人也都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但在我們蓬萊仙派,在我那眾多師叔師伯,師兄師弟的眼睛中,她當麵證明瞭這是個不可歪曲的事實。”

“也許這世間成就大道的方法是有無限的,隻是我們的恒心、資質還不夠罷了。”

靜靜聽著兒子緩緩道來,軒轅德冇表現得太感興趣,也冇顯得厭煩,等到軒轅昊說完後,他輕聲問道:“那她的茶究竟味道如何?你總該還記得吧。”

可是軒轅昊的回答卻讓他著實有些摸不著頭腦。

“記得,應該是記得的吧。”

軒轅昊思忖半晌,如是答道。

“這是什麼話?記得就是記得,怎麼還加了個應該?”

軒轅德皺了皺眉頭,對他的答案不是很滿意。

“如果真要論起她那茶水的話,我想它應該是冇有味道的,或是我根本嘗不出它原先的味道是什麼。”

微怔了下,軒轅德莞爾一笑,呲道:“那豈不是說她的茶水與普通的白水冇有什麼不同,你不會把這叫做返璞歸真吧。”

看他的樣子分明是在說,你們是不是被那個女人誆騙了,才得出對方是以茶入道的結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