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靈氣團

邪釜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靈氣團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男扮女裝,女扮男裝。

冥語蝶雖算不上是見多識廣,但也曾有所耳聞。

但無一例外的是,這種偽裝即使做的再過於完美,都有著不可避免的缺陷。

假的終究是假的,他永遠無法與真的混為一談。

就算是修道者常見的變化之術及各種手段也難保冇有破綻。

即使法術修為絕頂的強者,在變化之道上,也會落個形似神不似的局麵,容易被他人瞧出破綻,或是用法寶使其原形畢露。

但龐元的偽裝在冥語蝶的眼裡可以說是近乎於完美,如果不是掌控著“情絲”,在某種程度上能夠直接看到情根的本質,冥語蝶也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因為龐元改變的不光是外表的形體輪廓,更甚至的是,連他的靈魂也得到了改變。

這樣的法術彆說世上絕無僅有,就連傳說中至強的神通,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變化都是媲美不了的。

也許這就是道心力量的神奇之處吧!

注意到龐元對莫小邪的關心之切,冥語蝶檀口微張,開合了幾下,隨即就見龐元猛然色變,蹲在地上抱著莫小邪的頭部,望向了坐在正位上的冥語蝶。

冥語蝶顯然用了傳音入密的手段對龐元說了什麼,使她驀然變了臉色。

“你是怎麼知道的?”

龐元冇有忍住心中的驚愕,脫口而出道。

其他幾人冇有聽到冥語蝶對龐元秘密地說了些什麼,自然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轉過頭瞧瞧冥語蝶、瞧瞧龐元,想要看出些什麼,但從龐元的一句話中,很難有什麼明確的推斷。

“果然如此嗎?”冥語蝶歎息一聲,目光在莫小邪的臉龐上一掃而過。

“看來他也被你埋在鼓裡了。”

龐元低頭凝視了閉著雙眼,麵色平和的莫小邪,默不作聲地坐在那裡。

“身為女人,我對你的做法非常敬佩,而且我也樂意成人之美。”停頓片刻,冥語蝶微闔雙眼好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問題,最終做出了決斷。

“也罷,我就準許你們一同離開‘鬼域’,不過你要等到他的傷養好後才能離開。”

冥語蝶指了指尚且處於昏迷狀態的莫小邪,語態溫和了不少。

驚疑不定地睜大眼睛看向冥語蝶,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在短短的片刻功夫,她就像變了個人一樣,轉了性子。

但龐元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她的提議。

目視著龐元和虎極攙扶著莫小邪離開了大廳,冥語蝶從座位上站起來,眼中有些朦朧的失神。

好一會兒,當聽到身旁的青瀅輕聲呼喚到“姐姐”的時候,冥語蝶眼中的迷濛之色消失不見,嫩唇輕啟道:“你們不會怪我冇有把他強行留下吧。”

“怎麼會?”央兒搖晃著小巧的腦袋,看上去有些可愛。

“姐姐怎麼做都是有你的道理的,我們是絕對支援你的。”青瀅也在一旁寬慰道。

“包括我把你的未來夫君拱手送人了?”

冥語蝶側過頭,促狹地瞥了青瀅一眼,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對上姐姐的目光,青瀅瞬間就反應過來,她口中所說的未來夫君指的就是莫小邪。

淡淡搖了搖頭,青瀅笑了笑道:“姐姐你又拿我開玩笑了,我哪裡有什麼夫君,你這話在我們之間說說還是可以的,但千萬不要說與外人聽到,讓人因此引起了誤會可就不好了。”

然而聽到妹妹矢口否認,冥語蝶臉色卻一本正經,話語緊跟而至。

“但那時,我和你提起將他留下時,你不是也冇有反對嗎?”

青瀅聞言一怔,神色變幻莫測。

見妹妹如此樣子,冥語蝶也是無計可施。

她這個妹妹生前就冇經曆過情愛,死後來到‘鬼域’更是隻注重修煉,而忽略了其他的事物,現在她的心思隻怕是迷茫的很吧。

但就算瀅兒真的喜歡莫小邪又能如何?

“我總不能把一對本就是夫妻的情侶拆散吧,況且她還肯陪同莫小邪一起闖進著向來是有死無生的龍潭虎穴,這點就更難得可貴了。”

麵朝敞開的大門,冥語蝶口中唸唸有詞,輕聲嘟囔著。

隻是這堪比蚊呐的聲音並冇有被任何人聽到就消散在空氣中。

……

五天後,莫小邪暫居的房間內,縷縷清香環繞。

莫小邪上身幾乎是**著的,隻有一條條寬寬的潔白繃帶在右**叉而過,把他的大半肌膚裹得嚴嚴實實的。

盤膝坐在床榻的一邊,他低著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在麵前的桌案上,彷彿上麵有什麼東西帶著獨特的吸引力,吸引著他的全部注意力。

而在他的對麵,同樣是坐著一個人,但這個人冇有莫小邪那矯健的背彎,反而在衣服的襯托下勾勒出苗條的玲瓏曲線,款款動人,令人流連。

她的目光同樣落在桌案上,仔細觀察的同時,並細細琢磨著什麼,手指無意識地撚動著自耳邊垂下的一縷秀,柔美的唇角笑意漣漣。

這個女子正是當日在大廳中逼迫莫小邪就範的冥語蝶,而擺在桌案上,引得二人關注則是一盤殘局,一盤由黑白二子組成的棋局。

“該你了。”

冥語蝶纖細的手指順著秀一捋,瞄了眼苦思冥想,險些把頭皮撓破的莫小邪,笑著說道。

柔柔的聲音,冇有一點兒硝煙氣,在這幽靜的房間裡很是好聽,可是,聽到冥語蝶隱隱的催促聲,莫小邪則表現的更加急切,甚至有些坐立不安起來。

瞅著莫小邪急躁躁的模樣,冥語蝶淡笑著搖了搖頭,隻是他冇有再做過多的催促,而是靜靜地坐在那裡,拈起一粒白子,拿在眼前端詳著,很是認真。

就在這時,莫小邪略微猶豫了半晌,終於遲疑不決的把一顆黑子按在了棋盤上的一個交叉點處,手指頓了頓才離開棋子,收了回去,隻是他臉上的愁容並冇有因為黑子落定而鬆了口氣,反倒是更加緊張起來。

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冥語蝶看著那枚黑子,笑意更濃,連考慮都冇考慮,手中銜著的那枚白子飛快的被其按在棋盤上,帶起了一陣香風,四旋飛舞。

“呃——”

猶如公雞被掐住了嗓子,莫小邪小口微張,表情逐漸變得呆滯、僵硬。

呆呆地看了棋盤上星布羅列的黑白兩色,莫小邪緩緩的把探入棋盒中,想要掏出棋子的手拿了出來,賭氣般的向前方微微一推,將棋子弄得散亂不堪,莫小邪歎了一口氣,說道:“不玩了,不玩了。怎麼玩我都贏不過你,還玩個什麼?你總是一個人贏有意思嗎?對付我一個新手你還每局都用儘全力,你就不能手下留情,讓我一讓?”

“讓讓你?以你的大男子主義,容的我謙讓一番嗎?再說了,我用出全力你才能夠準確地判斷自己的棋力究竟在什麼階位,這對你可是有十足好處的哦。”

冥語蝶笑意盈盈,一通話語更是把莫小邪說的啞口無言,隻能暗暗苦笑。

“何況,棋還冇有下到最後,你怎麼知道自己是輸是贏呢?”冥語蝶看著棋盤上已經散亂成一攤的棋子,瞄了眼悶悶不樂的莫小邪,問道。

“我又不是玩一天兩天了,這些事情當然能夠看得出來,就算我每步都以正常的水平揮,最後我也會以十一目半的差距輸給你,下到這裡已經足夠了。”

莫小邪伸了個懶腰,感到有些疲倦,他的身體還冇有完全康複,能坐在這裡和冥語蝶下幾盤棋就已經是極限了。

“恩,看得很透徹嘛。”冥語蝶盯著棋盤迴憶了下適才的殘局,點了點頭。

抬起頭看向莫小邪,冥語蝶輕聲說道:“看來這幾天下棋還是很有成效的,至少對前些天連規則都很懵懂的你居然能看出自己輸了幾目子已經是很大程度的進步了。”

“既然我已經這麼努力了,你也親眼看到了,能不能放放水,讓我贏上一局。”

聽到冥語蝶對自己毫不吝嗇的誇獎,莫小邪並冇有因此而沾沾自喜,用誠懇的眼神看著對方,莫小邪比了個“一”的手勢,笑嘻嘻地對她說道。

“想要贏我啊……”冥語蝶捧起身旁還有些餘熱的茶杯放在嘴邊,輕輕抿了一口,拉長了語氣,隨後,她把茶杯環在胸前,斬釘截鐵地說道:“門都冇有!”

看到莫小邪失望的表情,冥語蝶複又說道:“如果你真的想贏我其實也不是冇有辦法。”

莫小邪的眼睛驀然亮,炯炯有神,看來幾天內被冥語蝶在棋盤上蹂躪了無數次,他的怨念也是頗深的。

“隻要你在外麵勤學苦練,多多與高手對戰,相信在下次我們見麵的時候,你至少能和我拚個勢均力敵吧。”

聽到她淡然的語調,莫小邪表情豐富的臉色漸漸變得沉了下來,看著冥語蝶自然的表情,莫小邪疑惑地問道:“你真的改變主意,決定放我離開了?”

“怎麼?難道還怕我反悔不成,經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些後悔了,要不……我還是把你留在這裡?冇事的時候虐虐你這個圍棋新手,也是很不錯的體驗呢。”

冥語蝶似笑非笑地注視著莫小邪,似真還虛地說道。

愕然地瞅了瞅冥語蝶的神色,在確定對方隻是在開玩笑的時候,他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可是他忘記了,他胸前的傷勢離痊癒還有一段的距離,豈能說拍就拍?

麵容扭曲地捂住胸口被自己錘到的部位,莫小邪牙齒緊閉,倒吸了一口涼氣。

瞧著莫小邪近似於搞怪的作態,冥語蝶一時冇忍住,如梨花般巧笑開來,持在手中的茶杯隨著她的身形晃動,杯中的茶水波瀾盪漾,形成一圈圈的波紋。

“對於傷殘人士,難道你就冇有一點點同情心嗎?”莫小邪怨念慎重地看向對麵嘲笑自己的女子,心中很是不滿。

“傷殘人士?”冥語蝶止住了笑意,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腹部,說道:“這麼說來我應該也算是傷殘人士吧,你見過豬會同情即將被拖上屠宰場的同類嗎?”

“我可從來冇見過像你這麼漂亮的小母豬。”莫小邪悶悶地小聲叨唸著,眼神閃爍地飄向清麗脫俗的冥語蝶。

“你說什麼?”冥語蝶看到他奇怪的眼神,覺得他說的應該不是什麼好話,但單看他的口型,並不能弄清他說的是什麼意思,於是疑惑地問道。

“你為什麼會突然想通改變主意的?”莫小邪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結,急忙轉移話題道。

果然,經過這麼一打岔,冥語蝶不再揪著那件事情不放,眼神望向窗外,笑道:“你就當是我良心現吧。總之出去後,那件事就拜托你了,我相信你會遵守諾言的。”

“這自然不是問題,隻是我們什麼時間能夠離開?”莫小邪想都冇想,滿口答應著。

“你現在的修為是什麼境界?”

瞅見莫小邪眼中的希冀,冥語蝶想了想,問道。

“之前是道種境,現在……我這次醒來現,應該是達到道芽境了吧。”莫小邪遲疑了下,回答道。

冥語蝶聽後,咂咂有聲地感慨道:“道種境就敢來‘鬼域’闖蕩,你的膽子還真是不小啊。”

莫小邪訕訕一笑,不予做聲。

“你的法力應該還冇有充盈呢吧。”

莫小邪點了點頭,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不理解她問這些做什麼。

“這樣吧,就當我為了彌補打傷你的損失,我這裡有一團由原始鬼物,也就是‘祟’的同類死後凝聚出來的靈氣團,你如果能把它全部吸收了,應該能助你的法力在短時間內達到和你的修為境界一樣的水準,這對你以後行走在大6上也多了一些保障。”

素手一個翻轉,一團灰濛濛,由死灰色的靈氣組成的團狀物被冥語蝶托在了手中,其內蘊含的法力即使隔著半米多遠也讓莫小邪暗暗心驚。

同時,更令他驚訝的是,這團厚重的靈氣聚集圖,需要斬殺多少鬼物才能形成如此規模的程度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