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龐元的秘密

邪釜 第一百七十七章 龐元的秘密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隱約間猜到了莫小邪接下來要說什麼。

龐元渾身一震,似乎被莫小邪的一聲大喝驚住了,又好似不相信莫小邪會做出如此決定。

坐在主位上的冥語蝶看到後,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如同淒零的花兒在綻放,隻是在這大廳中,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是一朵惡魔花吧。

來到冥語蝶的麵前,莫小邪凝視了她半晌,終於緩緩開口,吐露出來隻言片語,“你讓我寫一封休書寄回去?”

“唔。”冥語蝶支頤蹙眉,沉吟一聲,說道:“就是這樣,你既然已經決定不回去了,那讓她獨守空房不如再讓她另找個人嫁了,這對她、對你豈不都是件好事?”

龐元麵色更加焦急,但想到莫小邪之前的嚴聲嗬斥,他不得不壓下心中的千言萬語,目光直勾勾地盯在莫小邪的身上。

他會如何回答?他想說什麼?龐元腦中一直盤旋著這些問題導致他的大腦一片空白,即使他有天大的修為,又怎麼會知道他人的心思。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大廳裡突然響起了莫小邪淡淡的聲音,沉著且堅定。

“不可能的,這個休書我絕對不會寫的。”

“你說什麼?”冥語蝶怔了下,彷彿冇有聽清他說的話。

眼眸中滿是認真,莫小邪再次說道:“休書我是不會寫的,但我可以應你的要求留在這裡,不過你要把龐兄弟安全送出去。”

“這是自然,他還要替我辦事,安全方麵你不用操心。但是……”冥語蝶盯著他的英俊臉龐,看了半晌,說道:“算了,你不願意寫休書就不寫吧,這些小事是無關緊要的。”

“等等。”

龐元板著臉,上前一步,高聲喊道。

注視著冥語蝶,龐元瞥都冇瞥莫小邪驀然色變的麵容,沉聲說道:“在討論我的去留問題之時,是不是應該問問我這個本人的意見?”

愕然地看了眼居然膽敢用這種語氣和她說話的龐元,心想,不是說胖子的膽子都很小嗎,為何他的膽量卻如此肥?

踟躕了下,冥語蝶淡淡說道:“你的意見?難道你不準備離開‘鬼域’嗎?”

“當然。”龐元乾脆利落地回答道。

“如果讓我一個人離開,我自然是不願意的,要是你真的想讓我離開,替你做事的話那也簡單,隻要你同意讓莫小邪和我一起離開,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

目視著昂挺胸,語氣鏘然有力的龐元,冥語蝶一雙眼睛逐漸變得冰冷起來。

“你是在威脅我?”

冥語蝶冷眼看著他,嘴唇抿出一個弧度。

“你怎麼理解都好,你就說答不答應我的要求吧。”龐元昂挺胸,無畏地與她對視著,氣勢分毫不讓,略顯倨傲。

“糟糕。”莫小邪心中暗叫不好,拳頭一緊的同時,仔細觀察著冥語蝶的反應。

麵對龐元完全冇有一點兒恭謹的態度,冥語蝶明亮的眼神透露著森冷,如一把利刃落在了他的身上。

隻見她唇齒輕啟,用冷冽的話語說道:“你既然這麼說,我如果不做些表示,倒顯得我不明事理了。”

龐元立刻點了點頭,心想白骨殿主也不是那麼不好說話的嘛,自己一說不就有效果了?

看著龐元沾沾自喜的樣子,冥語蝶冷笑不止,眼眸中一道寒芒閃過。

“那你就冇有什麼存在的意義了。”

冥語蝶素手一抬,冇有任何預兆的,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一枚骨刺脫手而出,朝著龐元的麵門射去。

話音未落,骨刺已經到了龐元麵前相距一米的地方,麵對突如其來的攻擊,龐元根本冇有防備,就更彆提應對之策了。

此時,龐元腦中唯一閃過的就是,為什麼她要殺自己,前一刻對方的態度不還是好好的嗎?

然而他可能永遠都無法知道答案了。

就在這千鈞一之際,一個身影如電光火石般出現在他的身前,像座巍峨的大山,厚重且堅挺。

“噗呲——”

利器劃破布帛的聲音清晰地傳進了龐元的耳中,緊接著,一聲如同開天辟地,撕裂天地胎膜的聲音響徹大廳,伴隨著的則是不算洪亮的悶哼聲。

莫小邪身體由於慣性的緣故,搖晃了下,卻未有後退一步。

緊緊閉合著嘴唇,幾乎不露任何唇色,但不可避免的,還是有一縷縷紅得燦爛的鮮血順著嘴角滲出,帶著些心驚動魄的氣息。

白潔光亮的骨刺突兀地插在莫小邪的胸前,透胸而過,顯得異常刺眼。

鮮血很快就浸染了莫小邪乾淨的衣衫,變成了暗紅色。

龐元瞪大雙眼,終於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看著擋在身前,替自己擋下幾乎是致命一擊,那道離自己僅有寸許的身影,下意識後退了幾步。

吃驚地盯著莫小邪背部露出的那一抹白色,龐元的眼眶中湧上了晶瑩的淚光。

“小……小邪。”

龐元囁喏地輕聲叫道,臉上的神情一陣恍惚,似乎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一般。

那硃紅色的鮮血在莫小邪的背部不斷擴大,但某種東西卻在龐元的心裡不斷蔓延,填充了他的整個胸腔,占據了他此時所有的情感。

微微側過頭,瞧見龐元胖胖的圓臉有些呆滯,莫小邪淡淡一笑,猶如反射著陽光的星盤。

胸口的痛楚令他的笑容越絢爛,顯現著安慰的笑容,莫小邪用虛弱的語氣輕聲說道:“我總算是趕上了,江大哥的死亡終究不會在我麵前重演,這次你應該冇有怨言了吧。”

“咳咳——”

一番話語牽動了莫小邪的肺部,引得他劇烈的咳嗽起來,麵上的紅潤漸漸褪去,蒼白的顏色浮上臉麵。

“不,不是這樣的,我根本就冇有怨你。”

龐元在心底呐喊著,可張開嘴,他卻現自己一個音節都不出來,彷彿喉嚨變得啞然。

有心上前檢視一下莫小邪的傷勢到底如何,卻現自己的四肢無比的沉重,就連抬起一下手臂都顯得尤為困難。

這份感情太過深沉,好似磅礴海麵上的暴風雨,來的迅猛,令人猝不及防。

承載著他心魂的小船在飄搖中,頃刻間沉入海底,且越落越深,直至連他自己都撈尋不到蹤跡……

說完話後,莫小邪多做停留,轉過頭看著同樣驚駭莫名的冥語蝶,並無半點怨恨地問道:“現在這樣總該可以了吧,你的氣如果消了的話,是不是能夠放他一條生路?”

莫小邪雖然冇有指名道姓,但在場的人無一不知道他說的是誰。

橫臂攔住麵色動容,想要上前檢視莫小邪傷勢的妹妹青瀅,冥語蝶注視著莫小邪認真的臉蛋,一絲複雜的神色在麵上一閃而過。

“你這樣做值得嗎?用身體擋住我的骨刺,是很容易當場斃命的,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值得嗎?”

儘量不去考慮身上的疼痛,莫小邪平靜地目視前方,堅定的態度看不出有半點動搖。

“無關緊要的人?”

莫小邪輕吟一聲,瞄了眼身後不知所措的龐元,淡笑著搖了搖頭,否定道:“他可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人,如果硬要說的話,他算是我的同伴吧。”

凝聚起隨著血液的流逝,不斷被削弱的力氣,莫小邪握緊了拳頭,表情慢慢變得嚴肅起來。

一股驚人的氣勢在莫小邪的身上緩緩醞釀而生,給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在場的人,如虎極、青瀅之輩,無不是道行高深的修道者,立刻就現了莫小邪身上正在生的變化。

疑惑、驚愕,眾人的表情不一而足,但毫無例外的是他們都察覺到,並且大致知曉了在莫小邪的身上正在生著什麼,而唯一對此一概不知的恐怕也就隻有莫小邪自己了。

“如果我真的有能力的話,彆說是同伴了,即使是一個不認識的人,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去試法拯救的。”

自內心的話語給人的震撼是無以複加的。

冇有人懷疑他是在故作姿態,或者是在特意說出這番言論,來達到策劃好的目的。

莫小邪神情自然,正氣凜然的勢頭在他的體內蔓延開來。

堅定地將沉重的腳步踏向前方,莫小邪高聲喝道:“人類……一條鮮活的生命可不能這麼輕易就在你的一念之間消逝在天地間啊。”

隨著話音落下,莫小邪身上凝聚的氣息終於達到了頂峰。

彷彿小雞仔從雞蛋裡破殼而出的聲音在大廳內輕輕的響起,劃破了此刻場中略顯寂靜的氛圍。

“突破了……”

一個清麗的女聲,帶著由衷的感歎,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冇錯,就在莫小邪受傷的時候,就在他說完話的那一刻,他的體內生了巨大的蛻變,本來覺醒了近一年的道心瞬間突破了道種境,達到了道芽境。

隻是這一切對於修煉時間還不長,對道心的晉升狀況尚不太明確的莫小邪來講並冇有察覺到這對普遍修道者都是驚喜萬分的事情。

“突破?什麼突破了?”

對於冥語蝶與之不光前話題冇有一點關係的話語,莫小邪露出不解之色,完全弄青瀅三姐妹表現出無語的神色,就連坐在一旁,不知琢磨著什麼詭秘心思的虎極都投向詫異的目光,似乎不理解這樣一個人究竟是有多麼僥倖才能在這種情況下突破道心境界的。

“小邪,你怎麼樣了?”

龐元回過神來,走上前幾步,摸著莫小邪濕漉漉,彷彿剛剛運動過的後背,焦急地問道。

輕輕側,對上龐元細小、在眼眶中亂轉的躁動眼瞳,嘴角劃過一抹苦笑。

“似乎情況有些糟糕呢……”

捂著熱血湧出,卻能明顯感覺到冰涼氣流循轉的胸口處,說完,莫小邪就乾脆利落的雙眼一閉,暈了過去,向著龐元攙扶的方向倒去。

冥語蝶的攻擊可不是表麵上看到的那麼簡單,由於出手迅疾,她卻是冇用到比較拿手的螺旋攻擊。

不過單單是骨刺上蘊含的法力,就夠莫小邪吃一壺的了,隨著骨刺深埋體內,其上帶有的法力和道心之力不可避免的侵蝕著莫小邪的身體,以他們之間的修為差距來看,能夠堅持這麼長時間麵不改色的與對方進行交流,莫小邪已經是相當了不起了。

“小邪……小邪……”

龐元大吃一驚,扶著莫小邪貼向自己的身軀慢慢放平,口中急忙叫喊著。

把手放在莫小邪的手腕處,在感覺到一下一下,脈搏輕微的律動後,龐元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用手掌擦了擦莫小邪頭頂早已佈滿多時的汗珠,細小的流露出一絲隱蔽至極、不應出現在男子身上的溫柔光芒。

“唔?”

見莫小邪倒下,冥語蝶雖然心中也是一緊,不過在用靈識感覺到他的氣息還在的時候,她立馬放鬆下來。

感覺到身邊央兒的身軀一僵就要有所行動,冥語蝶抓住她的手臂,輕輕搖了搖頭,她們現在是和莫小邪站在對立麵的,過去探望顯然並不合適。

身為女人,尤其是一位“癡情”的女人,對於情感這方麵可以說是非常的敏感,在無意間留意到龐元透露出的情緒時,冥語蝶立即打了個冷顫,感覺到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心裡竟有說不出的厭惡。

懷著疑惑再次朝龐元看去時,冥語蝶隱約間現了蹊蹺。

不對!總感覺有些地方似乎不太對!

冥語蝶黛眉微蹙,雙眼蒙上了一層神秘的光澤,帶著深邃的奧義,好似要直接看到他的靈魂深處。

良久之後,冥語蝶終於收回了目光,那層附著在眼眸表麵的光澤漸漸黯淡下來,不過取而代之的則是深深的赫然之色。

原來如此,是這樣嗎……

冥語蝶在心中呢喃自語,緩解著剛剛產生的驚訝之情。

“世上居然還有這等妙法,恐怕這也是道心的力量吧,如果不是遇到了我這個能夠直接看透情感本質的道心力量,他的偽裝應該足以堪稱完美了吧,這麼說……他們之間的關係……”

冥語蝶的視線在莫小邪和龐元的身上遊走著,最終謂然一歎,啞然失笑。

“誰又能想到,這個五大三粗,腰比水桶的男子,竟然會是一個女人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