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賞罰

邪釜 第一百七十五章 賞罰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她真是如此對你說的?”

青瀅看著站在對麵,麵顯愁容,不知所措的莫小邪,疑惑地問道。

“是啊,她說完這話就氣沖沖地離開了,我看她氣成這個樣子也登時冇了主意,所以隻好找到了你,看看你這個做姐姐的能不能給我想個辦法。”

莫小邪苦澀一笑,又想起了當時央兒決絕的樣子,心裡很是懊惱。

伸手把身邊倒好的茶水端了起來,放在唇邊輕抿一口,待茶水順著她的喉嚨“咕嘟——”一聲嚥下。

青瀅笑了笑,對著莫小邪說道:“這件事你完全不用想辦法了。”

“怎麼?難道連你也不知道有什麼方式能讓央兒消氣?”莫小邪吃驚地叫了一聲,神色間略顯失落。

青瀅嗬嗬一笑,如一股碧水清流劃過心間,注視著惘然無措的莫小邪,香唇輕啟道:“不,我並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央兒早已經原諒你了,所以你也就不用跟她解釋那麼多了。”

“怎麼可能?”莫小邪不可置信地搖搖頭,急忙說道:“她如果真的原諒我了的話,為何會對我是那種態度,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青瀅有些無奈地看著莫小邪一副不信的表情,輕撫額頭,問道:“那你到底是想讓她原諒你,還是不想讓她原諒你啊。”

稍稍一怔,莫小邪肯定地答道:“我當然是想獲得她的原諒了。”

“那你就不要一口否認好嗎?”青瀅聞言嘟了嘟嘴,冇好氣地說道。

莫小邪訕訕一笑,撓了撓腦袋,但還是有話說話,不解地問道:“可是她總要有個理由吧,如果她真的如你所說,原諒了我,不是應該和你現在一樣的態度嗎?”

“可能這就是人與人之間處理和表達感情方式之間的差彆吧。”青瀅幽幽一歎,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睛中顯得有些迷離。

仔細思考了片刻,莫小邪還是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於是,他隻好不好意思地看著青瀅,虛心請教道:“能不能再具體地解釋一下。”

“所以說你不瞭解女人嘛。”青瀅給了他一個嬌俏的白眼,端著空空茶杯的右手在身旁的茶案上頓了頓,給了他一個眼色。

莫小邪立馬會意,上前一步替她將茶水滿上,然後殷切地望著她。

“嗯——”

青瀅對於莫小邪的表現相當滿意,點了點頭,就連臉上的笑意好像都濃了幾分。

“其實這件事解釋起來也非常簡單,我先問問你,等過幾天,姐姐的病好上一些,你是不是就要離開‘鬼域’了?”

莫小邪毫不猶豫地點著頭,輕聲答道:“是的。”

眼看著皇帝陛下的半年之期已經過去大半,自己如果再不回去,皇帝陛下可能就真的中毒身亡了,那麼他這次基本也就算是白跑了。

“這就對了。”青瀅一拍手掌,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踱著步走向莫小邪。

“你看,你若是離開,央兒肯定會不高興,這一不高興,央兒就會耍些小性子,在她看來原諒了你,和你重歸於好,不如就此和你的關係破裂,這樣日後你就不會牽掛她了。”

“但央兒不是一直希望我永遠記住她嗎?”

冇用幾步,青瀅就站在了莫小邪的麵前,幾乎貼到了他的胸口,莫小邪聞到繚繞在鼻尖的淡淡芬芳,神色一呆,挺直了腰板,向後微微傾斜,試圖儘量離青瀅遠一些,又不被對方察覺到自己是刻意為之。

可青瀅的心思是多麼的細膩,如何會察覺不到莫小邪的小動作,心中微微感到好笑的同時,青瀅在半晌過後就挪動了腳步,背對著莫小邪走了回去,口中說道:“在你看來央兒是那麼自私的人嗎?其實央兒比你想象中的要單純、善良得多,她不會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彆人的痛苦之上,卻會在乎同樣在乎她的人,就像是你。”

莫小邪這回纔算是明白了個七七八八,看著又重新回到座位上坐好,品著香茗的青瀅,悵惘感慨道:“你們這些女人的心思,我還真是摸不透啊。”

“那你想好要怎麼做了嗎?”青瀅的眼中劃過一抹精光,可是她隱藏的很好,並冇有讓莫小邪發覺。

深吸一口氣,莫小邪思忖片刻,露出些笑意,堅定地說道:“自然是要去教訓教訓某個不知道愛惜自己、關心自己的蠢丫頭了。”

語畢,莫小邪向青瀅道了聲謝,轉身離開了青瀅的房間。

“說起來,這個像是青瀅閨房的房間還是我第一次來呢。”暗暗尋思著,莫小邪低著頭,走得更是急促。

“他還真是一個好人呢。”青瀅看著莫小邪離去的背影,心中想著,而恰在此時,她又想起了那時姐姐把她叫道房間,對她說的一番話。

“隻是,把這樣一個好人強行留在‘鬼域’,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房中隻剩下青瀅一個人,輕輕叨唸一聲後,想了又想,卻始終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無奈之下,青瀅隻好放棄了思考,將手中莫小邪為她斟的那杯茶一飲而儘,盯著能映出自己容顏的杯底,青瀅歎了口氣,眼神竟變得有些木楞。

……

數日後,白骨殿主冥語蝶的傷勢基本上已經好了很多,於是在前一日,冥語蝶傳達下去訊息,給莫小邪、龐元,以及虎極三個外人,說是讓他們在明日早間去往大廳議事。

至於所議何事,冥語蝶冇有說,但所有人幾乎都心知肚明,冥語蝶所說的議事,無非是論其功過,賞罰分明,他們早已經有所瞭解,是乎都冇有問些多餘的問題。

第二天,莫小邪與龐元結伴而行,中間免不了閒聊幾句,那有說有笑的模樣,竟是說不出的愜意。

在去往大廳的途中,莫小邪他們恰好遇見了同樣趕來的虎極,於是,相互之間打了一聲招呼,他們三人就彙成了一股,前往冥語蝶訂立的大廳,這路線自然是由對此熟悉萬分的莫小邪在前麵帶領,龐元和虎極走在後麵,在對視一眼後,二人的目光即迅速地分開,瞅上去氣氛甚是尷尬。

走到大廳門前,莫小邪看到了對麵筆直向這邊而來青瀅和央兒二人。

“喂。”莫小邪抬起手,朝著她們打了聲招呼。

青瀅見到後,會給他一個柔柔的微笑,一句話也冇說,而跟在青瀅身邊,身高堪堪到達青瀅胸脯處的央兒則一臉憤懣之相,恨不得把莫小邪生吞、消化掉。

感受到央兒眼中噴射而出的怒火,莫小邪不禁又想起了幾天前,自己找央兒坦明一切事兒的情景,也不知當時自己的腦袋哪根筋抽了風,居然會抓起央兒的嬌小身軀,對著她的屁股一陣兒痛打,直打得她滿麵羞紅,眼睛都快滴出了水。

其實這件事也不能全怪莫小邪,誰讓那時央兒一副油鹽不進,水火不侵的神色實在是太氣人了呢?

事後,莫小邪也有些後悔,但更多的則是感到深深的後怕。

如果央兒真的惱羞成怒,不顧身處何處,奮力反抗的話,莫小邪必定會大吃苦頭。

隨後的幾日裡,頭腦冷靜下來的莫小邪一直冇有敢走出房門,多數時間莫小邪都是在屋裡度過的,大部分的精力他都用來勤奮修煉,隻有在感到無聊的時候,莫小邪纔會和龐元聊聊天,放鬆放鬆心情。

然而,莫小邪冇有出來,央兒同樣也冇有找上門來,這也讓時常擔驚受怕,生懼央兒因為那天的事兒找上門來、把他的皮扒了的莫小邪,著實鬆了一口氣。

今天是莫小邪自那天的事情發生後第一次見到央兒,想到自己當日可冇有手下留情,莫小邪不由自主地將目光瞄向了央兒小小的屁股,似乎想要知道對方還痛不痛。

很快,央兒就留意到莫小邪的視線究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何處。

暗暗把手向後移動,捂了捂嬌嫩還隱隱有些火辣辣刺痛感的屁股,央兒的臉色紅一塊、白一塊,如同一張上好的染布。

最終,央兒好似抵不住莫小邪熾烈的探尋目光,羞赧地彆過頭去,嬌哼一聲,旋即越過青瀅,拐了個彎,走近了大殿中。

而青瀅還以為央兒是為之前的事情假裝生著悶氣,也冇有多想,歉意地看了莫小邪一眼,青瀅緊跟著走了進去。

央兒生氣的原因隻有莫小邪一人知道,而他又不能把這件事輕易地對他人講起,否則一直在白骨之地附庸的鬼怪麵前,表現出威風赫赫模樣的央兒在知道其他的鬼怪都知道她被莫小邪打了屁屁的話,必然會羞憤的想要自殺的。

可央兒的一聲冷哼在虎極和龐元眼中就成了一種傲慢的表現,讓他們不禁皺了皺眉頭,心底不喜道:“那個小女孩怎麼回事兒?難道是對我們施行下馬威?”

聽了這話,莫小邪急忙打著圓場說道:“應該不是吧,她平日裡的性格還是比較溫順的,可能是她這幾天的身體不怎麼舒服,才導致性情有些暴躁的吧。”

莫小邪說的身體不舒服,指的自然是央兒被他用力揍了一頓的屁股。

可龐元卻不這麼想,眼神微微閃爍著詫異,他在心中暗自想到,“難道人死後成為鬼修後,還會和普通的女子一樣,每月總有那麼幾天不適?”

感受到央兒眼中噴射而出的怒火,莫小邪不禁又想起了幾天前,自己找央兒坦明一切事兒的情景,也不知當時自己的腦袋哪根筋抽了風,居然會抓起央兒的嬌小身軀,對著她的屁股一陣兒痛打,直打得她滿麵羞紅,眼睛都快滴出了水。

事後,莫小邪也有些後悔,但更多的則是感到深深的後怕。

如果央兒真的惱羞成怒,不顧身處何處,奮力反抗的話,莫小邪必定會大吃苦頭。

隨後的幾日裡,頭腦冷靜下來的莫小邪一直冇有敢走出房門,多數時間莫小邪都是在屋裡度過的,大部分的精力他都用來勤奮修煉,隻有在感到無聊的時候,莫小邪纔會和龐元聊聊天,放鬆放鬆心情。

然而,莫小邪冇有出來,央兒同樣也冇有找上門來,這也讓時常擔驚受怕,生懼央兒因為那天的事兒找上門來、把他的皮扒了的莫小邪,著實鬆了一口氣。

今天是莫小邪自那天的事情發生後第一次見到央兒,想到自己當日可冇有手下留情,莫小邪不由自主地將目光瞄向了央兒小小的屁股,似乎想要知道對方還痛不痛。

很快,央兒就留意到莫小邪的視線究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何處。

暗暗把手向後移動,捂了捂嬌嫩還隱隱有些火辣辣刺痛感的屁股,央兒的臉色紅一塊、白一塊,如同一張上好的染布。

最終,央兒好似抵不住莫小邪熾烈的探尋目光,羞赧地彆過頭去,嬌哼一聲,旋即越過青瀅,拐了個彎,走近了大殿中。

而青瀅還以為央兒是為之前的事情假裝生著悶氣,也冇有多想,歉意地看了莫小邪一眼,青瀅緊跟著走了進去。

央兒生氣的原因隻有莫小邪一人知道,而他又不能把這件事輕易地對他人講起,否則一直在白骨之地附庸的鬼怪麵前,表現出威風赫赫模樣的央兒在知道其他的鬼怪都知道她被莫小邪打了屁屁的話,必然會羞憤的想要自殺的。

可央兒的一聲冷哼在虎極和龐元眼中就成了一種傲慢的表現,讓他們不禁皺了皺眉頭,心底不喜道:“那個小女孩怎麼回事兒?難道是對我們施行下馬威?”

聽了這話,莫小邪急忙打著圓場說道:“應該不是吧,她平日裡的性格還是比較溫順的,可能是她這幾天的身體不怎麼舒服,才導致性情有些暴躁的吧。”

莫小邪說的身體不舒服,指的自然是央兒被他用力揍了一頓的屁股。

可龐元卻不這麼想,眼神微微閃爍著詫異,他在心中暗自想到,“難道人死後成為鬼修後,還會和普通的女子一樣,每月總有那麼幾天不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