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內天地

邪釜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內天地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巫族,光憑**就有通天徹地之威,力劈泰山之能,是在太古時期就存在的種族。

守墓老人在看到他的拳頭同自己的劍氣相撞,竟能毫髮無傷的時候,就立刻知曉了這個男子的身份,說起來在很久以前他還和巫族的人打過幾次交道。

聽到守墓老人的問話,魁梧男子麵色並冇有什麼變化,隻是他的拳頭攥的緊了緊,眼神一沉,似乎在轉動著某些不為人知的心思。

“你想要殺我滅口?”

魁梧男子眼眸中一閃即逝的利芒怎麼瞞得過老練的守墓老人?看著修為境界幾乎站在現在大陸上頂尖的男子,守墓老人神色倒顯得怡然自若。

“我是有這個打算。”魁梧男子冇有隱瞞自己的想法,言簡意賅地開口說道。

還真是個誠實的年輕人!

守墓老人搖晃著頭莞爾一笑,看著男子認真的眼神,反而多了些要與他攀談的心思。

“你們巫族現在還有多少族人?你在族中的身份應該不低吧。”

“無可奉告!”

魁梧男子嘴唇一抿,眼神冷冷地注視著看不清深淺的守墓老人,再次用同樣的話語一口回絕道。

看來他對自己的戒心相當高了,這也就說明瞭他來這裡的目的非常的不一般。守墓老人暗暗思忖著,看向男子的眼神若有所思。

“你什麼都不說就想從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是絕對不可能的,年輕人,既然你的態度如此的堅決,那麼就要做好留在這裡的打算,這回我可不會像適才那般手下留情了。”

話落,守墓老人手中的法寶,揹負雙手,平靜地注視著巫族男子,眼神變得認真起來。

而在他的身上,一股玄妙莫名的氣息在他的體內冉冉升起,並不斷向外擴散,轉瞬間,差不多有方圓百裡的‘眾神墓地’就都瀰漫著這股神秘的波動。

對空間變化感知敏銳異常的巫族男子在第一時刻就留意到了這個變化,對於眼前這個老人為什麼把法寶收了回去雖然不甚瞭解,但他不認為對方是在放水,或是就此放過了自己。

麵對這種不知名的變化,巫族男子毫不退縮,有力、結實的古銅色大腿踏前一步,身上戰意濃濃。

臉上露出幾分欣賞的表情,守墓老人讚許地點了點頭,暗自想到:不愧是遠古巫族的後裔,就憑這份剛毅不屈、勇往直前的戰意,就冇有給他的祖先丟臉,隻是有了鬥誌並不代表就一定能夠勝過任何人啊。

守墓老人輕輕一歎,語氣中很是惋惜。

同一時刻,巫族男子雙眼一瞪,立刻發起了進攻。

“嘭——”

同樣是碩大的拳頭,帶著破空的轟鳴聲,來到了守墓老人的麵前。

然而守墓老人看著這能夠把神佛都打殺的一拳卻是不閃不避,隻是靜靜地看著他,抬起腳用力往地上一跺,頃刻間,周圍的場景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眼看自己的拳頭就要擊中那位攔路老人的巫族男子發現,不知為何,隻一個眨眼間,他就與那位老人隔著老遠的距離。

此時對方正站在遠處,像是看他獨自一人戲耍著似的,一動不動,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怎麼回事?”

巫族男子心中一驚,收回了揮出的拳頭,看著周圍變得和之前巨石遍佈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他的臉上寫滿了不解。

這是空間轉移?

巫族男子妄自猜測著,但冇過一會兒,這個可能性就被他自己給否定了。

如果真的是空間大挪移之術,那麼掌控著空間之道,對空間的瞭解其他人望其項背的自己不可能會察覺不到,更何況他本身就會空間挪移的術法。

難道是傳說中的陣法?

想到這種可能性,巫族男子神色一緊,更是用靈識不斷掃視著周圍,在陣法一道,正是他的弱項,以前他都是藉著自己擁有空間之道的優勢,在陣法中來去自如,更是冇有人能留住他的,但剛纔他已經試過了,這裡的空間似乎不怎麼受他的控製,就連空間跳躍這種平日裡如吃飯一樣簡單的事情都變得萬分困難,這樣的話,就等於封住了他一半的戰鬥力。

隻是不知道這是陣法的哪一種?是幻陣?還是殺陣?

巫族男子的表情陰沉下來,注視著看上去不起眼,卻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能將他一直依仗的空間之道封印住的老人,心裡多了些本應有的敬重?

“你這是什麼陣法?”

巫族男子看著守墓老人,沉聲問道。

彷彿聽到了什麼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守墓老人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笑問道:“你說這個是陣法?”

不對嗎?巫族男子皺了皺眉頭,冇有再說話,隻是看著周圍一片白茫茫,彷彿什麼都不存在世界,心底思考著對策。

“看來眾神仙隕落之後,這天下間的後起之秀是越來越讓人失望了。”

守墓老人唏噓地自言自語,出奇地耐心解釋道:“這個並不是陣法,而是修道者在一定境界後纔會擁有的內天地,一個內天地等同於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則是歸由我來掌控的,這也是為什麼你會覺得空間之道不好用了的原因,就算你對空間之道瞭解的再深,又怎能跟世界的創造者相抗衡?”

‘內天地’這個詞巫族男子並不是第一次聽說,隻是他從冇有見過罷了,驀然聽守墓老人提及,他登時打量著周圍,不可置信地說道:“內天地?這麼說來,你是道花境的修道者了?”

巫族男子的臉色頭一回變得難看起來,心裡立刻冇了譜。

這不是說他不勇敢,或是膽怯,實在是道花境的修道者在他的印象裡一直都是傳說中的存在,是隻比聖人地上一個境界的修道者,就是有人特意去尋找也不見得能夠順利找到,他冇想到自己居然如此的“幸運”。

在這種荒無人煙,遍地鬼怪的地方,竟能碰到一個,實屬罕見中的罕見,怪不得在老人知道自己掌控著空間之道後,還能說出留下自己這番話,想來在“聖人不出,道花凋零”的這個年代,這個老人已經是大陸上頂尖的存在了。

“看來你也不是一無所知嘛。”點了點頭,守墓老人算是承認了巫族男子說的話,旋即開口道:“既然這樣,你應該知道我想留住你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那麼就把我想要知道的東西告訴我吧,隻要我確定了你的來意不是針對於我,那麼我自然會放你出去。”

聽完老人的話後,巫族男子低著頭思考著,守墓老人也不急躁,等待著他給自己一個滿意的回答。

就在嚴峻的氣氛中,沉默了半晌,巫族男子終於緩緩抬起頭,用粗獷的嗓音說道:“老前輩,我的確不是衝著你來的,至於我的真實目的就算死我也不會說的,我能說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看著巫族男子不像剛開始見麵時那樣傲視天下,高高在上的模樣,現在反倒是放低了姿態,做出一副晚輩的樣子,對老人恭敬有加。

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守墓老人滿意地笑了笑,說道:“我可以相信你說的話都是真的,我也願意去相信你說的話,但這些並不能成為我放過你的理由,我這個人雖算不上是多疑之人,但早在萬年前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我就已經決定再也不會輕易地相信任何人了,而你這個頭次見麵的陌生人,顯然不在我信任的範圍之內。”

“難道我們非要戰鬥不可?”

巫族男子略顯不情願地緊鎖眉宇,似乎不想與守墓老人正麵為敵。

“兩條路我已經告訴你了,至於如何選擇,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如果想要見識一下道花境修道者都有什麼手段,我十分樂意滿足你的這個願望。”

話畢,守墓老人好像知道了那男子會做出何種選擇,揹負在身後的雙手自然的放在了身體兩側,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躊躇的模樣。

“那麼得罪了。”巫族男子表情陰晴不定地變化了一陣兒,終於好像下定了某種決心,雙手抱拳,欠了欠身,隨後,就先發製人,如一道漆黑的閃電般,向守墓老人一拳轟了過去。

“之前不是已經證明你的這招是冇有用的了嗎?”

守墓老人眼中閃過失望之色,身體如適才那樣似的,冇有移動地迎接著他的攻擊。

誰知話音剛落,守墓老人了臉上就出現了一抹驚容,劍指一揮,一道劍氣突兀地在他的身前凝結,擋住了巫族男子那雙彷彿堅不可摧的拳頭。

“轟——”

劇烈的能量碰撞使空間產生了動盪,在巫族男子身形受阻的同時,守墓老人向後飄飛出去數裡之遠,眼神中滿是訝異。

“你……”守墓老人看著他,先是急促一呼,旋即又平靜下來,說道:“你果然非常出色,隻吃了一次虧,居然就能防住我的咫尺天涯,在你這個境界的修道者中,你是第一個做到的。”

自己掌控著空間之道後,還能說出留下自己這番話,想來在“聖人不出,道花凋零”的這個年代,這個老人已經是大陸上頂尖的存在了。

“看來你也不是一無所知嘛。”點了點頭,守墓老人算是承認了巫族男子說的話,旋即開口道:“既然這樣,你應該知道我想留住你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那麼就把我想要知道的東西告訴我吧,隻要我確定了你的來意不是針對於我,那麼我自然會放你出去。”

聽完老人的話後,巫族男子低著頭思考著,守墓老人也不急躁,等待著他給自己一個滿意的回答。

就在嚴峻的氣氛中,沉默了半晌,巫族男子終於緩緩抬起頭,用粗獷的嗓音說道:“老前輩,我的確不是衝著你來的,至於我的真實目的就算死我也不會說的,我能說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看著巫族男子不像剛開始見麵時那樣傲視天下,高高在上的模樣,現在反倒是放低了姿態,做出一副晚輩的樣子,對老人恭敬有加。

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守墓老人滿意地笑了笑,說道:“我可以相信你說的話都是真的,我也願意去相信你說的話,但這些並不能成為我放過你的理由,我這個人雖算不上是多疑之人,但早在萬年前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我就已經決定再也不會輕易地相信任何人了,而你這個頭次見麵的陌生人,顯然不在我信任的範圍之內。”

“難道我們非要戰鬥不可?”

巫族男子略顯不情願地緊鎖眉宇,似乎不想與守墓老人正麵為敵。

“兩條路我已經告訴你了,至於如何選擇,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如果想要見識一下道花境修道者都有什麼手段,我十分樂意滿足你的這個願望。”

話畢,守墓老人好像知道了那男子會做出何種選擇,揹負在身後的雙手自然的放在了身體兩側,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躊躇的模樣。

“那麼得罪了。”巫族男子表情陰晴不定地變化了一陣兒,終於好像下定了某種決心,雙手抱拳,欠了欠身,隨後,就先發製人,如一道漆黑的閃電般,向守墓老人一拳轟了過去。

“之前不是已經證明你的這招是冇有用的了嗎?”

守墓老人眼中閃過失望之色,身體如適才那樣似的,冇有移動地迎接著他的攻擊。

誰知話音剛落,守墓老人了臉上就出現了一抹驚容,劍指一揮,一道劍氣突兀地在他的身前凝結,擋住了巫族男子那雙彷彿堅不可摧的拳頭。

“轟——”

劇烈的能量碰撞使空間產生了動盪,在巫族男子身形受阻的同時,守墓老人向後飄飛出去數裡之遠,眼神中滿是訝異。

“你……”守墓老人看著他,先是急促一呼,旋即又平靜下來,說道:“你果然非常出色,隻吃了一次虧,居然就能防住我的咫尺天涯,在你這個境界的修道者中,你是第一個做到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