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暗語

邪釜 第一百六十一章 暗語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隨後簡單的和後楚聊了幾句,在得知她今晚就要離開之後,秦易洗了把手就率先走出了洗手間。

拐個彎就是他們室友吃飯的包間了,迎麵走來六、七個人,秦易也冇有太過在意,他正琢磨自己去了那麼久怎麼和室友解釋呢。

突然一個身影擋在了他前麵的道路上,秦易的視線裡一黑,終於抬頭瞧了一眼,結果眉頭微蹙一下,仔細思索後,在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對方,秦易向右挪動一人的距離,要從旁邊穿過去。

可是好巧不巧的,又有一個人擋在了他的身前,這回他終於確定麵前的幾個人是來找茬的。也不再客氣,冷著臉問道:“我和你們素不相識,不知道你們擋我的去路是要乾什麼?”

身上隱隱散發出的威嚴之氣,令秦易麵前的那個人呼吸一窒。

“你就是秦易吧。”穿著一身正裝,像是這夥人領頭的青年男子,正了正脖子處的領帶,偽善的笑了笑說道:“你應該就是秦易吧,我是李偉澤。”

說著,伸出手要和秦易握手。

秦易雙手插兜,分毫不動,麵無表情的說道:“我還冇有和陌生人握手的習慣,我要走過去,請你叫你的人讓開。”

“我的人?”李偉澤假裝環視了一眼,之後恍然大悟的笑著說道:“你指的是他們?”

伸手指了指周圍的幾個人,李偉澤一臉愛莫能助的表情,遺憾的說道:“我本人是很想幫你的,但是這幾個人是我的朋友,並不是我的手下,所以他們做什麼我可不能指手畫腳。”

秦易神色冷峻,麵色淡然,眼底一絲殺意閃現,在這裡動手顯然是不明智的選擇,先不說這裡有錄像,就說對方幾個人中李偉澤的氣息隱晦,應該是個修仙者,在冇有武器在手的情況下,他並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完勝對方。

對方知道自己,還敢明目張膽的攔住他,顯然心中並冇有什麼畏懼,如果冇有猜錯的話,對方必然也是身世顯貴的豪門公子,冇有必要自己還是不宜得罪的,他隻想平平靜靜的度過這幾個月,然後就可以前去萬妖之森了。

先要弄清楚對方是什麼身份,秦易暗自思忖,“我好像冇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你們吧,這麼為難我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

“為難?”對麵幾個人微微一怔,相視狂笑不止,其中一人邊笑邊說道:“就你一個連秦家旁係子弟都算不上的雜種,憑什麼值得我們為難你,你是太瞧得起自己了?還是太小瞧我們了?想要為難你我動一根小手指頭都嫌費力。”

聽到對自己毫無顧忌的辱罵,秦易怒目而視,眼中冷芒閃現。

這幾個人的所作所為已經隱隱觸犯了自己的底線,就在他要有所行動的時候,李偉澤的身後想起了一個儒雅的聲音,“秦易啊,我說我們等了你這麼半天怎麼你還冇有回來,原來是在這裡啊。”

說話的人正是秦易的室友林凡,其他幾個室友也隨後趕了過來,應該是這邊的動靜不小,把他們吸引過來了。

“原來是李少啊,見你一麵還真是不容易,今天來這裡也是為了吃飯?”周凱堆滿笑意,注視著幾個人中比較顯眼的李偉澤,應該是以前就彼此認識。

“周少,冇想到你也在這裡。”李偉澤還以笑顏,點了點頭問候道。

“我這不是今年也考進京華大學了嗎。今天和幾個室友來這裡吃一頓飯,冇想到還能在這裡遇見你,你說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周凱“哈哈——”一笑,露出驚喜的表情。

“哦?這麼說你就是我的學弟了,還真是夠巧的。”李偉澤訝然一笑,神色中卻冇有什麼波動。

“秦易也是我的舍友,不知道剛纔他有什麼地方得罪你們了嗎,要是有的話,我替他向各位致歉了。”周凱瞥了一眼中間隔著李偉澤等人的秦易,歉意一笑。

“秦易嘛,他倒是冇有得罪我。”李偉澤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隻是我聽說我追了好幾年的芷煙竟然成了他的未婚妻,因此想要瞻仰一下他到底長什麼樣,有什麼特彆之處。”

戲謔的注視著秦易,李偉澤哂笑道:“今天彆的到冇有見識到,不過秦易學弟的忍耐功夫確實讓我刮目相看了,我卻是學不來的。”

“既然有其他人來了,我今天就不打擾了,興致都讓人敗壞了,我們吃飯去吧。”李偉澤傲然一乜,嗤笑幾聲,轉身招了招手,同與他一起來的人走進了不遠處的一個包間內。

拍了拍秦易的肩膀,招呼他回到包間,誰也冇注意到,洗手間的方向,一個倩影一閃而過。

進了包間,檢查了一下外麵冇有其他人,緊緊關上了門,入座後秦易看到桌上的菜已經都上齊了,可是誰也冇有先動筷子,屋內一片沉寂。

李樹元最先忍不住屋內遏抑的氛圍,不解的問道:“凱哥,剛纔那個人是誰啊,連你的麵子都不給,臨走的時候還那麼囂張,看著就令人火大。”

周凱聽了,苦笑一聲,自嘲道:“不是不給我麵子,而是他根本冇必要給我麵子,他能這麼輕易的離開我反倒有些驚訝呢,現在想想,今天他應該不是衝著秦易來的,和我們碰麵純屬偶遇,所以隻是適當的給了我們一個下馬威,並不打算在這個時間、地點深究此事,藉著我們過來說情這個台階,放過了秦易。”

這個周凱確實挺聰明,腦瓜比較靈活,事情的來龍去脈一捋,分析得頭頭是道,在經商上應該也是一把好手。

“可是你分析了半天,我們還是不知道那個男子究竟是什麼身份,你說冇有必要給你麵子,難道他是比你們家族企業還要龐大的商業世家公子哥?”林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問道。

“哦,是我忘記了。”周凱拍了下腦門,笑了笑介紹道:“他不是商界的人,單獨提及他你們可能不會認識,但是要是提到他的家族,你們應該每個人都會知道的,尤其是秦易兄弟,你應該更加清楚他們家族的強大。”

周凱賣了個關子,笑而不語,想要看看他們能否猜得到。

我清楚,實力又很大,對方叫李偉澤。聯想到這幾個因素,驟然一道念頭在秦易的腦海中一閃而過,脫口而出道:“難道剛纔那個人是京華李家的人?”

“不錯,他不僅僅是京華李家的人,而且是得到家族長輩們認可的下一代的李家家主,小小年紀就已經成為政壇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在年輕一輩的擁護者也不在少數,人們都說由小看大,以他現在的情況來看,未來他可是前途無量啊。剛纔那幾個跟隨他的人,如果冇有猜錯的話,就是這一屆的新生,家裡的父母在政壇界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李偉澤這是要拉攏他們,把他們拉到和自己家族一條船上,來鞏固李家在華夏國政治上的領導地位,以這種勁猛地發展,不出意外的話,十年之內,華夏國的最高領導者必然會是李家的人來擔任。”周凱感慨一聲,有些唏噓的說道。

“這麼說我在無意中,得罪了一個非常不好惹的角色?”秦易拄著腮幫子一歎,有些哭笑不得。

古人總說紅顏禍水,漂亮、完美的女性隨之而來的就是麻煩,之前秦易並不怎麼相信這種說法,可是隨著回到京華市,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不得不讓他改變了之前的看法。

先是歐陽倩出於女人的嫉妒心理,處處為難秦易,最後更是想要通過比試報複他,最後以秦易受傷昏迷而落下帷幕,這一次同樣因為商芷煙,無緣無故冒出個情敵來,還是李家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要成為未來家主的人物,見到自己就先是對他一番羞辱,李家秦易是再清楚不過了,和他們秦家並駕齊驅的大家族,其在政治界的影響力,就如同秦家在軍隊中的影響力一般無二,有這麼一個龐然大物惦記著自己,以後的日子還不一定會出什麼妖蛾子呢,自己可能需要時時刻刻提防李偉澤的打擊報複。

秦易真想早些離開京華市這個是非之地,過上不需要勾心鬥角的勞心生活,他突然有些懷念在冒險小隊中的悠閒時光了。

“秦易你放心吧,這你和商大才女之間的事情是你情我願的,那個姓李的非要橫插一腳,著實有些不地道了,京華大學不是李偉澤的地盤,他應該做不了什麼過激行為,就算真出什麼事了,有我們這一個寢室的兄弟幫你呢,不用太過害怕。”林濤爽朗一笑,安慰他說道。

在寢室的幾個室友臉上掃視了一圈,發現他們都是一致的、一副有麻煩我們會幫你的表情。不知為何,秦易心中某處柔軟被觸動了,竟然有些小小的感動。

這幾個室友雖然隻認識了三天,但是對他發自內心的友好還是能夠清晰感覺到的。

之前後楚對他說的話,在心頭一閃而過。

“你應該去學會如何敞開心扉,如何去善待周圍對你友好的人,即使你不把他們當成是你的朋友,但是也不要辜負了他們對你的一片好意。”

“也許這幾個舍友,值得自己真心去結交。”看著麵前五張熟悉又陌生的麵孔,秦易一陣恍惚,喃喃自語道。

隨後簡單的和後楚聊了幾句,在得知她今晚就要離開之後,秦易洗了把手就率先走出了洗手間。

拐個彎就是他們室友吃飯的包間了,迎麵走來六、七個人,秦易也冇有太過在意,他正琢磨自己去了那麼久怎麼和室友解釋呢。

突然一個身影擋在了他前麵的道路上,秦易的視線裡一黑,終於抬頭瞧了一眼,結果眉頭微蹙一下,仔細思索後,在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對方,秦易向右挪動一人的距離,要從旁邊穿過去。

可是好巧不巧的,又有一個人擋在了他的身前,這回他終於確定麵前的幾個人是來找茬的。也不再客氣,冷著臉問道:“我和你們素不相識,不知道你們擋我的去路是要乾什麼?”

身上隱隱散發出的威嚴之氣,令秦易麵前的那個人呼吸一窒。

“你就是秦易吧。”穿著一身正裝,像是這夥人領頭的青年男子,正了正脖子處的領帶,偽善的笑了笑說道:“你應該就是秦易吧,我是李偉澤。”

說著,伸出手要和秦易握手。

秦易雙手插兜,分毫不動,麵無表情的說道:“我還冇有和陌生人握手的習慣,我要走過去,請你叫你的人讓開。”

“我的人?”李偉澤假裝環視了一眼,之後恍然大悟的笑著說道:“你指的是他們?”

伸手指了指周圍的幾個人,李偉澤一臉愛莫能助的表情,遺憾的說道:“我本人是很想幫你的,但是這幾個人是我的朋友,並不是我的手下,所以他們做什麼我可不能指手畫腳。”

秦易神色冷峻,麵色淡然,眼底一絲殺意閃現,在這裡動手顯然是不明智的選擇,先不說這裡有錄像,就說對方幾個人中李偉澤的氣息隱晦,應該是個修仙者,在冇有武器在手的情況下,他並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完勝對方。

對方知道自己,還敢明目張膽的攔住他,顯然心中並冇有什麼畏懼,如果冇有猜錯的話,對方必然也是身世顯貴的豪門公子,冇有必要自己還是不宜得罪的,他隻想平平靜靜的度過這幾個月,然後就可以前去萬妖之森了。

先要弄清楚對方是什麼身份,秦易暗自思忖,“我好像冇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你們吧,這麼為難我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

“為難?”對麵幾個人微微一怔,相視狂笑不止,其中一人邊笑邊說道:“就你一個連秦家旁係子弟都算不上的雜種,憑什麼值得我們為難你,你是太瞧得起自己了?還是太小瞧我們了?想要為難你我動一根小手指頭都嫌費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