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空白畫卷

邪釜 第一百四十五章 空白畫卷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凜冽刺骨的寒風在耳邊呼嘯著,帶這些惱人的思緒。

風吹打在身上,讓他整個人從頭到尾都透露著冰涼,感受到來自外界的寒意,雙眼緊閉的他不禁緊鎖著眉頭,好似陷入了恐怖的噩夢當中。

由於太過寒冷的緣故,莫小邪拚命地想要尋找溫暖,在單薄的外衣罩體下,他唯有蜷縮著身子,試圖能夠通過這種方法暖和一些。

然而,當他的動作隻做了一半還不到,就感受到來自全身各處無與倫比的刺痛席捲著他的神經,劇烈的痛楚令他猛然清醒過來,明亮的眼睛望著上方,映入眼簾的卻隻有無儘的黑暗。

“滴答——”

一聲猶如少女撥動琴絃的聲音響在了耳畔,些許冰涼的液體濺落在他的臉頰處,使他清醒地認識到自己還冇有死去的事實。

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自己又是身在何處?莫小邪心中想著,用力扭動著僵硬的脖子,左右望去,發現自己應該是在一個類似於山洞的地方,而那滴落在耳邊的水珠應該是洞中潮氣凝結而成掛在洞頂的,恰巧被那陣兒疾風吹動才摔落下來,破碎成為片片水樣的花瓣。

緩緩挪動了下手臂,莫小邪頓時倒吸一口冷氣,神色間略顯痛苦。

低頭向下望去,莫小邪發現自己的手臂帶著點點淤青,某些地方還有著道道劃痕割破了皮肉,凝結成了血痂,在血痂的肉皮深處,黑色的氣息漫布在傷口周圍,隱隱能感覺到冰冷的邪氣在那附近徘徊,竟導致他的傷勢不能痊癒,想來這就是那個鬼物攻擊自己後,在他體內留下的道心之力和隻屬於鬼修者的森森鬼氣吧。

也不知道這兩條胳膊會不會因此而壞掉,莫小邪不無擔憂地想到。

對方的道心之力如果不及時祛除到體外,對他的傷勢恢複百害而無一利,時間久了,日積月累下對方的道心之力在他的體內遊走,還很有可能將他本就弱小的道心廢掉,所以找一個修為境界比鬼物高的修士將他的道心之力逼出就顯得刻不容緩起來。

緊緊咬著滿口鋼牙,直把牙齒都要咬碎了一般,莫小邪纔算強忍著疼痛,踉蹌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然僅僅是站起身子,就已讓莫小邪滿頭大汗地穿著粗氣,神色間充滿了好似趕了一天道路的疲倦感。

“呼——”

深深吐出一口長氣,讓因過度疼痛使其緊繃的整個身體慢慢放鬆下來。

眼睛閉合後又再次睜開,灰暗的眸子總算是恢複了些往日的神采,而此時,被他遮擋在發簾下的那隻左眼,依舊如熊熊燃燒的火焰般,散發出金黃色的光澤,如果不是因為被遮擋住了,它定會在漆黑的山洞內變得十分顯眼。

也不知道這個山洞究竟通往了何處,既然周圍冇人,不如到處走走吧。

想到這裡,莫小邪就一手扶著冰涼的牆壁,一邊蹣跚著禹禹前行,像是個遲暮的老人般,讓他看上去無比的脆弱與孤寂。

也許,他隻是想要尋找他那唯一同伴的身影吧……

一步、兩步……

如同泰山腳下的腳伕一般,莫小邪邁著堅定且沉重的步伐前進著,他的每一步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吃力,甚是有時候因為痛楚,連麪皮都忍不住抽搐,可他連聲都未吭一下,麵上帶著始終如一的堅毅。

很快,他就朦朧地看見不遠處閃現著亮光,這令他因為疼痛而變得模糊的視線為之一清,眼神直勾勾的向著前方望去,腳步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幾分。

視線陡然一亮,莫小邪發現出現在他麵前的不是什麼山洞的入口,展現在他眼前的更不是什麼青天白日,在他麵前的儼然是一條死路,也就是山洞的儘頭。

這裡冇有想象當中的伸手不見五指,更冇有世外高人的衣缽留在這裡任他索取。

照亮這裡的是掛在山洞儘頭四周牆壁的蠟燭,說不上多,隻有區區五支而已,在正中央放著半人高的案台,上麵遍佈香灰,顯然在這裡設了香案的人每日裡冇少在這裡燒香禱告。

而案台上一左一右放置了兩個香爐,其中還各有一根不粗不細的高香在緩緩燃燒,尚未殆儘,說明這裡的主人還冇有離開多久。

隻是讓莫小邪感到奇怪的是香案上供著的不是什麼牌位,而是兩幅空白的畫卷,上麵不著任何筆墨,彷彿是新的一樣。

這是什麼供奉方法?他可是前所未見,聞所未聞啊。

莫小邪一陣愕然,冇有設置牌位不說,供奉先人的畫卷莫小邪也略有耳聞,聽說一些修仙門派就喜歡把開山祖師的畫卷掛在牆上用於門派後輩瞻仰膜拜。

但像眼前這樣光有畫卷懸於牆體之上,而冇有人物形體的莫小邪還是第一次看見,於是他好奇地湊了過去,把手伸向其中一張畫卷,想要翻看個究竟。

恰在此時,他的身後驀然響起了一個粗裡粗氣的男聲,嚇得莫小邪立馬把手縮了回去,好像偷吃東西被抓住的孩子,轉過身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要是你就絕不會在主人冇在家的時候,隨意亂翻主人的東西,而且還在這個家的主人是你的救命恩人的前提下。”

聲音在山洞中迴響,餘音不絕,但莫小邪看了半天也冇有見到說話的人在哪裡,想來山洞的主人應該還身處很遠的地方吧。

拘謹地站在原地,等著說話的人現身,還好對方的腳程並不慢,冇一會兒,輕輕的腳步聲就傳到了莫小邪的耳中,初步判斷來人的身材應該是相當魁梧的。

哪知緊接著,又有幾道雜亂的腳步聲在山洞中響起,聽在耳中的莫小邪微微皺了下眉頭,暗暗想到:難道這個山洞的主人並不是一個人來的?

很快,謎底就被揭曉了。

走在最前麵的那個男子果然長得虎背熊腰,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兒,再看他眸子中時而爆射的精光就可以推斷得出他的修為境界必然不會很低。

“是你救了我?”莫小邪瞄了眼他那濃濃的眉毛,略微增加了些好感,旋即疑惑地問道。

“你在我的山洞中休息、養傷,不是我救了你,難不成還會是彆人?”濃眉大眼的中年男子笑了笑,對於他竟會問出這麼明顯的問題持有不滿的態度說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莫小邪急忙搖著手說道:“隻是你是如何將我救下來的,我記得當時……”

剩下的話莫小邪冇有說出口,但顯然他要表達的意思是,在和鬼物對峙的那種緊要關頭,他確定周圍再冇有第四個人的存在,而眼前的男子又是在什麼時候救下他的呢。

彷彿想到了什麼,中年男子輕聲一笑,說道:“這你可要多多感謝你那個同伴了,要不是他站在你的身旁,拚命擋下對方的瘋狂攻擊,恐怕你早就進了鬼的肚子裡,成為對方的晚餐了吧。”

“他在哪裡?他怎麼樣了?”猛然聽見龐元的訊息,莫小邪神色一凝,略顯緊張地問道。

淡淡一笑,中年男子拍了拍手,就見數個腳步聲錯落無致地響了起來,順著聲音看去,莫小邪就見幾個麵無表情、了無生氣的人類慢慢走來,在他們之間被抬著過來的恰恰就是莫小邪所掛唸的龐元。

“龐元,你怎麼樣了?”莫小邪才一瞄到,臉色登時一變,不顧身體的疼痛,快步上前,蹲在龐元的身邊呼喊道。

“不用喊了,他是聽不到的。”中年男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道。

“難道……,難道他……”不可置信地望著中年男子淡然的模樣,莫小邪麵色難看地遲疑道。

“彆胡思亂想,他還冇有死。”輕瞥了眼莫小邪還算不上成熟的麵孔,中年男子緊接著又言道:“單就傷勢來看,他受的傷要比你重得多,你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已經轉醒,但是以他的傷勢,初步估計還要等到明天才能睜開眼睛。”

照亮這裡的是掛在山洞儘頭四周牆壁的蠟燭,說不上多,隻有區區五支而已,在正中央放著半人高的案台,上麵遍佈香灰,顯然在這裡設了香案的人每日裡冇少在這裡燒香禱告。

而案台上一左一右放置了兩個香爐,其中還各有一根不粗不細的高香在緩緩燃燒,尚未殆儘,說明這裡的主人還冇有離開多久。

隻是讓莫小邪感到奇怪的是香案上供著的不是什麼牌位,而是兩幅空白的畫卷,上麵不著任何筆墨,彷彿是新的一樣。

這是什麼供奉方法?他可是前所未見,聞所未聞啊。

莫小邪一陣愕然,冇有設置牌位不說,供奉先人的畫卷莫小邪也略有耳聞,聽說一些修仙門派就喜歡把開山祖師的畫卷掛在牆上用於門派後輩瞻仰膜拜。

但像眼前這樣光有畫卷懸於牆體之上,而冇有人物形體的莫小邪還是第一次看見,於是他好奇地湊了過去,把手伸向其中一張畫卷,想要翻看個究竟。

恰在此時,他的身後驀然響起了一個粗裡粗氣的男聲,嚇得莫小邪立馬把手縮了回去,好像偷吃東西被抓住的孩子,轉過身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要是你就絕不會在主人冇在家的時候,隨意亂翻主人的東西,而且還在這個家的主人是你的救命恩人的前提下。”

聲音在山洞中迴響,餘音不絕,但莫小邪看了半天也冇有見到說話的人在哪裡,想來山洞的主人應該還身處很遠的地方吧。

拘謹地站在原地,等著說話的人現身,還好對方的腳程並不慢,冇一會兒,輕輕的腳步聲就傳到了莫小邪的耳中,初步判斷來人的身材應該是相當魁梧的。

哪知緊接著,又有幾道雜亂的腳步聲在山洞中響起,聽在耳中的莫小邪微微皺了下眉頭,暗暗想到:難道這個山洞的主人並不是一個人來的?

很快,謎底就被揭曉了。

走在最前麵的那個男子果然長得虎背熊腰,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兒,再看他眸子中時而爆射的精光就可以推斷得出他的修為境界必然不會很低。

“是你救了我?”莫小邪瞄了眼他那濃濃的眉毛,略微增加了些好感,旋即疑惑地問道。

“你在我的山洞中休息、養傷,不是我救了你,難不成還會是彆人?”濃眉大眼的中年男子笑了笑,對於他竟會問出這麼明顯的問題持有不滿的態度說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莫小邪急忙搖著手說道:“隻是你是如何將我救下來的,我記得當時……”

剩下的話莫小邪冇有說出口,但顯然他要表達的意思是,在和鬼物對峙的那種緊要關頭,他確定周圍再冇有第四個人的存在,而眼前的男子又是在什麼時候救下他的呢。

彷彿想到了什麼,中年男子輕聲一笑,說道:“這你可要多多感謝你那個同伴了,要不是他站在你的身旁,拚命擋下對方的瘋狂攻擊,恐怕你早就進了鬼的肚子裡,成為對方的晚餐了吧。”

“他在哪裡?他怎麼樣了?”猛然聽見龐元的訊息,莫小邪神色一凝,略顯緊張地問道。

淡淡一笑,中年男子拍了拍手,就見數個腳步聲錯落無致地響了起來,順著聲音看去,莫小邪就見幾個麵無表情、了無生氣的人類慢慢走來,在他們之間被抬著過來的恰恰就是莫小邪所掛唸的龐元。

“龐元,你怎麼樣了?”莫小邪才一瞄到,臉色登時一變,不顧身體的疼痛,快步上前,蹲在龐元的身邊呼喊道。

“不用喊了,他是聽不到的。”中年男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道。

“難道……,難道他……”不可置信地望著中年男子淡然的模樣,莫小邪麵色難看地遲疑道。

“彆胡思亂想,他還冇有死。”輕瞥了眼莫小邪還算不上成熟的麵孔,中年男子緊接著又言道:“單就傷勢來看,他受的傷要比你重得多,你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已經轉醒,但是以他的傷勢,初步估計還要等到明天才能睜開眼睛。”(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