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哪吒之墓

邪釜 第一百四十二章 哪吒之墓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不急不緩地走在恢複原貌的荒涼土地上,周圍的石碑還是呈現出最開始的狀態,深埋在地底半截多,隱約能夠看見刻在上麵的文字,但有了之前的教訓,莫小邪卻再也不敢輕易念出上麵的文字了,一路走來雖說不上目不斜視,但卻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遙想適才守墓老人鄭重其事地要自己答應他的請求,並承諾願意付出一切的時候,莫小邪的腦袋立刻變得有些當機。

他感覺非常的荒謬,一度懷疑是不是眼前的守墓老人在與自己開一個天大的玩笑,要知道守墓老人的修為境界就算十個自己加在一起也絕不會是他一個手指頭的對手,又有什麼是他莫小邪能做到,而守墓老人做不到的事情呢?

這就好比有一天一個手掌生殺大權的皇帝,突然來到一個隻能靠賣苦力為生的男子麵前,說要許以重金讓他幫自己辦一件事情,估計這種場麵隻有在一些戲曲、評書中才能見到吧。

看到守墓老人凝聚的目光,莫小邪本想輕笑幾聲緩和氛圍的心思也淡了下來,沉默半晌後,無比冷靜地看著他,說道:“我自認為冇有什麼本事能夠幫到你,但既然你提出來了,想必有你的思量,基於剛纔的救命之恩,我可以答應幫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隻是我著實想不通憑你的修為,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你辦不到的。”

自嘲地搖了搖頭,守墓老人看著麵前這位雖然修為不高、歲數不大,但已顯現出和其他人不同之處的青年,笑了笑說道:“那是因為你還冇記起前世的種種纔會說出這番話的。”

看到因自己話語中提到‘前世’這個字眼而不禁皺著眉頭的莫小邪,守墓老人急忙岔開話題,說道:“這世上有很多事是我做不到的,不光我做不到,恐怕有些事情就算是聖人做起來也會束手束腳的。”

見莫小邪不屑地撇了撇嘴角,顯然並不相信自己的話,守墓老人冇有過多的在意,而是繼續說道:“就拿我自己來講吧,你看我的修為如果現在放在大6上,是不是能夠橫行無忌,即使麵對很多擁有悠久曆史底蘊的古老門派,也不敢在我麵前過多的放肆。”

莫小邪聽後肯定地點了點頭,他的話語雖是狂傲,但並不自大,先不提彆的,就他剛剛鎮壓埋在墓地裡的正神魂魄的手段,就足以看出他的不凡。

雖然他所展現的實力很可能隻是冰山一角。

“但是就如你所看見的一樣,我還不是因為某些不得不為之的理由,而駐守在這片土地上,成為一個默默無聞的守墓人,每日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

目視著守墓老人眼中夾雜著對自身的嘲諷,莫小邪默不作聲。

確實,人們或多或少都有各自的理由為了某些事情而埋冇了自身的才華,就像某些舉人,因為不滿官場的爾虞我詐、黑暗齷蹉,才選擇了棄官歸隱,遠離朝政;又像是身懷大才的先生,因看透了滾滾紅塵和人世間的滄桑浮沉,才選擇了作為一個看似胸無大誌平民生活,以一個旁觀者的眼光,看儘人生百態。

“好吧,我可以答應你的請求,隻是還請你實言相告,這片‘眾神墓地’中到底有冇有‘冥魂草’的存在。”思考了許久,莫小邪終於下定決心,咬著牙說道。

“‘冥魂草’?你要那個東西做什麼?”守墓老人詫異地問道。

“我要它自然是為了救一個人,有人告訴我要配置那人所中之毒的解藥,唯獨還缺少那一味藥材。”莫小邪沉聲說道。

“救人?冇想到隔了這麼多年,還有人知道‘冥魂草’的效用,也真是難為他了。”守墓老人唏噓一聲,說道:“隻是可能讓你失望了,自從萬年前地獄之門關閉後,‘冥魂草’幾乎已經絕跡了,彆的地方我並不知道,但是這片墓地中我敢肯定冇有‘冥魂草’的下落。”

“這裡也冇有嗎?”莫小邪略顯失望地喃喃說道,但經過一天的尋找,這個結果顯然也在他的預料之中。

短暫的失神過後,莫小邪深吸一口氣,平靜地說道:“說說你的請求吧,如果能辦到我會儘力而為的,既然這裡找不到‘冥魂草’,我想我也是時候離開了。”

“我的請求嗎?”守墓老人一手托著下巴,細細思索過後,豁然說道:“其實現在告訴你也冇有什麼用,但是你隻要記得有這麼一件事就好,等時候到了的話,你自然會明白的,到那時我再告訴你吧。”

說完,也不顧莫小邪愕然的表情,轉身離去。

“對了,你要離開的話要儘快,過段時間就會是一天之中陰氣最盛的時候了,即使你不念墓碑上的文字,我也不能保證那些鬼魂不會出來作祟,不過隻要你即使離開,應該還是來得及的。”

囑咐完這一句,守墓老人矍鑠的身影慢慢隱匿在陣陣風沙之中,和來時攜著濃厚的威壓不同,他走的悄無聲息,隻留下莫小邪在原地駐足觀望。

……

注視著麵前隔絕外界的昏黃色氣流,莫小邪伸出右手,向前跨出一步,一頭紮了進去。

冇有疼痛,更冇有多少阻礙,彷彿一頭紮進了棉花中似的,再睜開眼睛時,他整個人已經來到了外麵。

天空一輪明月高懸,周身吹過的風雖然有些陰冷,但比起‘眾神墓地’中壓抑的空氣還是要舒服很多。

就在莫小邪伸個懶腰,很享受劫後餘生的喜悅時,驀然聽見了陣陣細不可聞的嗚咽聲,伴隨著陰風瑟瑟,讓人不由得想起了某些不好的東西。

“是誰?”莫小邪緩緩放下伸到空中的雙手,眉宇之間擰成一股,如平地起驚雷般,沉聲大喝道。

在空曠的土地上,這一聲大喝傳出去老遠,怕是一裡地開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話一出口,那不知從何方傳過來的斷斷續續的哭聲戛然而止,像是被嚇到了一般,四週一片靜謐。

莫小邪微微感到有些驚訝,放出靈識往周圍探去,冇用多久,就現了離他不是很遠的地方有一個人類的身影正蜷曲在地上,慌忙的在整理著什麼。

總感覺這個身影非常的熟悉,莫小邪努力辨認下,終於有些不太確定地輕聲說道:“這是……龐元?”

就在他兀自驚訝之時,龐元好像整理完了衣貌,快步跑了過來,當看到莫小邪直愣愣地站在‘眾神墓地’外麵,那健碩的身軀在月光的照耀下,影子斜斜的落在地麵時,龐元渾身巨顫,彷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細小的眼睛前所未有的睜得老大,驚喜交加地叫道:“你……活著從裡麵出來了?”

“恩,僥倖遇到了個儘職儘責的老頭,才保住了我這條連我自己都保不住的小命。”莫小邪訕訕一笑,摸了摸鼻子,略帶慚愧地說道。

“你冇受什麼傷吧,有冇有感覺身體哪裡不太舒服?”龐元急忙走上前來,圍著他轉了一圈又一圈,直把莫小邪整個人都轉暈了。

“放心吧,我冇事,而且那些鬼魂也冇有複生,我隻是按原路返回來了而已。”莫小邪苦笑一聲,連忙讓他停止了轉圈,解釋道。

“冇有複生?可是我出來的時候明明……”龐元訝異地看著他,指了指莫小邪身後的‘眾神墓地’,迷惑地說道。

“這件事情我稍後再和你細說。”莫小邪讓他放下心來,輕聲說道。

然後,莫小邪奇怪地注視著龐元和平時冇有什麼兩樣的眼角,問道:“剛纔那陣陣哭聲是你出來的?”

“什麼哭聲?我怎麼冇有聽到。”龐元左顧右看,一副好奇的模樣,像條件反射似的在莫小邪剛一問出來,就急忙開口說道。

觀察著龐元毫無破綻的作態,莫小邪怔了一下,撇過頭去,渾不在意地咳嗽一聲,說道:“那可能是我聽錯了吧,你也不要找了,這荒郊野外的,而且還是鬼物聚集的‘鬼域’,難免有一兩隻孤魂野鬼在到處飄蕩,現在他不見了蹤影,應該是冇有惡意吧。”

“對,一定是這樣的。”龐元耳根通紅,忙不迭地用力點頭肯定著。

“接下來我們往哪邊走?”為了快轉移話題,龐元緊接著轉過身,隱藏著自己的表情,問道。

沉吟一聲,莫小邪露出琢磨的表情,分析道:“現在我能確定的是‘眾神墓地’裡冇有我們要找的‘冥魂草’了。那麼我們隻有在西邊和北邊選一個方向前進了。”

雖然不知道莫小邪是如何確認‘眾神墓地’中冇有‘冥魂草’的,但是知道了其內的凶險過後,他可不想再進去一次探個究竟。

見莫小邪指出了兩個方向,龐元遲疑了下,說道:“我們應該是由東麵進入的‘鬼域’,然後沿著一條弧線走往了現在的西北方向,不如我們就往北走,看看北麵到底有冇有‘冥魂草’的下落,如果排除掉冥魂草不在北麵後,我們就基本能夠確定‘冥魂草’如果存在,就一定在西南方向,到時候轉過去應該也不算遲吧。”

聽到龐元條理清晰的分析,莫小邪邊聽邊點頭表示認同,在他說完後,莫小邪猛一拍手,朗聲說道:“好,那就按你說的辦,我們先休息一會兒,然後等天快亮之後,我們就啟程往北麵走,不過像是‘眾神墓地’這樣的地方,我們還是不要再冒進了。”

說的也是。龐元頷同意,但轉而又疑惑地看著他,問道:“我走之後你在裡麵都生了什麼?”

“你想要知道?”莫小邪眉頭一挑,嘴角噙著笑意問道。

重重地冷哼一聲,龐元腦門一黑,裝作不在意地彆過頭去,在地上打著坐,說道:“你不願意說就不說,我可不會強求你。”

“嘿嘿。”莫小邪輕聲一笑,坐在龐元的身邊,神秘兮兮地說道:“其實告訴你也無妨,隻是……在那之前,能不能答應我,把我給你的那條資訊從你的腦袋中刪掉,就當我冇有過,畢竟我現在還好好的活著,遺言就用不上了。”

原來他是存了這個心思。龐元眼珠一轉,哼了一聲,嘴角微微翹起,帶著些自得意滿的樣子,說道:“休想!”

而在一旁陪著笑的莫小邪則是神色一僵,還未收斂起來的笑容在冷風的吹拂下,變得很是生硬……

……

‘眾神墓地’中,又迎來了一天之中陰氣最盛的時刻。

守墓老人坐鎮在中央位置,守衛著表麵上看去損壞最為嚴重的那塊碩大石碑。

感受到地麵上的砂礫又開始了不規則的抖動,有些更是彈起了半米高的距離,守墓老人緊閉著的雙目緩緩睜開,綻放出一道如赤陽火焰般的神光,牢牢地盯著那塊讓他最是擔憂的墓碑。

在感受到它的掙紮力道明顯加大的時候,守墓老人幽幽一歎,枯燥的手掌終是貼在了墓碑的一道縫隙上,浩蕩的道心氣息如奔流般灌入進去,企圖以暴力來壓製埋藏在下麵那位早已死去多年的正神力量。

而在一旁陪著笑的莫小邪則是神色一僵,還未收斂起來的笑容在冷風的吹拂下,變得很是生硬……

……

‘眾神墓地’中,又迎來了一天之中陰氣最盛的時刻。

守墓老人坐鎮在中央位置,守衛著表麵上看去損壞最為嚴重的那塊碩大石碑。

感受到地麵上的砂礫又開始了不規則的抖動,有些更是彈起了半米高的距離,守墓老人緊閉著的雙目緩緩睜開,綻放出一道如赤陽火焰般的神光,牢牢地盯著那塊讓他最是擔憂的墓碑。

在感受到它的掙紮力道明顯加大的時候,守墓老人幽幽一歎,枯燥的手掌終是貼在了墓碑的一道縫隙上,浩蕩的道心氣息如奔流般灌入進去,企圖以暴力來壓製埋藏在下麵那位早已死去多年的正神力量。(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