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平息

邪釜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平息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駕馭法寶飛行的速度是很快的,尤其到了龐元這種修為境界,速度是更勝一籌,如果全力施為,一個呼吸間跨越一裡地的距離也是能夠輕鬆辦到的。【零↑九△小↓說△網】隻是那樣對於法力的消耗有些大,以他的狀況來看,並不能持續很長時間。

頭也不回地飛行在空中,龐元感覺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撲麵而來的淩冽寒風吹拂的臉頰,竟有些麻木。

他已經放棄了思考,因為就現在來看,思考顯然是多餘的事情,而他現在唯一能做的隻有努力飛行,並且越快越好,這何嘗不是一種發自身體之內的本能呢。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當攜著法寶的身體穿過昏黃的氣流,看到屬於外界的景象時,龐元終於緩緩停了下來,降落在地麵上。

望著果然閃爍著點點星辰的漆黑夜幕,龐元的心情是晦暗的。

這麼說來,留在‘眾神墓地’的莫小邪是不能倖免了?龐元歎息一聲,想著那時如毀天滅地似的場麵,他的心頭還是有些發悸。

那足以弑神殺佛的實力居然會是鬼魂做出來的,那麼可以想象,當他生前的時候,他的修為就算堪稱笑傲修道界也不足為過。

正在他回頭顧看著身後的‘眾神墓地’時,突然,他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眉宇間微微皺起,一節薄薄的白色玉簡,發著瑩瑩的光亮,出現在他的手指之間。

靈識輕輕探了進去,一道資訊浮現在他的腦海中,發訊息的人是身在‘眾神墓地’的莫小邪,而內容卻是這樣的:如果你僥倖能夠活著離開‘鬼域’,回到蓬萊城後幫我走一趟‘莫府’,找到傾城,告訴她,莫小邪和她相處的那段日子即使有些磕絆、有些不儘如人意,還因為種種事情惹得她不快,但那段時間的記憶還是令人難以忘懷的,是她與我組成了一個家,也是她讓我再次感覺到家的氣息,莫小邪雖對她有情無愛,但卻從來不後悔與她生活的那些日子,往後還請忘記莫小邪這個人,忘記這段身不由己,可依舊值得回味的婚姻吧。你是驕傲的鳳凰兒,不應因為世俗而被拘束在小小的‘莫府’當中,廣闊的天地,纔是你應該翱翔的地方。

捏著由於讀完資訊,光亮變得暗淡的玉簡,龐元的手都在輕輕顫抖,而他的雙眼呆滯地目視前方,用低的幾不可聞的聲音,呢喃道:“混蛋,你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為什麼要留下這一段話,為什麼之前不親自對她講。”

說著說著,龐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顧地麵的潮涼,一滴眼淚從眼中冒出,順著臉頰,慢慢滑了下來,不一會兒,便失聲痛哭起來。

他後悔了,他不應該聽莫小邪的勸告轉身獨自離開的,如果再讓他重新選擇一次,他寧可與莫小邪一起在‘眾神墓地’**赴黃泉,也絕不願意獨自一人,捧著莫小邪臨死之前寫下的遺書品嚐著痛苦的滋味。

這種痛苦遠比死亡還要難熬,它深入骨髓,烙印在靈魂深處,這種悔恨中帶著的點點痛楚如同抽絲剝繭般,怕是會陪伴他的一生吧。

匍匐在地麵上,龐元有一下冇一下地抽泣著。

清明的夜色下,龐元就像是失去了最心愛玩物的嬰兒,成為了‘鬼域’中,一道淒美的風景。

……

‘眾神墓地’中,本以為必死無疑的莫小邪終於感覺到了身後隱隱傳來,且還不斷增強的道壓,疑惑地轉過了頭。

隻見一道瘦弱,但給人的感覺卻猶如巍峨不倒的大山般沉穩的老人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緩緩朝他走來。

先不論他的道壓如何,單憑他的氣勢就可以猜測得出,這位老人的修為比他見過的渡化尊者隻強不弱,和他師傅殺生魔君相比更是略勝一籌。

不過,這位看上去遲遲垂暮的老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他就是神的鬼魂複生,幻化而成的?

莫小邪的心中不乏大膽的猜測,可他並不能確定哪個是正確的。

看著那不知帶著善意,還是惡意而來的老人,莫小邪凝聚渾身的法力,小心戒備著。

可是那老者好像視若無睹一般,眼睛連看都冇有看他一眼,擦著他的身子,走了過去,在已經開裂的那個墓碑麵前停了下來,靜靜佇立著。

莫小邪呼吸一窒,屏息凝神,待老人與他擦身而過,證明此次前來並不是為了他之後,莫小邪才恍若虛脫似的喘著粗氣,等一陣微風吹過他才察覺到,不知何時,他緊張地連後背的衣服都被汗水浸個通透,由此可見,這位老人給他帶來的壓力有多麼巨大。

“是你吵醒了他們嗎?”老人麵朝石碑,輕聲問道。

雖然冇有被指名道姓,但不知為何,他知道那句話是老人在問自己的,於是轉過身,畢恭畢敬地說道:“前輩,我並不瞭解你所謂的吵醒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是我正在這裡看碑上的字跡,突然就變成了整個樣子,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不太清楚。”

“看墓碑上的字?”那老人驚疑了下,沉聲說道:“那你有念出來嗎?”

“這個……好像是有念出來。”經對方一提,莫小邪愕然一愣,不自然地說道。

“那就對了。”瞭然地點著頭,老人叮囑道:“記住,遇到這種事,隻要看就行了,千萬不要念出來,你這麼做會把他們從沉睡中喚醒的。”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總不能坐以待斃吧。”莫小邪擔憂地望著四周形勢還不見好的地麵,輕聲問道。

“坐以待斃?”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老人搖了搖頭,指著麵前的石碑,說道:“我此次前來就是為瞭解決這件事情的,而且我在這守墓少說也有了萬年之久,這種事情還是輕車熟路的,你想要通過這種方式自殺,怕是不能得償所願了。”

聽他自稱是守墓的,而且長達萬年,莫小邪心中的驚訝是無與倫比的,這也使他完全忽略了老人後麵所說的話,腦海中一直流轉過幾條與之相關的資訊,好像隱約間抓住了什麼。

萬年前,淩霄寶殿消失,眾多神仙死在了這片土地,而這位老人在此看守了長達萬年,隻是為了不讓這些正神的魂魄跑出來作怪。

那麼這個老人應該也與這一連串的事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吧。

“你知道當年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嗎?”莫小邪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發生了什麼?”老人嘿嘿一笑,不置可否地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打聽這些為好,畢竟這對你冇有一絲的好處,還很有可能為你惹來殺身之禍,如果你是個聰明人的話,應該知道好奇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駕馭法寶飛行的速度是很快的,尤其到了龐元這種修為境界,速度是更勝一籌,如果全力施為,一個呼吸間跨越一裡地的距離也是能夠輕鬆辦到的。隻是那樣對於法力的消耗有些大,以他的狀況來看,並不能持續很長時間。

頭也不回地飛行在空中,龐元感覺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撲麵而來的淩冽寒風吹拂的臉頰,竟有些麻木。

他已經放棄了思考,因為就現在來看,思考顯然是多餘的事情,而他現在唯一能做的隻有努力飛行,並且越快越好,這何嘗不是一種發自身體之內的本能呢。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當攜著法寶的身體穿過昏黃的氣流,看到屬於外界的景象時,龐元終於緩緩停了下來,降落在地麵上。

望著果然閃爍著點點星辰的漆黑夜幕,龐元的心情是晦暗的。

這麼說來,留在‘眾神墓地’的莫小邪是不能倖免了?龐元歎息一聲,想著那時如毀天滅地似的場麵,他的心頭還是有些發悸。

那足以弑神殺佛的實力居然會是鬼魂做出來的,那麼可以想象,當他生前的時候,他的修為就算堪稱笑傲修道界也不足為過。

正在他回頭顧看著身後的‘眾神墓地’時,突然,他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眉宇間微微皺起,一節薄薄的白色玉簡,發著瑩瑩的光亮,出現在他的手指之間。

靈識輕輕探了進去,一道資訊浮現在他的腦海中,發訊息的人是身在‘眾神墓地’的莫小邪,而內容卻是這樣的:如果你僥倖能夠活著離開‘鬼域’,回到蓬萊城後幫我走一趟‘莫府’,找到傾城,告訴她,莫小邪和她相處的那段日子即使有些磕絆、有些不儘如人意,還因為種種事情惹得她不快,但那段時間的記憶還是令人難以忘懷的,是她與我組成了一個家,也是她讓我再次感覺到家的氣息,莫小邪雖對她有情無愛,但卻從來不後悔與她生活的那些日子,往後還請忘記莫小邪這個人,忘記這段身不由己,可依舊值得回味的婚姻吧。你是驕傲的鳳凰兒,不應因為世俗而被拘束在小小的‘莫府’當中,廣闊的天地,纔是你應該翱翔的地方。

捏著由於讀完資訊,光亮變得暗淡的玉簡,龐元的手都在輕輕顫抖,而他的雙眼呆滯地目視前方,用低的幾不可聞的聲音,呢喃道:“混蛋,你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為什麼要留下這一段話,為什麼之前不親自對她講。”

說著說著,龐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顧地麵的潮涼,一滴眼淚從眼中冒出,順著臉頰,慢慢滑了下來,不一會兒,便失聲痛哭起來。

他後悔了,他不應該聽莫小邪的勸告轉身獨自離開的,如果再讓他重新選擇一次,他寧可與莫小邪一起在‘眾神墓地’**赴黃泉,也絕不願意獨自一人,捧著莫小邪臨死之前寫下的遺書品嚐著痛苦的滋味。

這種痛苦遠比死亡還要難熬,它深入骨髓,烙印在靈魂深處,這種悔恨中帶著的點點痛楚如同抽絲剝繭般,怕是會陪伴他的一生吧。

匍匐在地麵上,龐元有一下冇一下地抽泣著。

清明的夜色下,龐元就像是失去了最心愛玩物的嬰兒,成為了‘鬼域’中,一道淒美的風景。

……

‘眾神墓地’中,本以為必死無疑的莫小邪終於感覺到了身後隱隱傳來,且還不斷增強的道壓,疑惑地轉過了頭。

隻見一道瘦弱,但給人的感覺卻猶如巍峨不倒的大山般沉穩的老人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緩緩朝他走來。

先不論他的道壓如何,單憑他的氣勢就可以猜測得出,這位老人的修為比他見過的渡化尊者隻強不弱,和他師傅殺生魔君相比更是略勝一籌。

不過,這位看上去遲遲垂暮的老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他就是神的鬼魂複生,幻化而成的?

莫小邪的心中不乏大膽的猜測,可他並不能確定哪個是正確的。

看著那不知帶著善意,還是惡意而來的老人,莫小邪凝聚渾身的法力,小心戒備著。

可是那老者好像視若無睹一般,眼睛連看都冇有看他一眼,擦著他的身子,走了過去,在已經開裂的那個墓碑麵前停了下來,靜靜佇立著。

莫小邪呼吸一窒,屏息凝神,待老人與他擦身而過,證明此次前來並不是為了他之後,莫小邪才恍若虛脫似的喘著粗氣,等一陣微風吹過他才察覺到,不知何時,他緊張地連後背的衣服都被汗水浸個通透,由此可見,這位老人給他帶來的壓力有多麼巨大。

“是你吵醒了他們嗎?”老人麵朝石碑,輕聲問道。

雖然冇有被指名道姓,但不知為何,他知道那句話是老人在問自己的,於是轉過身,畢恭畢敬地說道:“前輩,我並不瞭解你所謂的吵醒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是我正在這裡看碑上的字跡,突然就變成了整個樣子,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不太清楚。”

“看墓碑上的字?”那老人驚疑了下,沉聲說道:“那你有念出來嗎?”

“這個……好像是有念出來。”經對方一提,莫小邪愕然一愣,不自然地說道。(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