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守墓老人

邪釜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守墓老人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原來平日裡嚴肅、苟言、木訥的莫小邪也有這樣的一麵啊。

龐元看到莫小邪回頭嗔怪地瞪了忍不住出笑聲的自己,更是悶笑出聲,粗壯的脖子和臉頰憋得通紅。

如果一個人平日裡總是搞怪、引人笑,久而久之眾人也就習慣了那樣的他,不會有太大的反應;而要是一個平時不拘言笑的人,突然間一本正經地開起了玩笑,那麼殺傷力絕對是巨大的,這從龐元的行為就能清晰地體現出來。

“你彆以為我會因此而怕了你。畢竟你隻是一個人,我們的人數則是你的十幾倍。”村長陰晴不定地看著他,企圖恐嚇住他。

“不對吧。”莫小邪環顧了一下四周,突然說道:“算上龐元,我們這邊可是有著兩個人,並且在不使用你們那些上不得檯麵的小手段時,我們的優勢還是蠻大的。”

看著村長越鐵青的臉色,莫小邪還不忘拾薪添火地說道:“哦,我還忘記說了,你之前串改我們記憶的那一招,應該有著不小的限製條件吧,至少也要在我們毫無防備的時候,或是夜深鬼氣鼎盛時纔能有較大的成功機率吧。當然,這些隻是我個人的一點猜測,如果有什麼錯的地方還請您見笑了。”

目光駁雜地望了他一眼,村長幽幽歎了口氣,鬼影幢幢的身子漸漸生了變化,轉為了人類的模樣。

依然是那有些佝僂背的慈祥老人,可他的神色卻有些頹然,認輸道:“我承認我確實小看了你,你猜測的離正確答案也隻有一步之遙,其實那個法術對於我們來講,隻能在一個人的身上使用一回,如果重複使用,像你這樣直覺敏銳的人,立刻就能現其中的紕漏,畢竟,相同的記憶在一個人的體內出現兩回,是人都會覺得奇怪的,而我們想要更換一次所佈下的記憶,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

聽到村長的坦言相告,莫小邪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冇想到一個鬼道法術的釋放竟會牽扯到諸多的問題。

“那麼你打算怎麼辦?”莫小邪想了想,問道。

“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吧,畢竟現在占據了主導權的可是小兄弟你啊。”看到莫小邪居然反而問起了自己,村長哭笑不得地說道。

訕訕一笑,莫小邪掂量了下這件事所占的分量,說道:“我的要求也不多,第一個是你在我走之後不要找貞嬸的麻煩。”

轉過頭看著尚還心懷忐忑的貞嬸,莫小邪毫不遲疑地說道。

“好,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而且看到你所展露出修為的冰山一角,我也相信你確實是憑藉自己破開的我的法術。”

瞥了眼依然留在身前的那道清晰的凹痕,村長心有餘悸地說道。

看到村長答應的相當痛快,莫小邪暗暗想道:果然在修道界一切都要靠實力,就像現在,自己的拳頭大,主動權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那麼,我要說第二個條件了。”莫小邪伸出兩根手指,輕聲說道。

村長“咕嘟——”一聲,嚥了口口水,洗耳傾聽。

“在來的時候我就問過了,你們說曾經見到過我所描述的‘冥魂草’,就算你們現在手中冇有,但不知可否告知我它具體所在的位置,我自己前去便可。”

話一出口,就見村長露出了為難之色,然後在莫小邪期待的目光中,勉強說道:“這件事隻怕我不能答應你了。”

“你想要反悔?”莫小邪神情瞬間變得冰冷刺骨,身上的道心威壓更是隨著他的話語不由自主地傾瀉而出。

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日積月累的過程中,不知不覺,道心已經漸漸跟他融為了一體,幾乎算是不分彼此。

隻要他意之所向,道心的力量就會隨之而動,到那個時候不禁他的實力會有飛躍質的進步,就連道心也會更貼切他的心性、靈魂,對他產生彌足深刻的影響。

被莫小邪無意識散出來的道壓一攝,村長馬上察覺到了這股不同尋常的偉力,注意到莫小邪冰冷的眼神,他生怕下一刻對方會翻臉不認人,於是急忙說道:“你先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不是想要反悔,隻是我之前的話完全是騙你的。”

“騙我的?”莫小邪怔了下後,猛然脫口而出道:“這麼說你並不知道‘冥魂草’在哪了?”

村長愧笑地點了點頭,目光有些躲閃,低垂著腦袋。

仔細觀察著村長的神態,莫小邪本來憤怒的表情消失不見,忽然哂笑著說道:“原來你又在騙我,人都說老奸巨猾,村長大人你年紀夠大,果然也比其他人要滑頭許多,如果是彆人的話,定會被你矇在鼓裏吧。”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老村長悚然一驚,一雙透著精光的小眼睛驀然睜大,其中哪還有半點屬於老人的渾濁。

踱著步慢慢走近村長,莫小邪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低聲說道:“你那麼想要知道答案嗎?不如就拿‘冥魂草’的資訊作為交換如何?”

一個鬼,尤其是一個實力低下的小鬼,如果連騙人都做不到的話,那麼在‘鬼域’中生存下去將會舉步維艱。所以他特彆想要知道莫小邪留意到的破綻。

許是看到了莫小邪眼中的誠懇,想到他終究是想促成這筆交易,冇必要和自己耍些小心思,於是慎重地點了點頭。

“那好,既然交易達成,就請你告訴我‘冥魂草’可能存在的地點在哪裡吧。”一拍雙手,莫小邪溫醇一笑,說道。

沉吟一聲,村長望瞭望西北方,說道:“據我所知,‘鬼域’當中有‘三不惹,一不去’的說法。”

“‘三不惹’?是指三個人嗎?”莫小邪皺了皺眉頭,疑惑地問道。

搖了搖頭,村長正色說道:“這‘三不惹’其一是在‘鬼域’中最為龐大的勢力,這個勢力的主人冇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又是什麼修為,但是所有人達成的共識就是,絕對不要招惹到他,甚至可以的話不要牽扯到一絲的聯絡。”

“既然你們連對方長什麼樣子,擁有什麼修為都不知道,怎麼會對他如此避諱?”聽他這麼一說,莫小邪更感奇怪地追問道。

苦笑一聲,村長長歎道:“恰恰是因為不瞭解,才更讓人恐懼呢,要知道,光是他平日裡派出做事的兩個手下,就擁有道疏境的修為,由此可以推斷,那勢力主人的修為隻高不低,而且在我們村子成為**之前很久,那個勢力的主人就生活在‘鬼域’,所以我們把他列為了第一不能招惹的。”

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莫小邪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村長緊接著開口說道:“這第二個不能招惹的,同樣是一個勢力,但是他的行為做派更像是一位領主,在我的印象中,他的領地意識極強,而且很討厭彆人入侵他的地盤,所以他對手下的鬼怪們下達了入侵者殺無赦的指令,並且他的手下們也真的按照他的意思遵守了下去。”

頓了頓,村長莞爾一笑,說道:“值得一提的是,不知從多少年前,那個領主式的鬼怪就與我所說的第一個勢力的兩個手下產生了些許的摩擦,並逐漸愈演愈烈,到現在為止,他們也是稍有些不對付就爭鬥一番,多會波及四周,但有人曾看到他抵擋第一個勢力的兩個手下而不落敗,因此稱他為第二個不能惹的。”

“而這第三不能惹的人……”村長伸出三個手指,說道:“他是一個孤行的鬼怪,論起修為他也就和第一個勢力的手下旗鼓相當,並算不上是什麼厲害的角色。但他能位列‘三不惹’的行列,是他乖戾的性格。”

“他是個獨行者,成天到晚在‘鬼域’的四麵八方遊蕩,居無定所,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他顯得有恃無恐。而他一旦選定了獵物後,就會一路追隨下去,隻要他還冇死,或是他的獵物冇有逃出‘鬼域’,那麼他定會時常躲在暗處造訪,直到他厭煩過後,纔會將它的獵物吃進肚子當中。”

聽到村長的描述後,莫小邪總感覺似乎自己在哪裡聽說過第三個不能惹的鬼物,細細思忖片刻過後,他的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呼,聲音略顯粗獷。

出聲音的是站在身後的龐元,莫小邪匆忙問道:“怎麼了?”

“我想起來了。”龐元大叫一聲,自動遮蔽了其他人的反應,說道:“我們之前在夜裡遇到的那個張個人臉又像是野獸的鬼物你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莫小邪頷表示自己知道。

龐元麵色難看地瞅著他,說道:“我想那個鬼物應該就是村長大人嘴中所說的那個‘鬼域’的獨行者了。”

臉色微微一僵,想到這種可能,莫小邪臉色也不太好看,轉頭向村長示意著。

用力吞下口水,瞅到莫小邪詢問的眼神,村長勉為其難地說道:“可能你們遇到的還真是那個可怕的存在。”

“也就是說……”莫小邪狀若思考,自語著。

村長適時地接過話茬,補充道:“也就是說就算你們僥倖逃得一命,過段時間他還是同樣會找上你的。”

幽幽歎了口氣,莫小邪不信邪地問道:“難道就冇有其他的辦法逃避他的追蹤?”

“若是真有這種辦法的話,那麼它就不可怕了,也不會被列為‘三不惹’之一。”村長肯定萬分地回答道。

算了,現在想這些也冇有什麼意義,既然他還冇有追來,那就容後再議,現在最重要的是從村長的口中問出些有價值的訊息。

想到這裡,莫小邪瞥了他一眼,問道:“你說了那麼多,可是‘冥魂草’究竟在什麼地方,我還是不得而知,我看你也不用再說那麼多廢話了,直接切入正題吧。”

苦笑一聲,冇想到自己好心給他講解‘鬼域’中的形勢,在他的眼中倒成了大篇幅的廢話了。

正了正顏色,村長隻好如他所願地說道:“其實我下麵將要提到的‘一不去’就很有可能是‘冥魂草’的生長之地。”

“哦?為什麼這麼說?”莫小邪下意識地反問著,心中卻在細細分辨他話中的真偽。

“如你所說,隻有陰寒之氣最盛的地方纔能孕育出‘冥魂草’,然而你知道所謂的‘一不去’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嗎?”

緩緩搖晃著腦袋,莫小邪誠實的表示自己並不知曉。

“它是墓地,而且是很大很大的一片墓地!”村長神情瞬間變得肅穆,一本正經地說道:“那裡據傳說是埋葬神的地方,距離今日已有萬年以上的歲月了,如果真的論起陰氣寒重,那麼絕對是非那裡莫屬了。”

看著麵前越聚越多的鬼影,莫小邪麵色從容。

他依稀能夠分辨出其中李賀、坤哥兒的身影,那現在最前方打頭兒的無疑便是這個村子的村長了。

相比之下,龐元和貞嬸的神色就有些難看起來。

“村長大人,我們怎麼能叫做外人?我記得在今天早上我們不還是一個村子裡的人嗎?為何現在說起話來就生分了呢?”莫小邪嘴角微微翹起,淡淡的說道。

老村長話語為之一結,瞄了莫小邪一眼,冷哼一聲,冇有回答,反而將目光重新落在了貞嬸的身上。

莫小邪看他居然避而不答,豈能輕易放過他,於是橫挪一大步,擋在了貞嬸的身前,說道:“你莫要找貞嬸的麻煩,你們設下的虛假記憶是我自己破開的,與她毫無關係,欺負一個弱女子算什麼能耐?”

“你休要誑我。”村長瞅著他陰惻惻笑道:“你隻是一個人類,對於鬼道法術並不擅長,如果不是她幫你們,你們又怎麼可能掙脫出來。”

“萬事無絕對,萬一我這個人類懂得鬼道法術的運用呢?”莫小邪輕聲笑著,用淡淡的語氣說道。

“你在欺我無知嗎?”村長哂笑著,搖了搖頭。

(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