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離去

邪釜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離去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雨停了。

”莫小邪伸出雙手,掌心朝向天空,喃喃地說道。

站在他對麵的貞嬸仰望著因下雨過後,而變得紅彤彤的天色,同樣歎息著說道:“是啊,夢,也該醒了……”

“不過我會永遠記住,我曾經擁有著一位子侄,而他能夠自內心展露世上最純真笑顏。”

聽到貞嬸又在拿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說事兒,莫小邪麵色微慍地看著她,卻拿她冇有絲毫辦法。

看到莫小邪想要作又竭力製止的神情,貞嬸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你可能並不知道,當一個英雄卸下肩上揹負的重擔、拋下了一切後顧之憂時,那麼他將是世上最純粹、唯美的雪嶺之花,他的心靈是足以淨化世界的。

而你恰恰就擁有這樣的靈魂資質。貞嬸的眼中帶著慈愛的目光,注視著莫小邪的俊臉。

赧然地彆過頭去,莫小邪想了想,突然問道:“既然我從虛假的記憶裡逃脫了出來,那麼龐元兄弟呢?有什麼辦法能讓他也清醒過來?”

“辦法麼……自然是有的。”貞嬸語氣頓了頓,隨即她的臉色馬上就變得為難起來,說道:“隻是這件事並不容易。”

“先,你要學會控製自己的靈魂之力,並且能夠讓它作為一種攻擊手段,這在鬼修之間是非常常見的。”

也就是說和自己的‘罡煞’有異曲同工之妙了?聽到貞嬸的述說,莫小邪拿起手掌,讓‘罡煞’以無形之態附著在上麵,暗暗思忖著。

不過如果說鬼修的攻擊手段是自己修煉的靈魂之力的話,那麼自己的‘罡煞’則是道心與靈魂結合在一起所迸出的偉力,稱之為道魂之力也不為過。

看到莫小邪表現出明悟的樣子,貞嬸繼續說道:“然後,你要小心翼翼地控製那股力量,慢慢探入他的靈魂之海,我們施加在你們身上的手段,說白了就是在你的記憶外圍籠罩上一層我們所製造的記憶層,是你們在回憶時率先讀取我們製造的記憶,而你要做的就是破壞掉那層不屬於他本人的記憶,做完之後,基本上他就能夠恢複原狀了。”

“隻是你在消除那層虛假記憶的時候一定要非常謹慎,一點兒都馬虎不得,否則稍有偏差,要麼會令他失去某些記憶片段,而嚴重點的,則是會讓他變成冇有記憶的嬰兒狀態,一切從零開始。”

“嘶——”

話音剛落,莫小邪就倒吸了一口涼氣。

冇有記憶是什麼概念?那可比白癡還略有不如,如果真的成了那個樣子,自己又將以怎樣的表情去麵對他?

“難道就冇有其他比較穩妥的辦法?”

莫小邪對自己靈魂之力的控製很冇有把握,這在他之前和其他人戰鬥的過程中不能將‘罡煞’的金紅色氣息拆開運用就可見一斑。

一罡一煞,一金一紅,分彆代表著無堅不摧的鋒利,和直指靈魂,融入自身道心的攻擊手段。

若是同階修為,和鬼修單比靈魂的攻擊手段,莫小邪有信心能夠穩勝過對方。

因為不管如何,鬼修攻擊用到的隻是自身的靈魂之力,而自己則在那個基礎上,多出了道心的力量,這就使它的能量體繫有了質的昇華,其結果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的。

其他修道者也不是冇有這麼想過,但最後都不了了之,因為道心雖小,但終歸是三千大道之一,要想把靈魂之力融合進去,其一的下場就是自身的靈魂被大道吞噬,呈現死態;其二則是靈魂承受不住大道的道意,被無儘的大道精髓撐爆,化為虛無。

不管哪種結果,等待修道者的隻有死亡二字,最終也就不會有人在嘗試這種連聖人都不能運用的方法自討死路了。

至於為什麼他會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形成這種力量的雛形,並在道心覺醒之後得到完善,莫小邪也是一概不知,如今他也隻能把功勞歸於自己的道心之上,來解釋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了。

看到莫小邪躊躇不安的神色,貞嬸開口問道:“你對自己冇有信心?”

雖然不想承認,但莫小邪還是點了點頭。

“那麼不要做不就好了嗎?”貞嬸的語氣突然轉為冷淡,頗為平靜地說道。

莫小邪睜大了眼睛,詫異地看著前後態度迥異的她,不知道她為何如此說。

“既然你覺得自己做了也要失敗,那麼不如不去做,或許讓他一直生活在這個村子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總好過讓你抱憾終身要好得多。”

“雨停了。”莫小邪伸出雙手,掌心朝向天空,喃喃地說道。

站在他對麵的貞嬸仰望著因下雨過後,而變得紅彤彤的天色,同樣歎息著說道:“是啊,夢,也該醒了……”

“不過我會永遠記住,我曾經擁有著一位子侄,而他能夠自內心展露世上最純真笑顏。”

聽到貞嬸又在拿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說事兒,莫小邪麵色微慍地看著她,卻拿她冇有絲毫辦法。

看到莫小邪想要作又竭力製止的神情,貞嬸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你可能並不知道,當一個英雄卸下肩上揹負的重擔、拋下了一切後顧之憂時,那麼他將是世上最純粹、唯美的雪嶺之花,他的心靈是足以淨化世界的。

而你恰恰就擁有這樣的靈魂資質。貞嬸的眼中帶著慈愛的目光,注視著莫小邪的俊臉。

赧然地彆過頭去,莫小邪想了想,突然問道:“既然我從虛假的記憶裡逃脫了出來,那麼龐元兄弟呢?有什麼辦法能讓他也清醒過來?”

“辦法麼……自然是有的。”貞嬸語氣頓了頓,隨即她的臉色馬上就變得為難起來,說道:“隻是這件事並不容易。”

“先,你要學會控製自己的靈魂之力,並且能夠讓它作為一種攻擊手段,這在鬼修之間是非常常見的。”

也就是說和自己的‘罡煞’有異曲同工之妙了?聽到貞嬸的述說,莫小邪拿起手掌,讓‘罡煞’以無形之態附著在上麵,暗暗思忖著。

不過如果說鬼修的攻擊手段是自己修煉的靈魂之力的話,那麼自己的‘罡煞’則是道心與靈魂結合在一起所迸出的偉力,稱之為道魂之力也不為過。

看到莫小邪表現出明悟的樣子,貞嬸繼續說道:“然後,你要小心翼翼地控製那股力量,慢慢探入他的靈魂之海,我們施加在你們身上的手段,說白了就是在你的記憶外圍籠罩上一層我們所製造的記憶層,是你們在回憶時率先讀取我們製造的記憶,而你要做的就是破壞掉那層不屬於他本人的記憶,做完之後,基本上他就能夠恢複原狀了。”

“隻是你在消除那層虛假記憶的時候一定要非常謹慎,一點兒都馬虎不得,否則稍有偏差,要麼會令他失去某些記憶片段,而嚴重點的,則是會讓他變成冇有記憶的嬰兒狀態,一切從零開始。”

“嘶——”

話音剛落,莫小邪就倒吸了一口涼氣。

冇有記憶是什麼概念?那可比白癡還略有不如,如果真的成了那個樣子,自己又將以怎樣的表情去麵對他?

“難道就冇有其他比較穩妥的辦法?”

莫小邪對自己靈魂之力的控製很冇有把握,這在他之前和其他人戰鬥的過程中不能將‘罡煞’的金紅色氣息拆開運用就可見一斑。

一罡一煞,一金一紅,分彆代表著無堅不摧的鋒利,和直指靈魂,融入自身道心的攻擊手段。

若是同階修為,和鬼修單比靈魂的攻擊手段,莫小邪有信心能夠穩勝過對方。

因為不管如何,鬼修攻擊用到的隻是自身的靈魂之力,而自己則在那個基礎上,多出了道心的力量,這就使它的能量體繫有了質的昇華,其結果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的。

其他修道者也不是冇有這麼想過,但最後都不了了之,因為道心雖小,但終歸是三千大道之一,要想把靈魂之力融合進去,其一的下場就是自身的靈魂被大道吞噬,呈現死態;其二則是靈魂承受不住大道的道意,被無儘的大道精髓撐爆,化為虛無。

不管哪種結果,等待修道者的隻有死亡二字,最終也就不會有人在嘗試這種連聖人都不能運用的方法自討死路了。

至於為什麼他會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形成這種力量的雛形,並在道心覺醒之後得到完善,莫小邪也是一概不知,如今他也隻能把功勞歸於自己的道心之上,來解釋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了。

看到莫小邪躊躇不安的神色,貞嬸開口問道:“你對自己冇有信心?”

雖然不想承認,但莫小邪還是點了點頭。

“那麼不要做不就好了嗎?”貞嬸的語氣突然轉為冷淡,頗為平靜地說道。

莫小邪睜大了眼睛,詫異地看著前後態度迥異的她,不知道她為何如此說。

至於為什麼他會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形成這種力量的雛形,並在道心覺醒之後得到完善,莫小邪也是一概不知,如今他也隻能把功勞歸於自己的道心之上,來解釋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了。

“既然你覺得自己做了也要失敗,那麼不如不去做,或許讓他一直生活在這個村子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總好過讓你抱憾終身要好得多。”

雖然不想承認,但莫小邪還是點了點頭。

莫小邪睜大了眼睛,詫異地看著前後態度迥異的她,不知道她為何如此說。

“既然你覺得自己做了也要失敗,那麼不如不去做,或許讓他一直生活在這個村子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總好過讓你抱憾終身要好得多。”

“隻是你在消除那層虛假記憶的時候一定要非常謹慎,一點兒都馬虎不得,否則稍有偏差,要麼會令他失去某些記憶片段,而嚴重點的,則是會讓他變成冇有記憶的嬰兒狀態,一切從零開始。”

“嘶——”

話音剛落,莫小邪就倒吸了一口涼氣。

冇有記憶是什麼概念?那可比白癡還略有不如,如果真的成了那個樣子,自己又將以怎樣的表情去麵對他?

“難道就冇有其他比較穩妥的辦法?”

莫小邪對自己靈魂之力的控製很冇有把握,這在他之前和其他人戰鬥的過程中不能將‘罡煞’的金紅色氣息拆開運用就可見一斑。

一罡一煞,一金一紅,分彆代表著無堅不摧的鋒利,和直指靈魂,融入自身道心的攻擊手段。

若是同階修為,和鬼修單比靈魂的攻擊手段,莫小邪有信心能夠穩勝過對方。

因為不管如何,鬼修攻擊用到的隻是自身的靈魂之力,而自己則在那個基礎上,多出了道心的力量,這就使它的能量體繫有了質的昇華,其結果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的。

其他修道者也不是冇有這麼想過,但最後都不了了之,因為道心雖小,但終歸是三千大道之一,要想把靈魂之力融合進去,其一的下場就是自身的靈魂被大道吞噬,呈現死態;其二則是靈魂承受不住大道的道意,被無儘的大道精髓撐爆,化為虛無。

不管哪種結果,等待修道者的隻有死亡二字,最終也就不會有人在嘗試這種連聖人都不能運用的方法自討死路了。

至於為什麼他會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形成這種力量的雛形,並在道心覺醒之後得到完善,莫小邪也是一概不知,如今他也隻能把功勞歸於自己的道心之上,來解釋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了。

看到莫小邪躊躇不安的神色,貞嬸開口問道:“你對自己冇有信心?”

雖然不想承認,但莫小邪還是點了點頭。

“那麼不要做不就好了嗎?”貞嬸的語氣突然轉為冷淡,頗為平靜地說道。

莫小邪睜大了眼睛,詫異地看著前後態度迥異的她,不知道她為何如此說。

“既然你覺得自己做了也要失敗,那麼不如不去做,或許讓他一直生活在這個村子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總好過讓你抱憾終身要好得多。”(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