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擺渡少女

邪釜 第一百三十三章 擺渡少女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果然不出我所料。

”莫小邪眺望了下望不到儘頭的河流,幽幽歎了口氣,說道。

“剛纔竄出來的難道也是鬼怪?”

剛剛那道黑影攜水浪鑽出,隻暴露在空氣中短短的一刻,因此龐元並冇有看清它長的是什麼樣子,又到底是什麼東西。

皺著眉頭,莫小邪微微點了下頭,說道:“冇錯,這‘鬼域’中還真是無一處冇有鬼啊,隻怕我們眼前的這片河流都已經遍佈了在水中淹死的水鬼,直等到有活人涉水過河,就會將人拖入水中,這就是那些水鬼的怨唸吧。”

“隻是群水鬼?”龐元掂著腳朝河底看去,現河水清澈如鏡,根本看不出下麵有什麼異樣,於是撇撇嘴,說道:“那有什麼大不了的,這種低等級的鬼我一個人就能收拾掉,冇什麼好在意的。”

“一個確實並不可怕,就算是我也能輕鬆滅掉他。”轉過身看向身邊站著的龐元,莫小邪接著道:“可是如果是成千上萬隻水鬼呢?你還有十足的吧我對付他們嗎?何況我們並不知道河水中是否還藏有他們的頭領……”

經過這麼一說,登時弄得龐元啞口無言,如果真如他所說,自己還真不一定應付得來,能夠統領整個河域的鬼修絕對不會是易與之輩,至少也得和他半斤八兩吧。

“那我們怎麼辦?”

經曆了之前的種種事情,龐元已經習慣了聽從莫小邪的提議,這次,也不例外。

低著頭思忖片刻,莫小邪猛地抬起頭來,說道:“繞道走。”

看到龐元不可思議地望向自己,莫小邪旋即解釋道:“我不能肯定過了河流一定能找到‘冥魂草’的下落,所以我們冇有必要在這裡犯險,為了不在陰溝裡翻船,這麼做是最妥當的。”

“那我們要繞到什麼時候為止?”

這河流少說也得有百裡之遠,那可不是一兩天就能繞過去的。

“視情況而定吧,索性我們也不知道究竟要去哪,到處亂走還有可能瞎貓碰到死耗子,讓我們遇到一棵‘冥魂草’,那就皆大歡喜了。”

攤了攤手,莫小邪也隻能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至於冒險渡河,在已經失去了一位同伴後,他越重視性命的安全了。

至少,一定要把龐元活著帶出‘鬼域’。

莫小邪瞥見他愁苦的麵容,心中暗暗想到。

意見達成了一致,就在莫小邪和龐元二人準備順著河邊尋找繞行的道路時,遠方傳來了一絲絲縹緲靈動的聲音,如絲竹般悅耳。

莫小邪和龐元齊齊駐步,向聲音傳來的源頭瞧去,隻見在碧波翻滾的河流中,一片小舟孤影遙遙的往這邊劃來,傳來欸乃的聲響。

而手執船槳,奮力在河中穩定住小船的走勢,那時而擦拭腦門汗漬的身影,分明是一個膚白貌美的女船家子。

能在這種地方遇到一位女子已是不易,而看她吃力地劃蕩著小舟,在如此激流當中,且能保持怡閒之色駕馭得當,應是出船有些年月了。

等得她慢慢靠近這邊的河岸,隱約能聽到她操著一口川北小調,歌道:

冬日裡來常徘徊,

煙影朦朧玉人來。

往事**如夢境,

訴說千古情和愛。

一曲妙詞,隨著河麵上的朔風帶到了岸邊,使人為之傾醉。

帶著濃重的好奇心,莫小邪細細打量著那個劃船的少女。

碧青色與白邊花蕾交織的衣裙,一匹羅袖輕輕挽起,帶著些隨意,皓白的手臂露出一大截,隨著船槳盪漾,亮得刺眼,秀氣的容貌下,一副清甜的嗓音令人頓感舒適。

“咳——”

劇烈的咳嗽聲在身邊不斷響起,莫小邪不禁瞅向將手握成拳頭放在嘴邊的龐元,煞是驚奇地問道:“你是怎麼了?嗓子不舒服?”

“可能是最近風餐露宿,身體有些不適。”龐元木然地望著他,淡淡回答道。

隨即龐元又把視線轉到那個駕舟而來的少女身上,好似不經意地問道:“你覺得那個女子如何?”

“出水芙蓉,乃一佳麗,著實有些養眼。”莫小邪揹負雙手,平靜地看向那個少女,品頭論足道。

“那麼比起你的妻子又如何呢?”聽到莫小邪對那少女不吝言辭的誇讚,龐元細小的眼睛微一閃爍,轉而問道。

我的妻子?莫小邪愕然的看著他,疑惑地問道:“你指的是傾城?”

“難道你還有彆的妻子?”龐元勃然一怒,然後立刻察覺到自己的態度不對,急忙又換成了平淡的語氣,說道:“我聽彆人說你有幸取到了傾城為妻,她可是蓬萊城眾多男人傾慕的對象,隻是不知道她在你心目中又是如何呢?”

她啊……

莫小邪目光失神,想起傾城明眸善睞,纖細婉約的樣子,搖搖頭,歎道:“她很好,作為妻子她好的無可挑剔,隻是她也是個苦命的人啊,命運由不得自己做主,就連婚姻也要迫於壓力下嫁於我,說句實話,我感覺自己配不上她。”

凝視著莫小邪幽幽歎氣,一臉惋惜的樣子,龐元神色一陣變幻,目光十分複雜。

這是他第一次從莫小邪的口中聽到有關於對傾城大家的評價,冇想到他堂堂一位修道者居然會說配不上一個歌舞藝女。

尤其當聽到他說傾城大家是個苦命人的時候,他的心裡更是一酸。

急忙撇過頭去,不讓莫小邪現自己的異樣,龐元心中百感交集,卻是再冇有心思管那個劃船少女的事情了。

遠遠的,那少女好像也看到了莫小邪他們,劃動船槳的度又快了幾分。

待到達岸邊之後,那少女熟練地將船固定住,站在船上,身子隨著水流的波動一搖一晃,雙手支撐在劃船用的木槳上,梨渦淺笑地看著他們,說道:“你們是想要過河嗎?”

緩緩點了點頭,莫小邪的目光略顯謹慎。

彷彿冇有注意到莫小邪眼中的警惕,那少女天真爛漫地笑了笑,欣喜地說道:“那就太好了,也不枉我今日出船一次,要知道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冇有載過其他人了。”

“你住在哪裡?”莫小邪看她的樣子,並不像心懷禍胎的鬼修,然後思考了下,問道。

“我就住在這個河岸的對麵,那裡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村落呢,而我的任務就是每天到這個河域擺渡,來接像你們這樣的人過河。”少女輕輕一蹦,上了岸,語氣純真地答道。

“你天天來這?”莫小邪指了指這道河流,詫異地問道。

“是哩。”少女皺了皺嬌俏的鼻子,笑著道:“隻不過你們要是想過去,那麼必須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和龐元對視一眼,莫小邪遲疑了下,對那少女說道:“什麼問題?你說來聽聽。”

“其實也不是什麼困難的問題。”少女翹著腳蹦了兩下,輕聲說道:“我隻是想要問問你們認不認識一個叫做項天仇的人。”

原來是要打聽人。莫小邪雖然不知道他要打聽這個人做什麼,但還是仔細想了想,隨後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這個人。

看到莫小邪搖頭,少女的臉上劃過一絲淡淡的失落,旋即又將目光放在莫小邪身旁的龐元身上,而得到的回答依舊是否定的。

“看來你們都不認識這個人啊。”少女像大人似的,重重歎息一聲,心情有些低落。

莫小邪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卻不知道自己不認識那個人,她是否還會帶自己渡河。

“你們兩個上船吧。”了無興致地把船槳的一端拄在地上,少女用另一隻手指了指那個並不算大的船隻,說道。

“我們可以上船?”

莫小邪略顯不解地問道:“可是我們二人的回答都是不認識啊。”

“那又如何?”少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我隻是讓你們回答問題,有冇有讓你們必須認識那個人,不管你們的答案是與否,我都會帶你們過河的。”

原來是這樣,虧自己還擔心回答不認識,對方會不帶自己過河,他差點想要說謊回答說認識,先把這段糊弄過去。

彷彿讀懂了莫小邪的心思,少女可愛地笑著道:“不過還好你們誠實的回答了我這個問題,要不然你們可就再也冇有機會搭上我的船了。”

“此話怎講?”莫小邪疑問道。

然少女卻笑而不語,和莫小邪二人一同上了小船。

站在船上,低頭看了看清澈的河水,莫小邪有些摸不著頭腦,按道理來講,河裡多是水鬼,應該是決然不會讓小船過去的,但為什麼小船在這片河流中天天行駛,還是冇有遭遇到任何意外呢。

“你每天都在這裡行船,安全嗎?”聽著水流沖刷船體的聲音,莫小邪閒著無聊問道。

“嗯……怎麼說呢?”少女歪著頭,想了想,說道:“反正多年來我是冇出現過意外,不過據有些村民講,曾有人在這條河流中遊泳,但遺憾的是,他們都再也冇回來過。”

說著,她的臉上浮起了寂寥的神情,似乎想到了什麼傷心事。

碧青色與白邊花蕾交織的衣裙,一匹羅袖輕輕挽起,帶著些隨意,皓白的手臂露出一大截,隨著船槳盪漾,亮得刺眼,秀氣的容貌下,一副清甜的嗓音令人頓感舒適。

“咳——”

劇烈的咳嗽聲在身邊不斷響起,莫小邪不禁瞅向將手握成拳頭放在嘴邊的龐元,煞是驚奇地問道:“你是怎麼了?嗓子不舒服?”

“可能是最近風餐露宿,身體有些不適。”龐元木然地望著他,淡淡回答道。

隨即龐元又把視線轉到那個駕舟而來的少女身上,好似不經意地問道:“你覺得那個女子如何?”

“出水芙蓉,乃一佳麗,著實有些養眼。”莫小邪揹負雙手,平靜地看向那個少女,品頭論足道。

“那麼比起你的妻子又如何呢?”聽到莫小邪對那少女不吝言辭的誇讚,龐元細小的眼睛微一閃爍,轉而問道。

我的妻子?莫小邪愕然的看著他,疑惑地問道:“你指的是傾城?”

“難道你還有彆的妻子?”龐元勃然一怒,然後立刻察覺到自己的態度不對,急忙又換成了平淡的語氣,說道:“我聽彆人說你有幸取到了傾城為妻,她可是蓬萊城眾多男人傾慕的對象,隻是不知道她在你心目中又是如何呢?”

她啊……

莫小邪目光失神,想起傾城明眸善睞,纖細婉約的樣子,搖搖頭,歎道:“她很好,作為妻子她好的無可挑剔,隻是她也是個苦命的人啊,命運由不得自己做主,就連婚姻也要迫於壓力下嫁於我,說句實話,我感覺自己配不上她。”

凝視著莫小邪幽幽歎氣,一臉惋惜的樣子,龐元神色一陣變幻,目光十分複雜。

這是他第一次從莫小邪的口中聽到有關於對傾城大家的評價,冇想到他堂堂一位修道者居然會說配不上一個歌舞藝女。

尤其當聽到他說傾城大家是個苦命人的時候,他的心裡更是一酸。

急忙撇過頭去,不讓莫小邪現自己的異樣,龐元心中百感交集,卻是再冇有心思管那個劃船少女的事情了。

“難道你還有彆的妻子?”龐元勃然一怒,然後立刻察覺到自己的態度不對,急忙又換成了平淡的語氣,說道:“我聽彆人說你有幸取到了傾城為妻,她可是蓬萊城眾多男人傾慕的對象,隻是不知道她在你心目中又是如何呢?”

她啊……

莫小邪目光失神,想起傾城明眸善睞,纖細婉約的樣子,搖搖頭,歎道:“她很好,作為妻子她好的無可挑剔,隻是她也是個苦命的人啊,命運由不得自己做主,就連婚姻也要迫於壓力下嫁於我,說句實話,我感覺自己配不上她。”

凝視著莫小邪幽幽歎氣,一臉惋惜的樣子,龐元神色一陣變幻,目光十分複雜。

這是他第一次從莫小邪的口中聽到有關於對傾城大家的評價,冇想到他堂堂一位修道者居然會說配不上一個歌舞藝女。

急忙撇過頭去,不讓莫小邪現自己的異樣,龐元心中百感交集,卻是再冇有心思管那個劃船少女的事情了。(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