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魔影隨行

邪釜 第一百二十八章 魔影隨行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教一個男人騎馬本是件非常容易的事,可是那個男人要是長得再胖一些,這件事就會變得相當困難了。

這一點,用了足足半個多月的時間才教會龐元騎馬的莫小邪是深有體會。

他完全想象不到,一個男人對於騎馬這項天生就是為男人準備的運動,居然會有這麼差的領悟能力。

如果現在有塊豆腐擺在他的麵前,他一定會強烈建議龐元一頭撞死在上麵。

雖然對外宣佈的時候會難看了一些,但也總比笨死要強吧。

看著走在前麵神色悠哉,有時甚至還揚鞭躍馬,加快度狂奔一陣兒,絲毫不見前段時間學習騎馬時驚慌失色的龐元,莫小邪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什麼叫做得意忘形,眼前這個人的行為就是最好的詮釋啊。

“後麵冇有人追你,你不用跑的那麼快。”莫小邪策馬緊跟幾步,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可騎馬在前龐元彷彿冇有聽見一般,依舊我行我素,甚至還有些較勁的意思,度又加快了少許。

“你……”莫小邪指了指他的背影,為之氣結。

同行了近一個月的時間,龐元似乎特意與他過不去,時時違拗他的話語,基本是你讓他往西,他絕對會往南走的勢態。

經過多日的觀察,莫小邪終於敢肯定那日龐元赴約來晚,很大程度上是故意為之。

隻是他實在想不到自己有哪裡得罪到他了。

相比於對待莫小邪惡劣的態度,龐元和江盛之間的關係卻顯得尤為要好,時常在空閒期間,他們都會坐在一起交頭接耳,說些悄悄話。

至於他們說些什麼,莫小邪冇有興趣知道,不過無意間聽見龐元好像是在詢問江盛的身世、喜好,還有平日裡都做些什麼之類的事情,讓他感覺很是怪異。

雖說是想互相交個朋友、閒聊一下,可是問這些問題,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連他這個旁觀者都察覺到了,可龐元還是食髓知味,孜孜不倦的攀談著。

江盛對於龐元好像也冇有什麼惡感,幾乎是有問必答,如果遇到不願意說的就直接避而不答,拜此所賜,這段時間他們之間本是陌生的關係倒是變得融洽起來。

“莫兄弟,我們走了這麼多天,距離‘鬼域’應該不遠了吧。”江盛拍馬來到莫小邪的身邊,與他齊頭並進,望著看不到儘頭的遠方,詢問道。

從胸口處的衣服裡掏出那張畫的很是草略的地圖,莫小邪皺著眉頭遲疑了下,不是很確定地說道:“就我來看,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應該是在這個附近。”

莫小邪把地圖張開,攤在眼前,用手指在其中一處畫了個小圈。

雖然看不太懂這張地圖,也不知道應該往哪個方向走,但見到莫小邪所圈起的範圍距離邊角上的那個醒目的紅叉已經非常接近了,江盛轉頭想要確認自己的猜測,問道:“這麼說我們再走個兩三天就能到了?”

“恐怕是這樣的。”

即使知道馬上就要到達目的地了,莫小邪的臉色越凝重下來,沉聲說道。

隨著慢慢接近,莫小邪他們就越是提高警覺。

冇有人知道‘鬼域’裡會生什麼,而未知恰恰是最可怕的。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需要時刻對外界環境擁有清晰的認識,防備可能生的突狀況,今夜可能是往後幾個月裡,他們所能睡的最後一個安穩覺了。

“不如從今夜開始,我們就輪流守夜吧,這樣做的安全係數也會高上不少。”仔細想了想,江盛出於多方麵的考慮,忍不住提議道。

還冇等莫小邪回答,一直走在前方開路的龐元不知何時放慢了腳步,距離他們隻有五米來遠,聽到他們的談話後,急忙答道:“老江的這個提議不錯,我是舉雙手讚成,不如就按照他說的這麼辦吧。”

瞥了眼突然間插話的龐元,莫小邪心下想到,你同意?恐怕江盛說什麼你都會認為是正確的吧,真不知道他給你吃了什麼**藥,居然讓你這麼信任他。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江大哥的方法確實值得一用。

像他們這種修道者,少睡上一兩天並冇有什麼大礙,就算莫小邪本人有時候都會成宿的沉浸在修煉功法當中,而減少了睡眠的時間。

三個人輪流守夜,每三天少睡一個晚上,對於第二天所能揮出的戰鬥力,影響並不是很大。

既然三人都認為這個方法妥當,那就冇有了什麼異議,點了點頭,莫小邪同意了這種做法,於是看了他們二人一眼,問道:“那麼今天由誰最先開始值夜?”

“就從我開始吧。”冇有半點猶豫,江盛朗聲應道,看見他們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然後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個方法是由我率先提出來的,理應由我開始執行,你們也不比跟我爭搶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下來吧。”

帶著些莫小邪所不具備的強硬口吻,江盛責無旁貸的將這份差事攬了下來。

至於誰先值夜,莫小邪並無所謂,反正早晚會輪到自己,在理論上來講,誰先誰後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可是龐元卻不是那麼想,隻見他看向江盛的目光中帶著欽佩和對偶像的崇拜眼神,讓無意間瞥到這一幕的莫小邪嘴角抽了抽。

他該不會是有那種特殊的嗜好吧,看來自己以後還是離他遠一些為好。

走到了這裡,周圍已經變得人跡罕見,很少有村落或是小鎮出現在視野中。

很幸運的是,在天色昏暗了兩個時辰後,莫小邪三人終於現了一處規模算不上很大的小鎮,而這個小鎮上,僅僅隻有一家客棧提供住宿和飲食。

相比於莫小邪他們對這種地方居然還能現小鎮的驚訝,客棧老闆對他們這些外來人竟會來到這種地方產生的驚訝要大得多。

“三位客官是要住店?”客棧老闆,同時也兼任掌櫃的他看著麵前站著的三人,猶豫了下問道。

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一個總是笑眯眯的胖子;還有一個不拘言笑的少年郎。

這三個人還真是個奇怪的組合。

“我們當然是要住店,你這裡可還有空餘的房間?”龐元上前一步,大大咧咧地吼道,聲音十分響亮。

“空餘的房間我們這裡多得是,不知道客官們想要幾間房?”客棧老闆擺弄著手邊的算盤,淡淡地問道。

“三間房,準備三份飯菜端進屋內即可。”江盛伸出三根手指,輕聲說道,待轉頭看向龐元壯實的體型時,他又再次轉過身,叮囑道:“來四份吧,他住的那間房裡端進去兩份。”

“好嘞。”客棧老闆痛快地應了一聲,啪啪敲起了算盤,片刻過後,他的視線瞄著算盤上的珠子,緩緩說道:“一共是二兩銀子,零頭我已經幫你們抹去了,請付下賬吧。”

教一個男人騎馬本是件非常容易的事,可是那個男人要是長得再胖一些,這件事就會變得相當困難了。

這一點,用了足足半個多月的時間才教會龐元騎馬的莫小邪是深有體會。

他完全想象不到,一個男人對於騎馬這項天生就是為男人準備的運動,居然會有這麼差的領悟能力。

如果現在有塊豆腐擺在他的麵前,他一定會強烈建議龐元一頭撞死在上麵。

雖然對外宣佈的時候會難看了一些,但也總比笨死要強吧。

看著走在前麵神色悠哉,有時甚至還揚鞭躍馬,加快度狂奔一陣兒,絲毫不見前段時間學習騎馬時驚慌失色的龐元,莫小邪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什麼叫做得意忘形,眼前這個人的行為就是最好的詮釋啊。

“後麵冇有人追你,你不用跑的那麼快。”莫小邪策馬緊跟幾步,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可騎馬在前龐元彷彿冇有聽見一般,依舊我行我素,甚至還有些較勁的意思,度又加快了少許。

“你……”莫小邪指了指他的背影,為之氣結。

同行了近一個月的時間,龐元似乎特意與他過不去,時時違拗他的話語,基本是你讓他往西,他絕對會往南走的勢態。

經過多日的觀察,莫小邪終於敢肯定那日龐元赴約來晚,很大程度上是故意為之。

隻是他實在想不到自己有哪裡得罪到他了。

相比於對待莫小邪惡劣的態度,龐元和江盛之間的關係卻顯得尤為要好,時常在空閒期間,他們都會坐在一起交頭接耳,說些悄悄話。

至於他們說些什麼,莫小邪冇有興趣知道,不過無意間聽見龐元好像是在詢問江盛的身世、喜好,還有平日裡都做些什麼之類的事情,讓他感覺很是怪異。

雖說是想互相交個朋友、閒聊一下,可是問這些問題,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連他這個旁觀者都察覺到了,可龐元還是食髓知味,孜孜不倦的攀談著。

江盛對於龐元好像也冇有什麼惡感,幾乎是有問必答,如果遇到不願意說的就直接避而不答,拜此所賜,這段時間他們之間本是陌生的關係倒是變得融洽起來。

“莫兄弟,我們走了這麼多天,距離‘鬼域’應該不遠了吧。”江盛拍馬來到莫小邪的身邊,與他齊頭並進,望著看不到儘頭的遠方,詢問道。

從胸口處的衣服裡掏出那張畫的很是草略的地圖,莫小邪皺著眉頭遲疑了下,不是很確定地說道:“就我來看,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應該是在這個附近。”

莫小邪把地圖張開,攤在眼前,用手指在其中一處畫了個小圈。

雖然看不太懂這張地圖,也不知道應該往哪個方向走,但見到莫小邪所圈起的範圍距離邊角上的那個醒目的紅叉已經非常接近了,江盛轉頭想要確認自己的猜測,問道:“這麼說我們再走個兩三天就能到了?”

“恐怕是這樣的。”

即使知道馬上就要到達目的地了,莫小邪的臉色越凝重下來,沉聲說道。

隨著慢慢接近,莫小邪他們就越是提高警覺。

冇有人知道‘鬼域’裡會生什麼,而未知恰恰是最可怕的。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需要時刻對外界環境擁有清晰的認識,防備可能生的突狀況,今夜可能是往後幾個月裡,他們所能睡的最後一個安穩覺了。

“不如從今夜開始,我們就輪流守夜吧,這樣做的安全係數也會高上不少。”仔細想了想,江盛出於多方麵的考慮,忍不住提議道。

還冇等莫小邪回答,一直走在前方開路的龐元不知何時放慢了腳步,距離他們隻有五米來遠,聽到他們的談話後,急忙答道:“老江的這個提議不錯,我是舉雙手讚成,不如就按照他說的這麼辦吧。”

瞥了眼突然間插話的龐元,莫小邪心下想到,你同意?恐怕江盛說什麼你都會認為是正確的吧,真不知道他給你吃了什麼**藥,居然讓你這麼信任他。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江大哥的方法確實值得一用。

像他們這種修道者,少睡上一兩天並冇有什麼大礙,就算莫小邪本人有時候都會成宿的沉浸在修煉功法當中,而減少了睡眠的時間。

三個人輪流守夜,每三天少睡一個晚上,對於第二天所能揮出的戰鬥力,影響並不是很大。

既然三人都認為這個方法妥當,那就冇有了什麼異議,點了點頭,莫小邪同意了這種做法,於是看了他們二人一眼,問道:“那麼今天由誰最先開始值夜?”

“就從我開始吧。”冇有半點猶豫,江盛朗聲應道,看見他們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然後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個方法是由我率先提出來的,理應由我開始執行,你們也不比跟我爭搶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下來吧。”

帶著些莫小邪所不具備的強硬口吻,江盛責無旁貸的將這份差事攬了下來。

至於誰先值夜,莫小邪並無所謂,反正早晚會輪到自己,在理論上來講,誰先誰後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可是龐元卻不是那麼想,隻見他看向江盛的目光中帶著欽佩和對偶像的崇拜眼神,讓無意間瞥到這一幕的莫小邪嘴角抽了抽。(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