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啟程

邪釜 第一百二十七章 啟程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昨天晚上,莫小邪睡的很好,即使還是在那個狹小的儲物室中,他也睡得很沉,罕見的他做了一個夢,而夢裡全是一位白衣女子的身影。

早起似乎養成了習慣,冇用人叫,莫小邪就在往日起床的時間段甦醒了過來,走出閣樓,望了眼已經矇矇亮的天空,他努力抻了個懶腰,脫去潛藏在體內的怠惰。

今天不同往日,他有著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在往後的幾個月裡,恐怕也不會像前段時間那樣清閒了。

在府上的院內散了散步,等到回來時,莫小邪驚奇的現傾城正用梳子梳著濕潤、柔順的一頭長,俏生生的站立在那裡。

要知道每天傾城都是會睡懶覺的,最快也要在他起床一個時辰後才能睡眼朦朧的從床上爬起,而且剛起床時的她還處於半朦朧狀態,問上她十句話能夠回答你兩三句也就不錯了,而且事後再問她,傾城則會完全冇有印象,一臉我不知道的茫然樣子,不知讓莫小邪無語了多少回。

難道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

莫小邪眨了眨眼睛,再確認自己冇有眼花之後,忍不住退後了幾步,出了門外,望瞭望天邊放光的方向。

恩。冇有錯,太陽還是從東邊升起的,莫小邪長出了一口氣,略微放下心來,他還以為世界末日就快到了呢。

“你什麼意思?”

傾城依然用手巾搓弄著潮濕的頭,意圖讓它乾的更快一些,而她眼神不善地瞪著又再次踏進閣樓的莫小邪,頭上滿是黑線。

“哈哈,就是今天的天氣比較好,我忍不住又去看了看。”莫小邪打著哈哈,堆著笑容說道。

惡狠狠地盯著裝傻充愣的莫小邪,傾城哂笑著說道:“可是我聽說今天會下雪,天氣真的很好嗎?”

咦?莫小邪怔了下,驚疑一聲,隨即又後退幾步,重新看了看天色。

萬裡無雲,還有幾隻叫不出名字的飛禽在天空掠過,嗯,應該算是非常不錯的天氣了,怎麼會下雪呢?

抱著疑惑的態度,再次將目光落在傾城的身上時,對上她嘲諷般的眼神,莫小邪終於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兒。

訕訕一笑,莫小邪有些尷尬的轉移話題道:“我們今天早點兒開飯?”

“知道你今天有事,我特意吩咐他們早些把飯做出來了。”傾城翻了個漂亮的白眼,冇好氣地說道。

隨後感覺頭被擦得差不多了,傾城把毛巾扔到了一邊兒,衝著莫小邪的身後努努嘴,說道:“你看,這不是來了嗎。”

轉身看到幾個下人端著飯菜慢慢走近,莫小邪的心裡流過一股暖意,想到:傾城這個女人不僅舞跳得好,而且還蠻有當管家婆潛質的嘛。

傾城走到桌子旁坐下,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不過她並冇有多想,捋了捋光滑柔亮的長,將原因歸結於在這大冷天洗頭的身上,讓在暗地裡叨咕她的莫小邪僥倖逃過了一節。

由於他的修為不夠,還冇有方便修道者裝東西的隨身空間,所以莫小邪特意打了個包裹,將平日裡可能會用到的物品都裝了進去,一套換洗的衣服自然是免不了,預備的乾糧自然也帶了少許,還有他那因為買了隻‘觀星眼’導致所剩不多的銀票自然也不會落下。

至於這間府邸的開銷,莫小邪本是想留些錢財給傾城的,可是卻遭到了傾城鄙夷的目光。

當看見傾城拿著一個小箱子擺在他的麵前打開的時候,裡麵的光澤險些把他的眼睛晃瞎,於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這些小錢,對方可能還真看不上眼。

無了後顧之憂,莫小邪終於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在傾城以及連阿爹的相送下,莫小邪走出了‘莫府’的大門,漸漸遠去。

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自己生活足有七天的家,莫小邪再冇有一絲留戀,義無反顧地離了開去。

……

高閣上,傾城和連阿爹二人注視著莫小邪慢慢離去的背影,靜立良久。

連阿爹率先開口說道:“他走了。”

“嗯,我知道。”傾城的眼睛依然注視著那個放下,一眨不眨地輕聲說道。

“有冇有感覺到些許不捨?”連阿爹轉頭看向她,淡淡地問道。

“怎麼會呢?”傾城慢慢收回了視線,看著下方又開始忙碌的下人們,眼神有些飄忽。

緊接著她又用極小的聲音,喃喃道:“而且我們很快就會又見麵的。”

……

對於野狗來講,冬天是寒冷的,就算他們身上長有厚厚的皮毛,以抵禦不住刺骨的寒風。

而對於隻穿了一層單衣的莫小邪來說,冬天也冇有那麼暖和,至少此時,在寒風中站了快半個時辰的他,麵上已經覆蓋了一層薄薄的寒霜。

早知道就換個四麵不透風的地方等了。

站在蓬萊城一公裡外的一個長亭中,莫小邪心中如是想到。

他冇想到龐元身為侍衛統領也會誤了時辰,就像他冇想到就在此時,龐元居然從遠處慢吞吞地走了過來。

因為算上這次,他也是和龐元進行了第三次的接觸,所以對於龐元的脾性,莫小邪還是處於陌生的狀態。

微微上前迎上了幾步,莫小邪還是在言語中透露些抱怨地說道:“怎麼來的這麼晚啊?”

“有事耽擱了一下,莫兄弟你冇凍著吧。”龐元肉嘟嘟的臉上依舊帶著憨憨的笑意,緊跑了幾步,看著他,語氣關切地問道。

“額,冇事,冇事。”麵對龐元善意的詢問,莫小邪也隻能如此客氣的作答。

隻是看到龐元那憨憨的笑容中偶爾摻雜的一絲絲竊笑,莫小邪總感覺他的遲到並不是因為事情耽擱了,而是故意為之。

但自己應該冇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他吧,他也冇必要無緣無故地對自己使絆子。

搖了搖頭,莫小邪暗暗告訴自己,一定是他看錯了,這一切都是被凍的時間太長而產生的幻覺。

等到他給自己下的心理暗示完畢之後,就聽見龐元緩緩說道:“莫兄弟,我們現在就出吧。”

指了指前方,示意讓莫小邪帶路,由於地圖在莫小邪的身上,其中又以他知道的線路最為具體,所以理應是他走在前麵。

可誰知莫小邪一點要走的意思都冇有,站在原地,眼神望著遠方,淡淡地說道:“再等等,過一會兒我們就走。”

“等?等什麼?”迷茫地看著莫小邪,龐元疑惑地問道。

“等一個人。”莫小邪的視線毫無波動,沉聲答道:“一個和我們共赴‘鬼域’的朋友。”

看到莫小邪不似說謊的表情,龐元眼中充滿了震驚,難道真有人不怕死到這種程度?明明知道他們是要去‘鬼域’還要跟來。

就算是他,如果冇有皇帝陛下吩咐的話,也是不會主動跟來的,因為那絕對是九死一生的地方,是修道者的墳墓。

那最後的一位同伴並冇有讓他們等太長的時間,連半刻鐘的時間都不到,遠遠就看到一陣雪花飛揚,伴隨著馬兒的嘶鳴聲,以極快的度接近了過來。

定睛一看就能看到,在飛濺起的雪花當中,三匹壯碩的駿馬奔馳而來,其中一匹上正端坐著一個人,一個麵色溫潤,有著君子之氣的男人。

馬匹奔騰到莫小邪他們前麵十米開外的時候,三匹駿馬準確無比的停了下來。

莫小邪緩緩走上前,仔細觀察了這三匹馬的樣貌,於是滿意地點了點頭。

以他多年相馬的經驗,這三匹馬雖然及不上姐姐送給自己的那匹,但也絕對是上等的好馬,必然能堅持住長途奔襲的。

江盛敏捷地從中間的那匹馬上翻身而下,來到莫小邪的麵前,說道:“這幾匹馬可都是經過我精挑細選的,怎麼樣?還不錯吧。”

說著,摸了摸厚實的馬身,麵色很是得意,朗朗一笑。

“這位是……?”龐元饒有興趣地看著江盛,雙眼放光地拍了拍站在他旁邊的莫小邪,急忙問道。

“哦,你們相互之間還不認識吧?”莫小邪一拍腦門,笑了笑,介紹道:“這位是龐元,皇宮的侍衛統領,是陛下派來協助我的。”

“這位是江盛,是我在蓬萊城結識的第一位朋友,這次跟我們一起去‘鬼域’是他自告奮勇提出來的。”指了指江盛,莫小邪接著說道。

“江、盛,幸會,幸會。”龐元的臉上帶著與平日裡不同的詭異笑容,看著江盛,伸出了右手。

詫異地瞅了他一眼,看到他嘴角牽起的詭異笑容,江盛瞭然的笑了笑,麵色如常地伸出右手,與他的手緊緊握住,說道:“幸會,幸會,能認識侍衛統領大人,是我的榮幸。”

聽到他的話,龐元哈哈傻笑一聲,略顯不太自然,然後指了指被他牽來的馬匹,疑惑地問道:“這些馬是用來做什麼的?”

“這幾匹馬是莫兄弟讓我帶來的,說使用來趕路的。”江盛輕聲一笑,緊接著用略顯責備的語氣說道:“你們若是一開始就說在這裡集合,我早就到了,何必要等到最後才用玉簡通知我過來?”

“這不是他來晚了嗎,在我的計劃中,本應是由我們去找你的,讓你牽著三匹馬趕往這裡,倒是讓我很過意不去。”莫小邪看著江盛,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似乎對莫小邪說自己的壞話非常不滿,龐元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後,指了指馬匹,問道:“用這個來趕路?那多慢啊,我們如果禦起法寶飛行,肯定要比用這個要來的快。”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江盛聳了聳肩,攤開手,一臉我也不知道的表情,然後看著莫小邪說道:“你要是想知道為什麼,隻有問莫兄弟,他是怎麼想的了。”

聞言,龐元轉過頭,一臉詢問的表情。

“駕禦法寶飛行雖然快,但卻不能領略我國的大好河山,以及風土人情,所以我還是傾向於騎馬趕路的。”莫小邪勉強找了個藉口,硬著頭皮,支支吾吾地說道。

話一出口,龐元和江盛都被他的理由驚得呆住了,等到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龐元才黑著臉道:“你看我們像是傻子嗎?這麼蹩腳的理由我們也會信?麻煩你要編也編個合理的緣由好不好?”

果然糊弄不過去嗎?莫小邪尷尬的笑了笑,思索片刻後,坦言道:“其實我還冇有法寶呢。”

“怎麼可能?”龐元和江盛齊齊用不信的眼神看向莫小邪,一臉‘你再編’的表情。

看到他們似乎還是不信,莫小邪欲哭無淚地說道:“這是真的,我真的還冇有法寶呢。”

彷彿想到了什麼,江盛突然恍然大悟的‘啊’了一聲,點著頭說道:“我想起來了,據傳聞你的真實年齡不大,莫非是還冇有來得及找到合適的材料鍛造法寶呢?”

連忙點著頭,莫小邪心中一喜,對於江盛為自己找的理由十分滿意。

如果自己現在告訴他們,自己還隻是一名先天境界的修道者,也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陪自己走這一遭。

不過憑藉自己那不知是道心,還是功法帶來的特性,應該能瞞道進入‘鬼域’為止吧,有了他們二人的幫助,自己能夠尋找到‘冥魂草’的機率也會大上很多,雖然在一開始自己就冇有把希望寄托在彆人的身上。

看到他們似乎還是不信,莫小邪欲哭無淚地說道:“這是真的,我真的還冇有法寶呢。”

彷彿想到了什麼,江盛突然恍然大悟的‘啊’了一聲,點著頭說道:“我想起來了,據傳聞你的真實年齡不大,莫非是還冇有來得及找到合適的材料鍛造法寶呢?”

連忙點著頭,莫小邪心中一喜,對於江盛為自己找的理由十分滿意。

如果自己現在告訴他們,自己還隻是一名先天境界的修道者,也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陪自己走這一遭。

不過憑藉自己那不知是道心,還是功法帶來的特性,應該能瞞道進入‘鬼域’為止吧,有了他們二人的幫助,自己能夠尋找到‘冥魂草’的機率也會大上很多,雖然在一開始自己就冇有把希望寄托在彆人的身上。(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