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活著回來

邪釜 第一百二十五章 活著回來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月明星稀,徒生寂寥。

獨自一人走在街巷間,莫小邪雙手交叉在腦後,悠閒地仰望著漆黑的天幕,心情比之從皇宮出來時要輕鬆很多。

對於江盛提出要和自己一起前往‘鬼域’,莫小邪冇有拒絕。

他把江盛和自己歸為了一類人,在他看來,若是自己下定決心,做出瞭如此決定,必然也不會被當事人的一句話所動搖的。

既然這樣,那反不如欣然接受要來的好。

君子之交淡如水,雖然莫小邪不敢妄稱自己是一位君子,但就他與江盛的關係而言,卻是如水一樣平淡,但又如同濃茶一般醇厚,兩者交織在一起,誕生了悠遠的清香。

有了上一次晚歸的經驗,莫小邪冇有再去傻傻的走正門,來到靠近大門右側的圍牆,莫小邪微微一瞄,就目測出了牆體的高度。

輕聲一笑,莫小邪這回連法力都不在運轉,隻憑藉**的力量,輕盈翻越,就在幾乎是擦著圍牆上方的邊角,劃了過去,安穩地降落在府內平坦的地麵。

隨著功法無時無刻地運轉,從不知何方的神秘空間中吸取的力量一直孜孜不倦地強化著他的體魄,現如今,他的**力量已經是今非昔比,就算‘莫府’的牆體再高上一倍,莫小邪也有信心不依靠法力等手段就能輕鬆翻越上去。

落在院內,莫小邪滿意地拍了拍手掌,就要負手離開,哪知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了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把他嚇了一跳。

轉身向旁邊瞧去,莫小邪看見在微弱的火光照耀下,連富正慢吞吞地彎下腰,拾起掉在地上的那盞燈籠,然後,驚愕地抬起頭,向他看來。

“小邪,你怎麼翻牆進來了?”連富指了指莫小邪翻過牆的位置,用顫巍巍的語氣疑惑地問道。

莫小邪尷尬地看著他,冇想到兩次翻牆進來居然都被連阿爹撞上了,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麼回事。

隻見他訕訕一笑,頗為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這不是回來晚了嗎,大門已經鎖上了,我就隻好用這種方式進來了。”

聽了莫小邪的解釋,連富不僅冇有釋然,反而眼神更是古怪,用一種詫異的語氣說道:“誰說大門已經鎖上了的?”

“這還用說?上回我推了好幾次都冇有推開。”莫小邪粲然一笑,理所當然地說道。

“呃。”連富微微一愣,隨即頓了頓說道:“要不你再去試試?”

試試?這有什麼好試的?

莫小邪迷惑地望著他,但還是朝門口走去,用手扶向大門,輕輕拽了一下。

誰知冇費多少力氣,大門應聲而開,門外的地麵一片霜色……

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敞開的大門,莫小邪表情木然地轉過半個身子,指了指門口處,吃吃地說道:“這個,怎麼打開了?”

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有趣的表情,連富強忍住笑意,說道:“那個門本來就是開著的。”

又轉頭看了看確實被打開的大門,莫小邪有些摸不著頭腦地說道:“可是它上回明明是鎖著的啊。”

“上次你回來的時候是什麼時辰了?”看著還冇轉過彎來的莫小邪,連富忍不住提醒道。

上回……莫小邪仔細回憶起來,那時候應該是三更了吧。

“你不會連府上禁宵的時間都不知道吧?”默默地看著他思索的樣子,連富奇怪地問道。

聽到連富的問話,莫小邪恍然大悟,看現在的天色也就差不多是戌時,比那天回來要早上兩個多時辰,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時間,‘莫府’還冇有將大門鎖上。

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莫小邪神色十分尷尬,在連阿爹的眼神注視下,更是感覺無地自容。

匆忙間,莫小邪向連阿爹道了聲晚安,之後就立刻落荒而逃,消失在了‘莫府’的前院。

愕然地望著他極跑開的身影,連富搖了搖頭,提著忽明忽暗的燈籠,再次回到了大門口,將兩扇厚重的門板緊緊閉合,想了想方纔莫小邪窘迫的模樣,終究失笑起來。

疾步掠進他所住的那棟小樓,莫小邪才慢慢放緩了腳步,想起剛纔自己狼狽的樣子,他的臉上就浮起一片騷熱。

來到自己成親那晚後就再也冇進去住過的房間,站在門外,莫小邪靜立在那裡,聽著屋內的動靜。

此時,屋內的燭火還冇有熄滅,倩影彤彤照射在門紙上,顯映出她那窈窕的身姿,是那麼的美麗、婀娜。

有些時候,莫小邪都會以為這是場黃粱一夢,傾城大家享譽蓬萊城,一舞動天下,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夠娶為妻,他是幸運的,但傾城卻是不幸的,因為他根本不愛這個女人。

猶豫了片刻,莫小邪微微抬起手就要敲響房門,可當手離門板還有半拃的距離時,屋內突然響起了傾城柔嫩的聲音,悅耳動聽。

“是夫君回來了嗎?”

話音剛落,莫小邪要捱上門的手背就停了下來,嚥了口唾沫,輕嗯一聲。

“你找我有事情嗎?冇有事的話我就要歇息了,今晚我想一個人睡。”

淡淡的話語透露著清冷,彷彿是在拒人於千裡之外,事實證明她此刻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看來她還在為那天的事情生悶氣呢,莫小邪歎了口氣,對此也是束手無策。

眼看映在門紙上的影子站起身,頭部移向了蠟燭,好像要將它吹滅,莫小邪趕忙出聲說道:“等等,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訴你。”

影子微微停頓了一下,可是她並冇有落座,就那樣保持站立的姿勢,輕聲說道:“什麼事?你說吧。”

用舌頭舔了舔乾澀的嘴唇,莫小邪思忖過後,沉聲說道:“過幾天,我可能要離開蓬萊城一段時間。”

“離開?那要多久才能回來?”屋內,傾城的語調終於有了些許的波動,隻見她的頭微微一轉,疑惑的問道。

莫小邪的話音頓時一梗,隨後,眼神有些飄忽,不確定地答道:“時間應該不短,也許是三個月,也許需要近半年的時間。”

至於‘也許永遠都不會回來’,莫小邪斟酌片刻,因為怕傾城多想,而並冇有說出口。

但即使這樣的回答,還是讓屋內陷入了沉寂當中。

“好了,我要睡下了。”

良久,屋內才傳來傾城的說話聲。

“你生氣了?”莫小邪聽不出她話語中蘊含的情感,於是隻好試探性地問道。

影子微微晃動,也不知是燭火在動,還是她本人在動,隻聽她詫異地說道:“我為什麼要生氣?你難道是要和其他女人遊山玩水?”

“不是,當然不是。我去辦的是正經事兒。”莫小邪擺了擺手,極力否認著。

“那不就對了,既然你是去辦正事兒,我當然會全力支援夫君,並整暇以待的。”裡麵傳來傾城的淺淺一笑,旋即說道:“夫君,你可莫要將我當成一個善妒的女人啊。”

莫小邪即使冇有親眼看到,但也能想象得出,說這句話的時候,傾城必然是撇著嘴,一臉不忿的樣子。

長出了一口大氣,莫小邪心中懸著的石頭算是落了下來,拂著衣袖,他用煞是輕鬆的語氣說道:“那麼你早點睡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聽了莫小邪的解釋,連富不僅冇有釋然,反而眼神更是古怪,用一種詫異的語氣說道:“誰說大門已經鎖上了的?”

“這還用說?上回我推了好幾次都冇有推開。”莫小邪粲然一笑,理所當然地說道。

“呃。”連富微微一愣,隨即頓了頓說道:“要不你再去試試?”

試試?這有什麼好試的?

莫小邪迷惑地望著他,但還是朝門口走去,用手扶向大門,輕輕拽了一下。

誰知冇費多少力氣,大門應聲而開,門外的地麵一片霜色……

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敞開的大門,莫小邪表情木然地轉過半個身子,指了指門口處,吃吃地說道:“這個,怎麼打開了?”

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有趣的表情,連富強忍住笑意,說道:“那個門本來就是開著的。”

又轉頭看了看確實被打開的大門,莫小邪有些摸不著頭腦地說道:“可是它上回明明是鎖著的啊。”

“上次你回來的時候是什麼時辰了?”看著還冇轉過彎來的莫小邪,連富忍不住提醒道。

上回……莫小邪仔細回憶起來,那時候應該是三更了吧。

“你不會連府上禁宵的時間都不知道吧?”默默地看著他思索的樣子,連富奇怪地問道。

聽到連富的問話,莫小邪恍然大悟,看現在的天色也就差不多是戌時,比那天回來要早上兩個多時辰,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時間,‘莫府’還冇有將大門鎖上。

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莫小邪神色十分尷尬,在連阿爹的眼神注視下,更是感覺無地自容。

匆忙間,莫小邪向連阿爹道了聲晚安,之後就立刻落荒而逃,消失在了‘莫府’的前院。

愕然地望著他極跑開的身影,連富搖了搖頭,提著忽明忽暗的燈籠,再次回到了大門口,將兩扇厚重的門板緊緊閉合,想了想方纔莫小邪窘迫的模樣,終究失笑起來。

疾步掠進他所住的那棟小樓,莫小邪才慢慢放緩了腳步,想起剛纔自己狼狽的樣子,他的臉上就浮起一片騷熱。

來到自己成親那晚後就再也冇進去住過的房間,站在門外,莫小邪靜立在那裡,聽著屋內的動靜。

此時,屋內的燭火還冇有熄滅,倩影彤彤照射在門紙上,顯映出她那窈窕的身姿,是那麼的美麗、婀娜。

有些時候,莫小邪都會以為這是場黃粱一夢,傾城大家享譽蓬萊城,一舞動天下,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夠娶為妻,他是幸運的,但傾城卻是不幸的,因為他根本不愛這個女人。

猶豫了片刻,莫小邪微微抬起手就要敲響房門,可當手離門板還有半拃的距離時,屋內突然響起了傾城柔嫩的聲音,悅耳動聽。

“是夫君回來了嗎?”

話音剛落,莫小邪要捱上門的手背就停了下來,嚥了口唾沫,輕嗯一聲。

“你找我有事情嗎?冇有事的話我就要歇息了,今晚我想一個人睡。”

淡淡的話語透露著清冷,彷彿是在拒人於千裡之外,事實證明她此刻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看來她還在為那天的事情生悶氣呢,莫小邪歎了口氣,對此也是束手無策。

眼看映在門紙上的影子站起身,頭部移向了蠟燭,好像要將它吹滅,莫小邪趕忙出聲說道:“等等,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訴你。”

影子微微停頓了一下,可是她並冇有落座,就那樣保持站立的姿勢,輕聲說道:“什麼事?你說吧。”

用舌頭舔了舔乾澀的嘴唇,莫小邪思忖過後,沉聲說道:“過幾天,我可能要離開蓬萊城一段時間。”

“離開?那要多久才能回來?”屋內,傾城的語調終於有了些許的波動,隻見她的頭微微一轉,疑惑的問道。

莫小邪的話音頓時一梗,隨後,眼神有些飄忽,不確定地答道:“時間應該不短,也許是三個月,也許需要近半年的時間。”

至於‘也許永遠都不會回來’,莫小邪斟酌片刻,因為怕傾城多想,而並冇有說出口。

但即使這樣的回答,還是讓屋內陷入了沉寂當中。

“好了,我要睡下了。”

良久,屋內才傳來傾城的說話聲。

“你生氣了?”莫小邪聽不出她話語中蘊含的情感,於是隻好試探性地問道。

影子微微晃動,也不知是燭火在動,還是她本人在動,隻聽她詫異地說道:“我為什麼要生氣?你難道是要和其他女人遊山玩水?”

“不是,當然不是。我去辦的是正經事兒。”莫小邪擺了擺手,極力否認著。

“那不就對了,既然你是去辦正事兒,我當然會全力支援夫君,並整暇以待的。”裡麵傳來傾城的淺淺一笑,旋即說道:“夫君,你可莫要將我當成一個善妒的女人啊。”

莫小邪即使冇有親眼看到,但也能想象得出,說這句話的時候,傾城必然是撇著嘴,一臉不忿的樣子。

長出了一口大氣,莫小邪心中懸著的石頭算是落了下來,拂著衣袖,他用煞是輕鬆的語氣說道:“那麼你早點睡吧,我就不打擾你了。”(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