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玲瓏陡現

邪釜 第一百二十二章 玲瓏陡現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冇有比這句詩更能貼切的形容莫小邪此時的心情了。

就好像一個身患絕症的病人,突然被醫生告知之前的診斷隻是誤診,這種突如而來的喜悅是無與倫比的。

“你說有個地方可能有‘冥魂草’,那個地方究竟在哪裡?”莫小邪撐著桌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眼神炯炯地盯著神色淡然的水雲居士,問道。

“你先彆激動,坐下來慢慢聽我說。”

冇有立刻回答莫小邪,水雲居士將莫小邪茶杯中所剩不多的茶水填滿,虛按下手掌。

眼看自己打聽的事終於有了眉目,莫小邪平複下微起波瀾的心情,抿了口溫熱的茶水,眼睛卻始終瞟著對方,靜待他的下文。

“其實你冇必要抱著太大的希望,那裡雖然很可能有‘冥魂草’的存在,但你是絕對無法得到的。”組織了下語言,水雲居士斟酌一下,用淡淡的語氣說道。

皺了皺眉頭,莫小邪通過水雲居士的語氣大致明白了這件事並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的,於是把茶杯頓在桌上,說道:“無法得到?那是什麼意思?難道以你的能力也無法得到它?”

“如果我真能辦到,我會遵守當日的約定,幫你去取得的。”水雲居士神情嚴肅地看著他,隨後,歎息一聲,道:“隻是據我所知,那名叫‘鬼域’的地方,其土地的主人最少擁有道茂境的修為,而他的屬下更是多如牛毛,活著進去的人,幾乎冇有人能夠走出來,就更彆提采摘‘冥魂草’,並將它帶出來了。”

道茂境的修為,也就是同慧心的師尊渡化尊者旗鼓相當的人物,比之萬妖之森遇到的血煞魔君還要厲害很多,想要從它的地盤裡拿走近似於珍寶的‘冥魂草’,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這麼說來,他的修為應該不是道疏境,就是道茂境。瞄了眼水雲居士,莫小邪心中想到。

“難道我們就冇有其他的辦法了嗎?”莫小邪思索片刻,望向悠然自得的水雲居士,惑然問道。

“辦法,自然是有的。”水雲居士淡淡一笑,說道:“隻要你的修為足夠高強,能達到道蕾境,那麼進入‘鬼域’直接找到那片土地的主人討要便可,到時候,相信他會乖乖把‘冥魂草’交出來的。”

話音剛落,莫小邪臉色就是一沉,橫眉怒目地看向他,憤然道:“你是在消遣我?”

“消遣?當然不是。”水雲居士搖搖頭,否認道,旋即接著開口說道:“我可不是那種閒到有功夫特意消遣你的人。”

瞅著莫小邪依舊麵色不善的模樣,水雲居士解釋道:“你向我請教進入‘鬼域’,取得‘冥魂草’的辦法,我隻是將我的辦法切實告知你罷了,至於能不能夠做到,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雖然水雲居士給出的理由勉強解釋得通,但莫小邪臉色仍然非常難看,眼神中一陣閃爍。

“我勸你還是放棄吧,冇有必要為了一株草藥就搭上自己的性命,況且你與武王殿下非親非故,知道事不可為,他也不會埋怨你的。”

水雲居士注視著莫小邪沉吟不決的樣子,不禁勸說道。

如他所說,自己確實冇有理由為了軒轅昊的一個請求而豁出去性命不要,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自己終究要給他一個交代。

“我不求你幫我拿到‘冥魂草’,但是請你告訴我‘鬼域’的具體位置在哪裡,也算是應了那塊令牌的條件了。”

看了看莫小邪堅定的神情,水雲居士點頭,說道:“也好。”

於是將‘鬼域’的具體位置詳細的告知了莫小邪,並且為他畫了張簡略的地圖,交到了他的手中。

仔細觀察了一下,在確認這張地圖上麵畫的位置,與他口述的相吻合後,莫小邪轉身就要離去。

“等等。”

身後,水雲居士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揚聲將他叫住。

“還有什麼事嗎?”莫小邪轉過身,疑惑的看向身後,問道。

“這個拿去。”

就在莫小邪轉過頭的一瞬間,忽然一塊黑漆漆的物件朝他飛了過去,度並不是很快。

右手伸出,準確的將那個物件抓在了手中,莫小邪定睛一看,現那個黑漆漆的物件自己非常的熟悉,正是水雲居士在自己剛剛進來時,從他的手中拿走的黑鐵令牌。

“你這是什麼意思?”莫小邪迷惑的望著神態自若的水雲居士,輕聲問道。

水雲居士笑了笑,說道:“你提出的要求太過簡單,並且之前的那個讓我給你一株‘冥魂草’的要求,我並冇有做到,所以這個令牌我還給你,以後你要是還有什麼事情想要讓我幫忙的,大可以再來找我,掌櫃的已經認識你了,相信下回也不會再攔住你。”

“我不需要這種東西。”莫小邪翻看了下令牌的正反麵,毫無留戀的拋給水雲居士,嚴詞拒絕道。

“你可要想好了,這可是能讓我幫你一次的唯一憑證,你確定你不要?”水雲居士詫異地看著連一絲猶豫也冇有就拒絕了他的好意的莫小邪,心裡感覺萬分驚奇。

“我不得不承認,你的饋贈雖然非常誘人,但並不是我想要的。”莫小邪搖著頭,淡漠的拒絕著,說道:“如果我當真有困難,即使你幫助我,我也不會接受的,能幫助我的隻有我認可的朋友,當然,我也隻會幫助那些真心待我的友人,而你並不在我的朋友之列。”

說完,莫小邪再不停留,按照來時的方式,乘坐上那個狹窄的升降梯,緩緩降落下去。

“看來我的好意竟被人拒絕了。”水雲居士愣愣地目視著莫小邪離開的身影,摸了摸鼻子,自嘲一笑,隨後端起手邊的茶杯,呷了一口,淡笑地低吟道:“友人嗎?能成為他的朋友也是人生一件幸事吧。”

“怎麼樣?他是不是非常有趣?”

正在這時,房間左手邊的屏風後,一個清麗的女音突兀地響起,緊接著,一個嬌小的身影輕移蓮步從屏風後走了出來,望著莫小邪離開的方向,輕笑著問道。

隻見她穿著一雙點綴著花朵的漂亮小鞋,兩條粉嫩的細腿宛如蓮藕,長度與膝蓋幾乎相互持平的連衣百褶裙隨著她的移動兀自旋轉著很小的幅度,一張稍顯稚嫩,但卻不可方物的俏臉噙著笑意,流轉的眼波顯得活靈活現,平添了幾分生氣。

如果莫小邪此時在場,看到這個狀似小女孩的她,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她恰恰就是在雷音寺,引導莫小邪成功修煉功法的妖修——白玲瓏。

聽見白玲瓏的問話,水雲居士頷而答道:“確實非常有趣,要知道,在知道我的實力後,又能抵擋住給予對方令牌誘惑的人,他是唯一的一個。”

“當然,如果他不是這麼特彆、有趣的人,我又怎會讓他作為我的長期飯票。”

明明是在誇莫小邪,但聽到白玲瓏的耳中,卻彷彿他是在誇獎自己一般,白玲瓏嘴角劃過一抹得意的笑容,低聲說道。

水雲居士聽到白玲瓏小聲的嘟囔,但並冇有聽清內容,疑惑地望著她,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可愛的吐了吐香舌,白玲瓏拍了拍規模很是小巧的胸部,暗叫一聲好險。

莫小邪是自己長期飯票的事情可是個秘密,一定不能讓彆人知道,萬一彆人在知道後打自己“飯票”的主意,那豈不是糟糕透了?

輕輕咳嗽了一聲,白玲瓏板了下小臉,揶揄道:“你是不是後悔了自己有所保留,而失去了成為他朋友的機會啊?”

“有些人註定會成為彼此的朋友,而有些人即使刻意逢迎,也無法成為真正的知心好友。”水雲居士淡笑著搖了搖頭,並無憾色地說道:“而我和他從本質上來講,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他可以為了朋友,兩肋插刀,而我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做到這一點,所以命中註定我們永遠都冇有成為朋友的可能。”

“哦?是這樣嗎?”白玲瓏有些意外地看著說出一堆大道理的水雲居士,若有所思。

“那你說他會不會去‘鬼域’尋找‘冥魂草’的下落?”

“不會。”水雲居士想都冇想,立刻斷言道。

白玲瓏驚疑一聲,不解地看向他,問道:“為什麼不會?你適纔不是還說他是那種為了朋友可以兩肋插刀的人嗎?”

“我是這樣說過。”水雲居士點頭承認,然後繼續說道:“可前提是為了朋友,而軒轅昊對他來講並不是真正的朋友。”

這麼說來,我的“飯票”還是安全的?

聽了水雲居士的分析,白玲瓏放下心來,如果莫小邪真的為了尋找‘冥魂草’,傻傻的去‘鬼域’送死,她肯定會很鬱悶的。

要知道,找一個容易忽悠,又有趣的潛力股作為長期飯票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那張印有手印的白字黑字,她可一直小心翼翼收藏在隨身空間中,相信未來等他成長起來後,那張無法抵賴的字據一定會派上用場的。

想到這裡,著呆的白玲瓏為自己的明智之舉,險些偷笑出聲。

“玲瓏大人。”

水雲居士出聲呼喚著她的名字,將她從自我幻想的世界中拖了出來,輕“嗯?”一聲,不知他叫自己有何事情。

“玲瓏大人可是帶著任務出來的?”

似乎對於白玲瓏的底細十分清楚,水雲居士有些緊張,帶著試探性的語氣問道。

眨巴了幾下漂亮的大眼睛,白玲瓏漆黑的眸子機靈的在眼眶中一轉,故作鎮定地乜了他一眼,說道:“我可是遵從姐姐的吩咐出來辦事的,有什麼問題嗎?”

能被他稱為姐姐的,毫無疑問,隻有萬妖之森的主人——那個豔壓天下的女子。

被白玲瓏急轉為威嚴的語氣一壓,加上聽到她口中提到的姐姐,水雲居士瞬間變得惶恐起來,趕忙說道:“冇什麼問題,我隻是隨便問問,隻是不知您什麼時候去,我也好送送您啊。”

“咳——”

輕咳一聲,白玲瓏淡定地撇過頭去,掩飾自己內心的尷尬,要說姐姐交給自己的任務,自己早就已經完成了,隻是一直不愛回去那個除了睡覺與修煉,冇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可做的地方。

至於她一直逗留在蓬萊城的原因,無非是因為這個蓬萊國的第一大城,其美食的數量令人目不暇接,單單水雲居士所開設的“祿鴻樓”中,美食就有千來種樣式,估計吃上一年也不會重樣的。

“我可能還要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等我走的時候,會和你打聲招呼的。”

那麼也就是說今日冇有離開的打算了?

水雲居士暗暗歎了口氣,心裡更是叫苦不迭。

白玲瓏在蓬萊城的期間裡,一直是他在提供衣食住行這些生活的必需用品。

衣、住、行,這些都冇有什麼大問題,他在蓬萊城經營多年,所積累的錢財何止億兩白銀,若說富可敵國,他是當之無愧。

他本以為這些年所賺到的錢,就算怎麼去花,也是用之不儘的。

可是白玲瓏的到來卻深深動搖了他的這個觀念。

有人會問,一個身材如同蘿莉的小女孩就算讓她隨便吃又能吃下多少東西。

不過事實上,白玲瓏不僅是個修為深不可測的妖修,而且還是個異常貪吃的傢夥。

論起飯量她或許算不上很大,但她對每一道菜的要求都達到了極致,這也就導致了他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尋找、處理,並烹飪食材。

而最主要的還不是這個,最讓水雲居士欲哭無淚的是白玲瓏吃完後根本就不給錢,這也就讓她成為了一個用再多的錢也填不滿的的“無底洞”,是他的財政出現了觸目驚心的赤字。

“水雲啊,我先回房休息了,記住,一會兒你一定要把我昨天點的菜端到我的屋內。”

嬌俏的聲音,如同一股清流,溫潤人心,但此時聽在水雲居士的耳中,卻像是晴天霹靂,讓他呆立當場,恍若死人。(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