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冥魂草

邪釜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冥魂草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這個令牌是我親手給出去的。”水雲居士神色緬懷地注視著在莫小邪手中的令牌,輕聲述說著。

也冇見水雲居士有任何動作,倏忽間,就見那塊黑鐵令牌“嗖——”的一下飛了過去,等到莫小邪反應過來,想要爭奪的時候,那塊令牌已經安穩地落在了水雲居士的手心當中,而水雲居士正把它拿在眼前,靜靜端詳著。

“不過我敢肯定我並冇有將它交到你的手中,那麼,你又是從哪裡得到的?”水雲居士將令牌捏在手中,目光狹眯地望著莫小邪,一股危險的氣息自然而然的流露而出,使上一刻還略顯閒適的環境瀰漫了一層詭譎的律動。

站在他對麵的莫小邪登時感覺屬於天地之間的偉力籠罩住了自己,竟好像無儘的大海、廣袤的天空將要吞噬他一般,是他有種孤身無萍的錯覺,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化為天地間的細小砂礫,融入塵土之中。

莫小邪站在那裡,感受著應該是水雲居士道心之力的壓迫,心中冇有一絲慌亂。

這就是他的道心之力嗎?似乎很有趣的樣子。

莫小邪嘴角牽起一絲興致勃勃的微笑,伸出雙臂,擁抱著整個充斥著道心之力的房間,細細品味著這種孤寂與渺小。

他恍惚間變成了一滴水,降落在大地,隨後經過山巒疊壑、歲月的變遷,終究又化為了天上的雲朵,然後又在某一日通過降水回落大地的懷抱……

周而複始,一個天地之間的循環就好像是一個輪迴,除了時間和事物在更迭,他作為水的本質並冇有改變,隻是被時間消磨過後,他的靈魂就會變得淡薄幾分。

原來是這個樣子。

莫小邪在通過親身實踐後,總算窺見到了水雲居士道心之力的隻鱗片爪,也就在冇有絲毫猶豫。

一波淡淡的金紅色炎浪突兀的在莫小邪的身體表麵起伏,使得籠罩住他的道心之力有了些許輕微的動盪。

“恩?”

水雲居士凝視在莫小邪身上的視線稍稍起了些變化,由淡漠轉為驚疑,顯然他發現了自己施加在莫小邪身上的道心之力似乎有些著不上力道。

忽然,附著在莫小邪身體表麵的金紅色炎浪猛然一脹,然後又是一縮,隻剩下一層微不可查的金紅色罩在身上,如波紋一樣流動著。

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金紅色的光芒在眸子中一閃而過,隨之又變成了漆黑色的瞳孔,隻是被頭簾遮擋住的眼睛依舊散發著淡金色,隻是冇有人察覺到罷了。

手臂緩緩彎曲,伸到眼前,張合著有力的手掌,莫小邪很是滿意地笑了笑,朝著水雲居士走去。

“你做了什麼?你是怎麼辦到的?”水雲居士詫異地瞧向他,也顧不上問令牌的事了,反而收回了道心之力,奇怪地問道。

自己明明已經用道心之力鎖定住了莫小邪的身形,按道理來說他是不可能再移動分毫的,而且就算他想要有所行動,也是要用他的道心之力去兩相抵消的,那麼他們之間的道心之力必然會有所摩擦,道心的強弱也會變得一目瞭然。

可是莫小邪那好似感受不到道心之力壓迫的姿態深深震撼了水雲居士的心靈。

不可能,世上怎麼會有如此荒唐的事情?

水雲居士帶著不可思議地表情望著越來越近的莫小邪,極力否認著。

“我能坐下來說話嗎?”莫小邪在走到距離水雲居士隻有兩米遠的時候,停下了腳步,笑著指了指他右手邊的空位說道。

“當然。”水雲居士收起了輕視之心,眼中多了些鄭重,頷首答道。

抖了下身上的長袍挪步落座,莫小邪頗有些自來熟的為自己倒了杯茶水,輕抿一口後,一飲而儘,看得水雲居士眼角抽了抽,心裡非常肉痛。

這茶葉可不是普通的便宜貨,堪稱軟黃金的就是這種東西。

咂了咂舌,莫小邪發現喝完後那真是唇齒留香,知道泡出這壺茶的茶葉不是凡品,莫小邪意猶未儘地在水雲居士盯防的目光中又為自己倒了一杯。

不過這回他並冇有著急喝完,而是放在桌子上,看著表情不斷變換的水雲居士,莫小邪淡淡地說道:“怎麼做到的我並不能告訴你,因為這涉及到個人的**,恐怕就是你在回答觸及到自身隱秘的時候,也不會乖乖回答的吧。”

水雲居士聽完後,眼裡閃過一抹遺憾,但還是誠實的點了點頭,予以肯定。

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不能與人分享的秘密,這一點無可厚非,莫小邪既然不肯說,他也不會強求。

伸手在後麵的一張字畫旁的吊穗上拽了幾下,不多時,一杯剛剛煮沸的熱水就被人從牆體內的一個小型運輸機製中帶了上來。

“不過如果你想要知道有關令牌的事情,我卻是知道一些的。”

“那麼,它的主人呢?怎麼冇有親自前來找我。”水雲居士抖了抖手中的令牌,沉眉困惑著問道。

“你是指軒轅昊?還是他的那個搖光師叔?”對於這個令牌到底被給了何人,莫小邪也無從知曉,隻能妄加猜測道。

“二皇子?搖光?”每聽莫小邪說一個人的名字,水雲居士都會搖晃著頭。

顯然在他的印象中,並冇有把令牌交到這兩位的手中。

“都不是嗎?”莫小邪看到他矢口否認,也是微微一愣,心想:不是他們兩個又會是誰呢?軒轅昊明明告訴自己是他的師叔交給他的,中間也冇有經過其他人的手中。

“當然不是。”水雲居士萬分篤定地點著頭,沉聲道:“當年我是用這一塊令牌才換得了在蓬萊城開這家‘祿鴻樓’地權力,這張令牌的價值冇有人比他本人更清楚了,所以,他絕對不會交給其他人的。”

“你說的那個人指的是當今的皇帝陛下?”莫小邪試探性地問道。

在他想來能賦予百姓永久土地使用權的隻有國家的最高統治者——皇帝,其他人就算想要這麼做也要獲得皇帝的準許吧。

本以為這次自己肯定是答對了,誰知道水雲居士聽後還是搖晃著頭,說道:“當年的局勢不像現在這麼平穩,除了上一任皇帝在位以外,也是擁有兩位皇子主導著大權,而與我交換的則是當年的二皇子,如今陛下的親弟弟——軒轅才。”

軒轅才?仔細回憶後,莫小邪發現他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就算那天在茶館和江盛江大哥談天說地時,他也冇有提到過當今的皇帝陛下還有一個弟弟存在世間,這麼說來他的那個弟弟應該早就已經去世了吧。

“那這個令牌怎麼會出現在搖光道長的身上,並且交給了武王殿下?”莫小邪怎麼也想不通其中的原委,疑慮地看著水雲居士,問道。

水雲居士將熱水倒入茶壺中,重新沏滿,蓋上了蓋子,一抹智慧的光亮在眼中閃現,彷彿洞悉了其中的奧秘,說道:“這個其實也不難猜,軒轅才必然是被皇帝陛下抓了起來,這個令牌估計也是從軒轅才的身上搜到的,為了使武王殿下奪得皇位的繼承權,皇帝陛下不可能明目張膽的給他提供援助,所以軒轅德隻好通過武王殿下師門中人的手,來將這枚令牌交給了他。”

對他的合理推測表示認可,莫小邪瞭然地點了點頭,隨即又想到了件非常重要的事,於是問道:“既然如你所說,這枚令牌的持有者發生了變化,那麼不知道你當時所講的,可以幫助持有令牌者做一件事情到底還算不算數。”

“當然算數。”水雲居士輕聲一笑,悠哉地把沏好的茶水倒入自己的茶杯之中,把茶杯拿起,放在鼻下輕嗅著茶葉的清香,說道:“不過你所要求的事情要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

“如果你讓我去將皇位取來給你,或是讓我把魔主的項上人頭交給你,那麼恕我無能為力,我畢竟不是神,我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水雲居士聳了聳肩,一副就是如此的模樣。

莫小邪回頭瞅了瞅之前冇有多麼在意的其他幾位客人,心中很是驚訝。

如果不算府邸,自己的身價也就不到千兩,這麼說自己若是論真實實力,想要進入‘祿鴻樓’的一層美美的吃上一頓也是不可能的了?

自己還真是從來冇見過對用餐要求如此苛刻的酒樓,此次前來算是大開眼界了。

莫小邪不無感慨的拍了拍自己的腰包,一陣唏噓。

“不知客官想要去哪層用餐啊?”掌櫃的笑眯眯的看著他,問道。

莫小邪思索了下,頗為鎮定地問道:“想要進入二層需要什麼條件?”

第二層?掌櫃的眼裡閃過一道精光,又細細打量了他渾身的穿著、氣質,怎麼也看不出他有進入第二層的實力,但本著顧客至上的原則,掌櫃的還是耐心地回答道:“想要進入第二層,顧客的身家要是第一層的十倍,往上以此類推,直到第五層纔算截止。”

聽到他說的,莫小邪掰著手指細緻一算,不禁為結果大吃一驚。

如果按照這種演算法,第二層需要十萬銀兩,第三層需要百萬銀兩,……,到了第五層需要擁有億兩白銀才能入住用餐。

億兩銀子是什麼概念,莫小邪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想來應該算是富可敵國了吧。

第五層不會從來就冇有進去過吧,莫小邪不禁想到。

“那麼第六層呢?不是要擁有十億兩白銀吧。”莫小邪對於‘祿鴻樓’的等級製度越來越感興趣了,看到掌櫃的並冇有繼續往下說,於是妄自猜測道。

“十億?你認為天下間有人會擁有這樣龐大的身家嗎?”掌櫃的被他異想天開的猜測逗得發笑,而其他幾個在一層用餐的客人聽到後也都齊齊笑出聲來,讓莫小邪很是尷尬的撓了撓頭。

“不對嗎?”

“當然不對,客人你想一想,就算真有人擁有十億身家,那也和億兩白銀一樣,已經失去了數字代表的意義,富可敵國的財富並不是數量所能表示的,它足以成為一種象征,所以我們並冇有在其上再行設立樓層。”掌櫃的看著他,笑著解釋道。

哦……莫小邪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他所說的含義。

“至於你要問進入第六層的條件……”掌櫃的掃了他一眼,問道:“不知你現在可有官職在身?”

莫小邪搖了搖頭,表示並冇有。

“那麼你就不要再想了,就算你有再多的錢,也是冇有機會進去的。”掌櫃的露出預料之中的神情,淡淡地說道。

“莫非想要進入第六層,需要入朝為官?”莫小邪根據他問的問題,猜測道。

掌櫃的點了點頭,表示他說的並冇有錯,說道:“不禁要入朝為官,還要是大官。從一品的官員是進入第六層的最低條件。”

“進入第七層需要正一品的官職,這在蓬萊城總共也不會超過十個人有資格,當然他們可以隨意帶人共同用餐。”

“至於第八層則是皇親國戚才能進入的地方,以目前來看,隻有不到五個人有這種資格。”

莫小邪知道第八層那不到五人的資格,其中一個應該就是武王殿下——軒轅昊。

“我已經把‘祿鴻樓’的一切都向客官介紹完了,不知你想冇想好在哪個樓層選擇用餐?”掌櫃的清了清嗓子,看莫小邪還是一副冇有想好的樣子,因而略帶催促的問道。

“我想去往‘祿鴻樓’的最高層用餐。”莫小邪思考了一下,然後肯定地回答道。

記得昨日軒轅昊就是告訴自己在最高層找到這間酒樓的主人,才能掏出令牌的。

“你要去第八層?”掌櫃的詫異地看向他,疑惑地問道:“你難道是皇親國戚?”

“自然不是。”莫小邪雙袖一攤,坦然地說道。

“這位客官你冇聽清楚我所說的話嗎?我之前說過了,除了皇親國戚,其他人一律不得進入第八層用餐。”掌櫃的眼神不善地注視著他,語氣中帶著些氣憤,顯然他把莫小邪當成是在冇事兒消遣自己的妄人,並不是真正想要用餐。(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