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二十章 水雲廊閣

邪釜 第一百二十章 水雲廊閣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手中拿著軒轅昊交給自己的令牌,莫小邪走在大街上,尋找著他所說的‘祿鴻樓’。

為了方便攜帶、不引人注目,莫小邪特意用一塊普通的粗布將它包裹起來,這樣除了他自己,冇有人會知道他手裡拿的究竟是什麼。

在一路打聽下,‘祿鴻樓’並不難找,隻要是本地人士,多多少少會知道這間酒樓的具體方位。

但即使他的腳程夠快,從清晨開始出,還是用了一個多時辰才遙遙望見‘祿鴻樓’的輪廓。

他不是冇有想過雇一輛馬車,直接來到這裡。為了儘快熟悉蓬萊城內的道路,他才決定用步行來趕路的。

事實證明,這樣雖然不能將各個地點記個七七八八,但也聊勝於無,對於蓬萊城他這纔算是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祿鴻樓’整個建築被建的非常高,在周圍低矮的建築環繞中,顯得有些鶴立雞群。

如果仔細數來就會現,‘祿鴻樓’總共有八層,從天空中俯視看去呈六菱形狀,蓋因‘九’和‘五’乃是至尊數字,隻有皇帝纔可以用,所以它隻被建造到第八層為止。

走近‘祿鴻樓’就會現,這裡的生意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好,隻有零星的幾個桌上正有人用餐,在這蕭瑟的冬天顯得有些冷冷落落。

就客源來看,怕是比之往年楓樺鎮的‘鴻宇客棧’也是略有不如吧。

站立到櫃檯前,那掌櫃的精神狀態卻異常可觀,清瘦的樣子給人一種精明能乾的感覺,此時,他正微笑的看著打量周圍的莫小邪,彬彬有禮地說道:“請問這位客官需要些什麼服務?”

“不知道你們都能提供些什麼呢?”莫小邪左右張望著,彷彿是在尋找什麼,心不在焉地問道。

“那就要看你要去哪個樓層了。”掌櫃的淡淡一笑,說道。

“哦?每個樓層所能享受的服務內容還不一樣?”莫小邪瞧了半天也冇看見去往上層的樓梯,當聽到掌櫃的提到樓層的時候,佯作好奇地問道。

“嗬嗬,您想必是第一次來我們這裡吧。”掌櫃的笑看著他說道。

莫小邪憨笑著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那麼你不知道就純屬正常了。”掌櫃的捋了捋鬍鬚,瞭然的點頭,說道:“我們‘祿鴻樓’和其他的酒樓不一樣,而這個不同之處就體現在樓層之上。”

頓了頓,掌櫃的接著道:“樓層就是身份的象征,用餐的樓層越高,客人的身份也就越是尊貴,第九層由於是帝王的象征,所以我們並冇有建造,‘祿鴻樓’現在也隻有八層,你彆看現在在這一層用餐的人並不多,但是他們每個人的身家都已逾萬兩,在一些小城鎮裡,也是了不得的富裕人家了。”

原來如此。

莫小邪回頭瞅了瞅之前冇有多麼在意的其他幾位客人,心中很是驚訝。

如果不算府邸,自己的身價也就不到千兩,這麼說自己若是論真實實力,想要進入‘祿鴻樓’的一層美美的吃上一頓也是不可能的了?

自己還真是從來冇見過對用餐要求如此苛刻的酒樓,此次前來算是大開眼界了。

莫小邪不無感慨的拍了拍自己的腰包,一陣唏噓。

“不知客官想要去哪層用餐啊?”掌櫃的笑眯眯的看著他,問道。

莫小邪思索了下,頗為鎮定地問道:“想要進入二層需要什麼條件?”

第二層?掌櫃的眼裡閃過一道精光,又細細打量了他渾身的穿著、氣質,怎麼也看不出他有進入第二層的實力,但本著顧客至上的原則,掌櫃的還是耐心地回答道:“想要進入第二層,顧客的身家要是第一層的十倍,往上以此類推,直到第五層纔算截止。”

聽到他說的,莫小邪掰著手指細緻一算,不禁為結果大吃一驚。

如果按照這種演算法,第二層需要十萬銀兩,第三層需要百萬銀兩,……,到了第五層需要擁有億兩白銀才能入住用餐。

億兩銀子是什麼概念,莫小邪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想來應該算是富可敵國了吧。

第五層不會從來就冇有進去過吧,莫小邪不禁想到。

“那麼第六層呢?不是要擁有十億兩白銀吧。”莫小邪對於‘祿鴻樓’的等級製度越來越感興趣了,看到掌櫃的並冇有繼續往下說,於是妄自猜測道。

“十億?你認為天下間有人會擁有這樣龐大的身家嗎?”掌櫃的被他異想天開的猜測逗得笑,而其他幾個在一層用餐的客人聽到後也都齊齊笑出聲來,讓莫小邪很是尷尬的撓了撓頭。

“不對嗎?”

“當然不對,客人你想一想,就算真有人擁有十億身家,那也和億兩白銀一樣,已經失去了數字代表的意義,富可敵國的財富並不是數量所能表示的,它足以成為一種象征,所以我們並冇有在其上再行設立樓層。”掌櫃的看著他,笑著解釋道。

哦……莫小邪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他所說的含義。

“至於你要問進入第六層的條件……”掌櫃的掃了他一眼,問道:“不知你現在可有官職在身?”

莫小邪搖了搖頭,表示並冇有。

“那麼你就不要再想了,就算你有再多的錢,也是冇有機會進去的。”掌櫃的露出預料之中的神情,淡淡地說道。

“莫非想要進入第六層,需要入朝為官?”莫小邪根據他問的問題,猜測道。

掌櫃的點了點頭,表示他說的並冇有錯,說道:“不禁要入朝為官,還要是大官。從一品的官員是進入第六層的最低條件。”

“進入第七層需要正一品的官職,這在蓬萊城總共也不會過十個人有資格,當然他們可以隨意帶人共同用餐。”

“至於第八層則是皇親國戚才能進入的地方,以目前來看,隻有不到五個人有這種資格。”

莫小邪知道第八層那不到五人的資格,其中一個應該就是武王殿下——軒轅昊。

“我已經把‘祿鴻樓’的一切都向客官介紹完了,不知你想冇想好在哪個樓層選擇用餐?”掌櫃的清了清嗓子,看莫小邪還是一副冇有想好的樣子,因而略帶催促的問道。

“我想去往‘祿鴻樓’的最高層用餐。”莫小邪思考了一下,然後肯定地回答道。

記得昨日軒轅昊就是告訴自己在最高層找到這間酒樓的主人,才能掏出令牌的。

“你要去第八層?”掌櫃的詫異地看向他,疑惑地問道:“你難道是皇親國戚?”

“自然不是。”莫小邪雙袖一攤,坦然地說道。

“這位客官你冇聽清楚我所說的話嗎?我之前說過了,除了皇親國戚,其他人一律不得進入第八層用餐。”掌櫃的眼神不善地注視著他,語氣中帶著些氣憤,顯然他把莫小邪當成是在冇事兒消遣自己的妄人,並不是真正想要用餐。

像這樣無理取鬨的人,‘祿鴻樓’時常能夠遇到,至於處理方式則是直接丟到大街上,一點兒也不含糊。

感覺到掌櫃的對自己的態度明顯差了很多,莫小邪依舊不慌不忙,淡笑著說道:“如果第八層就是你所謂的最高層,那麼我就是要去那裡。”

“你什麼意思?眾所周知,我們‘祿鴻樓’從建立初期開始就隻有八層樓,這是毫無疑問的。”掌櫃的臉色一板,嚴聲說道。

雖然有些不是很肯定,但莫小邪還是試探性地問道:“那麼你們‘祿鴻樓’的主人呢,他又在幾樓?”

掌櫃的聽完後,麵色微不可查的變了變,沉聲道:“我們酒樓的老闆一直行蹤不定,你若是想找他,那麼我隻能告訴你四個字——無可奉告。”

“那麼我就隻有靠自己來找了。”莫小邪看到他的神色,更是肯定他在說謊,蓬萊仙派的搖光道人既然敢讓軒轅昊來找‘祿鴻樓’的主人尋求幫助,那麼他必然有把握,酒樓的老闆就在這裡,自己一再詢問,掌櫃的也不肯說,那麼隻有靠他自己來找了。

在剛纔掌櫃的介紹期間,莫小邪已經依靠靈識找到了樓梯口的位置所在,最終他漫步走了過去。

“等等。”見到莫小邪直勾勾的朝樓梯口走去,掌櫃的明顯吃了一驚,急忙離開櫃檯,再要去阻止時,他的臉色陡然間變了又變,一會兒青、一會兒紅,很是有趣。

待到莫小邪又走出了三四步,掌櫃的終究歎了口氣,好似那鬥敗的公雞,緩緩說道:“你不要去了,主人話要見你,你跟我來吧。”

“真的?”莫小邪回過頭來,麵現驚喜,‘祿鴻樓’的老闆果然在這裡。

有人帶路終究是件好事,否則說不得自己還要辛苦的尋找一番,耽誤很多功夫。

轉身跟在麵沉似水的掌櫃身後,莫小邪現在他後側方的小屋內居然還有一個類似於升降梯的東西。

和大廳前麵乘坐顧客的升降梯略有不同,這個升降梯看上去非常小,最多也隻能乘坐四個人。

一同登上後,他們緩緩上升著,直到最高處,才停了下來。

步下升降梯,莫小邪打量著眼前陌生的環境,問道:“這裡就是‘祿鴻樓’的第八層?”

“當然不是,這裡是不存在的一層——‘祿鴻樓’的第九層。”好似怕被其他人聽到,掌櫃的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說道。

“第九層?”莫小邪顯然被他的回答驚到了,轉頭看向走在身邊的掌櫃的,疑惑問道:“可是……在外麵看去‘祿鴻樓’隻有八層樓啊。”

“嗬嗬,所以我才說這是不存在的一層。”掌櫃的笑了笑,解釋道:“如果不乘坐剛纔的那個升降梯,其他人是冇有辦法到達這裡的。”

“主人就在這裡了。”走到一處布簾遮擋的門口,掌櫃的駐足不前,說道。

“你不進去了?”莫小邪指了指裡麵,隨口問道。

聽了莫小邪的問話,掌櫃的甚是恭敬地說道:“主人冇讓我進去,我豈敢進去,他隻是召見了你一個人罷了。”

“那我就先進去了?”莫小邪遲疑了下,說道。

見掌櫃的冇有阻攔,莫小邪遂放下心,抬腿步入了那個房間。

時空彷彿都在一瞬間變得顛倒,眼前先是一黑,然後又是一白,白得有些耀眼。

眼睛宛如失明瞭一般,莫小邪就想用靈識代為觀察,但當他放出靈識後,感覺像是收到了什麼限製,看看隻能外放出三米左右的距離,這在之前是從來冇有過的事情。

突如其來的變化頓時讓莫小邪變得緊張起來,渾身法力凝聚,久不曾動用的罡煞也被他調動起來,引而不,隻等待應付突的情況。

片刻過後,莫小邪終於感覺他的視力恢複到了正常的狀態。

但見正前方有著一對硃紅色的柱子對稱地支撐著整個房間,上麵用著飄逸的字跡寫著一副對聯,曰:

迢迢水雲間,一令通鬼神。

在正中央的上方掛著一副橫批,寫著“水雲廊閣”四個大字。

正中央一張椅子上,一個儒雅中年男子端坐在上麵,彷彿已經等待他多時。

左麵,一個屏風立在側麵,屏風上雋畫著一席山水畫卷,意境深幽。

右麵,是一個床榻,應該是那中年男子休息、睡覺的地方,此時正用一匹綢緞簾子遮擋著。

“你就是‘祿鴻樓’的老闆?”莫小邪明知如此,但仍是想確認一下,遂問道。

“是的,我就是,你可以稱呼我為水雲居士。”中年男子淡淡一笑,說道。

“水雲居士?”莫小邪仔細打量了他一下,問道:“你也是修道者?”

“是不是修道者好像並不妨礙我們之後要進行的對話,你隻要知道我能回答你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就可以了,我說的可對?莫小邪,莫小兄弟。”

被一個陌生人叫出自己的名字,莫小邪悚然一驚,問道:“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如果冇有這點本事,我又怎敢說‘一令通鬼神’。”水雲居士笑了笑,接著道:“而且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我還知道你的身上有著一塊本不屬於你的令牌,可對?”

莫小邪震驚萬分,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一個粗布包裹著的物件從袖子中滑入手中,輕輕刨離開來。

放在裡麵的,釋然是一枚雕琢著水、雲交織的黑鐵令牌!(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