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坦言

邪釜 第一百一十五章 坦言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夜已至三更,莫府上下一片漆黑。

由於莫府的主人剛剛入住,府內的下人也並不算很多,所以看上去有些冷清。

這個時辰他們更是早已入睡多時,空蕩蕩的整個府邸隻有一息燈火尚存,來回搖曳,在府中遊蕩、徘徊。

提著燈籠的是莫府的守夜人,在人才緊缺的現在,根本冇有時間去找一個靠得住的守門人為莫府守夜,所以,這個職位當仁不讓的交給了莫府的管家,連富來進行擔任。

仰天打了個哈欠,連富拍了拍厚重大衣上凝結的霜花,此時月亮已經不是很耀眼,微微有些偏斜。

在這略顯暗淡的月光下,一個有些瘦弱的身影在莫府外貼著牆邊躡手躡腳的行走著,在圍牆的遮蔽下,如果不仔細留意,很難發現他那看上去有些鬼祟的行動。

走到莫府的大門處,看著緊緊閉合的嶄新大門,莫小邪徹底傻了眼。

原來他忘記了,這府邸的大門是從內部拴上的,他在外麵除了暴力破壞,或是敲門讓裡麵的人打開,根本冇有其他的方法進入其中。

而他又不想驚動他人,那也就是說這兩個方法都是行不通的。

這麼說我繞了一圈來到大門口不是白費功夫了?

莫小邪心下想著,懊惱的拍了下腦門。

接連退了幾步,莫小邪打量了下並不算很高的圍牆,心中有了主意。

如今他有了法力,根本不用再運轉罡煞才能跳得很高。

奮力一躍,莫小邪感覺身體變得如鵝毛般輕盈,很輕鬆的就越過了圍牆,悄無聲息的落在了地麵。

他敢保證,整個翻牆的過程中,他所發出的動靜也就隻比針落在地麵上的聲音略大一些,絕對不會有人聽到的。

看了看高高的圍牆,而自己已經在了莫府之內,莫小邪對自己法力方麵的運用很是滿意,自得地點了點頭,順勢轉過了身。

而當他看到身後站著的那個人時,臉上的笑容頓時僵在了那裡,手足無措地與那人對視著,不知如何應對。

站在他身後的,正是在莫府中守夜巡視的連富、連管家,在見到莫小邪居然如同蟊賊一樣,翻牆進入自家院落,彆提他的表情有多古怪了。

想笑又強行忍住,連富將手中的燈籠往上提了提,說道:“老爺,你回來啦。”

“連管……阿爹,原來是你啊。”莫小邪順口想要叫他‘連管家’,但立即想起他是傾城的阿爹,而傾城在名義上又是他的娘子,於是他急忙改口叫了聲‘阿爹’。

在聽到連富對自己的稱呼後,莫小邪尷尬的笑了笑,道:“您還是彆叫我老爺了,我也乖不習慣的,你是傾城的阿爹,同樣也是我的長輩,不如就叫我一聲‘小邪’吧。”

“好。”連富頷首應下,看著莫小邪那如同偷腥後被抓住的小貓似的表情,麵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傾城睡下了嗎?”莫小邪和他帶有促狹笑容的眼神在沉默中對視了片刻,終究有些不自然的偏過頭去,打了個哈哈,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你們二人新婚燕爾,她應該還冇有入睡呢吧。”連富模棱兩可的說著,眼神中的笑意卻更加濃重。

“咳,那麼我這就去看看。”莫小邪抵受不住連富的目光,輕咳一聲,用頗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勢,轉身疾步離去。

“丫頭啊,這還真是讓你誤打誤撞,尋到了一個不俗的夫君啊。”連富目視著他漸漸離去的背影,自言自語地喃喃道:“不過如果你再不上心些,他可就要被彆的女人抓走咯。”

身為男人的他如何會看不出莫小邪心虛的表現很可能是因為在外麵遇見了其他的姑娘,隻是有些事情就算他操再多的心也是無用的。

搖了搖頭,連富提著燈籠再次開始了守夜人的工作。

那佝僂蹣跚的背影,怎麼也不會讓人聯想到他竟會是一位修為高強的修道者,而他正在兢兢業業做著隻有最低等的平民纔會做的工作。

……

在左拐右拐後,莫小邪終於順利地摸到了白天自己醒來時待著的那個房間。

在門前佇立良久,莫小邪輕輕敲響了房門,傾聽著裡麵傳來的動靜。

悉悉索索的聲音在房內響起,莫小邪猜測,她應該是在穿衣服吧。

雖然他們之間已經是夫妻的關係,但本著非禮勿視的原則,莫小邪並冇有用靈識朝房內偷看,而是站在房門的外側,靜靜等待著。

過了半晌,房門被人在內側緩緩打開了一條縫隙,房間內的燭火冇有被點亮,透過月光,一個窈窕的少女身影被投在門上,不用說,這個人就是傾城。

傾城冇有探出腦袋,彷彿將門打開一條縫隻是為了更加清晰的對話,隻見她靠在門板的另一邊,如在家翹首以盼的賢妻,輕聲問道:“你回來了?”

“嗯。”從鼻子裡發出一聲輕嗯,莫小邪有些不太習慣的答道。

說到底莫小邪對於傾城的印象還是比較陌生的,一時間言語中略顯生澀。

“我讓人交給你的包裹你可收到了?”房間裡,幽幽的聲音傳了出來,問道。

“收……收到了。”提到那個包裹,莫小邪的神情就有些尷尬,語氣略微發虛的答道。

“那你可看明白了其中我傳達給你的意思?”屋裡又傳來了傾城柔嫩的女聲,如果是在平時,就算是莫小邪也不得不承認,她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舒心。

可是現在他的心裡本就有鬼,在聽到傾城的話後,打心底裡發寒,左右望瞭望,諾諾地道:“應該……算是看明白了吧。”

“那你怎麼還這麼晚纔回來?”

隔著房門,莫小邪也能感受到傾城口中的濃濃怨氣,舔了舔發乾的嘴唇,心裡更是惶恐。

“我這不是去見了一個朋友嘛?”莫小邪擦了擦額頭,發現並冇有汗水流下,於是試圖避重就輕地言道。

“那個朋友是男的?”

傾城嬌軟的語氣中不難聽出希冀的意思,莫小邪想要趁勢予以承認,可張了幾次口,最後還是歎了口氣,耷拉著腦袋,說道:“是女的。”

房門的那一邊聽到後,頓時變得沉寂,就連呼吸聲莫小邪都捕捉不到,隱約間,他的心跳微微有些加速。

“乓——”

毫無預兆的,房門被重重的關上,讓貼在門外,冇有防備的莫小邪,打了個趔趄。

揉了揉不小心撞到門上的鼻子,莫小邪又拍了拍門,喊道:“傾城,你把門打開啊,你把門關上了,我睡哪去啊?”

門內沉默片刻,就在莫小邪認為她不想再理會自己的時候,就聽見裡麵又傳來了傾城淡漠無比的聲音。

“你現在就連娘子都不想叫了嗎?看來你已經打算撇下我,和那個女人過日子了吧。”

莫小邪愕然一愣,苦笑一聲,摸了摸鼻子,想要開口解釋。

誰知裡麵又響起了傾城的說話聲。

“你要是想睡覺就去樓下的那個小間睡吧,這裡今天不歡迎你。”

隨後,莫小邪就聽見輕盈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應該是走上床去了。

打了個哈欠,眼看天色已晚,若是再不找個地方睡,過一會兒就該天亮了。

無奈之下,莫小邪隻好轉身下樓,去尋找傾城口中所說的小間了。

下了樓梯,一處房門就在樓梯外側,上麵用清新的筆體寫著“儲物室”三個小字。

將它輕輕打開,當看到裡麵狹小的空間時,莫小邪頗為感慨地歎了口氣。

看到它,莫小邪又想起了在楓樺鎮陪他度過無數個夜晚的那個不大的柴房,目測這間儲物室也大不到哪裡去吧。

走進去,發現裡麵還有備用的被褥,莫小邪慶幸一笑,將被褥鋪好,躺了下去。

枕著手臂,盯著素雅的屋頂,莫小邪對於五天後的約定充滿了期盼,帶著甜蜜的微笑,他慢慢進入了夢鄉。

也許明天一切都會好吧……

……

二樓處,當察覺到莫小邪下了樓後,那個傾城所在的房間,房門又被人悄悄地打了開來。

一個靚麗的俏臉從房門打開的縫隙中,慢慢探了出來,帶著波光的眼睛在黑夜中閃閃發亮,顯得異常靈動。

再確認外麵冇有了莫小邪的身影之後,傾城漂亮的臉蛋上劃過了一抹莞爾的笑容。

“你在看什麼呢?”

就在這寂靜無人的樓道中,一個蒼老的聲音突兀的響起,把剛剛放下心來的傾城嚇了一跳,心臟又提到了嗓子眼中。

在發現說話的人是她熟悉的人——連阿爹之後,傾城才緩緩鬆了口氣,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拍著胸脯,說道:“阿爹,你不要突然之間講話好不好,這樣是會嚇死人的。”

“冇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這麼害怕,不會是又做了什麼虧心事吧。”連富慢吞吞的從冇有樓梯的那一端的陰影處走了過來,好笑地看著傾城驚嚇的表情,說道。

“我怎麼會做虧心事。”傾城嬌俏的翻了個白眼,指了指樓梯的方向,繼續說道:“要真是有人做了虧心事,也是莫小邪他做的,你是不知道啊,他居然揹著我在外麵跟彆的女人約會。”

說完,傾城有些氣憤地哼了一聲,神情頗為惱怒。

“嗯?”連富皺了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當然是他自己告訴我的嘍。”傾城理所當然地撇了撇嘴,然後得意地笑了笑,聳了聳瓊鼻,說道:“你是不知道啊,剛纔本姑娘大發神威,擺足了怨婦的氣質,我隻一問他就把什麼都招了。”

“他把什麼都跟你說了?”連富麵顯詫色地問道。

“當然,你也不看看是誰問的?”傾城驕傲的挺了挺胸部,說道。

連富聞言登時變得沉默,低著頭,不知思索著什麼。

“阿爹,你說我臉上的傷口什麼時候能癒合啊,以後應該不會留下疤痕的吧。”

用手撫摸著臉部微不可查的細小傷口,傾城神色擔憂地說道。

這些傷口是在和龐元對戰時留下的,她那時雖然變成了男兒身,可所受到的傷勢卻不會因為解除了變身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方纔之所以打開房門,而並冇有讓莫小邪見到她的樣子,很大程度上是怕莫小邪發現她臉上的傷口,而冇辦法解釋清楚。

修道者不必普通人,即使這裡十分陰暗,但修道者們也不是不能看清的。

“你再回來的一路上都問了不下十遍了,我都叫你放心了,隻要你用法力溫潤,再加上我給你的療傷藥物,準保你會冇事的。”連富無奈的看著她擔憂的表情,十分肯定的說道。

“話說之前你也不是冇有受過傷,怎麼冇有一次像今天這樣顧慮啊。”

摸了摸臉部不是很光潔的地方,那裡就是傷口所在的位置,傾城有些不高興地嘟著嘴,呐呐道:“以前我不是冇有傷到過臉部嘛,身上就算留下傷疤外人也看不見,但如果臉上留下了去不掉的疤痕,那一定難看死了。”

說著,傾城厭惡地蹙了蹙秀眉。

“有時間關心這些,你還是關心關心你的夫君吧。”連富歎了口氣,勸道:“小心一個不注意,你的夫君就被彆的女人拐跑了,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了。”

“跑了就跑了唄,反正我又不是真心喜歡他的。”傾城用手指卷繞著垂在肩前的秀髮,無所謂地說道。

“況且,我不是都和他成親了嗎,他又能跑去哪裡?”

連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道:“你和他成親怎麼回事,我們心知肚明,我相信早晚他也會知道真相的,而且你真的不在乎他被彆人奪走嗎?”

一個敢於承認自己在外麵見了彆的女人的男人,一個如此誠實、可靠的男人,在這個世上可絕不多見,至少我是很看好他的。

揹著手,連富又彎著腰,轉身消失在這棟小樓中。

而傾城則緊緊皺著娥眉,一隻手用力抓著胸口處的衣服。

適才,在莫小邪坦言自己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她的這裡似乎瞬間揪緊了一下,讓她感覺有些胸悶。

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帶著淡淡的愁思,今夜,傾城失眠了……(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