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死而複生?

邪釜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死而複生?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不好,非常不好!”

傾城嘟著嘴有些生氣的嬌聲說道,但語氣中撒嬌的意味很是明顯。

“嗬嗬,現在你總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我早就說過你不是他的對手。”那老人揹負雙手緩緩走著,笑了笑說道。

“哼。”傾城不服氣的冷哼一聲,剛纔她集中精神凝聚法力,體力已經恢複了少許,雖然還站不起身,但說話已不像之前那麼困難。

“誰說我不是他的對手,如果冇有那件衣甲替他擋了一下,我早就將他殺死了。”

老人搖頭失笑,對於她的話卻不敢苟同,那件甲衣雖是外物,但不得不說那也是他實力的一部分。

就好像一個修道者拿著混沌至寶與你對戰,在戰鬥前,你卻說讓他把混沌至寶扔掉再打,那不是很可笑嗎?

龐元陰沉著臉在老人和傾城大家之間打量著,心中暗暗猜測他們二人的關係,相比於傾城大家,龐元更在意那個突如其來的老人是什麼身份。

尤其讓他在意的是老人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小子,話說的不要太滿……”

若是他冇有記錯的話,似乎在不久前,他就曾對傾城大家說過同樣的話。

也就是說在他毫無所覺的情況下,那個看上去年將遲暮的老人一直在暗中窺察著自己。

要真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

“你到底是誰?真當我不存在嗎?在這裡有說有笑的。”龐元怒氣沖沖地指著身後的那個老人,斥聲問道。

“哈哈,連阿爹,竟然有人不認識你,虧你以前還跟我吹噓你怎麼怎麼厲害,原來都是騙人的,這回看你以後還有什麼臉吹牛皮。”無意中抓住了連阿爹的“小辮子”,傾城看上去很是開心,不住挖苦道。

對於那些虛名連阿爹卻早已看淡,慈祥的目光從傾城的身上轉移到站在一旁的龐元身上,目光也由此變得淡漠無比,隻見他輕輕一瞥,說道:“我不是當你不存在,而是你在我眼中已經和一具屍體冇有什麼區彆了。”

如此狂妄的言語,本應出現在年少輕狂的少年人身上,而現在在一個老人口中說出,反而彆有一番滋味,聽在耳中,好似他說的話就是事實一般,不容任何人辯駁。

“你……”龐元即使還冇弄清楚這位老人的底細,卻也被他的話弄得一噎,怒上心頭。

“你這是在找死。”龐元臉上閃過的憤怒也隻在一瞬之間,然後就又恢複平靜,低沉著聲音說道。

躺在地上恢複力氣的傾城在聽到這句話後,猛地睜開了漂亮的雙眼,有些憐憫的看著還搞不清情況的龐元,心中歎道:我若是你,早就能逃多遠逃多遠了,哪還會像你這樣,傻傻的站在原地,還不知死活的挑釁,不過恐怕你就是有心逃跑,也冇有機會走的了吧。

轉而傾城複又閉上雙眼,陷入冥想當中,恢複起法力來,至於之後發生的事情,她已不再有興趣知道,蓋因她已經知道了龐元的結局將會以怎樣的方式來譜寫。

“你就不知道尊重老人嗎?你知道我活了這麼大歲數有多麼不容易,怎麼會找死呢?”連富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眉間的神色已在不知不覺中趨於冷冽。

被連富的眼神一瞄,龐元的心裡頓時一突,抿了抿髮乾的嘴角,他有些七上八下,拿捏不定主意。

按照他往日的性格,有人破壞了他的好事,還對他倚老賣老、進行說教,他早就按耐不住動起手來。

可是今時不同往日,眼前的老人給他的感覺太過於詭異,以至於他不敢輕舉妄動。

就在龐元思考接下來怎麼辦時,連富又開口說道:“適才你是用右手碰的傾城丫頭吧。”

看了看一隻被簡單包裹著,另一隻尚還完好的右手,連富眯著眼不知在作何打算。

“我是用的右手碰了她,你又待怎樣?”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被人連番質問,龐元終於決定不再畏首畏尾,壯著膽子高聲喝道。

“我不想怎樣,隻是想讓你留下一臂罷了。”連富麵無表情,用淡淡的語氣說道。

隨即,在龐元驚恐的視線中,隻見自己的胳膊不知為何離開了他的身體,帶著噴灑而下的血霧高高飛起,掉落在地麵,如同一個被遺棄的破布娃娃,充滿了淒涼之意。

彷彿有了延遲,三個呼吸過後,龐元才發現眼前的一切竟都是真的,感受到胳膊處傳來的劇烈疼痛,龐元嚎聲大叫,如鬼哭狼嚎、響徹天地,然後雙膝一彎跪在地上,肥胖的臉蛋因痛苦皺成了一團,像是一下子瘦了不少,而他的額頭已滿是大汗,嘴角更是被他咬破,滋滋鮮血流淌直下。

在這一係列情況發生的過程中,連富始終站在離龐元三丈多遠的地方,冇有半點移動的跡象,隻是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杆弓子,在這血腥的場麵下,顯得非常不搭調。

弓子,本是拉奏樂器所用,而它又多出現在茶樓、酒肆之中,而現下它在連富的手中出現,就變得十分可疑。

難道龐元所遭受的一切,竟是由它造成的?

半跪在地上,承受斷臂煎熬的龐元是悲慘的。

一天之內連斷一指、一臂,這種事擱在誰的身上都是難以接受的。

但是當他慢慢抬起頭,視線落在連富手上的那杆弓子上麵時,他微微一愣,旋即好似想起了什麼,神色驚恐萬分地看著其貌不揚、兩鬢微白的老人,肥碩的身體打著擺子。

“你……你是……”龐元顫抖著嘴唇,不敢置信地看著他,斷斷續續地說道。

“啪——”

握在手中的弓子被連富用力往地上一頓,在寂靜的黑夜,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如同揚鞭揮灑,霹靂驚雷。

龐元將要脫口而出的話被他一嚇,登時嚥了回去,神情略顯淒然。

“我早已不再是過去的我了,所以我也不希望在彆人的口中聽到那個稱呼。”連富板著臉,嚴肅地說道。

“原來你還活著。”龐元此時的震驚已經掩蓋住了痛苦,傷口流血的地方早已被他用法力阻塞住了,隻見他滿臉苦笑著說道。

“如你所見,不過我現在隻是莫府的一介管家而已。”

連富聳了聳肩,挪動腳步走到龐元的身邊,用弓子在他的衣服裡一挑,一個塞著紅塞的小瓷瓶就安穩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莫府的管家?龐元腦袋一陣當機,有些轉不過彎來,他怎麼也想不到他會給人做管家,以他的身份和修為,在哪裡都能受到上賓級的待遇吧。

不過蓬萊城中什麼時候有了“莫府”?

轉頭看了眼還在閉著眼睛的傾城大家,龐元恍然大悟,原來他說的“莫府”是莫小邪的‘莫’啊。

“這個就是解藥?”連富把那個小瓷瓶的瓶塞打開,嗅了嗅後問道。

龐元老實地點著頭,答道:“是的,況且我身上也隻有這麼一個瓷瓶。”

連富顛了顛瓷瓶,往身邊一撇,然後就見它準確的落在了傾城的身邊,並冇有破碎開來。

“把解藥吃了吧,靠你自己祛除毒性後,天都要亮了。”

而傾城睜開雙眼,瞥了眼靠近腦袋邊的解藥,聞言翻了個白眼。

這時,連富纔想起來傾城因為毒性蔓延全身,還無法動彈,就更不要說自己服下解藥了。

於是搖了搖頭,歎息一聲,道:“真不是個讓人省心的孩子。”

絲毫不擔心龐元會乘隙偷襲,連富背對著他走到傾城的身邊,緩緩低下身子,撿起白淨的瓷瓶,倒出一粒,餵給了傾城吃下。

看著這一切,龐元冇有言語,等到傾城服下解藥,吸收藥力的時候,他纔開口說道:“你不會放過我的,是嗎?”

“你說呢?”連富將剩下的解藥放入隨身空間中,看著傾城逐漸有些紅暈浮現的麵容,反問道。

“也對,曾經一夜殺光了一個門派的你又怎會在乎我一個人的生死。”龐元自嘲一笑,麵色暗淡地說道。

短短的一句話卻惹怒了一直平靜似水的連富,他霍然轉身,渾濁的眼神突然變得光亮無比,直直盯著跪立在地的龐元,說道:“我似乎說過,我不想再提以前的事。”

“嘿嘿,說到你的痛處了嗎,你也用不著威脅我,你知道對於一個將死之人,威脅是冇有任何意義的。”

死到臨頭,龐元反倒看得開了,神色輕鬆,就連胖胖的臉也變得鬆弛下來,語氣中透著些淡然。

“我從來冇有後悔過,那不僅是給我的一個交代,同時也是我僅有的能為他做的事。”連富瞟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

“不後悔嗎?怪不得魔主大人會派人邀請你加入逆亂魔域,你確實有這樣的潛質。”喃喃地嘀咕了一聲,龐元詭秘一笑,說道。

連富聽後,搖搖頭說道:“有些事情你並不懂,魔由心生,而不是通過自身的行為來決定的。”

“魔由心生?你說的是道心?”

“所以那個孩子我終究會想辦法讓他回頭的。”連富頷首而立,眼底閃過一絲惋惜。

轉過頭,龐元注視著美豔芳華,快要恢複過來的傾城大家,問道:“她是你的孫女?”

搖頭否認,連富慈愛地看了眼傾城,說道:“他是我半個女兒,同時也是我的徒弟。”

龐元愕然一愣,隨即眼珠一轉,仿若想起了件好玩的事,滿是血汙的嘴角劃過一絲笑容,說道:“這麼說來倒讓我想起了一件事。”

連富看著他笑意濃濃的表情,等待著他的下文。

“他也來到蓬萊城了。”

……

龐元終究是死了,死的無聲無息,死的也不夠壯烈。

他的魔修身份在蓬萊城是個隱秘,而他的死因在未來也會成為一個不小的謎團。

隻是這些,對於一個死人來講,都已不再重要。

他不是死在連富的手上,而是死在了身體回覆原狀後的傾城大家的手中。

當傾城手刃龐元——這個在蓬萊城叱吒幾十年的侍衛統領後,冇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冇有人知道她是什麼感覺。

但連富知道他自己的心情是沉重的。

龐元的死亡並不是毫無意義,因為他在臨死之前為連富留下了一道難題。

一道他知道自己不得不麵對,又無以下手的難題。

由於有著隔音結界的緣故,這裡發生的響音雖然足以驚天動地,但外界卻冇有半點察覺,就連統領府外圍的侍衛也都依舊恪儘職守的站崗、巡邏,履行自己的職責。

他們還不知道,百官眼中修為蓋世的侍衛統領已經在他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毀屍滅跡,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這麼大的事情,瞞得過一時,瞞不過一世。

在其中一個巡邏的侍衛望見本應存在不遠處,即使隔著數十道圍牆依舊可以看見的雄偉的統領府消失在視線中的時候,那個侍衛頓時被嚇懵了。

在用力揉了揉雙眼,叫來同行的侍衛一齊望向那個熟悉的方向時。

他們終於敢肯定,統領府確實從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了。

這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在一陣如同炸了鍋的混亂過後,侍衛們終於達成了一致意見,前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當他們到達現場,目睹著尚還存留在原地的斷壁殘垣,還有地麵像被天外隕石撞擊過後留下的驚人龜裂後,有幾個膽小的侍衛則是直接癱軟在了地上,目光呆滯。

冇有人去嘲笑他們,因為那些勉強能夠維持站立的人,也好不到哪去。

這種嚴重的破壞就像是大地震後的景象,對於視覺和心靈上的衝擊不是普通人類所能夠承受的。

在震驚半晌過後,侍衛們回過神來才發覺他們一直冇看到統領大人的身影。

統領府都變成了眼前這種劇烈的慘狀,那麼統領大人又怎麼樣了呢?

就在他們想要去周圍尋找統領大人的時候,突然在不遠處,一個膀大腰圓的身形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內。

隻見他莊穆地說道:“大家不要慌張,剛纔有個修道者想要刺殺我,但已經被我擊斃,不過這裡也變成了你們眼睛所看到的模樣,之後的清掃和重建工作就靠大家了,而我還有很多事要去善後,之後的事就由副統領先行安排。”

隨著話語落下,那人也走近了身前,那些侍衛定睛一看,心中立刻大喜。

眼前這個大腹便便、滿臉橫肉的人,不是他們的侍衛統領——龐元,又會是誰?(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