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零四章 伊人始至

邪釜 第一百零四章 伊人始至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冬季的蓬萊城晝夜溫差很大,早上還是豔陽和煦,夜裡卻已經變得冰冷刺骨。

即使隻有雙手露在外麵,也能感覺到陣陣涼風灌入,讓本就不太暖和的身子更是因此打了個哆嗦。

莫小邪走在人跡稀少的大街上,看著往來小跑著的行人,會心一笑。

若是每個人都能安居樂業,過著自己所希冀的日子,到那個時候,恐怕整個世界都會充滿著幸福吧。

幸福的味道,莫小邪曾經品嚐過,那是能夠讓人上癮的滋味……

從晌午時分,直到日落西上,莫小邪始終都和江盛坐在茶樓中暢談不羈。

自天南海北的奇聞異事,到蓬萊城現今的格局、法規,可謂是無所不談。

要不是因為天色尚晚,莫小邪覺得自己還能與對方秉燭夜談,長達三天。

和江盛的交談中,莫小邪獲益良多,整個下午也都在一股融洽的氣氛中度過。

對於江盛此人,莫小邪感覺甚是投機。

不同於和雲尚飛之間的莫逆之交,如果硬要說的話,則是江盛這個人本身是個善人。

這裡的‘善’不單隻他是個好人,更是因為他的心地仁愛、品質醇厚,才讓莫小邪認為這個比自己年齡大很多、見多識廣的老大哥值得真心交往。

不過在整個下午的扳談下,江盛其中的一句話令他十分在意。

說是在意其實並不準確,更確切的來講,是他的話足以引人深思。

“你也看到了,人類製定的法律對其本身的約束力是相當有限的,就像那兵部尚書家的公子,仗著自己父親的權勢,平日裡就可以無法無天、肆意施為,法律在他眼中很可能隻是戴在普通百姓脖子上的枷鎖,而鑰匙卻掌握在他們的手中。對於人類和世間萬物來講,真正具有約束力的隻有神所定下的規則,或是壽命、或是生死,不管你是誰都要受其管束,冇有人會是例外,就算如你我二人這樣的修道者,不是也有壽命的極限嗎?說不得哪天也會如那芸芸眾生一般,化為一捧塵土,消散在微風中。”

說出這番話時,江盛的口氣非常平淡,淡的就像他杯中的茶水,而縈繞在茶杯上的香氣宛如他眼神中的深邃,永遠都化不開……

莫小邪首次聽到如此驚駭世俗的言論,說不震驚那絕對是騙人的,不過震驚過後,留下的隻有濃濃的敬佩之情。

不為彆的,隻因為他敢如此想就值得世人佩服。

敢坦蕩蕩地將心中的想法說與一個隻認識不到半日的人聽,更是令人尊敬。

想來這就是書中所稱為的妙人吧。

可是世間真的有‘神’嗎?生死難道早已註定?

莫小邪無從得知,但他知道要想人們獲得幸福,在他們之上有必要存在一個高高在上的‘神’,來進行公正、合理的約束。

而這個‘神’毫無疑問,就是蓬萊國的最高統治者——皇帝陛下!

顛著手中的黑布袋子,莫小邪兀自行走在清冷的街道上,現在他走的方向幾乎是與城鎮的中心繁華之地背道而馳,不知怎的,此刻他隻想一個人靜靜,不想讓他人打攪。

打開黑布袋子,莫小邪看著擺在最上方的事物搖頭苦笑。

隻見在一遝銀票上麵,放著幾片零落的花瓣和兩節被折斷的枯枝,如果不細看,肯定會認為它們是無意中混雜在裡麵的臟汙,撣掉。

然而,莫小邪隻看了一眼就小心將它們儲存了下來,重新包裹在了裡麵。

之前既然說是他請江盛喝茶,那麼錢自然是由他來出,這個包裹是他在進了茶樓後,吩咐跑堂的回“莫府”取回來的。

而這些雜物也必然是他那昨天剛過門的“好娘子”,傾城放入其中的。

那幾片花瓣隻是普通的花瓣,雖說不知道傾城是在哪裡找來的,但每個花瓣都不是整片,它們都被人刻意的用利器一分為二,切口相當整齊。

至於那兩截枯枝,也是被人用手自中間掰斷的,細心一點兒還可以發現,這枯枝好似是柳樹上麵的。

這是叫我勿要拿這些錢尋花問柳嗎,如果違背就勢同花、枝?

莫小邪哭笑不得的盯在上麵看,心想:也不知道傾城費了多大力氣才弄出了這種暗喻,難道她就不怕自己看不懂她想要傳達的意思?

倘若想要警示自己,還不如寫張字條更來得簡單,何必弄得這麼隱晦呢?

有些時候莫小邪不得不感歎,人和人的思維還真是有著明顯的差距啊,像她們這種小女子的思考方式,這輩子估計都搞不懂吧。

深沉的歎了口氣,瞬間在前方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見的白色霧團。

莫小邪按照原來的模樣將黑色布袋認真疊好,就順手揣進了懷裡。

抬眼望去,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當中,他已經來到了江邊。

要是沿著道路一直往前走,有一個簡素的飛簷亭子佇立在水中央的地帶,在這亭子旁邊,一棵不知名的樹木矗立生長著,由於天氣已近寒冬,樹上的葉子都落了個精光,隻餘下空蕩蕩的枝條延伸向四麵八方,漂白的冰雪掛在上麵,顯得異常唯美。

冬天的樹木不同於其他三個季節。

它不似春天時的春意盎然,給人以希望;也不似夏天時的枝繁葉茂,給人以清涼;更不似秋天時的繁花似錦,給人以收穫。

它隻是簡簡單單的站在風中,清清爽爽,褪去本不屬於它的外衣,露出了真實的自我。

在寒風中,它紋絲不動,似與整個冬季化為了一體。

繁華落儘,被冰雪妝點的樹木透露著冰山一樣的氣質,擁有冷豔芳魂的她,宛如伊人獨立。

清清減減,好不**。

目睹此景,不禁讓莫小邪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和這棵樹木氣質相近的曼妙女子。

接近江邊的地麵由於潮濕的緣故,變得有些濕滑,但這對莫小邪來講並不算是太大的影響。

踩在生硬的地麵上,莫小邪緩緩步入涼亭,很快就來到了那顆並不是很粗壯的樹木麵前,離近了才觀察到,在冰雪的掩蓋下,生命的脈絡竟然清晰可見。

將手掌慢慢的貼靠在樹乾上,一絲冰涼的氣息通過手心傳達到心裡,讓莫小邪的唇角牽起了一抹自然、舒心的笑容。

當日,那隻冰冷的玉手貼在自己背後的感覺就是如此吧。

現在回想起,胸口還是隱隱作痛,可這隻是身體上的感受,而那最真實的早已被他用心記下,忘卻不掉。

就在他發呆之際,江麵上憑空颳起一陣冽骨的寒風,刺得人肉皮生疼。

驀然,一股冰涼的觸感出現在莫小邪的脖頸上,鋒芒讓他一動也不敢動。

隻聽這時,身後響起了一個清麗的聲音,宛如泉流。

“你,還有遺言嗎?”(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