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薑絲阿伽雷斯小說叫什麼名字 > 第1145章 主人,求你帶我們回家,回地球

-

砰聲!

薑蛋蛋砸在黑漆漆的蛇尾上。

發出巨響。

大蛇發出聲怒吼,巨大的尾巴抖動起來。

蛇身像不受控製樣抽搐痙攣。

薑絲頓時化身小迷妹,鼓起了巴掌,跳起了腳:“哇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的心肝寶貝蛋,你太厲害了,太厲害了,我愛你喲,比心哦!”

薑蛋蛋晃悠著蛋身。

小場麵,小場麵,小場麵。

這都是小場麵,不用叫喊的太大聲,怪讓蛋害羞不好意思的。

“寶貝蛋兒,它又來了,它又來了。”薑絲伸出手比著心,看見巨大不知道多少米的大黑蛇,張開了血盆大口,對著搖晃蛋身薑蛋蛋而去,連忙叫道喊道:“加油,乾他丫的,讓它喊你爸爸!”

薑蛋蛋個轉身,直接杠上大黑蛇,用它堅固的蛋殼,不是砸大黑蛇的頭,也不是砸大黑蛇的身子,是砸在大黑蛇堅固的獠牙上。

哢嚓聲。

大黑蛇堅固的獠牙,斷了,從蛇口裡掉了下來。

薑絲哎喲餵了聲跳了起來,把小迷妹的氣勢發揮的淋漓儘致:“心肝寶貝蛋兒,我為你癡,為你狂,為你哐哐撞大牆!”

“啊啊啊,心肝寶貝兒你怎麼那麼厲害呢,天哪天哪,瞧瞧你那黑黝黝的蛋殼,強有力的小蛋身打遍阿貝爾星係無對手,牛b大發了。”

有多遠滾多遠:“……”

小笨蛋大鵬鳥:“……”

“薑蛋蛋,正所謂爛事隻,好事成雙,你已經砸了它顆牙,那就把它另外顆牙也砸了吧。”薑絲扯著嗓子對薑蛋蛋道:“正好湊成對,湊成好事成雙。”

薑蛋蛋已經迷失在它嬸的誇讚之中。

對於它嬸口中所說的好事成雙,它嚴重表示可以有。

絕對可以有。

薑蛋蛋旋轉的蛋身,向大黑蛇再次砸去。

大黑蛇的血盆大口突然間閉上。

薑蛋蛋直接往它嘴上砸去,卻砸出鏘聲。

薑蛋蛋被砸飛反彈回來。

薑絲笑容斂,手中凝聚精神力撈,把反彈回來的薑蛋蛋撈在了手上。

薑蛋蛋委屈從薑絲手上滾到她的肚子上,左蹭蹭右蹭蹭,上蹭蹭下蹭蹭,藍受香菇。

薑絲抬頭,看向比她大不知道多少倍的大黑蛇,以及擋在大黑蛇前麵的唐刀獵殺,眉頭微微皺起。

唐刀獵殺嗜血,酷愛殺戮,麵對這樣條3多歲的大蛇,它非得冇有殺了它,吸了它的血它還擋在了它的前麵,替它擋過薑蛋蛋?

什麼意思,她的老夥計叛變了,為了條蛇叛變了她?

薑絲正在不著邊際的腦補唐刀獵殺背叛了他,就看見那隻身子堪比幾個大水缸,黑的發亮的大黑蛇像個小媳婦似的用它那巨型的大腦袋噌著唐刀獵殺,委委屈屈,像告狀,像在挑釁她……

薑絲呃了聲。

這這這。

這把她整不會了。

這條蛇…該不會是獵殺的情債吧?

條蛇,把刀。

靠!

物種不同,連個人形都冇有,它們在搞什麼虐戀情深,襯托的她像個棒打鴛鴦的惡婆婆。

薑絲等啊等,好幾分鐘過去了,來分鐘過去了,條蛇把刀還是難捨難分。

個頂著大身體扮弱小可憐像個小媳婦,個散發著幽幽冷光的刀像個霸總。

這兩種組合怎麼看怎麼詭異,怎麼看怎麼覺得滲得慌。

“呃,我說二位。”薑絲輕咳了下喉嚨,擺著像招財貓樣的手:“我個大活人還在這呢,你倆能不能給我點麵子,讓我知道發生什麼事兒了?”

唐刀獵殺用刀柄拍了拍大黑蛇,隨後搜下子竄到薑絲麵前,帶著煞氣血腥風力的劍身左擺右擺,上擺下襬。

薑絲艱難的看著它的姿勢,伸手撓了撓頭,“內個,兄台,您上躥下跳,我也不懂刀語啊,要不您在地上比劃比劃?”

唐刀獵殺不動了。

薑絲特詭異的從這刀柄上刀身上看出,它在鄙視她,嚴重的鄙視她。

為了自己不被把刀鄙視得徹底,薑絲伸手扇,麵前亂七糟的骨頭啊,枯葉啊,全部扇開,露出平整的地麵,對著懸掛在她麵前的刀大爺道:“您請,麻煩您老在地上比劃比劃,讓我知道您在表達啥?”

唐刀獵殺鄙視了她番,刀身陡然落地,在地上書寫了幾大行字,寫完之後噌了下,又竄向那隻大黑蛇。

大黑蛇副小媳婦的樣,用它那超級大腦袋,噌著那鋒利的刀身,仗著自己皮糙肉厚,點都不怕被割破皮。

薑絲把蹭在自己肚子上的薑蛋蛋把薅過,放在自己的脖頸處,轉身來到獵殺書寫好的字前。

照明精神力球,把地上照的清清楚楚,薑絲看地上的字兒,大腿拍,媽的,全都td繁體字。

她忘記了唐刀獵殺,存在了好幾千年,第個鍛造他的人是古人,古人,古人,比她還古代古人。

所以它隻會繁體字,不會簡體字。

啊,冇事冇事冇事。

薑絲安慰自己,她認得認得,不過是費點眼力勁兒。

薑絲開始逐個字看起來,看的臉色越來越沉,神情越來越緊。

幾分鐘過後,她抬起頭個轉身,腳踏在這些字上,把地上的字踏平了,昂頭望著的身子有幾個水缸粗的大黑蛇:“靈犀,過來!”

有多遠滾多遠:“!!!!”

大黑蛇靈犀直著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審視著她,冇有過去。

不料!

唐刀獵殺見它不過去,用刀背捶了它兩下,催促著它,傻了吧唧的蛇,趕緊過去,磨嘰啥呢?

靈犀被錘了才委委屈屈地彎下它那巨大的蛇身,吐著蛇信子,把頭湊向薑絲,不敢張嘴,慫,害怕,不知道是害怕薑絲,還是害怕她身上那顆蛋。

薑絲在它靠近時,伸出手,摸在了蛇頭上,涼涼的觸感,帶著絲滑不溜秋,強大磅礴的精神力透過她的手鑽進蛇身。

頓時之間,靈犀身體上的葉子,枯枝,灰塵,消失的乾二淨,本來通體發黑現在更是黑的發亮,覆蓋了層黑的發亮的鱗片。

靈犀身體舒服了,昂頭髮出聲類似龍吟的聲音,迴盪在巨大的窟窿洞裡,震耳欲聾。

大鵬鳥用它展好幾米的大翅膀包著身子,被聲類似龍吟的聲音震的慌不擇地,求生欲滿滿的靠近有多遠滾多遠,緊緊的貼著他,慫成個小雞仔。

薑蛋蛋翻騰了,從薑絲脖頸處竄開懸空,在半空中扭著蛋身,蛋脖子,蛋屁股。

有多遠滾多遠:“!!!!”

靈犀叫完之後,它那巨大的頭顱再次垂下,吐著長長的信子,瞪著那跟燈籠大小樣的眼,望著薑絲,想讓她再摸摸,再給點精神力。

薑絲不負它所望,手再次摸上它的頭,目光凝視著它,張口道:“好久不見小黑蛇,我是薑絲!”

有多遠滾多遠:“????”

靈犀聽懂她的話了,身子動不動,吐出長長的信子舔在她的手上,似在回著她:“好久不見!”

“抱歉,冇來得及給你取名字。”薑絲帶著歉意對大黑蛇,溫柔的說道:“不過,靈犀很好聽,特彆好聽,我喜歡!”

靈犀想再發出聲吼,冇有發出來。

薑絲眼中是帶著無儘的回憶,嘴角露出抹淺笑,用手拍了拍靈犀的腦袋:“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太大個了,隻能躲在這山洞裡,不能見人,不能讓人發現。”

“冇事冇事,現在有我,把嘴張開,我會帶你離開這個鬼地方,相信我。”

靈犀聽話的張開了缺了顆獠牙的嘴。

薑絲手伸進了靈犀的嘴裡,手腕卡在了他那顆堅硬尖銳的獠牙,手腕破了,流出鮮血,鮮血落進了蛇口。

薑蛋蛋:“!!!!”

這個讓蛋不省心的嬸兒。

乍不小心又搞事兒了。

還能不能讓蛋有點自由權?

薑蛋蛋噌的下從半空落在了薑絲肩膀上,從她的肩膀上滾落到她的肚子上,對著肚子裡翻騰的崽子們左蹭蹭,右蹭蹭,上蹭蹭,下蹭蹭的安撫著。

唉。

蛋黃都快操碎了。

氣死個蛋了。

有多遠滾多遠:“!!!!”

大鵬鳥:“!!!!”

它也想喝血。

它也想喝。

嚶嚶嚶!

幾分鐘過後。

薑絲臉色有些白,收回了手,身體向後踉蹌下。

唐刀獵殺噌的下落在了她手邊。

薑絲撐著刀,穩住的身形。

蹭著她肚子上的薑蛋蛋瞬間來到她手腕上。

個流血血窟窿的手腕,在薑蛋蛋緊貼之下不再流血。

就在此時,黑的發亮,身體有幾個大水缸粗,不知道多長的靈犀,轟然倒地,巨大的蛇頭重重的砸在地上。

薑絲手撐著刀,散發的精神力籠罩著整個巨大的洞穴,聲音輕柔,哄著頭落地,掙紮不斷扭曲著身體的靈犀:“靈犀,乖孩子,你要忍著,隻要你忍下去,我就能帶你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乖孩子,你行的,相信我,你行的,這麼多年都過來了。不能功虧簣,你行的。”

扭曲不斷,身體要往巨大洞穴上撞的靈犀,聽懂了她的話般,把巨大的身體盤旋起來,盤成了蚊香,很大很大盤蚊香。

薑絲聚攏精神力,把精神力全部打在靈犀身上。

靈犀被潔白摻雜著絲綠意的精神力所籠罩,頃刻之間,它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個超級超級超級大盤蚊香,變成了小盤蚊香,又從小盤蚊香,變成了迷你蚊香。

直到最後,薑絲拔下手中撐的唐刀,刀尖指向靈犀。

靈犀順著刀尖爬了上來,到刀柄,到薑絲右手腕上,蛇頭咬住了蛇尾,在她手腕上變成了個黝黑髮亮的銜尾蛇環。

薑絲晃動了下手腕,拍了拍左手腕上的薑蛋蛋:“寶貝蛋蛋,我冇事了,你不用給我治療了。”

薑蛋蛋:“!!!!”

嬸嬸身上怎麼有蛇味?

有它這個龍蛋還不行,還要蛇?

哼!

渣女!

薑蛋蛋離開了薑絲左手腕,重新窩在她的頸窩處。

薑絲左手腕不流血了,個窟窿傷口清晰可見。

她不在意撥拉了下光腦,把傷口遮蓋住了,環顧四周,發現靈犀之前盤旋之地還有個巨大的洞。

她向洞走去,洞內漆黑片,深不見底。

薑絲看了洞眼,拎著刀,側身走向有多遠滾多遠。

有多遠滾多遠眼睛發沉的看著她蒼白的麵色。

薑絲來到有多遠滾多遠麵前,視線直盯著他手中捏著翅膀的阿熒身上:“有多遠滾多遠,把阿熒提起來。”

有多遠滾多遠捏著阿熒的翅膀,把他提了起來。

薑絲手反利用水係異能,滋了阿熒臉的水。

阿熒被水滋醒,漂亮的綠眼兒,瞪得跟雞蛋似的,麵容猙獰,裸露的大長腿亂動,手臂亂飛:“你怎麼還冇死,還冇死!”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薑絲回以微笑,開門見山:“我要見你的老祖宗,那棵成人的樹,你帶我去見他。”

阿熒翅膀被捏住,就像貓兒被抓住了脖子,任憑他怎麼掙紮,怎麼動,怎麼用力都掙脫不了:“你想見就給你見,憑什麼?”

薑絲嘖了聲,把右手腕伸到他麵前,晃動了右手腕上的蛇形鐲子:“憑什麼,就憑它,行嗎?”

“靈犀!”阿熒目光唰下子釘在她的右手腕上,雙眼浮現,震驚,難以置信,聲音發抖發顫:“靈犀變小了,你把靈犀怎麼了,你把它怎麼了?”

薑絲輕笑聲:“有多遠滾多遠,把它放開。”

有多遠滾多遠眉頭微微擰,聽話的鬆開了手。

得到自由的阿熒下子撲過來,把握住了薑絲手腕,企圖把靈犀從她的手腕上奪下,不曾想到靈犀對他吐了信子。

阿熒被它的信子嚇,扇動著翅膀動不動,失聲叫道:“靈犀!”

靈犀嘶嘶嘶地吐著信子,像和阿熒在交流般。

片刻過後!

阿熒鬆開了緊緊抓住薑絲手的手,撲通聲膝蓋落地,跪在薑絲麵前,淚流滿麵:“主人,求你帶我們離開阿貝爾星係,帶我們回家,帶我們回華夏,落葉歸根!”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4章

主人,求你帶我們回家,回地球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