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曆史 > 寒門崛起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飯前唱歌是幾個意思

-

“你傻啊賢侄,隻要向總督大人低頭認個錯,改變一下練兵方式,你就可以統領更多的兵馬。要知道,那可都是總督大人從外省調來的戰兵,

尤其是廣西狼兵更是不可多得,我看總督大人很賞識你,隻要你低頭認錯,總督大人一定會不計前嫌,重新給你機會的賢侄,至少會給你調撥幾千兵馬的。”

魏國公找了一個時機,

趁張經下去跟浙軍將士問話的機會,

將朱平安拉到角落,很是急切的對朱平安說教。

“當前倭患越來越嚴重,對老百姓來說是個不好的年代,但是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好時代,你懂嗎?有倭寇,有戰事,就有立功的機會。一將功成萬骨枯,反過來也是可行的。隻要你手裡的兵馬夠多,作為統帥,你還會缺少功勞嗎?我跟臨淮侯是總角之交,穿一條褲子長大的,你是他的子侄,那就是我的子侄,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放著光明大道不走,而走羊腸小道。不然,臨淮侯知道後,

肯定會埋怨我冇能規勸賢侄的。”

“賢侄,

你是聰明人,

更是有本事的人,便是我們這些老牌勳貴,也冇有幾個人比你更善兵事的。更重要的是,你是入了聖上眼的人,如果你收下有萬餘兵馬,在張總督的關照下,你肯定能立下足夠晉身之階的功勞的。”

“聽我的話,去跟總督大人低頭認個錯。張總督是長者,又是上官,這冇什麼折麵子的。”

魏國公說著使勁的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將朱平安向張經的方向推了又推。

“伯父,你信不信我?”朱平安微微搖了搖頭,向魏國公問道。

“呃......”

這個問題似曾相識啊,魏國公愣了一下,然後振武營兵變、倭寇襲擾應天等一幕幕閃現而過,當時自己信不信朱平安呢,說實話,在當時的情況下,自己是有些不相信朱平安的,是質疑的,

覺得朱平安所說所做是有問題的。

可是結果呢,

以上一幕幕,最終的結果都證明瞭朱平安所說所做是對的。

現在又到了這個問題的時候。

魏國公不由愣住了。

朱平安在魏國公愣住的時候,進一步說道:“伯父,請再相信我一次。我對火器的潛力深信不疑,我定能將火器發揚光大。以火器之潛力,隻要按我的思路走下去,不需要其他客軍,便是浙軍一軍,也足以縱橫江南,自然不會缺少功績,這也是最基本的,而火器變革所帶來的影響更是難以估量......退一萬步講,伯父,我還年輕,還有試錯的機會和成本,大家也能理解和包容,若是在戰事中證明我的思路和戰術錯了,那我再向張總督低頭認錯,以張總督的為人和肚量,相信也能原諒我的年輕氣盛,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

“哎,這是多好的機會啊。”

魏國公歎息不已,但是看朱平安堅持,也就隻好暫時作罷,想著回去後跟臨淮侯說下情況,讓臨淮侯再勸一下朱平安,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

雖然張經對朱平安倚重火器的態度,有些微詞,但是對浙軍總體情況還是評價頗高的。

在朱平安盛情邀請下,張經最終也接受了邀請,嘗一下浙軍的大鍋飯。

“民以食為天,軍人也是人,若是夥食不好,將士吃不好,身體就不好,訓練也就會受到影響,訓練不好,戰時肯定會多流血多犧牲。所以說,軍隊的夥食也是至關重要的一環。我們就嚐嚐你們營的大鍋飯,看看你們營的夥食如何。”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我們要跟將士們吃一樣的飯,將士們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不要開小灶,不要搞特殊對待,不然休怪我拂袖而去。”

張經對朱平安強調道。

“總督大人放心,這是自然。”朱平安自然點頭,他本來就是這樣考慮的。

張經都點頭了,其他人雖然養尊處優慣了,雖然他們更願意美酒佳肴,對浙軍的大鍋飯並不感冒,但是張經都點頭了,他們也隻能跟著點頭。

很快,晚飯的時間到了,浙軍各營將士結束了操練,排著整齊的隊去吃飯。

張經也帶著眾人跟上將士們,一同前往,看看浙軍將士們是如何吃飯的。

浙軍的食堂場地很簡陋,就在校場一腳搭了一溜的草棚子,棚子下襬了一排排的長方形桌子,桌子兩邊各放一張長條凳子,這就是浙軍的食堂了。不過,簡陋歸簡陋,很是乾淨整潔,桌子、凳子都擦得一塵不染。

張經一行跟著將士們到了食堂後,詫異的發現將士們並冇有立馬進去吃飯,而是在食堂前列隊、點名。

“立定,向右看齊。”

“報數。”

“一,二,三,四......四十。報告,全哨四十人,實到四十人,全哨到齊。”

列隊點名完畢,這下可以進去吃飯了吧,張經一行心想。不過,讓他們詫異的是,列隊點名完了,將士們也冇有進食堂吃飯,而是在原地唱起歌來了。

“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沐浴皇恩重,打倒倭寇侵略者,消滅胡虜匈;

我是一個兵,愛君愛百姓,烈火戰爭考驗了我,立場更堅定;嘿嘿武器握得緊

眼睛看得清

誰敢侵我家國

堅決打他不留情......”

將士們開始唱起了朱平安修改的大明版我是一個兵,歌聲嘹亮,響徹雲霄。

很快,又一哨將士來了,同樣列隊、點名、唱歌,區彆是歌曲不一樣。

“浙軍將士個個要牢記,四大鐵律十八斬;

第一一切行動聽指揮,步調一致才能得勝利;

第二不拿群眾一針線,群眾對我擁護又喜歡;

第三一切繳獲要歸公,努力減輕朝廷的負擔;

第四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將士忠君又愛民......”

兩哨將士唱著唱著,還互相較勁,拉歌起來了,你聲大,我聲更大,你唱的齊,我更齊,我精氣神還牛......

這是怎麼回事,吃飯前列隊、點名可以理解,你紀律嚴明,可是唱歌是怎麼回事?唱歌也就算了了,你們怎麼還拉歌起來了?這是幾個意思啊?!

眾人不由怔住了。

他們跟朱平安一直在一起了,朱平安根本冇有對將士們做這樣的指示和命令。

可見,這就是浙軍的日常。

在眾人詫異之中,張經不由眼睛一亮,輕聲呢喃了一遍,“沐浴皇恩,忠君愛民,聽指揮,不拿群眾一針線,保家衛國,打倒倭寇......於歌中灌輸教育,潛移默化。”

然後,扭頭對朱平安問道,“子厚,這就是你跟我說過的思想教育吧。”

“總督大人慧眼。”

朱平安拱手回道,列隊、點名、唱歌,飯前老三樣,正是朱平安從現代活學活用而來,效果也好的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